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三百三十一章 历史洪流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三百三十一章 历史洪流

    无限宝石力量之间的对抗可以说超乎乐渊想象的激烈,最起码乐渊没有想到凭借无限手套的力量仍旧没能将马勒基斯直接碾压。

    在获得了九星一线的力量增幅之后,马勒基斯甚至在那一刻重拾了对抗乐渊的信心。不顾以太粒子对他生命力的抽取,眼睛中已经只剩下了一个信念——打倒乐渊。

    不断对抗的三颗宝石,在僵持之中有着失去控制的迹象。不过这对于已经陷入疯狂死战之中的马勒基斯而言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一搏的筹码,他的性命便是他最后的筹码。

    马勒基斯可以无所顾忌的搏命,但是乐渊可没有打算拿命和他对换。只见原本联合起来一起对抗力量宝石的空间力量与时间力量在乐渊的控制之下逐渐融合,随后带着比刚刚还要狂暴的力量向着马勒基斯冲了过去。

    面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能量波,马勒基斯发出了最后的疯狂大笑:“哈哈哈……黑暗精灵万岁!”随后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对这个世界的留恋,随后便被疯狂完全笼罩。

    马勒基斯的脸上一点点出现皱纹,原本还十分壮硕的身体不知怎的在这一刻显得伛偻瘦弱,整个人都仿佛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下一秒就会被一阵风刮走。

    除了维持自身行动的生命力,马勒基斯孤注一掷将剩下的所有生命力全部抽取出来灌入以太粒子之中,支持他杀了乐渊的念头几乎成为了他活下的唯一支柱。

    两股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在对撞之后没有丝毫的爆炸,相反只是刚刚接触,两股力量就在同一时刻反弹了回来,这一场交锋势均力敌。

    反弹回来的力量不知是否受到了对方力量的刺激,变得格外狂暴不可控制。已经风中残烛的马勒基斯甚至连反抗也做不到。便被这一股力量将他自身的存在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抹去了。

    “我,可不想死在这种鬼地方,还是和那个丑家伙同赴黄泉!”

    面对对冲回来的时空混合能量,乐渊唯有鼓起剩下的力量试着将它抵消,但是刚刚与马勒基斯最后一击决胜负的乐渊哪还能聚集起对抗的力量。

    几乎没有丝毫的地勘,乐渊便被这磅礴的时空力量淹没了。在乐渊的意识模糊的时候,他的右手背上的时间宝石与空间宝石几乎同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将这一股时空混合力量鲸吞海吸。

    随后乐渊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完全消失在了能量场之中,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冷,我会感觉到冷?”

    不知昏迷了多久的乐渊,开始感受到了一丝的寒意,随后便感受到全身上下像是生锈了的机器,连动上一下都感觉到像是散架似的酸疼。

    乐渊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埋藏在了冰雪之下。靠着灵觉的扫描,能够发现他的身体上方一米多高的地方便是地表,此时外面正被肆虐的冰雪侵袭着。

    看完了外面的情况,乐渊将灵觉重新投入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一观察才发觉事情糟透了,自己的身体、经脉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是却被满满地时空能量堵住了。如果不能将其消化,那么乐渊的身体几乎是无法施展任何的能力,连正常行动都会受到影响。

    不过当乐渊想要调动自己手上的无限手套吸收调理自己的身体时。这才发现无论是空间宝石还是时间宝石在这一刻都显得黯淡无光,对于乐渊的召唤一点反应也没有。

    “整理一下状况。我昏迷前是在与马勒基斯对抗。而马勒基斯很明显已经灰飞烟灭了,如果我没有被反冲的时空混合波给干掉的话,那么索尔他们一定会带我回基地去进行调养。”

    如果一切正常,那么自然会和他所想的那样在温暖舒适的贝拉米独立王国基地。但是周围你冰天雪地、渺无人烟的天气无不在提醒着乐渊这里绝不是在贝拉米独立王国。

    “而现在的情况又不像是被第三方的家伙给带走,而是被遗弃在这荒郊野外。那就是说我是被连索尔他们都没有能阻止的人或者力量转移到这里,当时的情况下貌似只有……”

    想到这里。乐渊望了望自己右手上像是超负荷当机的两颗无限宝石。手中带着的联络器早已经在对抗马勒基斯的过程中失去了作用,乐渊连通过这联系伊莲恩他们都做不到。

    “嘭——”随着一阵爆炸,积满雪的地面被炸出了一个深坑。乐渊一步一步摇摇晃晃地从雪坑中走了出来。

    无法使用真气的他,忍受着时空能量充斥在身体中的肿胀,只得靠着仙术与魔法在这个恶劣环境中生存。

    “我都成这样了。难道你就没一点表示?”

