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984节:没有油的旅途Ⅱ
    “夫人,您在想什么。”

    一直站在塔楼顶部,看着下方正在操练的方阵,皓月扭头看着自己的巫妖侍从:“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多嘴。”

    “是的,夫人,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如果您想观看操演的话,大可以到地上去看。”巫妖没有脸皮,但是它身上的谦卑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这个分配给皓月的副官用它腥红的魂火注视着它的上司:“夫人,如果有一天,您能够重返东大陆,会有什么想和当初的朋友们说的呢。”

    “……”楞了一下,似乎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的副官如此智能化的皓月皱起眉头,但是最终,她笑了笑:“当然是问一声好了。”

    “啊,是啊,如果我的朋友们还活着,我也会找到他们,好好的问一声早安,然后将他们的脑袋从他们的脖子上扭下来,不过我会放过那个女孩,毕竟是她亲手推我下的山顶,我一定会扒了她的皮。”巫妖似乎是在感慨的着往日的好时光。

    而皓月摇了摇头:“我没有推自己下山的爱侣,也没有背叛自我的友人,更没有由爱生怨的对手,有的只是一步错而满盘皆输的生涯……还真是羡慕你啊。”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呢,夫人。”巫妖似乎没搞明白自己上司的要点,而皓月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位女妖飘浮着向着塔楼的阶梯前行,“夫人,夫人,您羡慕我什么呢,我到底有什么可以被羡慕呢。”巫妖飞快的跟上,并连续的问道。

    没有做出回答,皓月在下阶梯的时候,看了一眼天穹弧顶的圆月,还记得那一夜,与他共赏明月。

    那样的美好,再也回不来了。

    而你,被爱人背叛,被友人背叛,被所有人背叛的你……难道就真的不知道吗?

    不,你一定知道,你知道我羡慕你有仇,你知道我羡慕有你怨,你知道我羡慕你不用再面对往日的美好……更羡慕你不用白头,无需怀念,更羡慕你不用再爱,不用再悔,不用再哭。

    ………………

    “桂叶辅祭,原来你在这儿。”

    随着自己的学生的问候,坐靠在护栏上,拿着小瓶装的烈酒的草原精灵扭头看着她。

    这个可爱的孩子嗅了嗅空气,然后瘪起嘴看着她的辅祭先生:“桂叶辅祭,您又喝酒了。”

    “北方天气太冷了,多喝一点才能暖和身子啊。”说完,草原精灵打了一个嗝,他看着天空:“又有什么事吗。”

    “嗯,玛莉娅辅祭在的找您。”他的学生这么回答道。

    年轻的草原精灵翻了一个白眼,他举起小瓶,仰头喝了一大口。

    “总觉得桂叶辅祭与玛莉娅辅祭很般配呢。”他的学生这么微笑道。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发言的年轻草原精灵笑了几声开什么玩笑,他怎么会喜欢那种男人婆。

    “桂叶辅祭,你喜欢玛莉娅辅祭吗。”叫安塔的孩子这么问道。

    对此,年轻的草原精灵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一个比我妈还爱管闲事的女人。”

    “是这样的吗……可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一定会将自己喜欢的人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上,桂叶辅祭你并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情。”她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这么回答道。

    姓桂叶名葵的年轻草原精灵摇了摇头,然后反问道:“你喜欢过人吗,明白等待有多么痛苦吗?”

    “……我知道啊。”说到这个问题,连是沉默了一下,然后这个姑娘瘪着嘴如此回答道,然后这个小家伙低着脑袋,用力的踢了一脚身边的小足球,自外乡人那边传过来的球类活动的主角飞快的滚到了一旁,又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下飞快的回到了她的脚下:“我啊,从好久之前,心里就有了那个英雄,是他将我从那个笼子里抱出来的。”

    “有英雄真好。”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世,知道她曾经被拐卖的事实,年轻的辅祭感叹着。

    是啊,有英雄真好,有可以相濡以沫的爱人,有可以长相厮守的伴侣,更有相隔山水千山,却依然情真意切的互相爱慕着的人与人。

    只可惜,自己的生活早已经被毁了,不会再有相爱的彼此在天台上同观落日,也不会再有相守的彼此在河道边共享余辉。

    有的只是不同政见者的同床异梦,有的只是道不相同者的相爱相杀,他与她之间,不再有美好,不现有约定,有的只是再见时的人鬼殊途,有的只是重逢时的相顾无言。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他的差别,玛索先生是外乡人,我是原住民,我们之间,本应该是萍水相逢,本应该相见,分离,不再见……可是……”这个孩子瘪着嘴,双手在胸前绞着:“可是我有听过一位长唐夫人的箴言,她说,相爱的人,应该同课呼吸,共命运,那怕相隔千山与万水,那怕相隔地狱与天堂,也不会遗忘彼此牵过的手,遗忘彼此许的约定。”

    这个小丫头说到这里,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胸口:“我啊,我和那位先生约好了,一定要去见他的,所以,我与他必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重逢,必定会同呼吸,共命运。”

    “孩子的约定……真是美好啊。”被眼前的这个孩子称之为辅祭的年轻草原精灵笑着,只是眼角滚动的泪珠出卖了自家主人的真实心境。

    “辅祭先生,我先走了,玛莉娅辅祭那边,我不会说你在天台上的。”这个孩子笑着招了招手,然后小跑着下了天台。

    留下的年轻草原精灵,看着手中小瓶里最后的酒液,最终将瓶盖拧上。

    他站了起来,整了整从肩上滑落的袍领。

    真是的啊。

    抬起头看着天穹顶上的圆月,还记得那一夜,与她共赏明月。

    那样的美好,再也回不来了。

    迈着沉重的脚步,桂叶葵走下天台。

    是啊,那个孩子说的对,相爱的人,那怕相隔万里,那怕人鬼殊途,也总有再见的一天。

    到那个时候,皓月,你会杀了我吗?

    会吗?

    会吧。

    太好了。

    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