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一十二章 斩极刑者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一十二章 斩极刑者

    “呼,真是太痛快,那个男人乞求声真是让人感到愉悦,真是太感谢奥内斯特大人,为我们伟大的奥内斯特大人干杯!”

    一回到独属于自己的房间,斩首赞克就一下子做到了房间一边的椅子上,一边感慨着现在这种“愉悦”的生活,一边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来了已经开封的啤酒准备开怀畅饮一番。

    一口气将啤酒瓶里面的酒喝掉了将近一半,斩首赞克这才用另一只手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酒水,将酒瓶放到一边的桌子上。

    只见刚刚喝完酒的斩首赞克重新拿起了搁在桌脚的巨剑,随后陡然在一点也不宽敞的房间中开始奋力地挥舞起手中的举剑。

    “呼,真是怀念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犯人那一声声求饶声,还有死前凄惨的叫声竟然让我觉得是如此的悦耳,还真是一天听不到就浑身都不舒服呢!”

    正在挥舞举剑的斩首赞克并没有看到,就在他舞剑的同时,一个透明的人影在这近乎无法躲避的屋子里躲闪着他手中的巨剑。

    当舞出一身汗之后,斩首赞克一只手将剑驻在地上,另一只手擦了才脸上的汗水道:“该死的,怎么越来越兴奋了,又有了杀人的冲动,TMD的今天已经没有要处死的犯人了,要忍耐吗?”

    低头对着自己默默说话的斩首赞克猛地抬起了自己的头,脸上露出了不可抑止的残酷笑容道:“怎么能禁锢自己的心呢?监狱里面的还不能死,外面不是还有不少可以斩杀的‘猎物’吗?只要不被人发现,谁能知道是我干得?”

    “我知道!”

    一个只有斩首赞克能够听到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被这陌生的声音吓了一跳的斩首赞克举着手中的巨剑惊疑不定地扫视着只有他一人的房间。

    “谁?是哪个混账敢来打搅你赞克大爷?”

    斩首赞克差点被乐渊这莫名声音吓尿了,刚刚他还在谋划着匿名杀人,下一秒就被人发现了,心中杀意一发不可收拾的斩首赞克已然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给他杀。

    “嘭——”

    一声沉闷无比的声音在屋子中想起,随之而来的是斩首赞克那强壮的身体倒地的声响。乐渊拍拍手将身体显现出来,这一拳的力量控制地刚刚好,将斩首赞克打得暂时性休克而不致死。

    “你的命运早已经注定,那么便让我将你的死亡变得更有价值吧!斩首赞克哟!”

    五分钟之后,一脸阴沉沉的斩首赞克从行刑者房间中走了出来,随后提着他那散发着浓重血腥气息的巨剑走向了监狱长的所在房间。

    一路上斩首赞克遇见十数个巡逻的监狱警备队员,但是却无一人胆敢鼓起勇气上前询问斩首赞克,毕竟现在帝国监狱除了名面上的最高掌权者监狱长之外,最为强势的就是一直执行死刑的杀人魔——赞克。

    很快,斩首赞克就来到了监狱长办公室外,随后连门都没有敲一下便直接开门走进了监狱长办公室内。

    斩首赞克进入后瞟了一眼只有监狱长一个人的房间,随后将自己身后的门关了起来。

    正在审批文件的监狱长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眉毛一挑,抬起头就想要破口大骂谁这么不懂规矩,但是在看到进来的人是斩首赞克的时候就强忍住了快要出口的脏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只见监狱长放下了手中的笔,双手搭在一起盯着斩首赞克微笑着说道:“这不是赞克吗?今天的你任务完成的也很出色嘛,真是辛苦你啦,不如早点回去喝几杯休息一下吧,明天也需要你努力的哦!”

    斩首赞克听到监狱长的话之后非但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还骤起眉头望着监狱长身后的墙壁前的书架,脸上先是迷茫随后坚定地看着眼前的监狱长。

    “你是怎么了,赞克?发生什么事情了?呃——”

    监狱长的话还没有全部说完,斩首赞克一个纵身越到了监狱长的身前,然后用空着的左手猛地掐住监狱长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你,你这是,想叛逆吗?赞克!”

    监狱长不断拍打着赞克的手臂,试着让斩首赞克将他放下。不过他的举动完全无效,反而是不断的挣扎让他连声音都变得极为微弱,根本传不出这个房间。

    “帝具!帝具在哪里?”

    赞克突然开口说话了,和平时的他略微有所不同,此时的他声音中带着一丝僵直,不过正在不断挣扎的监狱长完全没有听出这点不同。

    监狱长的双手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掰开赞克掐着他的脖子,不过这样除了让自己略微好手一点没有其他用处。

    “咳咳,五视万能,一直,一直都放在那里,你知道的。除了真正与它契合的人,其他人根本无法长时间使用,你难道为了帝具就想弑杀上级,你会被帝国通缉的!”

    看得出监狱长非常惜命,眼见斩首赞克不是在说笑的便想要说出秘密保全性命。而斩首赞克听到后非但没有松开左手,反而猛地左手发力。

    “咔嚓——”

    伴随着颈椎断裂的声音,监狱长浑身一软死在了斩首赞克的手中。

    “死了?那么斩首赞克啊,到了你表现的时候了,去闹吧,把这个监狱闹得天翻地覆,然后给自己一个华丽的落幕!”

