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933节:池田屋事件Ⅰ
    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去枫丹白露,对此玛索只能说,有些家伙正等着他和姑娘们手里的屠刀呢——新伊甸的情报组织在枫丹白露有一个隐藏更深的组织,这些家伙中的一些人甚至都已经混进了贵族圈子,所以玛索直接和枫丹白露的无名氏神殿与复仇之神的代理人通信,请求他们等几天,等到猫崽到达之后一起动手。

    听说这些家伙还盖了一间的阳国风格居酒屋,因为装修豪华,深受贵族们的青睐。

    有事没事的时候,这些家伙还会在居酒屋里集会,想来,这些家伙会给彼此一个惊喜的机会。

    ………………

    “你怎么现在才来。”秃头的中年男性打量了一眼来者的身后,站在他的这个位置,可以看到街道上的行人,以他的16点感知,并没有发现什么不速之客,倒是附近的猫人商会的那些小崽子一如既往的在街道斜向对面的小空地里玩着躲避球,对于这些小崽子秃头男有些脸熟,毕竟他们的长辈会时不时的带他们来居酒屋吃中古的东方式料理。

    “宫部老哥,我绕了一圈,确认没有人跟着才过来,最近风头紧的很,死了不少组织上的兄弟,我们也许是漏网了,所以小心一些比较好。”脱下披风的年轻人扫了一眼街道,然后走进了秃头让开了木门,新伊甸在东大陆的情报组织最近风声鹤唳,之前在明罗法斯特克的组织分部新吸收的一队玩家成了这个庞大组织的掘墓人,这些不靠谱的家伙在被抓住之前没熬过刑罚,直接就造成雪崩式的效应,现在整个组织的表层外围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幸好组织分为外围和内层,内层的成员构成非常的稳定,都是自开放起就进入东大陆做为特工而存在的玩家,也有着坚定的信仰,彼此之间的羁绊与忠诚,让每一个人都值得信任。

    “对了,桂先生呢。”年轻人看了一眼一层大厅里的情况,扭头看着秃头宫部问道。

    他们这一批是日裔,因为游戏中有对应于他们民族的姓氏,所以他们如今都是阳国人,因为正好核心成员是七人,他们还给自己取了假名,比如说秃头的中年人给自己取了一个假名叫宫部鼎藏、年轻人给自己取名叫吉田稔磨,他们还建了一个阳式的居酒屋叫‘池田屋’。

    今天是核心成员开会讨论是否先分散开避一避风头,而桂是金丝雀总支部的负责人,因为绿森总支分部的负责人刚刚上了绞架,他是特意从东部地区跑过来想要指导一下从绿森方面逃出来的成员。

    “小五郎碰到神殿区的那些疯狗在突检,他的马车大概还需要十五分钟才能到吧,其他人都到了。”秃头摇了摇脑袋:“我们上楼吧。”

    ………………

    会议很沉闷,除了核心的七人组之外,还有二十多个运气好逃过一劫的其他地区分部的核心成员也在场。

    “吉田稔磨,你终于来了,我们今天长话短说,考虑到这一次我们组织受到的损失,我们必须分散行动,任何扎堆行动都会让我们受到更大的损失。”

    听着这个同志的发言,吉田稔磨当然理解他的想法:“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一直还是要听小五郎先生的,毕竟他是总支部的负责人,而我只不过是枫丹白露支部的负责人。”

    “这是当然的。”在坐的各位自然也明白这一点,组织中上下级关系是非常严格的,他们和吉田稔磨的关系也只是平级而已。

    就在这时,靠近门边的精灵突然举起手:“有什么动静。”

    原本还算热闹的二层小间一下子沉静了下来,所有人看着那个精灵,而他歪过脑袋:“……我好像听到了有人过来了……数量不少。”

    伴着他的发言,这一次所有人都听到了楼下的店门被推开的声音。

    “喂,你们干什么,本店今天有事不营业啊!门上的字你不认识吗!”宫部鼎藏的声音厚重而狂怒,看起来他的心情并不好。

    楼下传来了一只猫特有的声线:“桂小五郎先生还没到吗?”

    二楼在坐的众人立即紧张了起来,吉田稔磨下意识的伸出手,将房间靠近走廊一侧的蜡烛给掐灭。

    “你是谁啊!”宫部鼎藏的声音里多了一丝惊奇。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想着在明罗法斯克的城门口怼死我?”楼下的那只小猫笑了起来,随之响起的还有枪声,还有重物摔倒在地的声音。

    “该死!有人下位面锚了!我开不了传送门!”有人这么尖叫。

    “我的天!他怎么过来的?!”有人这么失声。

    而吉田稔磨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

    诸事不吉。

    ……可不是吗,各位眼里的冤大头都杀上门来了。

    ………………

    时间往后倒退二十分钟。

    “话说,我真的要穿成这样吗,这是什么鬼啊。”玛索看着镜中的自己,蓝底白边的短羽织,还有同色系的袴裤,关键还有身后大大的唐字‘诚’,九叶这姑娘花了大力气搞的这套装备幻化到底是什么意思:“九叶,为什么我要这么穿啊?”(幻化,可以通过装备的质地幻化成不同的外表,但通常来说,金属防具无法被幻化成布或皮制品,反之也是如此)

    “当然,那儿可是池田屋啊,虽然历史课上没教过,但是我父亲的外婆可是跟我说过这个故事的,总之呢,你穿着这个,杀进去想怎么砍都行。”九叶一边帮玛索整理着束带一边说道:“相信我,这可是有历史加成的。”

    “……好吧。”玛索选择从善如流。

    说起来,他和姑娘们通过附近的草原精灵战团的交通艇,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飞过了数百公里来到枫丹白露,自然不是为了来卖萌的。

    “好了,亲爱的,我们在外面给你们围着场面,你带人进去砍个痛快就好。”九叶这么说完,给了猫崽一个吻,然后笑着离开。

    玛索扬了扬眉头,拿起放在一旁的长刀,握着刀鞘,带着一队和自己同样打扮的小猫走出了小楼。

    因为是大都市,这样的打扮并不会让原住民少见而多怪,于是玛索带着小猫们来到那座居酒屋前。

    跟在玛索身后的一只小猫走出来,他伸出手拉开了木门。

    走进居酒屋,猫崽注意到了那个秃头,后者瞪圆了眼:“喂,你干什么,本店今天有事不营业啊!门上的字你不认识吗!”

    干什么?这不是废话吗,你家串门走亲戚是带家伙的?(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