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三百六十九章 邦枝葵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三百六十九章 邦枝葵

    石矢魔的女王,同时也是最强广东女性不良团体的第三代总长的邦枝葵,可以说是极为高傲的女人。但是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傲娇的一面,为了避免被学校的人看到带孩子的一面而一直变装外出。

    “你应该也是烈怒帝瑠的人吧,听说现在石矢魔现在的女生绝大多数都加入到了烈怒帝瑠之中,真是没想到啊,当初的那个团体会发展成为关东最强。”

    乐渊背靠着长椅,陷入了回忆之中。烈怒帝瑠他可是熟悉得很,早在小学的时候他的姐姐便已经成为了烈怒帝瑠的初代总长,为此乐渊还极度和当时的成员接触过,并且以一个小学生的身份参与到了当时的战斗中,还掀起了一个恶魔小学生的都市传说。

    “真期待啊,不知道现在的烈怒帝瑠总长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有多强呢?”乐渊嘀咕的声音传到了长椅另一边的邦枝葵的耳中。

    “你难道是一年级的新生?如果是二年级以上的人,一定已经见识过了,烈怒帝瑠总长邦枝葵的实力,那可是石矢魔首屈一指的‘东邦神姬’中的一员!”自认为没有暴露身份的邦枝葵替自己说话道。

    东邦神姬,石矢魔最强的四个人。最起码在明面上以这四个人为尊,所谓东邦神姬正是取自他们名字的第一个字的组合,而组合顺序大致也是他们四个人的实力排名。

    “东邦神姬?我已经领教了其中两个人的实力了,的确超越了一般人许多,但是却不是我所等待的强者……”我想找一个能再次刺激魔人不死身觉醒的家伙,只有和小贝鲁的契合度再一次提升才能变得更强。乐渊没有将所有的话都说出来,看着眼前的邦枝葵不由战意涌起,某种意义上邦枝葵是石矢魔中技巧最强的。

    一旁的邦枝葵同样感受到了身旁乐渊身上的战意,但是自认为伪装完美的她并没有认为战意是朝着自己射出的。不过她在听到乐渊已经和东邦神姬中的两人战斗过,顿时明白了乐渊的身份。

    已经从关东西部赶回学校的她自然也知道了新近突起的乐渊。对于这段日子把石矢魔搅得翻天覆地的人可以说是怒气冲天。与神崎和姬川两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不同,邦枝葵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守护石矢魔女生的安宁。但是由于乐渊的动作,石矢魔最近的水非常浑,对于女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望着很快便和小贝鲁还有她弟弟光太玩在一起的乐渊,邦枝葵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那个会主动挑起是石矢魔校内争端的男鹿乐。

    看着仅仅是一个魔术便让两个孩子崇拜地盯着他的乐渊,邦枝葵轻咳了一声随后郑重地问道:“那个你是叫做男鹿乐吗?”

    “是啊,这不是很明显吗?你呢,要伪装到什么时候?烈怒帝瑠的总长邦枝葵?”就在邦枝葵询问的下一秒,乐渊直接叫破了她苦心伪装的身份。

    “什么?你是在叫我吗?哈哈,我可不是我们的总长?”虽然被乐渊直接叫破身份让邦枝葵感到意外。但是这种时候却是死活也不打算承认,随后又像是转移话题一般说道:“你呢,为什么要把石矢魔搅合得一团糟,你不知道学校因此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不知道,我原本到石矢魔就是混日子的。不过麻烦一直跟着我,无论是神崎还是姬川,亦或者是其他的小角色,都像是故意找茬似的来到我的身旁找我麻烦。我可是真正的受害者啊,不过我的实力很明显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乐渊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一旁的树下。随后捡起了两根差不多大小的光秃秃的树枝走到了邦枝葵的身旁,将其中一根递给她道:“赌一场吗?如果真的存在命运,你我之间总会要打一场的,不如趁现在我们比试一下。打赢的人能够决定一切!

    “你是认真的?”邦枝葵没有接过树枝,而是抬起头望着一脸严肃地乐渊问道。

    点了点头,乐渊仿佛是在解说规则一般说道:“一人一根,谁先击中对方活着击断对方手中的树枝便是胜者。有问题吗?”

