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910节:日会蚀 月会缺
    无论是箴言守誓者,或是军情七处,从一开始的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就是在艾琉克的那位母亲的掌控下,虽然第二次开放时代、第三次开放时代和第四次开放时代因为没有适龄的子嗣而一直由历代的智库团长夫人代为管理,但是在第五次开放时代,箴言守誓者与军情七处迎来了他们的新主人——艾琉克。

    做为撒哈琳殿下的长子,他有这个资格,也有能力,更有决心和意志,身先士卒虽然不是一位大团长应该做的,但是对于艾琉克来说,没有辱没自己父亲姓氏才是最重要的——做为白守川之子,他没有因为危险而踌躇,没有死亡而退缩,那怕在下一秒死亡就会扑面而来,也依然高举战旗于阵前,这样的品性,在玛索看来已经是足够了。

    艾琉克从始至终,都无愧于‘白’这个姓氏,那怕有些家伙一直都想要让他们的殿下与之做出割裂,但是这样一位勇士的子嗣,又怎么能够听凭于那些懦夫与阴谋家的指使,白氏亲王可不比手无缚鸡之力的陆氏亲王,只要他愿意,自然有足够的力量与人脉将他举上那个位置,但是他没有。

    也正因为如此,特尔善的方耳朵与伽罗尔的尖耳朵又一次巩固了他们善于识人的名声。

    而在今天,做为一个将要从这个世界引退的玩家,他将箴言守誓者的大团长之剑与军情七处的掌印者之玺交到了潘尼的手中。

    “我很惶恐,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从弟弟的手里接过这两件东西。”

    做为新的大团长与新的掌印者,潘尼在众多代表们的面前发表起了感言。

    “但是父亲告诉我,在地球,有一句谚语叫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所以面对这样的变化,我坦然接受。”

    “我的身体里流淌着来自父亲与母亲为我组合的血,那是荣耀的白氏亲王与同样光荣的撒哈琳家族所组合的结晶,从小的时候开始,我的侍从就不止一次的告诉我,我将会为了撒哈琳家奉献一切,听的多了,我曾经也有些习以为常……”看着台下有些骚动的同类与异类们,潘尼安静的等着,直到台下再度平静下来,她这才对着众多下属们继续她的演讲:“但是有一天,我告诉自己,那不是我想要走的路,我不应该成为一件待价而沽的货物,那不是一个撒哈琳家族的孩子应该走向的末路,所以,我迷惘过,疑惑过,绝望过,因为我觉得以我的力量无法从那解不开的怪圈中走脱开来。”

    “然后我的父亲告诉我,原来除了母亲,还有一个叫‘父亲’的生物一直在关爱着我,是他为我指明了未来的方向,是他用手中的剑告诉我,正义,理智还有良知,从来都只在持剑的臂围能够环绕的地方出现,是他告诉我,唯有安祥,可保内心,唯有信念,可保安祥;唯有力量,可保信念,而唯有信念,可保内心……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故事,父亲用它告诉我,对于力量的保有,对于信念的坚持,还有对于内心的忠诚缺一不可。”她看向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的下属们:“我在此立誓,我将持此剑,掌此玺,指引你们前进的道路,引领你们走向胜利,请将力量借给我这个撒哈琳家的姑娘,而我将收集诸君的忠诚,信念与力量,将它们送上正义,理智还有良知的祭坛……箴言守誓者与军情七处从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就一直在为彼此心中的正义,理智还有良知而战,自那时起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下一百年,甚至是下一千年,只要诸君的血脉还在,只要撒哈琳家的血脉还在,只要这个世界还在,我们的子嗣终将在这个世界集结,为这个世界中为数不多的正义,理智和良知而战。”

    “感谢诸位。”

    箴言守誓者的各位团长首先站了起来,他们用恭敬的礼节俯身并献上敬意。

    然后是智库团长夫人,这位老人接过艾琉克褪下的戒指,将它套在了潘尼的无名氏上,然后亲吻了它。

    最终,在后台的玛索看到了军情七处的代表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色种族们站了起来,或是献上军礼,或是俯身示意,又或者干脆的单膝跪地。

    “很不错的演讲。”悠久这么说道:“如此公开化的指责那些野心家,看起来潘尼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

    “是我们的路。”焰微笑着说道。

    “没错,是我们的路。”九叶双手抱在胸前:“美好的路。”

    ………………

    “虽然换老板有些让我始料未及,但是潘尼小姐怎么说也是白守川一级上将阁下的女儿,跟随着她,我觉得不掉份。”站在会议厅外的大广场上,玛瑞尔对着身边的奥托这么感叹道。

    “艾琉克殿下的引退的确是令人始料未及,但是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潘尼殿下的接手,我们依然是工作在撒哈琳家族的旗帜之下,而且对于我来说,如果要让我来选的话,还有什么比上司是一个漂亮的尖耳朵姑娘更好的事情呢。”奥托笑着回答道。

    既然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奥托和玛瑞尔准备回旅馆休息,顺便去看一看那位可爱的小店长是不是又做了一些好吃的东西。

    “说起来,那位店长做的粥和小点心真好吃,一想到当年我们的祖先还在吃三成熟的生肉的时候,那些华裔的祖先就已经在享用这样的美食,我真是为我的祖先们感到悲哀,也再一次感谢命运将我安排在了这个美好的时代,我们不再因为人种不同而互相敌视,所有的地球人都站在一面旗帜之下,真是幸运。”玛瑞尔一边走一边说,他手里拿着几串刚刚从烤肉摊买来的蜜糖烤肉,那位草原精灵店长的手艺真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虽然有些对不起身上的肤色,但是我要说,华裔和法裔做的食物是我吃过的最棒的,他们能够把任何可以想像到的食材做成美食,我超喜欢什锦炒饭,蛋,米饭还有各种各样的植物与动物肉的完美组合,当然我也非常喜欢焗蜗牛、松露香肠还有鹅肝酱,唯一的遗憾是我到现在还是用不了筷子,真是丢脸。”奥托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懊恼,每次和大家聚餐的时候,我只能吃那些用不到筷子的食物。

    正在感叹,奥托突然注意到一个年轻人,那个离自己有些距离的年轻人抱着一个看起来穿着旧式长袍的草原精灵姑娘,那个姑娘……光从背影上来像极了桃乐丝。

    但她的头发好长,长到要用布袋包裹着绑成一个圆袋。

    “奥托,你在看什么?”玛瑞尔有些好奇,他注意到了自己朋友的失态。

    “我……”叹了一口气,奥托摇了摇头:“我只是感觉,突然像是想起了某人,我还是没能走出我的梦魇,玛瑞尔。”

    玛瑞尔瘪了瘪嘴,他拍了拍奥托的肩膀:“一切会过去的。”

    是啊,一切会过去的,没有谁,能够敌得过时光的冲刷。

    ………………

    “不好意思呢,莫理森先生。”被抱着的桃乐丝有些害羞的说道。

    “扭了脚就要说出来,要不然你的腿会伤的更严重的,来,我先带你去找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治疗一下吧。”莫理森抱着桃乐丝,看着四周,他注意到了一对大块头,那个白皮肤的家伙拍了拍黑皮肤的家伙,后者似乎也在注意这里,然后他俩就走了。

    真是两个奇怪的家伙,这么想着的年轻人注意到了一处长椅:“来,桃乐丝,我们走吧。”(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