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560节:猎人与猎物Ⅳ
    黑檀花重重的摔在街道上,来自遥远楼顶处的子弹带着那个不知名的射手的恶意,在飞过了接近300码的距离后穿透了自己胸膛上特意准备的护心镜幸好有这么一面金属护心镜,子弹在穿透它之后再也没能直接击碎黑檀花的黑灵魂石,但不幸的也是这面护心镜,黑檀花完全不知道对面的射手为什么会使用破甲弹,被穿透了的护心镜碎片与渗银弹体所组成的金属射流在黑檀花的黑灵魂石上划出了无数的伤口,如同肺部被穿透的痛苦在一刹那席卷了整个感知,让本为死者的他几乎无法动弹。

    随着自己的摔倒,没有绑上束带的头盔也随之掉落。

    “黑大,你没事吗!?”自己的观察手蹲在街道拐角的墙后问道。

    “完全……动不了。”咬着牙回答了一句。黑檀花发现现在的自己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渗银射流很显然伤到了自己的灵魂石,如果没有足够的负能量,黑檀花相信自己绝对会死。

    “我们是黑檀花组!在贝克大街受到攻击!黑檀花中弹了!”在与队伍频道交流之后,观察手小心的蹲下身,“黑大,我来帮你!”他想伸出手来试着将自己拖回拐角的动作让黑檀花有些感动,但是下一秒,随着墙角被子弹穿透,跟随着被穿透了颅骨的观察手摔在了地上,看着那座高楼的黑檀花心里只剩下了恐惧。

    这个家伙想要吃下另两组人,而他……就是一块友人必须要面对的诱饵。

    ………………

    “又一声枪响,不同于远处东大陆防线上的枪声。”翻过一堵矮墙,戴着眼罩的猎兵看着小队列表中一黑一红的黑檀花小组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摇了摇脑袋:“新手,我们碰到了大麻烦,这是一个真正的猎手。”

    “黑檀花不是还没死吗。”蹲在身边的观察手一边小心翼翼的关注着四周的情况一边回答道:“再说了,眼罩,你是不是被第七团团长说的那些话给吓到了,我刚刚问过我的祖辈,他说了,如果真是带崽出来遛弯,那么起码也是一个两人小组,如果真的是两个人,黑檀花和他的观察手第一时间就应该被送双杀了。”

    “你家先祖也跟小猫人交过手?”眼罩猎兵有些好奇的反问道。

    “是啊,不过不是游戏里,先祖当年怎么说也是踩着老三十年尾巴的新人,战后在训练器上跟小猫人对过,好像就没有赢过一次。”观察手摸了摸自己的脑壳:“话说回来,眼罩你呢,你挺利害的,可我都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我家先祖命不好,打了二十七年,最终战死在火星上,和他一样的还有上万名散兵与‘拥王者’战团,他们一起还在推断阵亡的失踪者名单上挂着呢……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老爷子知道我今天的所做所为,只怕非扒了我的皮不可。”说到这儿,眼罩猎兵起身:“好了,年轻人,我们走,咱们去会一会那个东大陆的射手,希望能够比罗宁高一些到,这家伙脾气比较急,而脾气急的家伙通常在战场上活不了多久。”

    ………………

    “小子,看到那个家伙了吗。”小心翼翼的探出小半颗脑袋,看了一眼街道远处,束魂者罗宁连忙收回脑袋,同时在耳机里问道。

    “罗宁老大,我看不到他,街道的尽头是另一条路,至少有三幢和几十扇窗户,根本看不到人,红外视界里也没有人,很显然那个家伙离我们足够远的。”话筒里传来观察手的抱怨。

    “你小心一些,我绕个后,看看那个家伙到底在哪儿。“收起长管火枪,束魂者左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右手从枪袋中拔出一把单手火枪,顺着小巷开始向着疑似的目标前进。

    第一次开放时代,亡灵的入侵让东大陆赤地千里,城市里一片狼藉,这处小巷更是垃圾遍地,上百年无人清理让每一脚都有一种踩在浮土上的错觉,束魂者小心翼翼的穿行其中不是怕那个射手,在这种灰尘遍地的鬼地方,就小猫人的灵敏呼吸系统,这儿只怕和地狱没什么差别。

