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一百二十七章 特殊者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一百二十七章 特殊者

    当乐渊闭上眼睛度过这一道白光,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后一看,只见整个屋子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其他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乐渊暗骂一声,立刻围着屋子转了一圈,除了被锁住的房间外,其他地方全被搜了个遍,可惜一个人都没有。

    重新回到了客厅,乐渊看着眼前的黑球说道:“GANTZ,你听得到我说的吗?”

    “当然,随时保持联系。”黑球表面出现了这么一行字。

    “那么刚刚发生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乐渊罢手按在黑球上,质问道:“除我以外的其他人都怎么啦?还有刚刚的白光又是怎么一回事?”

    “其他人都已经传送离开,传送地点设置在他们每个人的家,至于白光则是传送他们的手段。”黑球不紧不慢地显露出这么一句话。

    “他们已经平安回家了吗?”听到其他人平安无事,乐渊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还没有离开这个屋子,不由再次提起心来。

    他的手敲在黑球表面问道:“喂喂喂,他们都走了,我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我不能回家吗?你不会又让我去猎杀什么外星人吧?”

    “当然不是!”黑球出现了这么几个字,紧接着解释道:“你的脑海中我找不到任何有关你熟悉地点的信息,更不用说你家所在的位置,当我想要将你随机传送到东京某处时,我的传送被不知名的力量打断了,看来我无法传送你出去。”

    乐渊看了GANTZ的回答首先注意到的不是自己毫无记忆的问题,反倒是随机传送这几个字眼,“喂,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随机传送?万一在一群人面前凭空出现,你知道会给我惹多**烦吗?”

    “你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出现。”GANTZ回话了,“我的传送都是避开普通人的,一般不会被人发现问题。”

    “呼,看来你还是很好说话的嘛,我问了这么多你都说了,那你说说我的失忆你有办法解决吗?”乐渊这才把自己关心的问题抛给了GANTZ。

    “回答你问题,是因为你的特殊,你是唯一一个让我的传送失败的人,虽然只是这么一次。”GANTZ的语气没有一丝的变化,“至于你的失忆我毫无办法,能够被传送到我这里的人,无论他们死前受的伤多么的严重,我都能让他们完好无缺的出现在这里,但是你的失忆在那时候却没有解决,我修复不了。”

    “算了,记忆的问题以后再解决,那么我的生活问题呢?”乐渊早在醒来以后就坚持过自己身上所带的物品,可惜除了那一套衣服之外,他不仅身上一件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更是一分钱都没有带在身上,不知道这么出去后他会不会被东京的警察认为是偷渡者。

    “生活问题?”GANTZ打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无言了一分钟后,它最终给出了这么一个答复,“我并不提供食物,我也无法生成任何能支持你生活的补给。”

    “嘭——”乐渊重重地一拳打在了黑球上,“喂,你也要给我的靠谱的方案啊,不如把完成任务时一样,把我传送出去,那时候人不全都被你弄没了吗?我也趁着机会去补充食物。”

    乐渊提出了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可惜三秒钟没过就被GANTZ否决了。他写到:“提案否决,除了任务以外,我不能浪费能源在这种事情上。”

    “那我怎么办?你下次任务开始是什么时候?难道我还要忍到下一次任务开始吗?”乐渊一拍黑球气急问道。

    “我会将门暂时解锁,你可以从门出这个房间!”GANTZ最终想出了这个办法,它这么显示道。

    “可以出去了吗?”乐渊看着穿在自己衣服里面的强化衣,还有身上挂着的武器问道:“我说GANTZ,我的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带出去的吗?”

    “装备可以带回现实世界且有同样作用,但玩家下次被传送回房间时必须随身携带才能带回房间。的装备只有这么一件,丢失后自己负责。”

    “那算了,到我可以随身携带一个刀柄,但是枪我就没地方藏了,就先放在这里吧。”说着乐渊把枪放在了武器架上,然后转身对着GANTZ挥挥手说道,“GANTZ,下次再见咯!”

    乐渊走到了门前,手一扭门把手,果然门轻易地便被打开了,当乐渊走出门随手把门关上后,当他再次想要打开门时,却发现门再也打不开了。

    夜已经深了,乐渊独自走在鲜有人迹的马路上,叹气声是一个接着一个。踢飞一颗石子后他不由停下了脚步,看着不时飞驰而过的汽车喃喃道:“该死,居然忘了问大叔他们的联系方式了,不知道能不能借宿到他们家里,要不我去找警察混顿饭吃?”

