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一百零九章 破铜人,杀手现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一百零九章 破铜人,杀手现

    之后的一周乐渊都在和十八铜人的插科打诨中度过,虽然十八铜人没有完整地在乐渊面前布过阵,但是从平日的生活之中也是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武功核心应该就是一个字——硬。

    虽然不知道这十八铜人是不是会传说中的金钟罩(达摩四神功版)或是金刚不坏神功,但是他们的硬功绝对不差,而且十八个人间的默契超乎想像。

    就在一天明媚的下午,乐渊正式向十八铜人提出了挑战。

    少林寺后山演武场,十八铜人的首领一脸严肃地看着乐渊,颇有些无奈地说道:“难道你不能放弃挑战我们吗?不管怎么说你也好烟好酒招待过我们?我们可不想把你打得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那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先别说这个,你们试着用十八铜人阵打败过方丈吗?他怎么说也是本寺方丈,不可能没试过吧?”乐渊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武功而言,乐渊强不了方丈多少,如果方丈能赢,他也就有希望闯过十八铜人阵。

    “关于这个,怎么说呢?应该能战平吧。”铜人首领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在二十多年前,上一代的十八铜人曾经和方丈对战过,那一战方丈被困在十八铜人阵中不得而出,虽然我们现在和上一代十八铜人的水平还有些距离,但是毕竟方丈现在年纪也大了,我们应该可以和他打平。”

    “二十年前打平吗?年纪大了,但是不代表退步了,反倒是可能更进一步,换句话说我破阵的机会同样不小。”乐渊在心里盘算了一会想到,然后对着十八铜人坚定地回答道:“我要闯阵!”

    随着乐渊闯阵的话音一落,原本还有些松散的十八铜人立刻表情严肃了起来,一个呼吸间就纷纷拿起了棍棒,把乐渊团团围住。

    “难道不给我一把兵器吗?”看着严肃的十八铜人,乐渊想要活跃一下气氛笑着说道。

    但是十八铜人没有出声,回答他的是一根接一根的木棒。面对扑面而来好似无尽浪涛般的棍棒,乐渊只好踩着凌波微步在这狭小的范围内进行闪避,借机观察寻找机会突围而去。

    但是躲着躲着,乐渊发现自己可躲闪的地方越来越小,知道这样下去将避无可避,乐渊对着身前攻来的木棒一个侧身闪过后近身一级重拳,只见自己一成功力下的一拳只是将他打飞,他身边的人立刻将他的空缺补上,而他晃了晃脑袋便从地上爬起重新加入战局。

    “好硬的乌龟壳,虽然只是一成功力的普通一拳,但也不是他们这个级别毫发未损的吧,难道这少林寺有横练秘法?”一边格挡闪避着攻击,乐渊一边寻找着突破口,“难道我要出重拳打他们个半死不成?”

    “该死的木棍!”乐渊看着不厌其烦攻向自己的木棍有些耐烦了,但是看着这些木棍乐渊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他重新操起凌波微步一边躲避一边走着圆圈,走着走着他已经被堵在了一个小圈中,当围着乐渊的几人一齐将木棒捅向他的前胸后背时,乐渊双手架住而来的棍棒,然后内力迸发,被夹住的木棒承受不了乐渊的内力纷纷爆碎开来。

    趁着木棒爆裂开来的碎渣与地面被内力激起的尘埃,乐渊趁势一连几记野球拳轰在了周围周围的几个铜人身上,磅礴的拳力让被野球拳打中的铜人第一时间就失去了意识,身体不受控制地冲向了外圈的铜人。

    就在外圈铜人用棒子架住导向自己的同伴时,乐渊隐藏在其中一名被击飞的铜人身后,顺势一拳打在正想接住同伴的铜人身上,又是一人被击飞了。整个包围圈已经被打开了一个小口子,乐渊的速度全开,在十八铜人想要重新围起来前冲出包围圈。

    直到跑出演武场,乐渊这才回过身来看向十八铜人,只见十八铜人的首领没有追过来反倒是招呼着看向一边的同伴看看被乐渊打飞的人。只见被打飞的铜人纷纷嘴角溢血,晃荡着脑袋被同伴扶起来,脚步轻浮像是喝醉酒似的。

    “怎么样,我过关了吗?”看着已经放下棍棒的十八铜人,乐渊问道。

    “算你过了。”十八铜人的首领有些难以接受,但是看着兄弟的伤势后不得不承认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破了我们的金身,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不逊于我们方丈的高手,你小子藏的真深。”

    就在乐渊大破十八铜人阵后的一周,黄蓉也完成了在少林寺的厨艺训练。就在这时乐渊接到了来自史提芬周的电话,说他明天就到湖南,要来找中国厨艺训练学院学厨。

    还是当初找来的那个离少林寺不远的路边摊,乐渊见到了依着乐渊信息找了的史提芬周。看着逃难似的史提芬周,乐渊和他拥抱过后说道:“看你样子被鬼追啊,怎么整成这副德行?难道没拿到食神大赛的入场券?”

