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46节:日常中的不平常Ⅳ
    “我哥被人打了.”

    潘尼告诉玛索这个事实的时候,刚刚从晚宴现场退出来的猫崽第一个反应就是听错了。

    天,就白守川这种人生的崽儿,一个个超能打的,出门在外不要欺男霸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被打。

    “是我的景琉哥。”潘尼自然知道猫崽这一脸囧意想的到底是什么,她朱唇轻启:“他陪着父亲来参加第一次三十年战争死难者公祭仪式,人在木星那边,父亲让我去把事给办妥了……”

    好吧,这位虎父还真是有意思,自己家的小子被打了,转过身,就让自己家的小丫头去处理,这心也够大的。

    “而且余则成也被卷了进去,保护我哥的义体把动手的家伙揍翻的时候,砸的场正好是这个家伙打工的地方。”

    “好吧,我陪你一起去。”做为雇主,猫崽不得不带着姑娘们去了木星的有人都市一次,从警察局里把某个正在和白炽灯对着艰苦斗争的中年男人捞了出来,同时也见到了嘴角还有些青肿的白景琉,这位一只小手被铐在椅子上,一见到潘尼,立即瘪起嘴,隔空飞了自家妹妹一个吻:“潘尼,你是来带我出去的啊。”

    好吧,看起来除了被某个家伙打了一耳刮子脸还有些肿之外,从这个小家伙没心没肺的程度来看,没别的伤势了。

    “是啊,话说哪家瞎了眼的孩子打了你。”潘尼看着自己兄长嘴角,非常的不开心,这位虽然不是兄控,但是据悠久科普,白家上下都知道,做为当家人的白守川最宠的除了潘尼之外,就算景琉了:“我觉得有人是不想活了!谁打我哥啊!给我站出来!”这小姑娘扭头正对着大厅里的茫茫人海吼道。

    这一刻,这个小姑娘深显英雌本色。

    “沃达德!莱药沃啊!”有不怕死的小王八蛋立于大厅的茫茫人海之中。

    “他说的是哪一门语言?”悠久看着自己的姐妹们一脸的不解。

    “那是牙被打光了,说话漏风呢。”安妮伸手拍了拍悠久的背部:“这情况我熟。”

    可不是吗,你超熟,小的时候你每年用耳刮子甩飞的乳牙至少也有上百颗,我可真替那些踢到铁板的倒霉蛋不值得,你说人呐,怎么死怎么作,能活到现在,真的多亏了你这姑娘儿宅心仁厚。

    猫崽在内心深处默默的吐槽完毕,然后伸手拍了拍白景琉:“我说,景琉你的身份吗。”

    “爸爸说出门在外,不能用家势压人。”白景琉一本正经的说道:“再说了,卡尔与希布已经给他们足够的教训了,要不是有紧急。”

    猫崽翻了一个白眼,满脸幽怨的看着林家姐妹,这两个姑娘异体同心的耸了耸肩膀,摊手摊的格外整齐:“别看我们,亲爱的。”

    而那边的小子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停的在叫骂,这边潘尼笑的格外甜蜜,可手指在通信器上按键的速度都已经突破apm400了,玛索想了想,正准备上去和那位正在林家少爷面前嘘寒问暖的律师提个醒,希望这个小子千万不能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冲了进来。

    那个疯狂作死的小子用看到了亲人的模样看着他:“哥!”,很好,这个字没有漏风!

    然后就看到那位快步上前,不过并没有去找自己的弟弟,而是来到玛索等人的面前,先是打量了玛索一眼,然后是看向明美和明恩:“妹妹们,那个小家伙他的人呢。”

    “铐在那儿呢。”明美和明恩一指景琉,然后又扭指向悠久与潘尼:“这是他的家里人。”于是年轻人看了一眼悠久与潘尼,接着走到了白景琉的面前:“景琉,你……长大了呢。”

    “嗯,深河哥哥早上好。”白景琉笑的非常甜,这个白家五子总是能够随时随地搓出一张有着能甜死人的笑容:“好久不见。”

    “能和我说说,是谁打的你?”这个年轻人很是尴尬的问道。

    “嗯,就是那个在叫你的家伙。”白景琉在这一刻搓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指了指正在那边跳到桌子上,就差跪在桌上动情的挥动双臂的某个作死孩子。