    虽然有意找警察看看能不能找到有关自己身份的信息,但是不知为何,乐渊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不能暴露身份,似乎找到警察非但不能帮到自己反而会陷入麻烦之中。

    就这样,乐渊不断地在街道上徘徊着,当路过一所学校时,看着学校的招牌,乐渊不由想到:“会不会有小混混在这边闹事呢?以后要不要考虑向这些地头蛇借些钱来江湖救急。”

    就在此时,远处的一个小巷子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呼救声,“救……我……快来…人”伴随着的是一个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乐渊一个冲刺便来到了被暗黑笼罩的小巷子前,透过微弱的光,他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只见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长发女子,正披散头发,身下散落着破碎的衣服,被一个带着黑色头套的男人按倒在墙上动弹不得,她的手不住地捶打着蒙脸男的头部,并用腿等着想要压上身来的男人身体。

    “嘭——”看着这么一个想要侵犯女人的人渣,乐渊几乎是在看到的一瞬间便来到了蒙脸男的身后掏出剑柄狠狠地在他的后脑上来了这么一下。

    “扑通”一声,全然没有发现乐渊的蒙脸男毫无防备地便被乐渊打倒在地。“喂,没受伤吧!”看着被长发遮挡住的女子,乐渊出声问道。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那名女子直接一腿踢向了乐渊的腰间,乐渊左手一伸,牢牢扣住了女子的脚踝,带着几分火气问道:“你干什么?我可是救了你,你为什么踢我?”

    见到自己的腿被制住了,那女子才战战兢兢地说道:“你难道不是杀了他吗?我听到那重重的一击,你这个杀人犯!”

    乐渊听了不由有些想笑,“拜托,我像是一个不闻不问见人就杀的吗?况且你以为你是谁?我有必要为一个刚见了第一面的人就杀人吗?”说完松开了抓着女子脚踝的手,蹲下身从昏倒的蒙面男头上拿下了头套,只见蒙面男露出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颓废中年男子的脸。

    “喂,你来探探他的鼻息,他可还没有死,我下手很有分寸的。”乐渊转过头对着长发女子说道。

    “真、真的?”长发女子见到乐渊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蹲下身伸出手在蒙面男的鼻前一探,脸上的神色顿时松懈了下来,站起身对着乐渊就是一个深鞠躬说道,“对不起,我错怪你,谢谢你救我,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没什么,我也只是正巧路过而已,不过没想到这么巧会遇到这种事情,这在日本难道很常见吗?”乐渊指着昏倒的蒙面男啧啧问道,“我怎么随随便便就遇到这种极品!”

    “虽然这对您来说只是随手一件事,但是却是帮了我的大忙。”说着她再次向乐渊鞠了一躬。

    “算了,不过你怎么这么晚还在独自一人出来呢?难道不知道你这样是很危险的吗?”看着只剩下一见残破小背心的女子,乐渊只好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她道:“你先穿上我的外衣吧,你这副样子可不太好。”虽然巷子里面很暗,但乐渊还是看见了女子衣服漏洞中的一丝春光。

    接过乐渊的外套,女子将它陪在身上,这才将自己的头发整了整,露出了真实的面容,只见虽然带着一丝灰迹与泪痕,但是她还是一个比起岸本惠更加充满魅力的女人,她有着岸本惠所没有的自信。

    看着乐渊那虽惊艳与自己的容貌却好似看到陌生人一样的表情,那女子问道:“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呵呵,难道你是个大明星?”听到对面女子这么问,乐渊不由笑了。但是在听到她的话之后,乐渊还是忍不住回想起自己脑中所剩不多的记忆,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只见那名长发女子指着乐渊的身后说道:“难道你都没注意过我的广告吗?难道你从来不看电视,不出门的吗?”

    “广告?”乐渊暗自苦笑,他现在就只有这么半天的记忆,那广告更是一点映像也没有。

    但是当他转身看了一眼,发现果然对面的广告牌上的光彩夺目的女人和自己眼前的女子一模一样。(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