    “嘿,瞧你说的,难道你就对我的爆浆撒尿牛丸这么一点信心都没有吗?”史提芬周挥着手说道,“不过你还真别说,我和遇到鬼也差不多了,我这是在逃难啊。”

    “逃难,怎么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乐渊看着史提芬周那游离的眼神问道。

    “别说了,你还记得那个和我在一起的为我挡刀的那个女人吗?”说他负责比划着为乐渊姐说到,看到乐渊点头了这才继续说道,“就是她,她要泡我啊。”想起火鸡的样子说着说着史提芬周都有些想哭了。

    “她怎么了,对你有情有义,人家为了你都愿意拼命了,你还想要怎么样的。”虽然火鸡的样子的确差了点,但是在乐渊所见的女人中像她这么重情重义的女子也是实属罕见,“难道你还嫌弃她的样子不成?”

    “话不是这么说的,先抛开外貌不谈,我和她其实也不熟,她破相虽然也和我有些关系,她也确实为我挡刀,但是世界上不是谁帮你挡刀你就必须喜欢她,我和她没感情。”史提芬周这样为他自己辩解道。

    “没感情?我看不至于吧,你看她都追过来了。”说着乐渊指向他的身后,只见火鸡背着一个大包还斜挎着一个小包,就这么奋力向史提芬周跑来。

    史提芬周一听吃惊地回过头,只见到火鸡露出她的龅牙对着自己笑,立刻见了鬼似的落下一句话“我先走了,你帮我挡着!”说完便向着另一边疯狂地跑去。

    可惜乐渊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只是站在一边,看着狂奔的两人。史提芬周虽然没有负重,也和火鸡拉开了一段距离,但是只经过一段时间锻炼的他体力哪比得上一直干重活的火鸡,没跑一分钟眼看就要被追上了,他当机立断立刻往回跑。

    两人就这么擦身而过,而火鸡一是没反应过来,就这么转头看着史提芬周向前跑操,过了五秒钟这才反应过来往回跑。

    经过将近两分钟的奔跑,史提芬周已经筋疲力竭只跑回了乐渊身边的小摊就被火鸡一把抓住了肩膀。火鸡笑着和他聊着并将自己为史提芬周准备的东西拿出,只把史提芬周弄得一阵心酸,虽然感激但是却衍生不出爱。

    就在火鸡主动表白而被拒绝和史提芬周吵起来的时候,乐渊已经把心思放在了自己和两人前面不远骑着自行车而来的戴帽男子,只见他停了下来也没有停驻车就随意让自行车倒着,右手伸进口袋朝着几人走来。

    乐渊几步上前在见到他刚掏出枪柄的时候就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制住,身后的火鸡也眼尖地看到了戴帽男子口袋中露出的枪柄,一把拉过史提芬周就拉着他说道:“快走,有杀手!”

    乐渊将戴帽杀手按倒一个膝撞便把他打晕过去,然后将他的强卸了,把其中一个零件扔进了草丛,转身便看到史提芬周和火鸡被小摊商贩挡住了,而商贩的手上拿着的也是一把手枪。

    “嘭!”一声枪响,挡在史提芬周前的火鸡应声倒下,将史提芬周撞倒在地,就这么躺在了他的怀里,手上还拿着一个纸片,就在乐渊想要出手击杀第二个杀手的时候,突然直觉告诉他危险。

    眼睛向旁边一看,只见原本躲在一边第一个路人居然也掏出了枪想要对着他,“第三个杀手。”脑海中蹦出这个念头,乐渊将一枚硬币射向指向自己的第三个杀手。

    第三个杀手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硬币硬币击中脑门生死不知了。恰逢此时,“叭叭!”一辆货车按着喇叭冲过来,乐渊只来得及躲开,再看向前方发现史提芬周已经失去了踪影,趁着刚躲过货车的杀手站起身,乐渊就将第二个杀手打晕。

    乐渊来到躺倒在地的火鸡旁,拉开来看了一眼后,叹了一口气,便转身来到一边的小摊打起了电话,然后从小摊拿出一个麻绳将杀手三人组绑了起来。

    当将杀手们全被敢来的警察带走后,乐渊看着已经天黑,便一边搜查着史提芬周的踪迹一边赶回了寺院。(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