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983节:没有油的旅途Ⅰ
    “那家伙说他们的首领在监狱上层。”安妮的拷问很简单,并不是玛索所想像的折磨,既没有指与甲的惜别,也没有骨与肉的伤离,有的只是让那个倒霉蛋看着一条至少三指粗的铁棍在姑娘儿的手中从一根直的状态变成再扭曲不过的麻花。

    然后那个倒霉蛋就把他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既然这家伙挺老实的,就不杀他了。”安妮说完,将这家伙用提着衣领拖到监狱门外,将他丢出了监狱:“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还会仁慈的一面。”悠久有些好奇的瘪了瘪嘴,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托着战锤锤柄的姑娘儿将手里的大家伙交还给了它的主人。

    安妮扛起战锤,笑着眯了眯眼睛:“我可不是玛索所说的那种新伊甸疯子。”

    “好了,继续前进。”麻美调整了一下手里的大盾的握把,然后举起盾走向大厅右侧的入口。

    猫与姑娘们在门前集齐,玛索靠到了门边的墙上,接过潘尼递过来的镜子与刺刀有机结合的工具,将它递出了房门:“肉眼确认天花板上没东西,不过远处的走廊似乎没有灯火,天国之光手雷来一发。”

    悠久从腰间的手雷袋里掏出一颗天国之光手雷,玛索拉开保险插销,数了两秒,然后将它丢进了走廊。

    悠久跟着丢了一把闪光尘,猫崽同时用镜子再看了一遍走廊:“天花板上确认没有生物痕迹,行动,麻美。”

    举起盾,将自己元素化的猫姑娘右手举着火枪,将它架到盾牌边缘的凸起上,然后小步走进房门。

    悠久跟在麻美身后走进走廊,她火枪的前端的天国之光手电已经打开了照明,先是扫了扫麻美的身后,然后这姑娘再一次扫过天花板:“安全。”

    “我在你身后。”潘尼换上了一把短管单手火枪,右手持枪,用嘴将左手的天国之光手雷保险插销拉开,这姑娘转身将它丢到了跟进的安妮手里,再由安妮将它投向走廊的深处。

    过了数秒,走廊的另一头传来沉闷的击打声和某个倒霉蛋的哀号声。

    “致命的投掷,干的好,安妮。”潘尼和安妮击掌。

    “真的,学院的棒球教练不让我打棒球,真的是全联邦的损失。”安妮说完,从身后的武器扣环里抽出战锤,工程学的战锤顶部有改造过的霰弹发射器,使用6号超大口径霰弹,足够在大型熊类的生物胸口开一个洞。

    “我觉得那是因为教练先生是在为你的对手的生命做考虑,亲爱的。”明恩跟进走廊,背着弹药箱的姑娘将一颗工程学粘墙工具贴到墙上,然后将一支火把放进工具插槽。

    “刚刚手雷的飞行速度超音速了,安妮,我觉得明恩小姐姐说的没错。”巴巴莉姆一本正经的补充道。

    “小巴……啊,算了,我只是想吐槽一下,成为一个棒球明星是我小时候的愿望,那个愿望还和玛索有关呢。”安妮说到这儿扭头看了一眼队伍后面:“玛索,你还记得吗?”

    跟在布涅塔尼身后走进走廊,做为队伍断后铁闸的猫崽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我记着呢。”

    还记得那个时候年纪小,每年夏天的假期里,自己和安妮总是会看每年一度的联邦学院杯棒球精英赛,全联邦上百所学院的大学生们组成的队伍会在夏季假期的两个月里捉队厮杀:“我们那个时候总是喜欢看火星装甲兵学院代表队的比赛,有一天我跟你说,总有一天,我会站在发球点上,完成一次完美四杀。”

    “可惜我们的教练先生不喜欢一个能够将棒球投出超音速的姑娘和一个瘸腿的猫崽。”安妮瘪了瘪嘴。

    “亲爱的,不要太在意,梦想之所以会被称之为梦想,就是因为梦想所织就的美好难以达成,才会被人所欢喜啊。”玛索笑着感叹道。

    队伍来到走廊的出口,在麻美身后的悠久再一次掏出天国之光手雷,将它丢进黑幕之中,出现在她与麻美面前的,是监狱的生活区。

    “我们有客人了,准备战斗!”麻美大声示警,同时走出出口,在她的身后,给自己上了石肤术的悠久与潘尼分别向着左侧与右侧看去,然后两个姑娘开始射击:“有狗!”

