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797章 大战终结,幻瞑无踪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797章 大战终结,幻瞑无踪

    琼华派琼华宫内,代理掌门宗炼正在联合重归、青阳两位长老以及双剑宿主之一的玄霄商量着有关进攻幻瞑界的事宜。自从这些日子入侵幻瞑界以来,一群人已经明白了幻瞑界那强大灵气的根源,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将明白,想要真正飞升便需要将幻瞑界最起码五成以上的紫晶据为己有。

    以己度人,琼华派不觉得幻瞑界的貘妖会放弃超过五成的紫晶石,真要搬走了五成紫晶石,幻瞑界的灵气浓度最起码要下降三个层次,对于习惯了高浓度灵气的貘妖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宗炼,明日就由我和重光一起进入,闯一闯那幻瞑界,看看是不是那个叛徒真的出现了,我定要以他之血祭奠太清师兄的亡魂!”

    青阳长老义愤填膺地说道,自从派入幻瞑界的不少弟子折了之后,他便一直怀疑乐渊再度复出,不然凭借一群防守有余进攻不足的梦貘,如何能够令琼华派的精英弟子如此大批量的死亡,甚至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

    宗炼捋着胡须,将头转向了另一边的玄霄身上,只见他郑重说道:“玄霄,誓必安抚住夙玉,她的性格你我都应该很清楚,外柔内刚,这些日子一直想要放弃剑网束缚,我猜她心中已经明白我等在拖延时间,你这个作为师兄的可要好好劝劝她!”

    “哼,夙玉她之前和那个叛徒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现如今竟然会对那些妖孽妇人之仁,区区貘妖纵然全数斩杀也绝不为过!”

    玄霄的这番话充满了凶煞之气,全然没有一点修炼者该有的清修之象,就算是一直以来对待妖类并不留守的重光此时都觉得这话杀气略重了一点。

    不仅仅是重光觉得玄霄杀气过重,对于玄霄变化更加敏感的是宗炼。作为双剑的铸造者,他很明显感觉到在刚刚那一刹那,羲和剑剑主玄霄似乎被剑反制失去了该有的理性。

    “噗——怎么会这样?”

    正当宗炼想要对玄霄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玄霄一口喷出一大口鲜血,随即证人的眸子都变得黯淡了下来,整个人的气息弱了不止一筹。

    “怎么回事,你没事吧玄霄!”

    望着突然喷血的玄霄,一边的长老青阳连忙询问道。

    “不好……夙玉,她竟然撤去了望舒剑的力量,竟然令我受到了反噬,怎么会这样……”

    玄霄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们之前还在谈论夙玉的事情,这才过了多久时间,夙玉竟然已经抢先一步提前撤去了望舒剑的力量。

    遭受反噬的玄霄只觉得体内由于羲和剑而产生的阳炎力量不再受到控制,顿时阳炎失控之下连他的黑发都出现了赤红的颜色,整个人身上的温度高得像是火炉一般。

    “静神凝气,将力量重新收回体内!”

    宗炼一瞬间来到了玄霄的身后,同时将自己的右手贴在了玄霄的背上,靠着他那雄浑无比的真元帮助玄霄将失控的阳炎力量重新掌握。

    不过当宗炼帮助玄霄梳理体内混乱气息的时候,突然夙瑶闯进了琼华宫,对着还在一边的宗炼低头汇报道:“参见宗炼长老,刚刚身为望舒剑主的夙玉已经随着云天青擅自离开了本派,而那妖界也由于失去双剑的束缚已经消失无踪,吾等该如何是好?”

    正在调理体内气息的玄霄猛地听到夙玉和云天青的名字,登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双眼中煞气十足活像是能够将人吞噬的猛兽,令他不远处的夙瑶见了不由后退几步,惊恐地看着他。

    “云天青,好你个云天青……夙玉你也背叛我……”

    由于云天青和夙玉两人呢背叛的消息,原本已经接近收敛的体内阳炎力量再一次暴走,玄霄的走火入魔有继续加深的趋势。

    见此情况重光、青阳两位长老当即出现在玄霄的身后,两人一道将体内的真元输入到玄霄的体内,试图替他压制住暴走的阳炎之力。

    而宗炼此时却抽身而出,对着接替了自己位置的青阳、重光两人抱拳道:“我这就去寻那云天青、夙玉,誓必将这两个不肖弟子带回来,若无望舒剑之力,玄霄体内的力量恐怕难以压制!”

    一出琼华宫,宗炼便当即御剑向着东南方向飞去。根据门下弟子的观察,夙玉和云天青两人的剑光是向着东南方离开的,按照宗炼的修为想要追上两人恐怕需要小半天的功夫。

    当宗炼御剑飞出去超过万里之遥的时候,突然从身下的茫茫林海之中一道蓝色的剑光击中了他脚下的飞剑。

    “锵——”

    “这剑光,是望舒?”

    当即宗炼追着那蓝色的剑光降落回地面上,但是当剑光落回到其主人的手中时,宗炼才发现这并非是夙玉而是数日不见的乐渊。

    “总算是来了,宗炼,你那一剑可是令我终生难忘,难道不准备聊一聊吗?我可不是来这里找茬的!”

