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785章 妙手留珠,破入鬼界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785章 妙手留珠,破入鬼界

    自衔烛之龙将烛龙之息赋予云天河、韩菱纱二人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云天河凭借特殊的体质已经扛过了烛龙之息初入体内的爆发,逐渐将体内一热一寒两股强大的气劲化为己用,修为更是突飞猛进。借助烛龙之息的力量,他已经完全不再受限于人的寿命,得道成仙对于云天河而言仅仅是时间问题。

    相比较已经平复睁开眼睛的云天河,一旁依旧在于体内寒热两股力量较劲的韩菱纱的情况可就复杂得多。

    望着像是同时化身为千年寒冰和巨大熔炼炉的韩菱纱,在一旁的慕容紫英已经全然无法在靠近她,唯有刚刚掌握烛龙之息的云天河不惧此等极端温度。

    不过当云天河想要上前助她一臂之力的时候,正在一边旁观的衔烛之龙却出手将云天河拦了下来。

    “幸运的小子还不助手!这乃是我对你们两人的考验,是福是祸全靠你们自己度过,你出手相助焉知不是在害她!”

    被拦下的云天河根本无法闯到韩菱纱的身旁,智囊焦急地望着远处面色凝重的韩菱纱盘坐在地上独自调息。而望着不知生死的韩菱纱,一边的慕容紫英向着清醒过来的云天河询问道。

    “天河,你究竟是如何度过考验的,说出来兴许能够助菱纱度过难关也说不定!”

    虽然慕容紫英的想法很好,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云天河自己也是云山雾绕的,根本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如何度过难关,支支吾吾许久还是没能够说明白。

    “哼,本尊的烛龙之息岂是凡人之法可以压制的。全靠个人机缘。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福源极佳,竟然有着如此特殊的体质,这才能够调和体内的至寒之力和本尊那灼热的烛龙之息。有了它,你就算想死都难了……”

    衔烛之龙的解释令云天河只能尴尬地挠了挠脑袋,而他身旁的慕容紫英却是一副了然的模样,就在云天河醒来后不久他就检查过云天河的情况,体内修为暴涨了去多,更是有着一股他完全不了解的力量,现如今看来那考验简直就是天赐的机缘,度过了之后云天河仙途一片坦荡。

    而对于衔烛之龙口中提到的,乐渊主动要求衔烛之龙将烛龙之息赐予韩菱纱的事情,却令慕容紫英颇为不解,按照衔烛之龙的说法普通人接受考验就是找死,而乐渊不应该有害韩菱纱的想法才对。

    “不好——菱纱挺住!”

    只见不远处的韩菱纱身上的灼热气息猛地压倒了她体内的望舒寒气,体内平衡被打破之时韩菱纱的蓝色都有些扭曲了,看样子在这么下去就是身死的结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韩菱纱回天无力之际,只见韩菱纱体内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火灵之力,原本就要爆发的烛龙之息竟然拿隐隐被压制住了。

    “嘶——这个,难道说是火灵珠,而且上面的气息,是那个混账!难怪要我赐予烛龙之息给这个女娃娃,原来把这宝贝留给了她!”

    随着衔烛之龙的嘀咕,一旁的云天河还有慕容紫英登时明白事件有了转机。果然乐渊并不是想要害死韩菱纱,相反早已经留下后手的乐渊已经给了韩菱纱保命的底牌。

    伴随着火灵珠发威,再一次维持住平衡的韩菱纱在火灵珠的协调之下开始调和起自身的一热一寒两种气息,再次过去了半个时辰,大功告成的韩菱纱不但拜托了至阴之体的限制摆脱了望舒剑的寄宿,甚至将身体修成了冰火半仙之体,修炼成仙指日可待。

    而韩菱纱此时却是在经历过生死考验之后,更是差点落泪哭泣。乐渊为她做的事情可不少,甚至为此和衔烛之龙打了一架,那山崩地裂的恐怖一幕至今回荡在韩菱纱的脑海之中。

    功德、机缘、宝物……任何一件东西都是韩菱纱一生难以报答的恩情,面对一直以来并无过多交流的韩菱纱,乐渊能够不求回报地付出至此多的心血,这怎能不令韩菱纱感动。

    而衔烛之龙也没有背弃和乐渊的约定,成功将韩菱纱三人送进了鬼界内围。同时实力暴涨的韩菱纱和云天河已经跨入到了b级,甚至比起半步b级的慕容紫英更加强大,不过这种强实在有限,尤其是慕容紫英随时可能突破的情况下。

    一行人在鬼界之中有着衔烛之龙施展的法术保护,并没有被鬼差发现,悄悄地得到了翳影枝。而随着韩菱纱打听到能够见到未投胎亲人一面的宝物转轮镜台的消息,三人再次前往了转轮镜台试着见到他们逝去的亲人。

    无论是韩菱纱还是慕容紫英,都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相反云天河站到转轮镜台前没多久,就呼唤出了还未转世的云天青。

    “野小子?是你?”

