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旧识?初见?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旧识?初见?

    “一、二、三……十一个人敌人吗?”乐渊站在黑暗的丛林之中,灵觉默默地扫过了不远处所有隐藏的敌人。每一个敌人手中都拿着一件武器,或是弓箭或是短斧,其中最具威胁性的武器就是押着劳拉的队长手中的一把手枪。

    被俘的三个男人很明显就是和劳拉一起落难到这座孤岛上的船员,其中一个男人在见到劳拉时激动地站了起来想要接近她,但是敌方武装势力的一人几步上前右手向前一推,便把正欲冲向前的男子推到在地。

    武装势力的队长见到有些不安分的俘虏,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说道:“如果他们谁敢不听话,就杀了他们!”

    而一边的劳拉见到自己的队友因为自己而受到要挟,连忙弓着身子向敌方队长哀求道:“不要伤害他们……求求你!”

    劳拉的哀求那是一点也没有激起敌方队长的同情心,相反从他的眼中升起了一丝对于劳拉的占有欲。在这个荒岛之中,任何东西都是稀有资源,女人同样如此,而劳拉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身材上都是上上之选,二十岁出头的她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

    “我说,安静,臭丫头!”队长操着一口俄语咒骂道,同时一只手将劳拉推倒在一边的大树上,一步步逼近,眼中燃起的**之火已经无法熄灭了。

    “机会!”就在敌方队长即将接近劳拉的时候,乐渊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潜入到了劳拉所依靠的大树上方,就在劳拉以为自己的身体可能被对方的大胡子队长碰到的时候,一道黑影凭空出现。

    在劳拉的眼中,这是第二次见到在绝望中诞生的希望背影,昏暗不明的火光让她的眼睛看不清眼前出现的究竟是谁。但是她知道的是她有救了。

    而乐渊在落在大胡子队长与劳拉之间的时候,一只手快如闪电,几乎是在落下的瞬间点到了大胡子队长的心脏处。无声无息,一道真气化为利刃将大胡子队长的心脏捣个粉碎。

    “呃——”死亡的感觉来得太突然,大胡子只是错愕地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正想举起手中的枪将他击杀却发现身体是那么的沉重,无论是怎么用力都无法再动弹了。随后意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一击必杀,在大胡子队长的尸体还没有倒下的瞬间,乐渊的一只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半自动手枪,另一只手将保险打开。然后身体猛地冲出了大胡子队长的尸体,“砰砰”两枪,一枪击中远处一名敌对武装势力的脑袋。

    “什么?敌……”离得最近的敌对武装分子愕然的望着几乎是凭空出现的乐渊(乐渊出现的瞬间被大胡子队长的身体挡住),刚刚想要举起手中的手中的弓箭予以反击,却发现乐渊的身体依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嗤”一只手划过了他的脖子,下一秒他便完全失去了反抗意识。眼前一黑,脖子上溅射出大量的血随后倒在了地上。战斗才刚刚开始,乐渊一挥手,手中的真气化为利刃直冲站在几个被缚者身后的敌人。

    受到真气刃的攻击,几名武装分子脑袋向后一仰,生命便随之逝去。死亡的武装分子摊开双手仰倒在地上,他们头上破裂的脑门上流露出鲜红血液与白色脑浆的混合物,引得被俘的一个男人忍不住惊声尖叫。

    “恶魔。那个男人是恶魔!”从乐渊出现到现在短短的三秒钟,十一名敌人瞬间便被击杀了八人。剩下的三人此时也是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再也管不了什么上头的俘虏登岸者的命令,掉转头就想要离开。

    “噗噗——”三个人转头想跑,其中两个人下一秒便直接扑到在了地上,永远的沉睡了过去,至于剩下的哪一个则是被乐渊扣住了肩膀,然后三两下卸下了他的关节。让他像个蚯蚓似的的窝在了地上。

    “啊啊——不要,我不要死……”倒在地上的武装分子不敢再看乐渊一眼,闭着眼睛挣扎道。

    “切,还真是吵啊!”乐渊一脚踢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一道真气侵入到了他的身体内。让这个不安分的家伙直接心脏停顿暴毙死亡。

    乐渊从出现到杀戮终结,身上那是一点血渍也没有站到,一副整洁干净的清爽造型,如果是在在度假沙滩之类的地方,一定是受到诸多少女的邀请。但是此时此地,在见到乐渊亲手杀死这些五大三粗的武装分子,让他们成为一地死尸,鲜血流了一地的情况下,幸存的三个被俘船员那是怎么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步上他们的后尘。

