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774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774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淮南王陵墓丹室,和之前的后殿一般全然没有什么厉鬼的存在,这里和入口一般像是所有厉鬼的禁地,根本没有哪一个厉鬼胆敢越过这禁区来到这里。

    整个丹室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被人找到过,一进入丹室内那叫一个一塌糊涂,不但满地都是各种不知名的瓶瓶罐罐,连竹简之类的东西都被丢得满地都是。

    乐渊随便从地上捡起一份竹剑,仅仅是从上面瞟了几眼便明白了竹简上面的内容,大意是将某某方士献上丹方,只要集合种种秘药不间断炼制七七四十九天,便足以炼制出能令人白日飞升的仙丹。

    不过这种鬼话连篇的竹简乐渊仅仅是看了不过三四眼便知道根本不可能,要说这仙剑世界的成仙之法,虽然并不少,但也绝无向这般草率的方式。靠吃丹药成仙?自古以来就少之又少几乎从未听说过,况且献上丹方的还是一个无名方士,区区一个凡人而已哪能有这种本事。

    如果说给出成仙丹方的人,是三皇之一的神农,乐渊还会有七成的信任,而这出自人类的丹方那就根本连一分信任都没有了。乐渊以指为笔在这份书简上下了最终批注“狗屁不通”。

    而像乐渊手上这份书简的记录在整个丹室里面数不胜数,还有不计其数的瓶瓶罐罐里面就是这些书简上所炼丹药的成品,但是无一例外都是有着极强副作用的药物,有的甚至干脆不是药而是毒。

    这成仙之说自古以来那是害人不浅,尤其是对于王侯将相而言更是如此。毕竟已经身至人道顶峰的他们已经别无他求,最怕的反倒是死亡,成仙便成为了他们唯一的追求,可惜自古以来能够成仙的人类少之又少。

    将所有的书简批注完毕,乐渊身上逸散出来的点点生气逐渐被地上一个绯红的玉壶吸收,那上面的封印力量也在一点点消散,时有时无的鬼气从玉壶中释放出来。

    而拜读了这里所有书简的乐渊自然认得这个玉壶是什么玩意,正是其中一篇书简上有所记载的赤绯玉壶。书简上称之为收藏太霞仙丹的玉壶,但是实际上这确实当年害死淮南王刘安的方士用来镇压刘安以及八公之怨的封印玉壶。

    而乐渊在进入丹室的那一刻其实已经注意到了那个玉壶,也不知当年的方士究竟从哪里得到的玉壶,还真就是一个宝贝。能够将淮南王封印数百年的时间,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法器可以比拟的,评价少说也是级以上。

    可惜再好的东西也要人来使用,这枚玉壶在一个废柴的手里也就只能封印淮南王数百年,而不是借助玉壶之力将淮南王的怨魂杀死。

    当玉壶的力量日渐消散,而乐渊活人的生气更是进一步将玉壶的封印瓦解。这一刻,一阵阵黑色的鬼气从小小的赤绯玉壶里面逸散出来,瞬间组成了一个两米大小的青面獠牙的厉鬼模样,如果不是他的一身打扮还有几分皇族派头,恐怕没人会把他于淮南王联系到一起。

    “哈哈哈本王,本王终于脱困重见天日了!”

    只见淮南王出现的瞬间,他那憋了数百年的怨气随着这畅快淋漓的大小释放了出来,顿时整个丹室内的空气都变得凝滞了不少。而脱困而出的淮南王也在出现的那一刻见到了正捧着书简写写停停的乐渊。

    “嗯?尔等何人?可知闯入本王墓室,乃是诛九族知罪!念及汝将我解放,我恕你死罪,还不快叩头谢恩?”

    淮南王刚刚从封印里面出来,便再度摆谱,还以为自己是那大汉的淮南王。孰不知那汉朝都已经灭亡数百年了,而他自己更是已经化为一介鬼魂,那还是曾经的大汉王爷。

    “无知!”乐渊随手将手中已经无用的书简扔在了地上,随后抬头望着淮南王的眼神中无一点尊敬之意,反倒是像看一个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天下早已经不是你所熟知的大汉,而你同样不再是曾经的淮南王,还想要一显你那往日的威风?还是省省吧,也不瞧瞧你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乐渊的讥讽那可不是胡说八道,这淮南王的实力真要说水得很。数百年的功夫待在赤绯玉壶里面成天想着脱困,自身的修为并不如一般鬼王那般凝实,并且由于淮南王并没有正统修练过,和以后那有千年修为的红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仅仅是一个级中下的水准。

    “大胆刁民,竟然戏弄本王,本王要将你凌迟处死!”

    被乐渊的话语弄得羞怒不已的淮南王顿时身子化作一团黑雾,以远超凡人的速度转瞬间来到了乐渊的身后,身形如鬼似魅的确有着鬼王的潜质。

    望着还没有动作的乐渊,淮南王刘安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那犹如恶魔的利爪之上凝聚起了浓郁的鬼气,刘安的右手快如闪电一招幽冥鬼爪直刺乐渊的后心位置。

    以刘安这种级别的鬼王,将注入他鬼气的攻击击入对方体内,的确有着一击必杀的效果,以寻常人的体质根本无法抵御鬼气的侵蚀。而这就是幽冥鬼爪带有即死效果的根本原因,就算云天河他们修为不弱,同样存在着被秒杀的可能性。

    “嗤咔!”

