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79节:中途Ⅰ
    义体服务生绪花推开拉门,发现老板娘并不在地下室,做为3型义体,拿着打扫用具的,正被好奇心所支配的义体少女走到矮桌前,这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还有一些在绪花看来如同昨日的老照片。

    “啊,这是七年前的仲夏祭的照片,啊,玛索那个时候好可爱啊。”绪花笑嘻嘻的拿起照片,她看着照片上的小猫与姑娘:“嗯,这应该是杨,小的时候杨和安妮总是分不清楚。”

    然后绪花拿起了另一张照片,这一张照片里,年轻的老板娘与老板站一大片空地前,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啊,这应该就是旅馆选址的时候的照片吧,好利害,那个时候我们这一批服务生都还没有下生产线呢,这个婴儿是大少爷吧……”

    放下照片,绪花拿起另一张照片,照片里记录的是一个若大的聚会场面,依然年轻的老板娘抱着婴儿,他与她与同龄的人们谈笑着,而一群孩子在不远处挖着沙子,绪花在照片里看到了民子与自己:“好怀念啊,这是旅馆开张十周年庆。”连那位白氏亲王都带着他的孩子与妻室们到场祝贺。

    还记得那个时候,那几位管家手把手教导服务生们怎么工作,真是令人怀念啊,能够获得千年前辈的指导,对于义体来说,可谓是三生有幸了呢。

    放下手里的照片,绪花准备继续自己的打扫工作,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注意到了一张照片里的猫崽和猫姑娘。

    嗯,照片里的猫崽正被安妮小姐从走廊上拖过,而在不远处,一只小猫姑娘正跟在自己的父亲身后,那漆黑的长发与好奇的注视……“像一个小大人一样,真是的,这位客人叫什么来着……啊,对了,是叫焰,焰·梅林·范欧塔·索伦塔,猫人的名字还真是有些拗口呢。”

    说到这里,绪花歪了歪脑袋:“咦,对了,这个叫焰的女孩,现在不正是玛索的好朋友吗,啊,还真是历史性的相会呢。”

    ………………

    “鹦鹉上一次明明在岛上被你的母亲坑的那么惨,这一次怎么还敢投入这么多的军团,难道他还不明白,在信标树立起来的现在,我们可是有着主场优势呢!”悠久一边给弹夹塞子弹,一边看着潘尼的射击,一边和玛索唠嗑:“话说,投入这么多军团,万一失败了,这些军团要是被留下且被歼灭,那么它们就没办法在亚空间重生了吧。”

    “嗯,其实我觉得鹦鹉恰恰明白自己被坑惨了,所以这一次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家伙派出来的军团,至少有一半的番号是之前从属于别的混沌邪神的吗?”玛索用望远镜看着正在天台上和草原精灵搂火的混沌们,在他的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后方建筑天台上树立的旗帜上面的徽章:“看到那面旗了吗,上面的铁拳,那是原本信仰恐虐的一个叛军团。”

    “咦,玛索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潘尼之前就注意到了那面旗帜,不过姑娘儿倒是没能够想到这一点她一直都以为既然是鹦鹉搞的场子,下场的理所当然的都应该是鹦鹉的军团:“我一直都以为这些家伙全是信鹦鹉的。”

    “嗯……”这个问题还真是有些麻烦,毕竟玛索和姑娘们一样,在战锤世纪开启的时候并没有进入过,不过幸好还有论坛这种大杀器:“我在论坛那边见过这面旗,卡罗安的死亡之拳,原本是忠诚的人类军团,但是之后有两个团信仰了恐虐成了叛军,之前他们就说过,信仰混沌的叛军团和依然忠诚的战团互相憎恨着彼此,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想着搞死对方。”

    “原来如此。”将按好子弹的弹夹放到潘尼身边,悠久一边拿起新的空弹夹开始工作,一边扭头看了一眼街道:“混沌正在逼近城墙,我觉得混沌的军力对比我们目标依然占优啊。”

    “很正常,毕竟贵族区的信标是母本,它的功率是所有别的子本的数倍,我方一个团入场的时间,足够这些家伙从另一侧丢过来至少两到三个团。”

    “真是麻烦,我们不是有好几套信标吗,就不能再找几个倒霉蛋举着它们?”潘尼拉开枪栓,将弹壳抛出,然后闭合枪栓:“玛索,你有没有试过啊。”

    “试了啊,根本没有用。”玛索耸了耸肩膀,说起来猫崽也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神之后裔,更是属于祖上阔的一塌糊涂(爷爷苏德金是高位神)的存在,结果猫崽换了整整一圈,就没有一个核心是能够和猫崽相呼应的,搞得玛索真的是非常尴尬。

    “难道因为是外孙就没有效果?”悠久笑着感叹道。

    “怎么可能,这年头不会有这种情况吧。”潘尼扭头看了猫崽一眼,然后继续起她的工作。

    “我怎么觉得寒武纪就像是能做出这般事情的家伙啊,我拿核心的时候也是一个屁都使不上劲。”悠久倒是附和起玛索的感想:“行了,我们还是先放下聊天的小美好,接下来是战争的时刻啊,让我们干掉这些混沌杂碎。”

    ………………

    “巴巴莉姆大姐!”从二层甲板爬上来的托比水手长看着正在操舵的巴巴莉姆喊道:“我们的炮弹打光了!”

    “问过那条大船有我们需要的弹药吗?”巴巴莉姆抬起头看着桅杆上的瞭望手,后者放下手中的灯光信号箱:“没有,大姐头!刚刚他们回话了,口径不同,那条大船上的家伙们,让我们先退下去修整一下。”

    巴巴莉姆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听那边大船的命令如今整个托比免子联队死了都过半了。

    “巴巴莉姆大姐,我们干什么时候回来。”有脑袋上打着绷带的兔子这么问道。

    “我们走!等补给完成,我们再来问这些混沌讨回公道。”巴巴莉姆说完,用力的转动了船舵,‘获选者’号开始退去。(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