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98节:麻烦可不会因为你辞职而不给你添麻烦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98节:麻烦可不会因为你辞职而不给你添麻烦

    “你怎么看托托。”当晚宴结束,离开了会场的明美突然问了玛索这么一句话。

    玛索想了想,没有意外的想到了自己与安妮,猫崽笑了笑:“是一个好男人,看的出来,他很宠爱洛洛塔。”

    “是啊,真是幸福的一对。”看了玛索一眼,明美转身,牵住了有些心不在焉的妹妹的手:“玛索,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呢。”

    玛索扬了扬眉头,走到马车前的他打开了车门:“我比较喜欢用事实说话。”

    只靠嘴皮子,是没有爱与正义可言的,对于玛索来说,尤为如此。

    明美笑着上了马车,而明恩看了一眼玛索递过来的手,最终选择了借助玛索的手上了马车。

    “别担心,我还有事要和人说。”玛索看着车里的姑娘们说道。

    “那个家伙?”明恩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那只侏儒。

    “没错。”对于这个在晚宴最后一段时间才摸过来的侏儒,玛索有些意外,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家伙会来找自己。

    “好吧,你要小心一些,安妮留下来吗?”明恩又问道。

    “不,则成留下来,焰带着猫姑娘们,和你们一起回旅馆,圆她们说什么也要跟着过来玩,你们不用担心,则成先生超能打的。”玛索笑着,看着两个姑娘放下心的模样,他跳上马车的踏板,在明恩的手背上吻了一下:“回去吧,今天轮到你们做晚饭呢。”

    “放心吧。”做为大厨,明美适时的如此表达道。

    于是跳下车,目送着车队离开,玛索这才转身,走到了侏儒的面前:“对于你来找我的目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这家伙……”侏儒看了一眼余则成。

    “他叫余则成,第四次开放时代有一个名字叫钱之江,如果你觉得疯王的管家都不能做到守口如瓶,那我们也就无话可说了。”玛索说到这儿看了一眼这个中年人,发现他淡淡的笑着。

    没错,则成先生,生活中除了苟且之外,还有诗与远方啊,只要你有能力,传唱也好,行走也好,都是没有问题的。

    “……好吧,我叫柯达·六指,是一个影贼,一个月之前……”在这个侏儒影贼的诉说下,玛索和余则成很快就了解到了一个有关于东部行省的省会,沙尔布瓦克的影贼公会里的一些‘小’问题。

    “我觉得会长被调包了。”这个影贼看着玛索说道:“你知道,有些npc……好吧,我是说原住民,比如说我的这个会长,原本的他每个月至少会去那个叫粉红场地方至少两次,但是从上个月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去过了,而且据我的了解,那个和他相好的女人,在半个月前已经死了,而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不合理。”

    柯达看着玛索:“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从沙尔布瓦克跑了过来,但是没有想到,玛索先生竟然不做审判官了……”

    “为什么不让我告诉新任审判官呢。”玛索问道。

    “呃,说起来有些尴尬,玛索先生,您也知道,我们这些影贼也是要生活的,两个月前,我们抢了一个包……”侏儒欲言又止。

    玛索看了一眼余则成,发现这个中年人也在看着他,双方都笑了笑。

    “看起来不用说苦主是谁了,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有趣,但是你真的觉得你们的会长是被调包,而不是他移情别恋了?”余则成开了口,他蹲下身看着侏儒:“据我所知,有些自认为‘大人物’的杂碎,最喜欢的就是在喜新厌旧之余,又不想让自己不用的旧货落到别人的手里……”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有一次我见到了他脱下靴的时候,他的右脚小指的指甲原本是没有的,但是那一次,我看到了指甲……”柯达说到这儿挠了挠头:“我清楚的记得,会长上一次在脱鞋的时候,亲口告诉我们,他的那片指甲是当初一次失误的行动而失去的,他一直没有使用神术和药物来治疗,就是为了让自己永远记得曾经因为大意而造成的那一次错误,他的哥哥死在那一次错误里……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他本人了。”

    “照你这么说的话,如果是真的调包,那么想来应该不会是你们的对头,因为他们会非常的了解你的会长,不可能留下如此明显的错误。”玛索托着下巴:“可我觉得,除了你们的死对头之外,还会有谁会对你们影贼公会下手呢,掉包一个影贼会长,这如果是长时间的行动,那绝对是一份非常危险的工作……则成,你怎么看。”

    “调包一个影贼公会的会长,要看这样的行动能获得怎么样的好处,如果不是影贼们的对手,那么……哪一个组织会在这样的行动中获得好处呢?”余则成看了一眼玛索,然后望向侏儒:“柯达,你们和城卫兵的关系怎么样。”

    “副会长和城卫兵的头头关系很好,我们这支影贼公会其实和城主都有关系,平日里,我们还会为他们收集情报。”柯达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官方的行动,因为他们要对付我们的话,一队城卫兵或是直接派人过来接手,都比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动来的有效率。”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对付你们这些影贼,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遮掩,所以这就非常的微妙了,调包你们的会长,很显然是不想让你们发现,很显然不会是官方的手段,而你们的真正对手很显然也不会使用如此危险的手段,如果你们真的和城主有关系,那么掉包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见到城主的会长,这样的行动很显然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太危险了,城主如果发现了这一切,会感觉自己被愚弄的。”

    “那么,会是哪一个组织调包了我们会长呢?”柯达看着玛索:“玛索先生,大家都说您的团队是对付这种麻烦的好手,一定要帮帮我!如果能解决这一切,我们沙尔布瓦克的影贼将会成为您的盟友。”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副会长的意思?”玛索笑着问道,然后猫崽阻止了这只侏儒的发言,然后叹了一口气:“则成先生,这是一个大麻烦,因为还有一种可能,城主并不会因为自已下属被调包而生气。”

    “嗯……您的意思是说……这不大可能吧。”皱起眉头,余则成看了一眼柯达:“虽然不大可能,但是玛索先生说的也正是我担心的,还有一种可能是不止是你的会长,城主也被调包了。”

    “既然你是影贼,那么我问你,你们城主的家眷呢?”玛索看着这只侏儒问道。

    “做为行省省会的城主,他的家眷自然在首都……”说到这儿,柯达的脸色都变了。

    “玛索先生,国主已经回首都了。”余则成耷拉着眉头:“看起来我们的确是有麻烦了,连城主都敢调包的家伙,绝对不会在意什么麻烦,所以,他们绝对是来给我们所有人添麻烦的。”

    “柯达先生,看起来我必须带你去见一见你的那位苦主了。”玛索摇了摇头:“明明我已经辞职了啊。”

    “麻烦可不会因为您辞职而不给您添麻烦啊,玛索先生。”余则成笑着说道。

    笑了笑,玛索一把抓住想跑的侏儒,拖着他往会场的方向走去。

    “拜托,玛索先生!让我走吧,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放心吧,柯达先生,出于你的功绩,我会给你求情的。”

    面对柯达的哀求,玛索如此安慰道,同时抓着他后领的手紧了紧。(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