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572节:方耳朵、尖耳朵和猫耳朵的大联合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572节:方耳朵、尖耳朵和猫耳朵的大联合

    钻虫洞的时候玛索躺在床上睡了一觉,等到醒来时,穿梭舰都已经停靠在了半人马第一有人都市的第七空港中多亏了悠久的给予的通信码,要不然第七空港永远都不会对民用舰船开放。

    从床上坐起来,穿上姑娘们为自己选择的衣物,玛索爬上浮空椅,操纵着它向中央休息区前进,路上经过舰外侧的舷窗区,猫崽透过打开的舷窗装甲与厚重的玻璃看着眼前的巨大的空港,到处都停着远超自己所乘坐的穿梭舰的战舰,当然这些都不是最大的甚至连重巡洋级都不是,它们只不过是突击舰和巡察舰(轻巡洋级),因为它们的个头小才能够停在这儿,个头更大的都在附近宇宙里的巨型军用港里停着。

    真是一场奇妙的冒险啊,上辈子的时候,自己还感叹自己没有来过这么远的地方,见过这般以前只能在视频与书籍中见过的各型舰只,如今都已经第二次见怪不怪了。

    玛索在心底里这么想到,难怪大家都那么喜欢旅行,瘸腿的猫崽如此告诉自己,如果这腿真的能好……一定要与大家去见这世间最高的山峰,去见这世间最蓝的大海,去见这世间最美的景致。

    来到中央区,姑娘们正坐在矮桌前玩纸牌,看到玛索醒了,安妮立即跳起身跑了过来:“睡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玛索问道。

    “十二个小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第一次穿虫洞的时候能睡这么久的家伙呢。”九叶笑着做出了抢答,玛索有些小尴尬,以九叶的阅历,很显然是经历过非常多次的虫洞飞行吧。

    “其实也样也非常好啊,都说在虫洞飞行的时候,能够久睡的都是身体很好的年轻人呢,我们都也是最近一个小时里醒过来的。”明恩给了一个答案,挺科学的。

    只不过玛索觉得安妮在听到这个答案时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

    什么情况?

    还没明白过来的玛索就被姑娘们推下了穿梭舰,在空港的指引ai帮助下办理了入境手续,等到进入了有人都市,已经有三辆车在等着众人了,而带头的就是玛索上一次见到过的那位义体管家。

    对于,他叫什么来着,千层糕?不对……真该死,想不起名字了。

    玛索一边尴尬着,一边被这位引到了第三辆车前,玛索看了一眼就知道为什么了这辆车的后座是空的,一支人工伸缩臂会将自己的浮空椅拉进车里。

    真是周到的服务呢,不愧是悠久家。

    带着这样的想法,开始上路的玛索突然发现车队又停了下来,猫崽将身子探出打开了车窗,意外的发现站在第一辆车车窗前的不就是圆吗。这猫姑娘似乎是在和前车的明美说话,说着说着,也许是明美邀请,这猫姑娘也坐进了车里。

    真奇怪,圆这是在闲逛吗?带着这样的想法,半个小时之后的玛索来到目的地,一下车,玛索就看到小楼顶上对着自己招手的悠久和好几只猫脑袋,没过一会儿,悠久和猫姑娘们很快就跑了过来,下来的还有一个玛索不得不面对的家伙艾尔。

    虽然这家伙穿着一身连衣的黄色睡衣,但还真是一个难以对抗的家伙啊,猫比猫,气死猫说的就是这种人。而他一出场就是对着圆说起了对不起。

    而圆却没有理会他,这只猫姑娘哼了一声,然后跑到了她的猫姐妹们身后。

    “真是的,年轻人真是爱吵闹,让你们见笑了。”虽然说起年纪只怕还是悠久自己小一些,但是做为长辈,她说的这句话还是引来了明美她们的点头赞同,而玛索看着不远处的大院门口,那边的大门打开了,一个草原精灵老人,穿着黑色的宽松袍子,正打量着已方。

    “他是?”玛索看了一眼焰,然后指着那位老人问道。

    “那位就是你们地球人常说的一代目人生赢家,第九亲王陆仁医,我的祖父啊。”悠久说完,笑着跑到了那位老人的身边,一手虚扶着他走了过来。

    “看起来,你们就是我的这小孙女儿的朋友了,你就是玛索吧。”这位老人并没有玛索所想像的中的那么有威严,但是玛索还是满脸恭敬的点头:“是的,陆亲王,午安。”

    “午安,小猫,还有姑娘们,你们既然是我孙女儿的好友,来到这儿,理所当然的我这个老头儿也应该来见一见你们,尽一尽地主之谊。”老人微笑着说完,扭头看了眼空气,然后玛索他们就看到那个位置的景致开始扭曲,接着另一个穿着塞理斯浴衣的特尔善少女就出现在了原地,他从口袋里拿出对应玛索等人人数的卡片:“老爷,通行卡已经准备好了。”

