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三十五章 死斗(四更)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三十五章 死斗(四更)

    整个龙船之中的人持续听了长达二十多分钟的[尖啸]笛声之后一个个软弱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别说是抵抗之力,连自己的意识都不再存在,这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个外人会知道。

    “果然嘛,你们前一段时间假冒我们夜袭不断暗杀官员,就是为了引我们这些正牌夜袭现身吗?如果真是艾斯德斯应该不屑用这种手段,是奥内斯特大臣给你们出谋划策的吗?利瓦将军,你也堕落了?”

    持枪戒备的布莱德看着那个被两名帝具使拱卫在中间的银白色头发的中年人,眼神中露出一丝回忆还有作为敌人的无奈。以前一起战斗的上下级,想不到再次见面之后竟然成了生死之地。

    利瓦在看到布莱德那一身熟悉的[恶鬼缠身]装束之后同样露出了追忆往昔之色,不过转瞬间便被冷漠所取代。看着布莱德道:“变的人何止我一个,你不是也改变了许多吗?不过在开战之前,我还是想要问一句,你愿意弃暗投明,加入我们吗?”

    看到布莱德那更胜往昔的实力,作为艾斯德斯麾下军师的利瓦不由起了惜才爱才之心,在对战之时还想着招降布莱德。

    布莱德将手中的红色蜻蜓切耍得出神入化,随后整个人的气势一变仿佛成为了一把利刃直指对面的利瓦道:“如果我们两个还是战友,我们现在已经去喝一杯庆祝重逢了,但是我们现在是敌人,我们之间的选择只有一个……”布莱德将手中的赤红蜻蜓切对准了利瓦。

    看着布莱德的动作,作为他曾经老上司的利瓦自然明白了他的选择。只见利瓦轻轻脱下了自己右手上的白手套,随后露出了带着的戒指型帝具[水龙凭依]道:“既然如此,就让我这个曾经的上司,从你这位老部下最后一程!妮乌,达伊达斯,那个拿剑的小子就交给你了!”

    说话间利瓦的右手动了,右手的食指中指猛地向上一指,从布莱德的身下顿时一道旋转冲刺的水流穿透龙船的墙壁击中在了布莱德是铠甲之上。看着被水流冲飞的布莱德,利瓦看都不看剩下的塔兹米一眼,控水帝具[水龙凭依]操控着自身的血液将他托了起来飞到了上方的甲板之上。

    “咳咳,居然是控水的帝具吗?果然很符合你艾斯德斯部下的身份,你就这么想做艾斯德斯的走狗吗?利瓦将军!”看着操控河流中河水作为武器的利瓦,布莱德顿时觉得压力山大,现在天时地利人和无一在他那一边,真的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了。

    听到布莱德那似捧实嘲的话,利瓦的脸上陡然露出如同厉鬼一般的表情道:“别开玩笑了,和凭空变出冰块的艾斯德斯大人想必,我算得了什么,我们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啊!”

    愤怒之间,利瓦的又一轮进攻开始了,无数旋转着的高速水流将不断旋转着赤色蜻蜓切的布莱德打得那是节节后退。

    “艾斯德斯究竟给了你什么,你要这么为他卖命!”面对利瓦的攻击,布莱德只有防守之力,根本无力支援没有帝具的塔兹米,心中只能暗暗为塔兹米祈祷。

    而另一边塔兹米和三兽士之二的战场中,塔兹米的战况却比布莱德所预料的好得多。面对三兽士之二的围攻,虽然塔兹米战斗中有些捉襟见肘,暴露出了他在死斗上经验不足的缺点,但是他那高明至极的剑法却弥补了经验上的不足,让战局没有第一时间崩溃。

    “我能行,我能行的!”

    像是为自己鼓励,又像是向三兽士示威一般。塔兹米一声大喊,身法突然形似鬼魅、运动轨迹变得捉摸不定,身体从妮乌和达伊达斯两人间穿过。随着他的行动,被穿过的两人身体上一瞬间出现了数道剑痕,鲜血顿时从剑痕上涌了出来。

    “没想到这个小子还真有两手,那个奇奇怪怪的剑法真是有趣。”达伊达斯从地上拔起了帝具[两柄大斧]郑重地看着极为年轻的塔兹米,战斗到现在他算是彻底认同了塔兹米的实力和潜力,只要给他时间前途不可限量。