    伴随着云天河熟悉至极的一声称呼,转轮镜台里面出现了一身布衣,方面大眼,长发飘飘,一双手桀骜地交叉在胸前的男子,和云天河有着六七分相似,正是云天河的亲爹云天青。

    云天河乍然见到死去已久的父亲那也是欣喜若狂,他张开双臂直奔过来,然而跑到父亲面前数步,忽然又停了下来,犹豫地不敢上前,脸上尴尬而欣喜地笑着,随后挠着自己的后脑勺道:“爹,真的是你?!孩儿好想你啊!”

    “休要表现出这唯唯诺诺的样子,没有一点男子气概,哪像我云天青的种?!”云天青看着已经长大的云天河也是颇为高兴地笑骂道,不过随后又想起他们现在相遇的地方乃是鬼界,立马脸色一沉指着云天河喝道,“你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也已经——”

    深怕云天河已经死了的云天青连忙询问道,而望着正关切地看着自己的云天青,一时间不知该从哪里说起的云天河只能梦呓道:“那个爹,我还没死呢,我这是来鬼界有一点小事,完了还要再回阳间……”

    “胡闹,你这臭小子就喜欢玩,这长大了都玩到鬼界来了,这太不像话了……”云天青还想要继续数落云天河的不是,但是罪和头一瞥望见了身穿着琼华派服饰的慕容紫英,不由出声问道:“看你小子这服饰,不会是琼华派的小辈吧……”

    “参见云……”慕容紫英最终还是没能将“师叔”二字说出口,只得将继续说道:“参见云前辈,在下慕容紫英,曾蒙宗炼师伯学过几手铸剑之术……”

    “去去去,我和琼华派的人没什么好谈的……”只见云天青挥挥手大有赶人的架势,随后却见云天青板着脸向云天河斥问道:“你小子,怎么会和琼华派的人搅合到一起?快说!再不说我可就走人了!”

    云天青恐怕最不愿意云天河惹上的,便是琼华派的人。19年前的那一战,究竟是云天青和夙玉对不起琼华派,还是琼华派对不起幻冥界,这些已经伴随着大量生命的消逝无关重要。最关键的是离开了琼华派的云天青,最怕的就是云天河走上他的老路。

    而看到自己的爹这么斥责自己,嘴皮子不利索的云天河顿时再次舌头打结,半天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自己急得那是满头大汗,让面前的云天青看得那也是直摇头。

    一直默不作声的韩菱纱这时候一步跨上前接过了云天河的话头,直接替云天河诉说起了一切,将她带着云天河下山寻仙开始,到于乐渊的接触,随后带着柳梦璃一起拜师琼华派。

    在听闻韩菱纱带着云天河下山寻仙的时候,云天青那是满脸的无奈,他千算万算没想到有人竟然会找到了青鸾峰上;当听闻云天河大闹了太平村之时,他更是拍手称快,大喊云天河不愧是她的种,这性格像极了他;在听到巢湖遇妖,而乐渊现身相救的时候,云天青却是难得的沉默了下来……

    伴随着韩菱纱将他们拜入琼华派的全过程述说给了云天青听,云天青听完后值得叹息一声。

    “唉——师兄不愧是师兄,总有有出人意料之举,更是神机妙算像是猜透了每一件事情,不过这位姑娘,你能得到我师兄相助也是你的福气,想必你应该不会步上夙玉的后尘了……”

    在听闻韩菱纱说石沉溪洞内望舒剑异状之时,云天青就怀疑上韩菱纱是望舒剑新的宿主。而当听到乐渊现身抢夺望舒剑之时就更加确定了,不过在见到韩菱纱此时那一副修为高深模样后,便不再担心韩菱纱的情况。

    在云天青的心目中,乐渊这个师兄早已经犹如仙神一般深不可测,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前辈,您能和我说说19年前乐……师伯他的事情吗?19年轻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身为妖的乐师伯会拜入琼华派?而您和乐师伯又怎么会被琼华派除名了呢?”

    韩菱纱现在非常想要19年前的真相,不由向云天青打探到。

    而云天河此时也想要了解更多有关他大哥玄霄和思博乐渊的事情,因此也一脸渴望地看着自己的爹云天青。

    “前辈,还请将19年前的真相告诉我们吧!”

    这下连慕容紫英都出口相求了,三人同时恳切地望着云天青。

    “好,孩子你也已经长大了,我也不可能永远把你当作一个小孩来看待,你想要知道19年轻的真相,真的不后悔吗?”

    云天河狠狠地点了点头,他想要知道真相而不是做一辈子的糊涂蛋。

    “这一切,还要从我当初在入派试炼中见到乐师兄的那一天说起——”

    ...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