    就在乐渊走向房间内的那一排书架的时候,斩首赞克也开始了行动,他对着已经断脖子的监狱长挥动了手中的举剑。

    “嗤——”

    毫无压力的,监狱长的头颅被斩首赞克顺利地斩了下来。而乐渊一挥手大功夫,整个暑假被统统移走,露出了后面的隐秘保险箱。

    “开锁咒什么来着?阿拉霍洞开!”

    乐渊自然不可能真的忘记,从进入游戏以来记忆能力就超常发展,到了现在过目不忘都是小事,直接将记忆提取回放都是常事。而阿拉霍洞开这个基本上没有用过的魔法,则是早早被乐渊抛弃在了记忆的角落。

    随着一声只在屋子中才能听见的爆鸣,乐渊身前的保险柜猛地被从内向外喷涌的一股能量打开,乐渊挥了挥由于能量爆破而扬起的灰尘,从保险柜中取出了一副像是在脑门中镶着第三只眼睛的头罩。

    “无法同时使用两件以上的帝具?就由我来打破这个笑话!”

    乐渊直接无视了帝具使之间流传的一项准则,将刚刚到手的五视万能戴到了自己的头上。在戴上五视万能戴上脑袋之后,乐渊察觉到两件身上帝具开始疯狂地变换着波动,虽然乐渊的身体已经达到非人之境,但是在这不断变换的帝具波动下还是感到一阵阵的恶心感。

    不过虽说两件帝具同时开始剧烈波动,但是比起和乐渊契合的离风靴,刚到手的五视万能就像是不听话的孩子和乐渊专门做对。

    乐渊一把将五视万能从头上摘下,随手丢进了空间背包中。而随着帝具临时主人监狱长的死亡,乐渊的主线任务一便宣告完成了。

    “疯狂的共鸣波动,如果两股波动都是离风靴级别的我应该能够承受,但是五视万能很明显‘不配合’,和我的契合度就这么低吗?”

    随着亲自尝试,乐渊也算是明白了所谓的不能同时装备两件帝具的原因。官面上的帝具使精力不足以支配两件帝具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应该是帝具创始者的初代皇帝悄悄设下的一个限制。

    帝具的力量非常恐怕,像艾斯德斯那一级别的帝具使就能对抗千军万马,而如果将复数的帝具集合到一个人的身上,拥有五视万能的洞察力、香格里拉的机动力、百兽王化的恢复力还有浪漫炮台的遇强则强的攻击力,简直就是所有人的克星。

    而初代皇帝为了防止有人能够拥有这样不可控制的力量,专门在帝具上刻下了复数帝具引发精神共鸣的限制,让常人根本无法忍受附属帝具共鸣的波动从而缔造死亡传说,让想要收集帝具的野心家放弃执念。

    就在乐渊实验五视万能的时候,被乐渊操控着的斩首赞克一手握着依旧滴血的巨剑,一手提着监狱长那血淋淋的脑嗲走出了监狱长办公室。

    斩首赞克那宛如杀神一般的姿态顿时引起了监狱守卫的注意。

    “咦?那是赞克吗?他手里拿着的是……脑袋?”

    “今天还有要处刑的犯人吗?而且他走来的方向好像不太对劲啊?”

    “你们快看,那个脑袋不是监狱长大人吗?不会是我眼花了吧?”

    ………

    随着一个人出声大喊,其他人纷纷发现了那个头颅的真正身份。而斩首赞克也在那一瞬间被监狱守卫视为了斩杀监狱长的叛逆。

    “杀了赞克这个杀人魔,为监狱长大人报酬!”

    “为监狱长报酬,升官发财等着我们!”

    “让赞克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顿时整个监狱的守卫力量活跃了起来,所有人都磨刀霍霍地想要当场击杀赞克。

    其中有真心想要为监狱长报仇雪恨的,也有想要借着这次机会打压赞克的嚣张气焰一展实力的,更有想要借着斩杀赞克的机会得到上级嘉奖升官发财的……

    就这样一场数量极度不平衡的厮杀开始了,人数处于极度劣势的赞克却像是一头饿狼,以超凡的速度躲过了枪击,直接冲进了监狱守备队的人群之中挥舞着举剑大开杀戒了起来。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蚁多咬死象”,更何况现在监狱守备队和赞克之间的实力差距还没有到蚂蚁和大象之间的差距大。

    在赞克大杀特杀击杀了数十人之后,由于身体连中数枪而倒在了地上。就在赞克勉强抬起头的时候,他的眼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清明。

    “等等,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咳咳,我可是赞克!”

    乐渊对于斩首赞克的控制在这一刻解除了,不过已经杀红眼的监狱守备队队员可没有心情听赞克的辩解,刚刚的一轮厮杀让他们失去了众多熟知的伙伴。

    “死吧,赞克!”

    “砍死他!”

    “为比利报仇!”

    “海灵顿,你的妻女我会帮你照顾的!”

    …………

    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斩首赞克被众人乱刀砍死,他的脑袋更是被众人像他曾经做过的一样,从身体上被斩了下来。

    “终于死了吗?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所有实力不足者最终的下场,一路走好,斩首赞克!”

    带着丰厚战果,乐渊离开了帝国监狱。(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