    望着孤身一人的宗炼,乐渊若是出手定可令他葬送在这里,但是代价却令乐渊把握不定。就像之前乐渊被宗炼刺的那一击,虽然由于宗炼实力的问题,乐渊仅仅不过四五日便恢复了,但是那是建立在太清本就应该死在那一刻的情况下。

    宗炼最起码还有十年的寿命,提前干掉他的因果实在是太大,尤其是在乐渊自己和宗炼还没有必须一战的理由的情况下。

    宗炼自降落之后便一直紧皱着眉头,眼睛就没有从乐渊手上的望舒剑上离开过。

    “怎么了,宗炼长老你对我手中的剑很感兴趣吗?那么,拿近点观赏一下吧!”

    说着乐渊手中的望舒剑顿时化作一道蓝色的幽光,倏地一声来到了宗炼的身前,速度之快宗炼甚至没有闪躲的机会。

    望着这一柄悬停在自己身前的望舒剑,宗炼的眉头皱得更加大。以宗炼对于铸剑之术的研究,眼前的这柄望舒剑在他眼中被分析得分毫不差,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疑惑,这望舒剑的锻造工艺正是出自于他之手。

    其实早在乐渊杀死太清的那一刻,宗炼便已经带着浓浓的疑惑,乐渊当初的那一剑虽然由于距离的缘故没办法看得很清楚。但是本身就对望舒剑很熟悉的他,还是将乐渊的望舒剑认了出来。

    但是由于距离的缘故,他还仅仅将其当作乐渊仿造望舒铸造的一柄剑。但是直到今日这一接手,他才百分百确定这是实实在在的望舒剑。

    首先他铸造的望舒剑肯定还在夙玉手里抓着,不然玄霄手上的羲和剑不可能暴走。一旦双剑失控,如果其中之一的宿主不死的话,那么失控的两把剑绝不会陷入沉眠。

    而现在宗炼手中的这柄望舒剑正是处于沉眠之中,和当初将双剑给予夙玉、玄霄之前的状态一模一样。

    “乐渊,你究竟从而何来,这柄的的确确是我所铸造的‘望舒剑’,但这世上恰恰不可能存在第二把我铸造的望舒,你不仅来历神秘,更是带着天大的秘密,你将我引来究竟所为何事?”

    看着宗炼已经平静下来的样子,乐渊算是松了一口气。

    “宗炼长老,今日还请你放过夙玉、云天青两人,他们两人已经获得了他们的自由,别再强人所难了!”

    却见宗炼右手握住望舒剑的剑柄,将剑尖直指乐渊的鼻尖,对于乐渊之说他却显得颇为气愤,若不是休养极高恐怕已经骂出口了。

    “荒谬!强人所难,难道你所为就不是强人所难了吗?琼华派数百年的等待,为的便是现如今的这一役,但是拜你所赐,数百年苦工付之一炬!可叹!可恨!”

    宗炼岂能因为乐渊的一句话就因此放弃追捕,不说琼华派数百年的愿望不能放弃,就说为了玄霄,他今日也必须把夙玉追回去,不然玄霄必定阳炎入体、走火入魔。

    却见乐渊连连摇头道:“看到那柄望舒剑你还不明白吗?无论如何,带回夙玉你便是逆天,这柄望舒之所以沉眠,唯一的可能便是它的主人已死,而你想要的剑主夙玉可是依然活着,它不属于此时此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宗炼死死地盯着乐渊的眼睛,右手紧紧握住望舒剑的剑柄,似乎想要找出乐渊在说谎的证据。但是乐渊却没有丝毫的不妥之处,完全没有说谎的不自然。

    “唉——难道说你杀太清也是所谓的天意?我琼华派难道此次注定失败?你回答我,乐渊!”

    宗炼最后的问话几乎是咆哮着说出口的,如果说他心中猜测乃是事实。那么乐渊这个穿梭时空的人,同样没有说谎,历史乃是大势不容更改。

    “宗炼就算不死在我的手上,也要死在婵幽之手。与其那样,不如由我这个给他做了三年的弟子送上最后一程,死在我这个妖王手上难道不好吗?最起码没有堕了太清的威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死在我手中的。”

    望着正被宗炼握在手中的望舒剑,乐渊突然灵光一闪。右手握成爪状再一次将望舒剑摄入手中,随后手上禁咒法诀连连打出,将手中的这柄望舒剑完全封印。

    做完这一切不过区区数秒时间,但是对于宗炼而言无疑是一种震撼。禁咒原本仅仅是一种极为简单的封印咒法,反噬在乐渊手里却散发着连宗炼看着都颇为麻烦的气息,想要将它解除乍看下来根本不可能。

    “诺,给你!这东西19年之内都不得再现世,当夙玉的那柄望舒剑从世上消失之际,也就是这柄望舒剑重新还给你们的时候,相同一柄剑怎么可能同时存在两把,这个道理希望你能明白!”

    望着被重新推回自己手里的望舒剑,宗炼直到现在还在发愣。

    而乐渊却想得更加深远,为什么在19年之后当乐渊将望舒剑抢走之后,无论是夙瑶还是玄霄都是一副照旧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觉得计划无法实施一般,而根据乐渊现如今的猜测唯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早已经有了束缚幻瞑界所需的两柄剑,唯一令乐渊不解的是,他们怎么找到另一个人能够激活望舒剑。

    望着宗炼远去的背影,乐渊的身子慢慢变淡,随后完全消失在了这19年前的世界之中。

    ...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