    接过树枝邦枝葵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树枝似乎在寻找手感,又像是在热身。带着伪装眼镜的她目光突然变得异常锐利。盯着毫无架势随意举着树枝的乐渊说道:“这一场比试我决不会留情的,希望你同样能够遵守自己所定下的约定!”

    两个人为了不波及到一旁长椅上的小贝鲁和光太两个人,足足离开了十米左右。随后乐渊和邦枝葵一东一西站在喷泉的两侧互相对视着。

    看着对方已经调整好气息的邦枝葵,乐渊轻笑着说道:“好了,对战开始!”

    乐渊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对面的邦枝葵便陡然有了动作。只见邦枝葵身体向前倾斜,随后身体恍如流光几乎是贴着地面向着乐渊冲了过来,在常人一眨眼之间便来到了距离乐渊不到两米的地方。

    看着近在咫尺还没有动作的乐渊,面无表情的邦枝葵传出了恍如寒冬般凉意的声音:“心月流剑术*贰式*百华乱樱!”

    就在邦枝葵出招的一瞬间,她手中的树枝仿佛真的变成了能够摧金断玉的神兵,刀锋犹如从树上四散的樱花一般笼罩住乐渊的全身。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异常美丽的画面却在乐渊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景象。只见对面的邦枝葵在一瞬间以树枝高速作z字型跪倒的砍击,速度之快足以让人察觉不到死亡的降临。

    就在树枝即将击中乐渊身体的一瞬间,乐渊仿佛化为随风飘荡的柳叶,在树枝接近的一刹那随着邦枝葵的刀风顺势躲闪了过去。

    就这一招心月流剑术*贰式*百华乱樱便让曾经打过邦枝葵主意的神崎还有姬川直接扑街,不过对于乐渊的威胁度却是零。

    看着轻描淡写躲过了自己招式的乐渊,邦枝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虽然早知道能够解决神崎还有姬川的不是简单货色,但是乐渊的强大还是除了她的意料。

    看着依旧没有动作的乐渊,邦枝葵眉毛一挑手中的树枝带着刀风掀起了地上的尘土完全遮蔽住了乐渊的视线。

    随后在无声无息之下来到了他的身后,“心月流剑术*壹式*破岩·菊一文字!”在心中喊出了这一招之后。邦枝葵手中的树枝做高速横向斩击乐渊的背部。

    乐渊却像是看见了攻击使得。整个人向前走了两步正好走出了这一招的攻击范围。但是邦枝葵的攻击却远远没有结束。招式的变招“改*破山*菊一文字*追闪”随即向着乐渊突刺了过来。

    树枝作猛烈连续纵砍直击乐渊的背部,同时从树枝上伴随着强烈斩击而来的是巨大的冲击,一旦被击中便会产生二次伤害。

    但是无论是树枝的连斩还是无形的冲击却像是被乐渊完全看穿了一般,每一击都被乐渊抓着唯一的漏洞躲闪了过去。

    “哈,哈,哈……”一直主攻的邦枝葵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无论是怎么样的攻击都没有对乐渊产生效用,乐渊便仿佛一个黑洞将她的攻击一一吸收,没有一丝的反弹。

    即使是邦枝葵的身体在这样的交锋之中也产生了疲劳感。

    “哒哒——”

    “喔——”

    小贝鲁还有光太的呼喊声从一旁传来,作为姐姐的邦枝葵却是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是为了她还是一旁的光太这一战都不能够输。

    邦枝葵将手中的树枝横俱在胸前,身上逸散的气开始逐渐收敛,气息慢慢融于树枝之上。虽然还称不上人剑合一,但是无疑是一种能够高效发挥实力的状态。

    “心月流剑术*陆式*妖星剑舞!”作为邦枝葵现在唯一掌握的一招群体剑术,这一招无论是攻击性还是范围性都是绝对的最强招式,她将胜利的希望全都集中到了这一招上。

    “我流*剑一*破空改!”一招威力缩小版的一剑破空随着乐渊手中的树枝施展了出来,面对如同狂风骤雨般攻过来的妖星剑舞,乐渊选择了以点破面。虽然是缩小版的一招,但是那无物不破的特点却是依然没有改变。借着乐渊短距离的爆发,破空在击破妖星剑舞的一瞬间便击中了邦枝葵手中的树枝。

    “嚓——”邦枝葵手中的树枝整整齐齐地断成了两节,而乐渊靠着自身的护体罡气完全挡住了妖星剑舞的余波。

    看着毫发无伤的乐渊,还有手中早已经断成两截的树枝。还有那制止自己咽喉的树枝,邦枝葵挫败地低下头说道:“我败了!?”

