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88节:你的名字Ⅷ
    “这是第几发信号弹了?”

    许小诗的左眼已经瞎了,苍穹之剑留下的人员已经不多,广场西侧的阵地已经被混沌入侵,最后一个建制还算完整的中队正在努力的想要将他们赶出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毁灭终将来临。

    “第三发,大团长。”一个年轻人代替了龙套的作用,在刚刚的战斗中,郭龙套身中十数枪,用他的家乡土话来说,简直是扑街扑的不能再扑。

    “告诉通信小组,用奥术敲击明码发报,请求对我们广场和周边进行轰炸。”许小诗说到这里,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抹去嘴角污血的大团长看了一眼不远处靠在掩体上的龙套:“妈的,每一次进场好处没捞到,阵亡名单上倒是没落下……去吧,小子,告诉通信小组,不要吝啬于法术了。”

    “大团长,至少我们不是那种看着地狱降临人间的孬种。”年轻人笑了笑,然后转身跑向通信小组。

    许小诗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白与黑的双漩涡正将这座城市分成两半,腹部的枪伤让年轻人皱了皱眉头,第五次开放时代已经过去了两年有多,游戏的历史也推进了四年,这次开放所展现出的一切让所有的玩家都明白,一场巨大的变革正在众人面前展现,这不是小说中温馨的日常,而是如同地球联邦中古时代那般残酷且冷漠的历史绘卷,科技树的再度展开,平民与贵族平静表面下的汹涌暗流,越来越拟真化的全真模式和那可有可无的血条属性……还会有下一次开放吗?

    许小诗感觉自己有些冷,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年轻人却不能喝药水比起他,还有更多的人需要它们。

    一定要有下一次开放啊……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够和我们这一代人一样,成为这个世界可以依靠的力量。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一代又一代的玩家选择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而不是看着这个世界死在野心家与掘墓人的手中。

    是自己着相了呢,本来这种事情就不应该是哀求神明得来的,这种事情,不正是自己这一代人要努力做到的吗。

    想到这里,许小诗坐直身子,举起身边的火枪,看着冲进防线的混沌们,他先是一枪放倒了正准备对着战友下黑手的混沌,然后年轻人拉开撞针这枪是好枪,单手操作,近距离指哪儿打哪儿,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手动拉开撞针,就不能给它搞一点儿机构,让它扣扳机的时候同时拨动撞针吗?

    带着这样的遗憾,许小诗将枪指向了另一个混沌,这个凶手已经杀死了和他扭打成一团的战友,将心掏出来的混沌在狂笑中将它放入口中咀嚼。

    扣动扳机,12mm口径,头部被挫刀挫平并刻出十字痕的被铜铅弹穿过长长的枪管,在那个混沌的额头开了一个小洞,然后将它的后半个头颅变成了过去式。

    连续的击杀让混沌们很快注意到了这个方向,它们嚎叫着冲了过来,沿途不断的有战友将混沌打倒,有些和混沌扭打在了一块儿,许小诗拉开撞针,这把五发装的火枪指向了那个最大个的混沌,后者有着一顶与众不同的头盔,看起来像是一个头目,那表情癫狂的脸下一刻就塌了,子弹穿过它的鼻子,将整张脸撕成了上下两部份。

    这个时候,终于有混沌发现了许小诗,年轻人坐靠在环型掩体里,子弹不停的打在他身边的沙袋上,还有混沌掏出了手雷这是一种非常可靠的投掷物,比炽火胶管用多了,破片要是命中要害,可以直接致命。

    许小诗看着这个家伙拉开引信,这才扣动扳机,于是一场盛大的烟火席卷了混沌的前列,但是很快的,就有新的混沌冲过烟雾区,他嚎号着举起枪,想要打中许小诗,可还有一发子弹的火枪发出了怒吼,子弹穿过枪管准确的命中了他的胸口,大口径子弹直接将这个混沌往后推倒。

    “我是不是应该和那些奥术师说一说,让他们给这家伙来一个‘自动回复弹药’的效果?”推开弹巢,倒出弹壳,许小诗开始装弹,更多的混沌冲过烟雾区,他们一边对着许小诗开火一边接近,年轻人的身体接连中弹,但许小诗依然咬着牙,开始技能,强行通过体质坚韧鉴定的年轻人装了两发子弹就举起火枪,对着越来越多的混沌开火。

    多杀一个就赚一个。

    带着这样的想法,许小诗打倒了一个混沌,然后像是地动山摇一般,连排的混沌像是被割倒的麦子一般倒地,鲜血与尘土飞扬,直到这时,反应都开始有迟钝的许小诗才看到一架战斗艇飞过广场上区,它机腹下方的火箭巢直接将火箭弹打进了混沌的队列,然后在血与火的衬托下拉高离场。

    再然后,是更多的战斗艇来到了广场。

    “自从上一次之后,我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焰火了啊?”

