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两个人的黑暗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两个人的黑暗

    寂静岭休养院旁的一处超市内,空荡荡的超市货架上摆放着零散的货物,严成威从一旁拿过一包外壳上上带着些许灰尘的烟,拆了过来取出一根递给乐渊道:“要不要来一根,这里我可没有看到一个人,随便拿,没人会要你钱的。”

    看了一眼强颜欢笑的严成威,乐渊摇摇手道:“不用了,你不说一下你现在的状态吗?进来多久了?敌人又是什么样?能力是什么?”

    “呼——”严成威深吸一口烟,然后掏出了一个烟圈,随后半空中的烟圈,但是这个烟圈并没有消失而是开始发生变化,一会儿变成爱心形状,一会儿有变成一只展翅高飞的鸟……

    严成威指着眼前不断变缓烟雾说道:“我来了大约3天,至于敌人就是这个,对方真要说的话应该是心灵感应和念动力的混合,而且实力很强,能够轻松举起成年人体重的物体,至于外形那是一个身穿破烂绿色军装的家伙,至于脸上则是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手上套着黑色手套,声音不知道,我面对他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能说还是不想说。”

    “心灵感应和念动力吗?那么对于敌人的真面目你应该也有过猜测吧,不说一说吗?”乐渊看着严成威那异常纠结的样子,不由问道。

    “咔嚓——”将烟头丢在地下狠狠踩了一脚,严成威看起来有些抓狂,犹豫不决道:“大概吧,他的能力和我一样,但是却比我更强,而且无论无用什么样的方式战斗都被他第一时间察觉,真正了解自己的也只有自己,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就是我的黑暗吧。”

    “那么你拉我进来还真是一个败笔啊,没有谁比我更知道所谓的寂静岭了。”在听到严成威讲述的黑暗的真面目后,乐渊渐渐有了不妙的感觉,寂静岭会作用在每一个踏入其中的人,乐渊自然也不列外,原本只需面对严成威的黑暗面,现在或许又要多一个他的。

    “寂静岭有三个世界,第一个寂静岭是一个虚构的美国小镇,那里处于湖边,终年被雾气笼罩。非常安详;至于第二个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被灰色灰霾笼罩,虽然与现实近乎一模一样,但是却渺无人烟,溶蚀整个镇子与外界被封锁了,谁也出不去;而第三个则最危险,随时随地会被黑暗吞噬,而无论是表世界还是里世界都存在人心所化的丑陋怪物,也就是我们的敌人。”

    “人心所化。那么也就是说那个怪物和我们有联系是吗?”严成威此时的眼睛已经不由望向超市外,只见原本灰蒙蒙的天空一下子便暗了下来。

    下一秒,超市原本已经破碎的大门突然向着乐渊两人飞了过来,乐渊直接上前挡在了严成威前面。一只手抓在了门上。

    “哐——”乐渊的身体微微向后一倾,随后便完整地接下了飞来的门,然后将它随手丢在了一边。

    沐浴着飘落的灰雾,只见严成威的黑暗面慢慢走进了超市。然后抬起一只手,登时两人身边的各种超市物件飞了起来,化作一颗颗炮弹蛇像两人的脑袋。

    乐渊一个闪身来到了严成威的身边。然后扛起他就向着超市外跑去,比起空旷的屋外,超市内的环境对于战斗非常不利。

    一来到屋外,便见到原本还算完整的街道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与此同时在两人的前方不远处有冒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只见这个新出现的怪人身上披着一见黑色的袍子,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声,背上背着一把闪着多人眼球的大剑,但是在见到乐渊两人后却是没有拔剑而是从袍子地下伸出了自己的手。

    或者说那根本就不能算是人的手,只见上面长着灰色长毛,如同狼一般的利爪。

    见到这个怪物的一刹那,乐渊陡然拿出了自己的剑向着怪物冲了过去,手中的剑都出七个剑花刺向怪人身上各处要害。

    “嗤——”两人错身而过,乐渊的腹部被怪人的利爪划开了一刀口子,鲜血从伤口中不住地流出来。

    但是乐渊也不是毫无作为,这次攻击划破了笼罩在怪人头上的披风,这个怪人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前。

    那是一张怎样可怖的脸,一张脸上不大的地方却布满了超过三十道伤口,剑伤,刀伤、烫伤、抓伤……虽然布满伤痕但是即使是与乐渊不熟的严成威都能从这张脸上看出乐渊的几丝神采,正是乐渊的黑暗面。

    “高大强壮的身体是说明我崇尚力量,布满伤痕的脸还有那一开始的黑色披风是说我一只隐匿真正的自己,拥有利器却使用那狼爪,想说明我心底坚信自己的力量而排斥外物吗?还有那攻击的一瞬间明明可以攻击我的心脏却故意打偏了,是想说你和我一样有足够的自尊心吗?”