    “巡警先生,快点来,就是这里!?”

    “搞什么。你手里拿着树枝指着这位小姐做什么?”一个穿着警服的巡警随着从这里离开的几个大妈来到了这里,随后色厉内荏地对着乐渊喊道。

    巡警在看到邦枝葵的一瞬间眼中露出一丝惊艳感,随后望着手背上有莫名印记的乐渊有了混混的印象。

    巡警带着轻蔑地眼神望着乐渊。随后望了一眼旁边长椅上的小贝鲁和光太说道:“哼,街上的混混吗?垃圾,我会从从头到尾好好教育教育你的。”

    看这想要带走乐渊的巡警,一旁的邦枝葵连忙喊道:“等一等,没有真凭实据地怎么能抓人呢?”

    “真凭实据?难道你们刚刚那是玩闹不成?”望着替乐渊说话的邦枝葵,巡警的脸色也变了,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一丝恶毒还有鄙视说道:“啊!原来如此,你和他也是一伙的吗?太失望了,这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吗?你几岁了?”

    “……17岁?”有些不明所以的邦枝葵回答道。

    巡警捏了捏鼻梁,像是无可奈何地说道:“你最好啊,在挑选男人的时候要看清楚一点哦?这种不良少年无非就是社会的垃圾。说起来那小孩就死你和他胡闹生下来的吧。真是的,小孩养小孩,我对这个国家的未来真是感动不安啊!”

    一旁的邦枝葵听得就快要爆青筋,光太是她的弟弟,作为姐姐的邦枝葵最讨厌别人说这是她的孩子。而且还被不明事理的家伙任何和乐渊有一腿,对于刚刚败给乐渊,正在对那个不明的要求感到困扰的时候,更是又羞又恼,扬起手就想要大耳光子抽到他的脸上。

    而乐渊却是阻止了她的行动,在不知不觉之间一记大力抽射踹在了巡警的裆部。看着一脸蛋碎表情躺在地上直打滚的巡警,乐渊走到他的身旁,直接将他举过头顶。

    手上的魔力注入到了巡警身上,一忘皆空已经默默施展到他的身上,随后将巡警倒栽葱方式直接灌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拍了拍两只手,乐渊望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巡警说道:“垃圾就老老实实待在垃圾桶里吧!”解决完了巡警,乐渊转过头望着旁边一群大妈,顿时乐渊那宛如恶魔一般的形象深入到了她们的内心深处,再也不敢多做停留,一溜烟地全部散去。

    重新回到了邦枝葵的身边,看到乐渊将目光盯到她自己的身上,邦枝葵的连顿时变得红扑扑的。有些不知所措地摆弄着双手道:“那个,那个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烈怒帝瑠有规定,烈怒帝瑠尤其是总长绝对不能有男朋友。所以,所以我必须要……”

    邦枝葵快要烧糊涂了,也不知道自己在脑补些什么东西,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

    乐渊一只手摸在了她的脑袋上,同时手中的灵力输出,水系仙术雨润让邦枝葵已经快要超负荷运作的脑袋冷静了下来。

    “什么都不要多想哟,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希望你能支持我,无论我做什么决定,我都希望你和你背后的烈怒帝瑠都要在我的身后支持我。而且啊,烈怒帝瑠可从来没有什么不能有男朋友的规定哦!”

    “没有规定?怎么可能呢,这是一代代流传下来你怎么知道?”邦枝葵听了有些晕乎乎的,乐渊的话有些不清不楚。

    乐渊从一旁的长椅上抱起了小贝鲁说道:“我当然知道,烈怒帝瑠初代总长就是我的姐姐啊!”(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