    “办的好,潘塔,来,就由你来给这些孩子们发通行卡吧。”

    “交给我吧,老爷。”这位少女走到了姑娘们面前,先给他们发了通行卡,这才来到玛索面前,这位貌似少女,但实际年纪应该有千年的老义体ai将红色的通行卡递到了玛索面前:“欢迎来到半人马,希望你们能够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玩的愉快。”

    “谢谢。”谢过了长辈的此番慈祥,玛索等小辈自然目送这位老人被悠久扶着走向那扇大门,其实以这位老人的义体来说,他就是三步并做两步的直接从外面爬上小楼都没有问题,但是他却是这么慢慢的走着,让晚辈得以尽自己的义务……还真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啊。

    “长辈真是慈祥。”明美与明恩感叹道,安妮与杨点头称是,“是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了这张卡,我能吹一辈子了。”九叶这个时候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众人都笑了。

    艾尔由其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九叶,你还真有意思,我可不知道我家这顿饭还有这种功能。”

    “你当然不知道了,殿下,你们老陆家的这顿饭,有许多人等一辈子也等不来这一次机缘。”明美微笑着实话实说,她还看了一眼麻美:“要是你不相信,你可以去问一问麻美啊。”

    “咦,真的是这样的吗?”艾尔一脸惊讶的看着麻美,而麻美笑着点头称是:“是啊,很多人,无论他是地球联邦的,还是奥理安的长耳朵,或是像我这样的猫耳朵,又或者是明美和杨这样的方耳朵和尖耳朵,都有很多人在等待着这很可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缘份,毕竟每次年宴只邀请六千左右的宾客,一个人就算是从出生开始到电子脑开始僵化,都不一定能排到这六千之数,所以艾尔啊,对于你这样的孩子来说,年宴只不过是每年一次可以吃个痛快的家宴,而对于明美与明恩她们来说,这却是一场足以记忆一生的机缘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很感谢悠久的邀请,而且对于悠久将我们视做友人与前辈而高兴,并因此在内心深处都感觉到有些惶恐。”明美补充到这儿,扭头看着正在回来的悠久:“对于我们这些出生在外的混血儿来说,这可是非常高的荣耀呢,因为我们也能够被同类所认同。”

    “那是因为姐姐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尽善尽美啊,说实话,因为祖父与小姑父的原因,我不喜欢掘墓人,无论他是现实中的还是游戏里的,这些想将整个世界化做地狱的家伙,我不管他们如何的帅,我要的就是干死他们,斩尽杀绝,寸草不生,这两个塞理斯成语用来形容我的观点,倒是挺适合的。”来到姑娘们的面前,悠久一本正经的看着众人继续着她的观点:“而我觉得,这一次开放,也许就会暴发我们与新伊甸之间的阵营大战,所以我需要所有朋友的帮助,明美与明恩姐姐你们的商会很大,在整个亚修比地区和附近国度,你们的力量有时候比草原精灵商会还要管用……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成为朋友呢?”

    “能够让悠久所期待,对于我们这样的方耳朵来说,的确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但是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悠久,整个中央横断山脉的几个要点都在我们手上,那几条小路也不可能走过千军万马,新伊甸在海上的力量也无法与我们东大陆对抗啊。”明美有些奇怪的说道。

    “很简单,剧情需要,而我……恰好知道一些寒武纪的那些破烂货,我可以负责的告诉大家,第五次开放,对于东大陆的入侵一定会到来,而如果我们因此而阻止了新伊甸,很可能就会有别的入侵,甚至是外位面的入侵……而姐姐们,想来你们也应该知道,如果无法阻止事情的发生,那就要让这件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和外位面的入侵比起来,新伊甸的入侵只怕就和游乐场一样令人感觉惬意了。”

    “所以你觉得我们可以帮助这个世界,所以你邀请了我们,是吗?”杨在这个时候开口问道:“我从来不知道,您也是这样现实的人呢,悠久。”

    “祖父总是说让我们忠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这快一年的时间里一路走来,我觉得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同伴,既然大家性格相近,理念相同,就理所当然的要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而友谊是彼此之间最好的粘合剂,我的姐姐们,你们觉得如何,愿意接受来自悠久妹妹的这份友谊。”

    “能够为隆尔希家恩主的幼子服务,是方耳朵的荣幸,很高兴能够帮助到你,而当荣耀能够与友谊还有并肩作战联系起来的时候,殿下,能够与您站在同一道战壕里是我们林氏姐妹的光荣,我们将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也请您为之期待,并见证我们的努力吧。”首先是明美与明恩做出了选择,两姐妹站到了悠久的身旁。

