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938节:止损Ⅱ
    库奇特行省接近三分之一的领土在一天之内易主,东大陆诸国的原住民都被这个消息所传递出来的深层含义所惊呆外乡人的七万大军从头到尾只花了一天时间,就从库奇特行省最北端开始一路南下接近六十公里,全程攻击前进,在接近三十公里的攻击正面里击溃了接近十多万的亚修比部队,其中包括亚修比王国西部方面军的第一集团,这支六万人的军团在野战中被彻底歼灭,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草原精灵外乡人的军团还有余力对钢锤要塞进行围攻,并在数小时内将整个要塞化做焦土,并逼迫要塞都市投降。

    所以,亚修比王国的西部方面军撤退了,似乎是通过侦察和大个子玩家们的通风报信,做为方面军的指挥官,莫根·道尔公爵在知道了草原精灵们已经集结了至少二十五万地面部队后选择了撤退就他这十万人,只怕给那五万大猫人都不够杀的。

    何况草原精灵的战斗法师联队到如今可已确认的番号已经高达一百七十二个,战斗艇联队也已经冲破四十个这些玩家自已制作的战斗艇虽然比不过莫格斯官方生产的型号,但是胜在天马行空的想像力和各种魔改,可以载接近十吨炸弹的重型轰炸艇和艇尾涂红色的高速战斗艇,更不要说那种机腹和机翼一共挂了六挺20mm核桃炮的重型歼击艇,这可是连一般的龙类生物都要退避三舍的怪物型号。

    而似乎是接到了命令,在接下来两天里,草原精灵军团兵锋所及,绝大多数城镇都选择了投降,而且有些城镇还将奴隶贩子交了出来。

    做为对不抵抗的宽恕,草原精灵们并没有将处罚行动过于扩大化,但是大范围的侦测谎言下,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被抓到,而与奴隶主们穿同一条裤子的家伙们,都被草原精灵玩家们请上了绞架。

    然后第四天的清晨,草原精灵的军团在库奇特曼尼的城外停了下来。

    “看起来他们还是想找回场子。”马克思对于出现在库奇特曼尼城外的三十万亚修比王国方面军并没有太意外他们有情报,草原精灵这边也有线报,亚修比南部方面军星夜兼程赶过来的情报在第一天夜里的时候就已经传到了草原精灵们的指挥部中。

    “或者说库奇特曼尼城里的那个傻子值得某些人为他流尽平民和战士的鲜血。”潘尼看着叹了一声。

    “既然他们这么觉得,我们又何尝不是愿意为了自己的同胞而战,我看到他们的信使了。”艾琉克通过手里的望远镜看到了从敌阵中冲出的一小队轻骑,为首的骑士举着一面白底的亚修比王冠旗,这代表着这个军团中的指挥官是王族,而白底代表着交涉的意义。

    小队轻骑在接近草原精灵们的方面时停了下来,为首的骑士举着旗帜被带进了防线。

    “尊敬的各位殿下,我为各位带来了我王的和谈条件。”这位信使将装有信件的木筒递给了智库馆长,老夫人将它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将它铺到了马克思的面前:“我的殿下,那位新王想要让我们不再追究库奇特曼尼大领主的责任,做为回报,所有被俘虏的草原精灵都将会由新王出资救下,然后送还给我们。”

    “我们已经给过和平的机会了,是库奇特曼尼里的那个家伙没有珍惜,现在他是我们眼里的头号战犯,我们绝对不会原谅他。”马克思虽然年纪最小,但是待人接物可是门清的很,而且他的意思代表的基本上也就是在场的各位的意思。

    “没什么好谈的,阁下,请将我们的意思原本的带给您的那位陛下,告诉他,交出库奇特曼尼的大领主与行政官员集团,并同意我们进入库奇特曼尼逮捕所有与贩卖草原精灵有关的人员,要不然就请面对战争吧。”艾琉克接上了话题。

    智库馆长将各位殿下的意见写成卷轴,装入木筒后交给了那位使者。

    “很抱歉,虽然我对各位的同胞所受到的不平等的待遇深表遗憾,但我首先是亚修比王国的一位骑士。”这位使者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艾琉克点了点头:“像是一个战士,只可惜,战士们总将会在这一天流尽鲜血。”

    “传达我的命令!展开阵形!各长程火枪联队进入第一线,龙枪队开始着甲!”马克思跳下了椅子,这个小东西走向前线:“告诉各战斗法师联队,自由表演的时候到了。”

    “是的,殿下。”

    这位年少的殿下来到前线,看着远处的人类军团,看着那队轻骑进入了军团,看着人类的军团最终也开始展开阵线,年轻的隆尔希家继承人摇了摇头:“就像是曾祖父说的那样,战争,战争从未改变。”

    “为了一个人的利益而牺牲数十万人……而以那个人的所做所为,真的值得为之牺牲那么多人吗?”艾琉克双手抱胸有些无法理解。

    “所以说,地球人里有睿智的贤者,也有愚蠢的家伙,我非常骄傲于我身上的血脉,曾祖父在我小的时候就教导过我,要相信同胞,因为在面对死亡的浪潮时,他们之中的一些人会是我最可靠的战友。”马克思说到这儿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机械表:“很可惜,我们这一次面对的是一个愚蠢的家伙,给库奇特行省的通牒没有得到回应,敌人的战线还在展开……还有更多的血要流啊。”

    “流不尽的英雄血,杀不完的仇人头。”悠久说完,将手里的头盔扣到了脑袋上:“我走了。”

    “要去玛索先生那边吗。”马克思一歪脑袋问道。

    “是啊,既然说好了要同呼吸,共命运,那么我自然就做不出自己一个人在后面的恶事……真是的,本来说好了要去爬山玩的啊,真是让人讨厌的展开。”一边报怨着,一边拿起火枪,悠久看了一眼自家的大侄子:“好了,我走了,就没有一点祝福来送给你们的长辈吗。”

    马克思笑了起来:“这一次可不要再玩带头冲锋了,玛索先生再有面子,也没办法把你捞出来了。”

    “孽障!”悠久气的吐了吐舌头:“我要告诉爷爷去!”

    看着悠久走开,艾琉克扭头看了一眼马克思:“你也是心眼大。”

    “只是不希望我这小姑把自己给笨死了而已。”对此,马克思耸了耸肩膀。(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