    翻过最后一堆垃圾,落地时束魂者不小心踩在了一块小石头上,因为躯体和灵魂还有些许的不适,差一点摔掉的束魂者连忙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注意到自己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全怪这具躯壳,束魂者和一般的玩家角色不同,其他种族的玩家升级是水到渠成的经验值到手就能升,而束魂者需要玩家获得足够利害的躯体才能够提升自己的最大等级,虽然束魂者因为拥有双份灵魂而可以比别的多出10%至50%的属性点,但是被束缚的灵魂越强大,就需要玩家自己的灵魂更加强大,要不然就会出现身体‘不听指挥’的情况。

    街道上跑过一只食尸鬼,对于这种落单的炮灰,束魂者想了想,最终用一个手势挡下了这只食尸鬼,然后命令它前往疑似地点就是三叉路口正中央的那座四层楼,看着它撞开本就破损的木门冲进房子,束魂者小心的看着道路上的情况,但是直到那只食尸鬼从四楼的窗户爬出来为止,束魂者既没有听到枪声,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打斗声音,而且食尸鬼对于活人还是有感应力的,虽然比不上幽魂类亡灵,但至少比束魂者来的比较靠谱一些,它都没办法发现对手,想来对方绝对不可能在附近了。

    想到这儿,束魂者站起身,正准备离开石块与腐坏木料组成的掩体的他突然感觉到天暗了下来,然后他就被人撞倒在地,同时透体而过的短剑穿透了它的心脏,刹那的巨痛让束魂者想要发动的反击被打断,下一秒他就开始了不由自主的尖啸,同时他的躯体开始燃烧。

    要死亡再度降临的时候,束魂者终于明白自己被什么样的凶器攻击到才会有如此致命的效果刀子上抹了圣油!对付束魂者这样的目标的确是非常好用。

    ………………

    “该死的!那是什么!”正在小心翼翼观察着情况的观察手突然发现一只食尸鬼正拖着束魂者罗宁从街道对面的拐角处走了出来,只见它一边拖行着罗宁,一边向着黑檀花的位置移动,观察手完全不知道这只食尸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宁又是什么情况,他胸口上的短剑又是什么一回事。

    带着太多的疑问,观察手小心的退出了攻击位置,然后下楼,绕了一圈回到了黑檀花和他的观察手横尸的位置,食尸鬼这个时候已经将罗宁的尸体拖了过来,观察手拖过尸体,小心的分辨了一下,发现这把短剑上面竟然有圣油这可是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公认的对束魂者最有效的攻击手段。

    “该死的。”观察手说完,听到脚步声的他一转身,正好对上了从拐角处摸出来的眼罩猎兵与他的观察手。

    ………………

    “看起来我们慢了一步。”看到眼前的情况,眼罩猎兵快步走到了罗宁观察手的身边,他看了看倒在街道上的黑檀花和另一个观察手:“他们都死了?”

    “嗯,黑檀老大的观察手是被直接击杀的,而黑檀老大胸口的护心镜似乎被打穿了,他是被‘痛’死的,弹头应该是渗银的。”

    “我跟他说过,护心镜并不是万灵药,他就是不听。”在表达了对队友的失望之后,眼罩猎兵看了一眼罗宁:“他呢,把自己笨死了吗?”

    “不,我也不知道情况,但是这只食尸鬼带他过来的。”

    观察手的这句话让眼罩猎兵楞了一下,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原本一直如同宠物狗乖巧的食尸鬼猛然扑到了观察手的身上,粗大的手爪刺入了观察手的胸膛将那那颗黑灵魂石从中掏了出来,抢在眼罩猎兵拔出单手火枪打碎它的脑壳之前将将手中的黑灵魂石直接捏碎。

    “我的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年幸存眼前发生的一切,眼罩组的观察手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食尸鬼被对方控制了,它一直都在看着我们……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我们去小巷。”

    “去小巷,为什么,我们要走吗?”跟着眼罩猎兵钻进了小巷,观察手有些不解的问道。

    “找到他,杀了他……或者是被他杀掉,因为今天我们需要一个结果,要不然我们的内心将永无宁日,畏惧不是我的风格,你呢。”给单手火枪装上新的子弹,拔出腰间的短刀,眼罩猎兵感叹于今天的坏运气:“记住,帮我看着我的身后,等一下我们到了街道对面,记得和松脚步。”

    “明白……反正进游戏的时候我就死过一次了。”说完,观察手给自己换上了一把轻型弩。

    ………………

    他们进小巷了,愚蠢的选择。“通过放在街道对面的灵魂岗哨确认最后一个小队的猎兵钻进小巷,正在给息魔改一把单手双管******的猫崽摇了摇头。

    你们知道吗,在这个世界死亡无处不在,只不过有时候像你们这样的家伙……必须得再死一次。(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