    淮南王刘安的攻击仅仅进行到一般的地步便戛然而止,只见他那刺向乐渊后心的右爪,此时在触及乐渊的后背以一种异常扭曲的状态停在那里。淮南王刘安那足以刺穿巨石的利爪,竟然在主动攻击乐渊时被乐渊的身体给震断了?

    这是何等强大的,仅凭防御力便将刘安的攻击瓦解。而那些鬼气遇到乐渊时更像是老鼠遇到猫一般退避三舍,根本对乐渊全然没有作用。

    刘安应该感到庆幸,自己乃是鬼王之身,虽然右爪断裂,但是一阵鬼气翻涌之后,那原本不成样子的右爪再一次恢复了原状。不过,经此一挫之后刘安不敢继续贸然靠近乐渊,连忙闪到了丹室的另一侧戒备地看着乐渊不敢乱动。

    “你,究竟是何人?难道是当年那个妖道的后人,专门来对付本王的?”

    被乐渊实力吓破胆的刘安此时有些被害妄想症,竟然以为当年那个假道士竟然能够驱使乐渊这般实力的人,也不想想如果当年那假道士真有如此水平,何必将他封印在赤绯玉壶丢尽地宫。

    “没有人能够驱使我!我也不会受到其他人的摆布!今日,你必须留下点代价!”

    感受到换你我此时的实力,乐渊觉得有必要进行一点削弱。毕竟现在的淮南王对于云天河三人组而言虽然难以对付,但是并不是打不过,但是如果加上八公怨念叠加,那么毫无疑问接近级实力的淮南王就不再是云天河三人可以对付的敌人。

    乐渊的右手一指点出,顿时一道雷光直接穿透过了淮南王的身体。顿时淮南王发出了犹如杀猪般的叫嚷声,对于身为鬼王的刘安本不应该为疼痛而惨叫,但是无奈乐渊的攻击实在是对他的鬼体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伤害。

    “可恶,魔焰闪空!”

    这是淮南王成为鬼王之后为数不多的几个领悟出来的攻击能力,将自身的鬼气作为燃料点燃魔焰,命中敌人之后鬼气不消魔焰不灭,论难缠程度及恶心程度实数难得的招数。

    不过淮南王刘安可不会就此认为凭借自己这一点魔焰能够将乐渊干掉,他这一招不过是为了能够为他自己争取一点时间罢了。

    “八公!本王便让汝这混账见识见识吾和八公的怨力!”

    只见淮南王对着倒在地上的赤绯玉壶呈现吸气状,顿时还在赤绯玉壶内积聚的八公怨力顿时一股脑地汇聚于淮南王的身上。令原本略显颓唐的淮南王刘安顿时再次雄风大作,大有和乐渊继续拼命的准备。

    这种状态下的刘安不仅各种能力大幅度上升,更是学会了一招名为夺魂的招数。能够凭借淮南王自身的鬼力将对方体内的魂魄打出体外,从而令对付逐渐死亡,而一般人失去后哪还能反抗,因此中了这一招就是个“死”字。

    可是招是好招,也要看看双方的实力差距。凭借淮南王的那点鬼力想要将乐渊的灵魂影响到,最起码提升自己的实力百倍以上,不然别说是将乐渊的灵魂打出体外,连稍稍影响乐渊都做不到。

    没有第一时间将淮南王解决的乐渊,在对方怨力合体的状态与之交手了舒适找,将对方各方面的实力全都体验了一边这才在心中下了一个结论。

    淮南王和八公的实力都要削弱一个层级,不然云天河他们遇上就是个死。而乐渊至此也不再躲闪,直接硬抗淮南王的鬼气攻击,来到了他的身前。

    “不”

    在淮南王刘安的一声惨叫声中,乐渊的右臂化作了魔人的状态。

    “嗤”

    伴随着乐渊右臂刺入淮南王的身体之中,他体内的鬼气怨力纷纷被抽出,顿时淮南王的实力那是直线缩水,气势那是一降再降,很快便只剩下了级中位的水准。

    而乐渊也趁此机会一把将淮南王缩小到拳头大随后再次将其封印回了赤绯玉壶中,然后用他自己的力量将这赤绯玉壶的力量暂时性激活。

    数小时之后,待在淮南王陵墓中的乐渊在倒计时终了的那一刻突然身上散发出一道白光,随后整个人的身体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了淮南王陵墓内。

    而在一天之后,从寿阳城出发前往陈州的云天河一行人在闯荡过女萝岩,安然穿过处于莫名失神状态的官兵守卫之后来到了地宫。

    一边巡视着闹鬼的淮南王陵,一边向着陵墓内部进发。在受到乐渊照顾的同时也在埋怨着乐渊这个前辈怎么高出这么多的麻烦,这一路打过来可不是一般的累。

    而就在闯过重重阻碍之后,云天河三人终于来到了丹室,与被削弱过数筹的淮南王大战了起来。经历一番苦战,淮南王最终被消灭了,而云天河三人自然也见识到了乐渊留下的讯息。未完待续。

    ...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