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970节:前略,天国的多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悦常在。

    “玛索先生,兔子我已经放进厨房了。”楼下传来巴巴莉姆的声音。

    玛索从二楼探出脑袋:“好,辛苦你了。”,抱着姑娘们织就的毛毯,在阳光下晒过的它们有着阳光的味道,玛索将它们一张张的铺到姑娘们的床铺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阴霭散尽。

    将姑娘们换下的外套收集起来,玛索提着大竹篮来到天台,机械化进水的水池已经蓄满了水,将外套们倒进池子,玛索往里面倒了一些炼金药剂这种药剂可以有效的分解各种污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变的很是平常,没有小心翼翼,也没有畏惧。

    召唤出来的水元素很是笨拙着处理着衣服,空出手里的猫崽下楼。

    “她们还没回来吗?”玛索看着兔子姑娘,后者正在捣着糯米这种从南方的长唐传来的作物是制作糕点的植物,而巴巴莉姆只是看着玛索作过几次,就可以无师自通的学会制作糯米糕了卷起袖子的兔子姑娘为了食物而努力的样子,让玛索有些着迷。

    “没有,我刚刚问过,莫轻语姐姐的相亲似乎是失败了。”兔子姑娘一边说,一边努力的捣着糯米糕。

    是吗,莫轻语失败了吗。

    玛索摇了摇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莫轻语已经变成了如同家人一样的存在,而自从知道莫叔的所做所为,玛索又觉得,被父亲与自我所压迫着的莫轻语……分外的可怜。

    “真是可惜,不知道是为什么呢,到时候问一问吧。”一边感叹,一边卷起袖子,玛索帮着巴巴莉姆开始捣糯米糕。

    “玛索先生你不必这么说的。”兔子姑娘有些疑惑,又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将木桩的一侧把手让了出来:“在家里,母亲们从来都没有让父亲做过家务。”

    “啊……闲着也是闲着,帮你一把,到时候我们早一点把雪兔处理好。”玛索并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方耳朵和尖耳朵的男性们真的是被宠坏了。

    虽然羡慕,但绝对不是玛索所追求的目标。

    巴巴莉姆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兔子姑娘脸上的喜悦却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巴巴莉姆不再是那个坐在角落里发呆的兔子姑娘了,学会了笑的她……也挺可爱的。

    也许这就是命运改变生活的最好注解吧,不再有基因配对的恐惧,不再有对未来生活的迷茫,不再有看不清道路的遗憾。

    一如现在的自己一样,就像是从焰那边知道了一切,知道了九叶绝了那飘在外太空的死路,知道了安妮埋葬在心底里的苦处,知道了杨在做出选择时的痛苦,更知道了原来无论时间更迭,明恩与明美,依然是自己记忆中最完美的铲屎官。

    人生的路,喵生的路,兔生的路,无论是谁的路,都应该越走越平整,越走越好才对。

    虽然这样的目标有些难以实现,但正因为如此,当实现的时候,才会有成就感。

    “巴巴莉姆,你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嗯,很小的时候,我想吃遍这天底下最好吃的根茎,因为从史书中看到自己种族悲惨的过去,所以想着,一定要代替家族中那些没能尝过美味的祖先们,品尝自由生活的美好。”巴巴莉姆提到自己的梦想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后来才发现,原来这般美好的梦想,只不过是一只贪吃兔子的妄想,于是我又想,长大后,一定要成为母亲们那样优秀的母亲。”

    “就没有想过做一番自己的事情吗?”玛索有些奇怪,和巴巴莉姆比起来,别的姑娘们都有她们自己的工作与事业,就连布涅塔尼,都走在立志成为一个外交官的道路上。

    只有这只兔子姑娘,没有太多的想法,也没有什么野望。

    “自己的事情吗……其实自从知道了基因配对的事情之后,我就没想过了,因为大家都说,兔子姑娘这一辈子有差别的,也不过是嫁给谁而已。”巴巴莉姆说句话的时候,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玛索:“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跟随着各位姐姐,进入玛索先生的生活。”