    “也请两位姐姐见证悠久的努力,我们要团结更多的友人,那虽然只是一个由数据组成的世界,但我们没有道理看着一个世界就这么滑向名为死亡的地狱中。”悠久拥抱了两位姐姐。

    然后是杨与安妮,“能够帮助到方耳朵的友人,一直都是尖耳朵的我们理所当然的荣幸,而当这份荣耀能够与拯救一个世界结合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这非常的荣耀,悠久,愿我们能够和我们经历过第一次开放时代的长辈那样,再一次走到一起拯救那个终将滑向深渊的世界……能够一同救世,真的是非常荣幸,殿下。”安妮虽然天然到搞不清楚状况,但姐姐怎么选,她也怎么选,于是当杨微笑着行俯胸礼时,安妮也一本正经的行了礼。

    悠久也微笑着行了一个礼:“我理所当然的期待着您与安妮姐姐的奋战呢,杨姐姐。”说完,她扭头看了一眼九叶:“九叶姐姐,你呢。”

    九叶伸了挠了挠脸:“我对救世并不感兴趣,但如果有人想要让我们的日子过不下去,那他最好赶在我们还以颜色之前多买一些保险。”,这个姑娘儿说完还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姐姐还真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有你这句就足够了啊,九叶姐姐,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就是因为有人想要用激烈的手段让我们平静的日子变的不平静,我们才必须用更加激烈的手段还以颜色啊。”说完这句,和九叶拥抱了一下,获了姐姐们的友谊的悠久看着玛索:“你呢,玛索。”

    “这还用说吗,虽然现实中我瘸腿,但是游戏里要砍谁你们说,我保证他死的很有创意。”瘫在浮空椅上的猫崽咧开嘴笑道。

    无论是尖耳朵好了,方耳朵也罢,又或者有着猫耳朵的姑娘们都笑了,她们的笑容让玛索很是开心,是啊,人少在世就应该笑啊,听了悠久说的这些,玛索才发现原来新伊甸的入侵才是真正的小事,烈度也是最小的……既然如此,何不苦中作乐,让那些杂碎明白自己身为杂鱼的身份,不就是东大陆所有立志赶跑入侵者的玩家们的心中所想吗。

    艾尔也笑了:“我就喜欢你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玛索,我认定你这个朋友了。”

    “谢谢,我有些受宠若惊。”玛索也笑了,笑容里有些苦涩。

    拜托,我们不应该是互相欣赏的朋友啊。

    但是这位却没有什么自觉,在接下来的午餐中,这位还特意坐到了玛索身边,不停的和玛索谈论起关于武艺的看法,这种谈话又不是玛索能够避免的,因此对方的谈话……还意外的有些令猫感觉愉悦。

    不过话又说回来,和这位谈话的时候,玛索意外的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因此当饭局结局,这位还向着他过来探望的母亲介绍起了玛索,这让猫崽有些尴尬,但是这位母亲似乎却没有什么尴尬的,她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玛索的脑袋,说什么既然和艾尔成了朋友,那以后还要好好的合作这一类鼓励的话语,然后这位母亲就微笑着离开了。

    离年宴还有数日,玛索等人就被安排在了那座小楼里可不要以为楼上就觉得招待不周,这座小楼当年可是住过陆氏亲王,而白氏亲王在没有成为亲王之前也是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别人想住这儿都没有资格,能够安排给玛索等人小住,可以说是一种亲近的意味了。

    “看起来我们还真是受欢迎啊。”九叶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我就说过,悠久是一个妙人儿,你们现在相信了吧。”

    “嗯,没有什么脾气,平易近人,最重要的是……我们有着同样的观点与看法,都认为掘墓人没人什么人权,对待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死亡与毁灭送给他们,而不是什么给他们居住权力,结果搞到连自己都吃肉都需要那些客人来原谅,某个老太婆和她的国民们真是智商欠费。”正在看一本历史书的明美这么说道。

    而杨看了一眼玛索:“玛索,你怎么看呢。”

    “大家既然是朋友,观点相近,意识相同,那么就像她说的那样,我们为什么不集合在一起,有人想要让我们的悠闲日常来些他们所认为的惊喜,那我们就应该将这一份惊喜原封不动的还回去。”玛索说完看着姑娘们:“你们怎么说。”

    “默默加一。”这是明恩的回答。

    “加一。”这是杨的笑容。

    “喜加一。”这是九叶的赞同。

    ……………………

    “看到了吧,我就说明美姐姐她们不会有问题的。”坐在猫姑娘们的面前,悠久左手放在沙发的背上,少女架着腿:“现在,你们呢。”

    “还用说吗,小姑,就像是玛索说的那样,你说砍谁就砍谁。”正在吃小鱼干的艾尔大大咧咧的回答道。

    “我要说小姑非常感动吗?”悠久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不舒服起来了。

    都是猫崽,怎么自家的这一只就能缺心眼成这般模样。

    真是家门不幸!(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