    “这些警卫犬还真是麻烦,它们的职业操守几乎等于没有。”安妮跟着走出走廊,她看了一眼天花板,指向天花板的战锤顶部先是喷出火焰,霰弹直接将正扑下来的暴徒打成了血葫芦,然后这姑娘用力一顶,尸体就被砸了出去。

    明恩走出走廊的时候,有闪光在队列中闪耀,为队友们来了一发群体护盾的姑娘儿看着冲过来的暴徒们扣动了手中火枪的扳机。

    巴巴莉姆走出来的时候,手中的火焰已经转化成了脸盆大的火球,只一发,暴徒的队列就在顷刻间薄了一层,而布涅塔尼做为战斗法师,在这个时候也终于甩出了今天的第一发法术一发闪电球穿透了暴徒的队列,所有在它移动半径里的暴徒都受到了电击。

    然后是玛索,猫崽并没有和之前一样使用闪电链,而是来了一发闪电鞭,将那颗原本越飞越远的闪电球牵引住,然后将其甩向全新的移动轨迹,于是闪电球再度发挥了效果,从左往右横扫了暴徒的队列。

    “我刚刚下定决心要增重的。”被厚重的焦臭味所打击的明恩捂住了嘴。

    “话说巴巴莉姆你是不是全记了塑能法术啊,我就没见过你丢出别的学派的法术。”布涅塔尼有些好奇的问道。

    “当然了,塑能法术简单粗暴,多好。”巴巴莉姆得意的说道:“我可是龙脉术士啊!”

    “这年头的龙可真是荤素不忌。”布涅塔尼翻着白眼。

    “我听说一个有关于龙的笑话。”麻美一边说,一边用手中的火枪给地上倒着的暴徒补枪。

    “我如果没记错,这个笑话应该一开始和巴尔这个傻帽有关,就是那个知道自己要死成球的家伙,为了复活生了几百个子嗣,然后让那些子嗣互相杀戮,直到最后夺取那个最强大的子嗣复生的笑话。”明恩表示这个笑话似乎她很熟悉。

    “不,其实是那个关于巴尔只要是母的都能上的冷笑话。”麻美笑着,同时看了一眼玛索:“说不定,我们还会碰到一个吧。”

    “巴尔的子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大麻烦。”玛索摇了摇脑袋,这麻美说的笑话怎么感觉有些在针对本猫呢。

    “话这么说是没错,巴尔可不是什么善神,它的子嗣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就算是其中有几个另类,也无法与他们的本能做对,子嗣之间互相吸引,互相杀戮,其实这就是无冬之城的主角背景,我总觉得我们进入这个游戏并不是为了代替某个有几百号兄弟姐妹的倒霉蛋来救世的。”托着下巴的布涅塔尼说完,扭头也看向玛索:“玛索先生,你怎么看呢。”

    “我还能怎么看,我接到的任务是为了不让某位女士的情郎上绞架的。”玛索耸了耸肩:“就是之前我们在中央区见到过的那个叫范斯维克的家伙。”

    “切,那个小白脸,一看就是短命的家伙。”明恩走过一具还能动的暴徒躯体时,给这家伙补了一枪:“为什么你是这个任务啊。”

    “因为艾斯瑞贝女士与范斯维克先生,与我们之前认识的某位亡命鸳鸯划上等号了。”玛索叹了一口气,而安妮皱了皱眉头:“柳家那个傻子?”

    “对,就是你说的那个傻子。”玛索回答的很是麻利:“她和桂叶葵算一对,我的任务里要改变她们和他们之间必然的悲剧命运。”

    “……真是乱来的系统啊。”麻美皱着眉头叹道。

    “……真是乱点的鸳鸯啊。”布涅塔尼叉着腰补充道。

    “……真是令人感动的爱情啊。”巴巴莉姆突然打乱了节奏。

    猫崽为此翻了一个白眼感动个屁,就柳家那个傻子小姐姐和桂叶葵,以系统的恶意,两位只怕在新伊甸入侵之后会有一次必然的相认,到时候真的就是相爱相杀了。

    令人感动的爱情?

    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吧。(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