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47节:入梦夜:前Ⅰ
    说是捞个倒霉蛋就完的事情,可事情那有那么容易结束的,到最后猫崽不得不将白家小五哥也带回了旅馆,他的那位人生赢家老父听说了自己儿子在喜翠庄,只是托自己的义体管家带了一句话。 .

    “儿子,玩的愉快。”

    好吧,玛索算是见识到了这位带崽的能力就这等放养的功力,猫崽自认是拍马也赶不上的。

    “对了,我最近也在沙安那边啊,你们那边还有空吗,我来找你们玩啊。”白景琉根本就不像是被放养的崽儿,这位没心没肺的问玛索,猫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扭头看姑娘们,倒是潘尼给他解了围:“我们在瓦鲁波特,要来就快来啊。”

    “好啊好啊,对了,我的房间在那里。”抱着自己的登入头盔,白景琉看着玛索。

    这事好办,玛索将这个小五哥交给了自己家的女仆们,民子小姐姐带着他去了客房。

    “真好啊。”一旁的余则成感叹道。

    “为什么这么说。”明美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位的出租屋在出事的时候就被房东给收回了,于是无家可归的中年人最终获得了地下室的睡袋招待,而且老板娘似乎也不准备让这个家伙白吃白喝,从明天开始,余则成先生就是喜翠庄唯一的自然人招待生了。

    真是长辈慈悲啊。

    猫崽一般感叹,一边在等着这位给出一个答案。

    “因为有这么可爱的孩子……真的挺羡慕的。”余则成看着走廊,远处民子正抱着景琉走的很是轻快,看着这一幕,中年人感叹着:“如果我有孩子的话,也应该有……这么大了吧。”

    姑娘们在笑,玛索却笑不出来,突然的,猫崽觉得做一个救世主,需要牺牲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这个中年人以疯王的管家之职,解救了那么多的无辜,最终却落到整个朋友圈都崩溃,所有人觉得他是一个疯子杀人狂的帮凶。

    等到尘埃落定,冤屈昭雪,当年他的爱侣却早已嫁给他人,一切都成了空。

    倒是莫轻语,这位长辈伸出手拍了拍余则成的手背:“好了,则成,一切向前看吧。”

    “嗯,一切向前看。”这个中年人笑着,有些腼腆。

    虽然悲苦,但玛索觉得,如果时间能够重来,这位中年人肯定还会重复他的错误……真是一个愚蠢而又可爱的大个子啊。

    ………………

    处理好线下的事物,玛索带着姑娘们重新上线,那边巴巴莉姆,圆还有布涅塔尼一起做好了前期的准备,本地战团递过来的情报已经得到确认,三户目标中,第一户是因为太过不合群而造成的假像,毕竟无论是哪一家混沌信徒,都不可能将无名氏的画像挂在自家大厅的正墙上。

    第二户因为和本地战团关系恶劣,而被这些家伙夹带进了报告书,对此玛索只不过是将那个战团名字告知了这户贵族,接下来双方怎么撕就和猫崽无关了。

    而第三户……怎么说呢,布涅塔尼看到那家的小儿子时,差点没拔火枪搂火在姑娘儿的眼里,那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散发着紫色灵光,用地球玩家的话说来就是‘老冰种起胶放强光混沌基佬紫’。

    简直就是混沌界中不能再根正苗红之辈了。

    有了这个确认,三位姑娘退了回来,就等玛索带着管事的姑娘们上线。

    而获得了这样的情报,玛索也不用说什么,这边让一支草原精灵圣骑士去神殿告知无名氏在当地的主教,同时这边带着队伍就开着直播上门送温暖。

    当然,在上门之前,玛索也去找那个半大小子做一次甄别,考虑到这位今天还邀请了漂亮的当地贵族小姑娘一起去听歌剧,猫崽也没带多少人,就是带了安妮和布涅塔尼在剧场门口布涅塔尼是在两个小时前目送他们进的剧场,如今一场表演结束,也用不着进去,只需要在外面等着就可以。

    “图兰朵,我真是没想到,地球的歌剧竟然也能在这个世界受欢迎。”布涅塔尼看着离场的人潮有感而发。

    “很正常啊,毕竟是被魔改了剧情的歌剧,说起来,我并不喜欢歌剧,父亲总是说我没有艺术细胞。”安妮双手抱胸,对于她来说,歌剧和念经没什么差别,这一点玛索是知道的。

    “我也不喜欢,由其是那种喜欢飙高音的歌剧,每次听都会觉得耳朵痛。”论到玛索的时候,猫崽自然向着自己的姑娘们说话。

    “我看到他了。”布涅塔尼在这个时候打断了猫崽的护主言论,顺着她的指引,玛索看到了那个穿着华丽的半大小子,还有和他同龄的半大姑娘。

    整了整自己的审判官袍领,玛索走向了那个半大小子,在猫崽的灵光视觉里,这个半大小子紫的一塌糊涂,混乱中立,说起来是挺契合这种半大年纪的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没零花。

