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59节:Ragnarok (Lounge Mix)
    坐起身,看着房间里或坐或站的各位,康斯坦丁眨了眨眼:“我刚刚觉得我好像要在鉴定中失败了,可是有钟声响起,把我从那片地狱里拖了回来。”,这只大猫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的姐姐解开了自己的束缚,然后这只大猫坐到了床边:“说起来,真的非常的奇怪,我见到了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那应该是未来才发生的事情吧,我和一个我根本就不认识的小姑娘好上了……为此似乎还得罪了焰?梦境里那个黑化了的姑娘儿切我跟切菜一样,她怎么就那么能打。”

    “这个梦境还真是令人好奇,我是梦到了未来的景像,新伊甸的军团都打到了金丝雀……真是恶梦一样的光景。”看着眼前的弟弟,怀特说到这里笑了笑:“不过,我和你的梦还不是最离谱的,景棠,你来说说你的梦。”

    “我梦到了第五年的时光,绝对有一种物事人非的感觉,因为玛索死了……我所在的那个战场里,所有人都在讨论玛索死掉的消息,而那个时候,我们正在金丝雀王国的南边平原,依托着丘陵地带建立防线。”景棠说的梦境对于康斯坦丁非常的有冲击力,他接过自己姐姐递过来的水瓶喝了一口:“这可真是一个疯狂的梦境。”

    “疯狂的不止是你们,我也有一个非常疯狂的梦境,我梦到玛索对着同属于东大陆的战团成员大开杀戒,我也在其中,要不是我开口说认识林家姐妹……我就死定了。”景璐一脸苍白的看着众人:“我们所有人都有非常荒诞的梦境,如果说一个人的梦境还有可能是由虚构的情节组成,那么所有这些荒诞却能组成一个非常可笑的带有真实感的剧情。”

    “这个剧情至少也是第五次开放接近第五年时发生的,而我们所处的现在,也只不过是第三年……多出来的这一年多的时间,到底会是哪儿来的?”有着猫耳朵的艾维尔看着自己的姐姐:“我的姐姐的梦境更可笑,我们参加了玛索的葬礼,在一个人工建造的小型宇宙坟场中举行,我们的父亲与母亲们、还有焰和林家姐妹她们都穿着丧袍……真是太可怕了。”

    做为姐姐,艾米尔的脸色同样的不好看:“我和妹妹不知道为什么会参加玛索的葬礼,但是我们看到了穿着黑丧服的焰,还有林家的那对姐妹,她们的脸色非常的吓人,我们根本就没敢说话,鉴定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的完成了。”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被突然的踢出了梦境,我觉得应该是来自神殿区那边的钟声保护了我们,可是这样的梦境太过真实了,我们甚至可以通过收集我们所有人的梦境来推导出一个非常致命的梦……梦的名字叫,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位先知的名字。”景璐看着在场的众人:“我的兄长与姐姐们,如果不是大敌当前,我都想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这场探索和解迷的游戏中去。”

    “好了,我个人的意见是忘了这件事情吧,你们也应该知道,梦境是提取了某个人脑海中的记忆合成的,谁都不知道,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在那个家伙的脑袋里是真实的经历,还只是一个荒诞的梦。”做为康斯坦丁的姐姐,茜抱着胸看着在场的众人:“现在我们的麻烦不是找到这位造梦人,而是要找到一个能够阻止这座城市滑向深渊的好办法。”

    “这可再简单不过了,咱们只要杀过去,将整个城市砍它一个天翻地覆就成。”康斯坦丁这么说道。

    “如果能这么做就再好不过了,只可惜外面身陷混沌的受害者太多了。”一直在观察着外面的景璃摇了摇头,阻止了自己猫哥哥的作死行动:“从之前获得的情报来看,我们最后一次看到那个游侠是在贵族区,那个家伙跑掉之后,我们姐妹讨论过,觉得他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贵族区,那个地方有太多习惯了平静生活的神经病,而这些神经病任何一次的发神经,都有可能会害了一座城市,我觉得这一次也不应该例外。”

    “那我们……等一下,我们听到了什么?”茜和康斯坦丁同时竖起了猫耳朵,而趴在窗前的景璃指着天空:“是空舰!它在放出小艇!”