    乐渊先是走到了背靠在大树上,一脸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劳拉,摇了摇头无奈地喃喃道:“被我的样子吓坏了吗?也难怪,这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杀人的场面吧!”没时间顾虑太多,乐渊的手拂过了劳拉被缚住的双手上,“嗤”的一声,绳子便被划断了。

    随后不再理会眼神复杂地望着自己的劳拉,乐渊走到其他三个男人身边,用同样的手法将他们手上的绳子一一划开。

    解救完了四个人,乐渊正想向他们询问些情况的时候,突然身后的劳拉突然带着泪水激动地说道:“终于见到你了,扎克斯!”

    要说乐渊现在怕什么,大概就是怕有什么女孩子哭着对自己说话,尤其是暧昧不明的话。更何况现在乐渊非常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真真正正是第一次见到劳拉。

    有些僵硬地转过身,望着从痴呆中清醒过来的劳拉。只见此时的她虽然身材娇小,但是却********,显得格外丰满,褐色的秀发还有那双仿佛会说话的褐色眼睛,真真正正的天然美女。

    “抱歉,这位小姐,我们似乎是第一次见面,还有就是你们应该找个地方离开这里了,那些家伙的耳朵可是灵得很!”就在乐渊救援劳拉四人的时候,由于刚刚响起的枪声,从山上的遗迹方向有不少的武装分子闻讯赶了下来。

    “现在,如果你们还想要活下去,所有人跟我走!”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乐渊是不准备在这片废弃遗迹中继续待下去了。

    瞧见乐渊这个杀戮恶魔终于走了,其他三个男人松了一口气,但是在见到劳拉竟然直接跟在乐渊的身后时,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枪声——是有敌人了吗?”此时从山上传来了一个男人用俄语发出的声音。

    “快,快,快,别让他们逃跑了!”

    接连不断的吼声让三个刚刚脱离险境的三人再也顾不得乐渊是不是杀戮恶魔了,小跑着跟在乐渊身后,深怕再一次被敌人俘虏了。

    跑了二十多分钟,乐渊这才在一个靠山的洞窟旁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后不住喘气的四个人说道:“差不多到这里就行了,暂时没有敌人回到这里来搜捕!”

    暂时安全之后,背负着一把弓的罗拉却没有如同其他三个男人一样累得倒在地上,作为一名探险家的她已经展现了足够的身体素质,跑了这么长的时间却还只是有些气喘而已。

    她看着眼睛望向远方,不知道在查看什么的乐渊。仔细地围着乐渊转了几圈,托着下巴狐疑地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难道真的有这么像的人吗?”随后又像是才想明白了,懊恼地拍了自己的脑袋说道:“都过了十二年了,如果真是他的话又怎么会这么年轻呢?”

    “十二年前?对了你是怎么遇到那个和我差不多的‘扎克斯’的。”当劳拉提到见过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时,乐渊还只能认为是巧合,但是却是一个名叫扎克斯的人时,却不能在这么想了。巧合的事情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他是身边,更何况他还背负着一个不知所谓的任务。

    劳拉这时候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望着洞穴外零星下起的小雨,劳拉慢慢说到:“那是在十二年前,我九岁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1998年的10月初,我和母亲在所乘的飞机在飞越喜马拉雅山时坠毁,没有当场死亡逃过一劫的我,原本只能在苏醒之后徒步翻越喜马拉雅山寻找生机,要知道那时候暴风雪笼罩着喜马拉雅山,就在我以为死在了空难中的时候,正是扎克斯救了我,他成为我的救命恩人,并且和我一起生活了半年的时间,正是那段日子,他成为了我的人生导师……”

    后面的事情不言而喻,在一个九岁的萝莉遭遇天灾,失去母亲又在生死关头,一个从天而降的男子如同白马王子一般地救了她。童话般美好的故事,但是却实实在在地在那个萝莉的心理面烙印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劳拉的回忆,带给了一边的听众乐渊一个一个重要的提示。那就是乐渊的主线任务一有线索了,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劳拉的存活,如果乐渊真是他口中的扎克斯的话,那么必定要在1998年的那场飞机失事后,在喜马拉雅山将她救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劳拉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发出了一阵“呲呲”声。(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