    “午安,康采夫家的孩子,我是审判官玛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父亲带着你进入大厅的时候,应该正好看到过我。”玛索一边说,一边对着这个半大小子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审判官证件,神圣灵光在这个徽章上闪耀,敢质疑这东西真实性的家伙,会获得一次意志鉴定,放心,难度60,系统根本就没指望有人会过,失败者会被震慑整整三轮,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家伙会有非常多的时间来领会这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能跟我谈一谈,关于你们家的一些事情吗。”

    “什么事?”这位也是沉着冷静,完全没有被怀疑者的反应,而他的女伴更是一脸的懵:“阁下,您找萨克柳夫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知道,你们最近有没有见过一些非常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说,像是章鱼的触手这一类的难以名状的东西。”通常来说,还没有成为混沌的混乱阵营的家伙,都会是混沌眼中的灯塔,当然,因为灵能的高低,这灯塔有高有矮,有光有暗,但就像是‘你在注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注视着你’这句话所说的那样,这些混乱阵营的家伙,多少会因为接触到混沌而变的可以看到一些‘灵异’类的情况。

    所以,这个孩子怎么回答这一点非常重要,重要到会影响玛索会如何处理这个孩子与他的家族。

    “……没有。”这个孩子想了想,用力的摇了摇头。

    “嗯,那么,你有没有在梦中看到一座腐烂的肉山,或者是腐烂的大地。”玛索继续问道。

    “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一脸不适的看着玛索:“我根本就没有这样恶心的梦境。”

    “那么,你梦见过很多乌鸦吗。”玛索又问道:“其中一个长的像是鹦鹉。”

    “没有!”这个半大小子转身扯过女伴的手就要走。

    “放他们走?”安妮问道。

    “嗯,之前的几个鉴定没有问题,但是最后一个鉴定失败了,他的家族还没有陷入混沌,但是混沌已经开始通过他来入侵了……是鹦鹉,这个家伙,还真是令人讨厌啊。”玛索转身看着他和他的女伴:“布涅塔尼,通知城主,让他来处理这个孩子,告诉他,护国公与诸位神明正在关注着他的选择。”

    “没问题。”布涅塔尼转身离开,没走几步,一队小猫人圣侍就跟上了她的脚步,开始护送她离开。

    “现在,就看他们做出何等选择了。”玛索说完,打了一个响指:“安妮,我们去,回去等消息吧。”

    ………………

    看着猫崽带着姑娘和小弟呼啸而去,路边看戏的观众议论纷纷,而在他们的中间,有一个精灵眨了眨眼,最终他伸手触碰了一下自己耳朵上的耳环。

    “真是有意思的小猫,不知道当我的装备成型的时候,你还能不能接下我的这一箭。”

    自言自语的说到这里,粗灵哼了一声,选择了离开。

    ………………

    “哇,刚刚那只小猫好可爱啊。”穿着牧师袍的少女微笑着说道。

    “你这猫奴真的是够了啊。”看着自己的表妹,年轻的战士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和那些铲屎的姑娘抢主子啊。”

    “我就没有你这样的表哥!”少女举起钉头锤就展开了追杀,而看着鼠窜而去的年轻人,跟在他们身后的野蛮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指挥官:“指挥官,小楠和他哥……让他们打闹吧,年轻人就要有朝气一些。”

    标准法师打扮,手里握着一把松木杖的中年人抬了抬眉头:“说起来,我们行步者战团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的深入南方了,为了追杀那个执有邪神信标的杂碎……我们必须成功,知道吗。”

    “知道,指挥官,第二小队今天晚饭的时候就能到达,到时候……等第二天,这个对手非常麻烦,黑夜是他的主场。”

    “是,指挥官。”

    ………………

    玛索走出一段路,正好看到一位少女举着钉锤追杀在鼠窜而走的年轻人身后。

    “真是有意思啊。”姑娘们自然理解,纷纷笑着用录像眼球拍摄起来。

    而玛索看了一眼那个姑娘身上的罩袍。

    步行者战团……卡普图热漫步者?

    等一下,他们……怎么到了这儿?(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