    “啊……其实我对你也挺有好感的,毕竟你可是我的水手长啊,虽然老是受伤。”玛索笑着回答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巴巴莉姆也走进了自己的生活,虽然从一开始只不过悠久那边的兔子赠品,但是这兔子姑娘在战斗中无所畏惧的模样,还是获得了玛索的好感。

    当然,这兔子姑娘之前被姑娘们骗着说她因为受伤而被摘除的腰子被炒了腰花喂了猫这件事,玛索真是尴尬了很久难怪那段时间这兔子姑娘看玛索的眼神都不对劲。

    “我对玛索先生也很有好感,毕竟和玛索先生比起来,我所认识的那些同龄人,完全无法进行比较呢。”兔子姑娘一本正经的说道:“无论是身手也好,脾气也好,还是厨艺也好,玛索先生都是最棒的。”

    玛索扬了扬眉头,用尾巴卷起一边的胡萝卜开始喂兔子姑娘。

    捣好的糯米糕被玛索回收,然后开始制作糕点,巴巴莉姆开心的切着桂花,然后用砂糖混合,准备撒在上面。

    这个时候,明美和明恩终于上了线。

    “啊,又是桂花糕吗,太好了。”明恩走到了巴巴莉姆的身边,和她一起开始混合工作,而明恩来到玛索身边:“失败了。”

    “莫姐一定很伤心吧。”玛索叹了一口气:“是对方口气太大吗?还是说长的丑还要作怪?”

    “不,对方叫周静安,是一个想要偷偷摸摸脚踩两条船的混蛋。”明恩一边说,一边接过玛索处理好的一笼糕体,托着它们走向巴巴莉姆和自家妹妹的长桌。

    “咦,还有这种操作?”玛索有些惊讶。

    “是的,不过那家伙也没讨得好,被他刚刚前任化的女友打了。”明恩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你没看到,那个小姐姐超能打的。”

    “这个家伙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明美也笑着说道:“莫叔和他父亲根本不知道他有女朋友,这家伙藏的够深的。”

    “大概有些家伙觉得自己长的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吧。”明恩说到这儿,用胳膊肘捅了捅巴巴莉姆的腰:“我说,咱们玛索长的还是挺可靠的,对吧。”

    “嗯,玛索先生的相貌,用可爱来形容还是没错的。”巴巴莉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拜托,姑娘们,我虽然是一只猫,可长的帅是一只公猫的追求啊。”玛索觉得这事不能这么说。

    “有可爱就够了,长的帅会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姑娘们这么回答道。

    玛索翻了个白眼。

    ………………

    在游戏里用糕点与美食喂饱彼此,玛索意外的发现莫轻语并没有上线,出于对熟人的关心与对熟客的关爱,玛索下了线,准备去探望一下莫轻语。

    “真没问题吗?”坐在房门边的明恩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问题啦,我觉得莫姐也是立派的社会人啦,就算是生气,也会很快的把这些倒霉事情给丢到脑后的。”玛索蹲下身,在明恩的额头亲了一下:“明天见。”

    “……明天见。”明恩瘪了瘪嘴,有些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现在是火星东时区午夜,玛索迈着步来到莫轻语的房门外,还没推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哽咽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玛索开始见不得姑娘哭,因为他还欠着过去时光里的明美与明恩,而且很显然……这辈子是还不上这份恩情了。

    所以他推开了房门,看着坐在垫子上的方耳朵姑娘,后者拿着一个若大的瓶子,从商标来看应该是清酒,似乎是附近的日裔的自酿酒,那对老夫妻总是喜欢用这种大块头的酒瓶来装酒。

    不知道喝了多少,玛索眼中的莫轻语一脸的酒红:“玛索,来陪姐姐喝一杯。”,她这么说道,喷出来的酒气差点熏猫崽一个跟头。

    “别喝了。”玛索走到桌前,伸出手从莫轻语的怀里抽出那一瓶酒,看了看容量……好吗,至少干掉了一斤,要不是特尔善人对酒精高耐受,猫崽这个时候都已经可以考虑是不是要打急救电话了。