    “不对,我听说玛索的队伍已经下船了,他们的空舰如今还在城外的停泊场,这船会是谁的。”两只小猫姑娘扒到了窗前。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自小艇上传来的广播声。

    “这里是审判官焰阁下,我们正在向着贵族区进行武装侦察活动,请在贵族区内与周边的幸存者注意,任何观测到混沌信标存在的个人与组织都请务必打出信号弹,这座城市需要自救,请所有幸存者注意,这里是……”随着小艇飞远,通过幻音法阵加持的话语也渐渐的消逝。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要等什么了,乘现在混沌的部队还处在各自为战的状态,我们去把贵族区东大门给抢下来。”怀特拍了拍手:“我们龙与美人,可不是来观光的。”

    “没错,行动起来,我的姐妹们!”景璐一边说,一边开始着装,而她的姐妹们也走到了桌前,开始挑选武器,景璐看着一边傻坐着的艾尔:“艾尔,你在干什么呢,一会儿攻击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指望你能够支援近战组呢。”

    “……啊,我来了!”姑娘们的外甥猫像是从梦中惊醒了一样,他走向长桌,脑袋里想的却是另一付光景。

    那是不知道多久之后的梦境了,梦境里,自己与玛索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相遇,还记得玛索走上台阶说的那句话。

    “我愚蠢的弟弟啊,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称呼你……也是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

    拜托,愚蠢的弟弟?

    这是什么活见鬼的梦境啊?

    ………………

    “跟上巴巴莉姆大姐!”托比兔子们换上了木盾与短斧,组成的突击队正和一些幸存下来的玩家杀向城外的停泊地,之前的德鲁伊侦察可以确认‘获选者’号还在停泊地,既然这船还在,玛索立即拍板让巴巴莉姆带着一队大猫,一队小猫和所有的战斗法师还有兔子水手们上船,然后大家就能有一条对地支援舰了。

    毕竟船上的120毫米口径的滑膛炮还是管够的。

    而获得了如此的期待,巴巴莉姆自然冲在队伍的最前方,结果在攻击城墙的时候摔倒被某只大猫踩到了腿,倒霉的兔姑娘这次保住了她的腰子,但是腿断了,于是只能被大猫背在身后上了船巴巴莉姆觉得,比起自己的断腿,治疗神术还是用在更需要它们的地方。

    于是当兔姑娘被猫姑娘牧师按在甲板上接骨的时候,‘获选者’号也开始了爬升。

    ………………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竟然能够在这场战役里获得两条空舰的空中支援。”看着一左一右出现在天空中的空舰,正在街道上攻击前进的悠久感叹道。

    “那条船是焰小姐的吧。”背着弹药包的布涅塔尼一边掏出一个霰弹弹夹丢给莫轻语,一边说道。

    “没错,我认得焰的徽记,苍白之心,真是一个奇怪的徽记啊。”随着大个子人类踢开房门,圆将一发天国之光丢进了房门,然后中断了发言的猫姑娘举着盾和短斧冲进了房间。

    “打架的时候不要分心,姑娘们!”莫轻语站在废墟顶上,刚刚搂完最后一发霰弹的她左手持枪,右手装上了一个新的10发装弧型弹夹,这种侧面供弹的半自动霸弹枪将火力和弹量完美的组合在了一起。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家伙有些重,后座力也是吓人,莫轻语是多亏给自己拍了一个祝福,才能平安无事的操作它。

    “前方部队已经推进了一个街区,后卫组,我们继续前进!”来自前方的传令兵让莫轻语很快就下达了命令:“新来的!我们这儿不养闲人,如果不想死的太过冤枉,就去找些上手的家伙,跟着我们一起走!”

    “可是我们……”

    “没有可是!一米二的小东西在前面拼命,想一想!天塌下来的时候怎么就没砸死你们!”

    面对莫轻语的咆哮,刚刚逃过一劫,惊魂未定的大个子们纷纷硬着头皮开始寻找武器,很快就有人找到了一些家伙,其中还有人将锅扣到脑袋上,手里拿着一条带着钉的椅子腿就嗷嗷叫的冲向了前方。

    “这家伙真的不是上去送人头的吗?”九叶一边装弹,一边一脸怀疑的问道。

    “……至少这家伙看着皮厚,也许能多挨几刀?”杨想了想,用不确定的口气回答道。

    然后姑娘们嘻嘻哈哈的开始往前走。

    路过一只还在挣扎的混沌的时候,杨举起手里的火枪正准备扣火,一边走过的布涅塔尼阻止了杨的冲动型消费,只见她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圣水瓶,然后将它砸在了那具混沌的脸上。(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