    然后猫崽就看着这个大个子走到了自己弟弟的面前。

    “诗塔达沃!”弟弟指着猫崽这边,同时咧开嘴,露出那干净整洁的没有一丝白色的牙床。

    然后猫崽就看到他哥一手一条腿的拖着自己弟弟的腿,将他直接拖到了地上,然后扑了上去开始有一拳没一拳的锤了起来。

    场面变化太快,等到大家伙明白过来开始拖人的时候,这小子的脸已经再一次肿到看不清模样了。

    “话说,好像也是你家的亲戚啊。”玛索扭头看着明美和明恩。

    这两个姑娘儿一脸的尴尬,说起来,上一次姐妹俩去了一次年宴,跟在猫崽身后得了那位老夫人的好处,林家见风使舵的本事也是一绝,转个身的功夫就把林胖子一家重新写进了家谱,而以玛索这位胖子岳父的性情,自然是分分钟就让明美和明恩多出了一大堆的亲戚。毕竟锦衣夜行远不如衣锦还乡,林胖子如今带着美娇娘和一对青出于蓝的女儿,正处在秀女儿和秀老婆的绝体绝命****中,每天从开眼到闭眼的这段时间里除了疯狂打脸,还是疯狂打脸。

    “可不是吗,这事要不是我通知这家伙,他估计还不知道有这回事。”明美看着这位做兄长就算被拖开也依然不屈不挠的想要踢上几脚,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说起来,老林家良莠不齐还真是令人尴尬。”

    “很正常,一个家族大了,就像一片林子大了,总有一些你我想像不到的变化。”明恩抱着胸,有些不大满意的哼道:“深林和深河在林家算是嫡系,而我们的父亲当年就是被他们的父亲赶出来的,家族内部有竞争是好事,但这一切不能建立在内部成员互相排挤伤害的基础上,还要勾结外人陷害……简直可恶。”

    “所以父亲现在做的那些事情,我是支持的,就是要撕的那些傻子生活不能自理。”明恩的观点更是有些激进。

    当然,这一切现在和猫崽没关系,做为余则成先生的雇主,他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带他走,而在完成了将这个中年人带到身边的任务之后,接下来才是想办法……看着被铐在椅子上的白景琉这个时候已经端起有爱心的女警小姐姐递过来的大碗装巧克力冰淇淋,玛索突然觉得……能不能别救这个家伙。

    ………………

    新伊甸侧的大型战争公会‘血色图腾’的大团长赵长河。

    做为刚刚做成了一笔大生意的中年人,越长河在战团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大家都说这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大团长,一心想要的就是带着战团好好的发展,跟着这样的大团长才是真的有前途。

    而买了那把魔剑的年轻人也是中二病十足,如今获得了这把中二剑,真是开心的不得了,今天更是带着赵长河,说是进城见见世面。

    说起来,赵长河还真的没怎么进过城,毕竟他的‘血色图腾’虽然体量大,但毕竟走的是战争路线,当然这是好听的说话,说的难听一些,赵长河带着的这个大型战团,就是为了钱而战的猎狗,因为怼过的队伍多了,赵长河现在身上还挂着好几份通缉,要不是有人带着,指不得就得被城卫兵杀了拿赏金了。

    “好了,老哥,咱们到了,你把这好东西卖给我,我也得给你和你的兄弟会一个更好的出身。”年轻人说完,走到了一位原住民的面前:“阁下,这位是血色图腾的大团长,我的好朋友,您不是还觉得本城要出的战兵不够吗,他的战团有三万战士,虽然出身战争猎犬,但却是足够可靠的即战力。”

    “喔,是吗。”这位穿着法师袍的原住民转过身,赵长河立即单膝跪下不跪不行啊,这不就是本城的城主老爷,传奇阶的法爷啊,现如今别说吊打他了,整个战团加一块儿也不够他杀的。

    “是的,阁下!我们血色图腾愿意为阁下的事业而战!”

    “很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沙鲁巴托城新组成的第七军团的战团指挥官了,从明天开始,你们将会领到人生的第一笔薪水,而我的教官们会教会你们如何指挥军团作战!”

    “是的!阁下!感谢您的栽培!阁下!”真是没想到,自己跟着过来,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让自己的战团变成吃皇粮的存在,这一次真的是赚大了:“阁下,我的军团将会为您而战,但可否告诉我,我们的敌人在哪儿。”

    “放心吧,完成所有的训练课目,你的军团将会直属于东大陆攻略军团,我们……将血洗这个充满了懦夫与弱者的世界!”这位城主老爷的回答,对于赵长河来说……简直石破天惊。8)(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