    可就是这样,猫崽还是不得不给莫轻语喂了一份醒酒汤汤是喜翠庄的特产,猫崽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汤灌进了这小姐姐的嘴里。

    “轻语姐,下次别这么喝了。”玛索拍着这位的背部,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嘀咕着什么,猫崽听不大懂,但至少还是听明白了其核心含义‘我,轻语,超失败。’

    “哎呀,莫姐,不要这样啦,你这样又迷人又可爱的小姐姐,不会嫁不出去的。”玛索努力的拖动着莫轻语,想要把她拖向卧室这小姐姐还真有一些份量,也许是酒,也许是汤,也许是劲,总之猫崽废了一番力气,才将她拖到被窝边。

    “玛索,我好失败。”莫轻语双手抓着玛索的肩膀。

    可不是吗,立派的败犬啊你真是。

    玛索都快被这位给气糊涂了,拍了拍她的肩膀:“相信自己,莫姐,你不会没有人要的。”

    “可是……可是我总是没有办法把自己嫁……”莫轻语一头歪在玛索怀里,就在猫崽考虑要安慰她的时候,就看到这小姐姐双手抓着玛索的睡衣用力一拉。

    猫崽当场就炸毛了,等一下!莫小姐姐你想干什么?!大家都是立派的社会人虽然你年纪大一点我不在意可无论如何这身子是明美她们的啊你再动我要……收回散发的思维,玛索看着往自己衣领里吐的莫轻语。

    ……非常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

    洗完澡,用香皂把自己处理的香喷喷的猫崽回到莫轻语的房间,从房门外看着她躺在被窝里的样子,猫崽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这就是为什么玛索讨厌酒鬼的原因。

    姑娘们早就睡了,如今也只有自己能够帮着莫轻语了,要不要醒一夜,免得这位又出什么问题?

    就在玛索这么想的时候,以猫崽的听力,听到被窝里的莫轻语在哭泣,于是猫崽连忙爬到被窝跟前,良好的夜视能力让他看到她瘪着嘴的模样。

    “醒过来了吗?”玛索笑着问道。

    “头好痛。”这只小姐姐哽咽着回答道。

    “莫姐,你喝了好多酒,真是的,明明只不过是相亲失败,又不是人生走到了终点,需要这么颓废吗?”玛索伸手点了点莫轻语的额头。

    “你这种小孩子不会明白的。”莫轻语这么回答道。

    “谁说的,我可是立派的大人了。”猫崽这么说道虽然还是在室的,但怎么说也是有着整整一打铲屎官的主子,和你这种方耳朵生的败犬一比,高下立判好不好。

    然后立派的大人就被扑倒在被窝的边缘,直到这时,猎手才注意到下克上状态中的莫轻语眼中的光芒……像极了掠食的虫子。

    意外的发现自己身份有所改变,看了一眼因为之前洗完澡还没有及时穿戴好的外骨骼,后者静静的屹立在房门外。

    “嗯……莫姐,我们之间似乎有点误会。”猫崽觉得现如今有些问题不得不做出声明:“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做立派的社会人应该做的事情了。”黑灯瞎火的房间里,属于猎人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身下的猎物。

    玛索用尾巴拨通了明美的通信。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拨打的视频通话号码已关机。’

    猫崽又用尾巴拨通了明美的号码。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拨打的视频通话号码已被设为来电提醒。’

    喵了个咪的!就没有人来救驾吗?!

    在绝望中,玛索拨通了九叶的号码。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拨打的视频通话号码已关机,机主留言‘有事明天说’。’

    明天?!再过一会儿你主子就要被吃干抹净了!

    垂死挣扎中的猫崽拨通了安妮的号码。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拨打的视频通话号码因欠费而停机。’

    生无可恋的猎物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通信器被取下并丢到一边,挣扎求生的尾巴因为再也无法拨通号码而无力的在榻榻米上拍打。

    前略,天国的爸爸,您的孩子,似乎也走上了您的老路。(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