    “有很久了吗?”

    “好久……也才没过多久吧……”

    带着这样的疑问,许小诗的脑袋不受控制的歪到了一伴。

    ………………

    跳下运输艇,艾克做为草原精灵,被一支草原精灵突击团找过去补强成员,虽然离开战友有些疑虑,但是团长的一句话让艾克决定投身其中。

    “只要是杀混沌,我觉得你不用在意身在何处。”

    于是艾克拿上了草原精灵突击团发给他的半自动火枪,和他的新小队长一起跳下了运输机来到这有如月球表面一般的广场。

    到处都是爆炸之后留下的圆型坑,混沌们的投射火力将这个大广场变成了地狱,到处都是破碎的人体,有混沌的,也有玩家的,艾克举起手里的火枪,小心翼翼的绕过一处环形掩体,他注意到了靠在掩体上,歪着的脑袋靠在肩膀上的年轻人。

    他的表情里有一丝笑意,但那凝固了的模样,还有穿透了防具的弹孔都在证明他已经战死的事实。

    “听说这一次又是苍穹之剑的大个子救下了他们所在防线的西侧,这应该就是他们的防线。”有新队员一边走过艾克的身边,一边说道。

    “都是一些好样的大个子,治疗组!我这儿发现一个幸存者!”有人这么喊道。

    “那边!新来的!有混沌往你哪儿跑了!”

    来自身后的提醒让艾克警觉的扭过身子,一枪托扫向这个混沌,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反手抓住艾克的枪,一手就将艾克摔进了环形阵地。

    年轻的混血儿在血与泥土间翻滚了好几圈,最终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那只混沌已经抓住了一只医疗组的姑娘儿,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顶着姑娘的脖子,到处都是的草原精灵们围住了他,于是这个家伙靠着环形阵地。

    艾克甩了甩脑袋,自己的火枪不知道被混沌丢到了哪儿,就在他起身的时候,注意到了那个死去的年轻人手里握着的转轮火枪。

    他伸出手,扯了扯枪管,它的主人握的很紧,艾克抬起头看着他,这样的情况,只有在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勇士身上才会看到,那怕战死,他们也会持着自己的武器,有如在生:“如你有灵,应助我杀敌。”

    再一次的扯动枪管,这把左轮火枪落到了艾克的手里。

    年轻的混血儿瞪大了眼睛,最终,他瘪了瘪嘴,默默的说了一声谢谢。

    如你有灵,应助我杀敌。

    他打开了弹巢,确认里面还有一发子弹,这个时候装填来不及了,他对好子弹位,推回弹巢然后拉开了撞针这枪他玩过,自己的外祖父就有这么一把来自旧联邦的火药武器,珍贵的不得了。

    如你有灵,应助我瞄准。

    机械准星的三点一线,很快就将那个混沌的脑袋套进了准星中央。

    如你有灵,应助我救赎。

    扣下扳机,巨大的后座力将艾克直接推倒在地,但是艾克并没有心情感受双臂上的痛楚,他爬了起来,正好看到那个被掀飞了脑壳的混沌那空洞的颅腔,医疗组的小姑娘也在这个扑到了艾克面前,姑娘儿一脸梨花带雨,笑中有泪。

    “谢谢你!”

    “啊,我也只不过是想要报那一摔之仇而已。”

    出于惯性,艾克如此说到。

    等到一切雨过天晴,艾克再一次回到了那个年轻人的面前,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出于对一个战士的敬意,他从他的腰间解下了枪套,将它绑到了自己腰间,将这把大家伙放进枪套,然后将子弹袋绑到了腰间的另一侧。

    “如你有灵,助我等得胜利,助苦难得救赎,助恶世得消亡……”这是特尔善人的一段悼词,虽然艾克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世界,但是他和无数特尔善方耳朵有着同样的心情,那就是要让每一个无辜脱苦难,要让每一个世界都出苦海。

    “小的时候,我听方耳朵的同胞们总是说,要让恶者死得团圆,要让罪人受苦久远,现在看来,应该就是生者对于死者的誓言……也是我对你的。”说完,接过同伴递过来的火枪,艾克说了一声谢谢,与这位不知名的勇士告别,将头盔扣到了脑袋上,艾克跟着大家一同前进。

    来自阿亚罗克方面的传送坐标已经立下,他们将和后续赶来的盟友一起,从混沌们的手里夺回这座城市。

    “那个家伙,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的确是一个英雄。”检查过尸体的同伴对着艾克说道:“这座城市,不知道还要痛饮多少英雄血。”

    “没事,要是这座城市没喝够,我们多杀一些混沌,它们的血也许不大好喝,但量大管够。”艾克检查了一遍手里的火枪弹匣后说道。

    没有错,今天,流不完的英雄血,杀不完的仇人头。(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