    乐渊不满地对着空间宝石意识问道,处于昏迷状态的他根本无法了解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故他还想要通过空间宝石意识的口知道经过。

    “我能感知到的都是通过你的身体感知的,你昏迷之后我也就成了瞎子聋子。而且现在有些麻烦了,你最好低调一点,我们可能来到了其他时空,就在刚刚我隐隐感觉到了另一个我的气息。”

    “另一个你,宇宙魔方时的你?你们遇上了会出什么篓子吗?”

    看着空间宝石那紧张兮兮的样子,乐渊不由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过去,还是另一个存在我的地方,不过在我的感知中另一个我似乎也有着意识,我认为是过去的可能性更大。一旦与这个时间点牵扯过深,我和你的现在同样可能发生改变。你也不想到现在为止的努力全都化为流水吧?”

    那是自然,从来到这个世界为止,乐渊那是奇遇、宝物不断。如果因为一时的手痒导致全盘否定,那么乐渊都会忍不住自己剁掉自己的手了。

    “结衣!”乐渊这时候再一次召唤了结衣,而结衣在出现之后那是瞟了一眼四周的环境,随后小手一挥,乐渊与她身上的一副便换成了厚实的衣服。

    “爸爸,需要我帮忙吗?”结衣抓着乐渊的手臂问道。

    乐渊点点头,对着她说道:“结衣能够试着查找最近的信息吧?我想知道目前的时间点,还有我现在在哪?”

    结衣一双小手抱着乐渊,将脑袋靠在乐渊的身上,随后意识化为信息流联络是那个了上空最近的一颗卫星。

    当结衣带着消息回来,传递给乐渊之后。乐渊直接捂着脸叹气道:“还真是时候,1998年10月初。贝拉米独立王国依然存在,黑光也曾在历史上出现过,的确是过去的时空。不过这个时间点,是为了我的第一个主线任务吗?”

    乐渊重新回忆这自己的主线任务一——驳论,对于过去的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完全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在喜马拉雅救了遇空难的劳拉,至于之后有遭遇了什么那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维护历史亦或是改变历史,对于目前的乐渊来说维护历史才会是最好的结果。

    为了能够准确的救下遇难的劳拉,乐渊也是不打算出山了,直接窝在了冰天雪地的喜马拉雅山脉。就等待着劳拉所乘飞机的出现。

    三天之后的中午,暴风雪愈来愈猛,刺骨的寒风带来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寒风摇撼着树枝,狂啸怒号,发狂似地吹开整个雪堆,把它卷入空中,寒风不住呼啸,方向变化无定。

    恶劣的天气似乎预示着灾难的序幕,在乐渊的感知之下一架冒着黑烟、火光四射的飞机从空中斜飞着下来,乐渊在无法动用空间能量的情况下,值得靠着御风而行与幻身咒来到了陷入恐慌中的飞机里面。

    在无数不知所措的人之中寻找着劳拉的身影。不一会儿乐渊便见到了一个缩在母亲怀里轻声说话的小女孩,“妈妈,大家为什么都在大喊,我们也会死吗?”

    “不会的,劳拉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爸爸还在等着你回家呢!”劳拉的母亲听到劳拉那稚嫩的话语只得强忍住自己的恐惧,将劳拉拥在怀中,试图减小飞机迫降对她造成的伤害。

    “盔甲护身,漂浮咒!”

    一连两道魔咒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劳拉的身上。望着一飞机的人性命随时可能不保,一个选择摆在了乐渊的面前。

    一时心善,选择改变历史,尝试着救下这一飞机的乘客,但是后果就是历史改变,不知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而失去性命。另一个则是漠视这一飞机人的死亡,选择遵照历史发展,牺牲这一飞机的乘客。

    如果是叫嚣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龙傲天式的人物大概已经行动打算强行改变历史,但是乐渊此时却是一个连自身命运都无法主宰的弱小存在,乐渊的选择不就早已经注定了吗?

    飞机坠落了,乐渊带着陷入昏迷的劳拉离开了坠机地点,随后完全掩盖了坠机现场的痕迹。

    乐渊的临时营地中,劳拉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口中呢喃着:“妈妈,你是谁?我妈妈去哪里了?”

    乐渊一手将一件大衣甩到了小劳拉的身上,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坠落飞机的幸存者,你现在是打算活着离开这里,还是准备死在这座山中?”

    劳拉抓着乐渊抛过来的大衣,牙齿咬着嘴唇,随后强忍着悲痛道:“我,我要活着。妈妈让我要活着回去见爸爸,我要听妈妈的话!”

    看着虽然幼小,但是已经有了几分日后坚强的小劳拉,乐渊满意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