    就在乐渊被自己的黑暗面包围的时候,不远处的严成威也陷入了苦战,身为善于使用念动力攻击的能力者,面对更为强大的黑暗面,此时却只剩下的招架之力,勉强使用念动力包裹在自身周围防御着不断射想自己的碎石。

    “那么就看看你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和我一模一样吧!”乐渊服了一枚丹药便再度冲向了自己的黑暗面。

    全真剑法,作为乐渊第一个学会的剑法,早已经被他融入了他的剑法之中,春意阑珊、试请悲风、接天云涛……一招接一招古朴拙重的剑法随手拈来,但是纵然如此黑暗面却像是被提前预测一般被眼前的黑暗面闪避了过去,而对方使用的步法之中正包含了乐渊熟知的凌波微步。

    全真剑法不行,乐渊变换上了独孤九剑,并且一出手便是独孤九剑奥义总诀式,顿时以乐渊为中心,剑气如虹,宛如一轮耀阳将黑暗面笼罩,喉咙,脊椎,肺,肝脏颈动脉和锁骨下动脉肾脏,心脏,任何存在的致命要害都被乐渊的剑气锁定。

    面对这一招即使是乐渊自己想要凭掌握的剑招破除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更别提现在处于剑气攻击之中的时候。面对这一击,黑暗面却是跺了跺自己的脚,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他的脚下便升起一面土墙。

    “太天真了,你不会认为就凭一面土墙就能挡住我的剑气吧?”随着乐渊的剑势,庞大的剑气顷刻间击在了那一面土墙上,但是足以分金碎石的剑气却在面对这土墙时受挫了,“锵锵锵——”剑气撞击在土墙上发出刀剑撞击的声音。

    当乐渊的剑光散去之后,露出的是虽被剑气砸出无数坑洞但依然矗立不倒的土墙,“哐当——”土墙在黑暗面的控制之下自动溃散,土墙之后是黑暗面对于那轻蔑的冷笑。

    黑暗面的武功的确没有正面破解乐渊这一招的方法,但是他却使出了乐渊进入这次游戏后一直隐藏的魔法,先是唤出土墙,之后在对土墙使出硬化术与盔甲护身等魔法强化土墙的防御力,使它成功拥有了挡住这一击的能力。

    乐渊再一次与黑暗面近身缠斗起来,剑身与利爪交锋发出阵阵金属音,战斗一时之间陷入了僵持,战斗之中乐渊只能用余光看到另一边的严成威似乎比自己还要不堪,身上受到多出打击,行动力更是降到了低估。

    看着眼前近乎无解的黑暗面,乐渊从怀中掏出了一直没有用的一张卡片“过”将它捏碎,下一秒他眼前的黑暗面便分解化为了这漫天的尘埃消失不见了。

    这边的战局结束,乐渊立刻奔向了严成威那边,他的黑暗面在见到乐渊后立刻分出精神向着乐渊射出了钢筋石块,乐渊右臂一振,手中的长剑便划过了飞来的钢筋,同时一脚蹬地,身子犹如炮弹以更快的速度飞向它。

    眼见越来越近的乐渊,严成威的黑暗面不得不把更多的精神放在乐渊身上,但是却依然没有阻挡乐渊前进的脚步。

    当乐渊来到距离它只剩下十米的时候,攻守发生了逆转,乐渊的剑气不断射向黑暗面,它不得不扭动着身体去闪躲,使出念动力去削弱剑气,但是比起武者的乐渊它的身体灵活性明显还是差了一点,仅仅是交锋不到十秒,乐渊的剑气便斩断了它的一只腿。

    “哐当”只剩下一只腿的它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嗤——”就在乐渊想要结果它的时候,突然一根钢筋从天而降插在了黑暗面的脑袋上。

    只见满身伤痕的严成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一手向前五指张开,口中不住地大喘气,刚刚从天而降的钢筋便是他的手笔。

    望着被钉死在地上气息逐渐衰弱的黑暗面,乐渊剑锋一转割下了它的脑袋,而失去了脑袋的黑暗面也像是见到烈阳的冰雪一般迅速开始分解,很快地上便只剩下一滩黑色分腐臭液体。(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