    “坚持住达伊达斯,我帮你强化一下。”妮乌突然吹响了手中的帝具[尖啸],只不过一两秒的时间,他身前的达伊达斯便像是打了激素一般顿时长大了一号。

    正想拔剑上前组织的塔兹米突然回身一剑砍在了空处,这一举动把他对面的人吓了一跳,同时下面的一幕就更让他们感到惊讶了。

    只见塔兹米的身体突然凭空升起,不像是塔兹米自己挑起来的,更像是被人打飞,塔兹米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随后一道龙卷风凭空出现裹挟着塔兹米像是一支箭在龙船壁上打出一个洞,随后一头钻进远方湍流的河水之中。

    面对着近乎凭空消失的对手,无论是妮乌还是达伊达斯都感觉到不寒而栗,这种莫名其妙如同见了鬼一般的场面简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嘶——”

    突然之间,对面的达伊达斯掷出了手中的一把大斧,拥有追踪敌人功效的[贝尔瓦克]拐了一个圈向着其中一个无人的地方疾射而去。随后听到“锵”的一声,[贝尔瓦克]仿佛遇到了什么武器的阻击,被弹飞之后绕了一个大圈重新向着那个空地攻击了过去。

    “敌人,而且是能够隐形的敌人。”看到自己的帝具[贝尔瓦克]的状态,达伊达斯立刻对着身旁的妮乌说道。

    乐渊看着纠缠不清的飞斧,也不再隐藏自己的什么形迹,直接显露出身形随后手中的龙魂剑黏在了斧柄上,靠着真气将飞斧不断在剑上转着圈,随后猛地回击向了对面的达伊达斯。

    作为帝具的主人,达伊达斯根本不担飞斧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一抬起右手,正飞向他的斧头自动稳稳落在了他的手上。

    “看样子不是夜袭那边的人,不过同样不怀好意,一起上解决了他!”就在妮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使出了自己帝具的隐藏秘技“鬼人招来”,一首曲子之后,原本极度伪娘的他成了一个长着娃娃脸却有肌肉大汉身体的畸形。

    “哈哈,这副身体好久没用了,为你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吧,路人!”体形强化完成的妮乌,现在的身体可不仅仅是看着可怕而已,这副受到秘技强化的身体足以对抗一般的帝具使。

    率先冲上来和乐渊缠斗的达伊达斯突然跳开,只见身后的大汉妮乌双手抱拳一记锤击向着乐园道脑袋锤了过来。

    “嗤——”

    一阵银光闪过,原本以为能够将乐渊脑袋打扁的妮乌却全然没有感到手上传来打中的实感。不仅如此,他的眼前还看到了一双飞上空中的断臂,上面还在流淌着鲜红的血液,那双手比越看越熟悉,不正是他自己的手臂吗?

    “啊啊啊——”

    手臂被斩断的同感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入到他的大脑中,当他看向自己的两只胳膊的时候,只见被剑划过的地方不知何时已经凝结成了冰霜,正是由于冰霜才让他暂时失去了感觉。而随着冰霜的散去,成倍的疼痛感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为你折磨致死的人赎罪吧,混蛋!”

    对于面前的妮乌,乐渊完全没有留手的打算,一剑斩断了他的两只胳膊之后,乐渊的剑锋刺入了他的咽喉之中。面对乐渊这突然而来的一击,以杀人扒人脸为乐的妮乌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在乐渊在他脖子上留下一道剑痕后。他仿佛见到了无数被他扒去人脸的女子一个个向他索命,他想张开嘴大吼,但是只有空气从他咽喉中穿过的声音,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嗙当——”

    妮乌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那已经扭曲的面孔让手持帝具的达伊达斯看得不寒而栗,那是经历过怎样折磨才会露出的痛苦表情,像他们这样在艾斯德斯手下做事的人来说恐惧早已经稀疏平常,但是即使这样妮乌依然无法避免恐惧。

    “咕噜——”

    看着几个交手之间斩杀了妮乌的乐渊,达伊达斯忍不住咽唾沫,这种身手他只在艾斯德斯身上看到过,杀人如宰鸡的无人可敌之姿。

    当乐渊身上的杀意笼罩在达伊达斯身上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被艾斯德斯那一级的人盯上,他的水平逃跑只会死得更快,只有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秘技*鼬镰!”

    面对乐渊的威胁,达伊达斯直接使出了藏了许久的秘技。只见他手上的帝具[贝尔瓦克]发出了乳白色的光辉。离得乐渊近十米的达伊达斯猛地挥舞起手中的双斧,乐渊只感觉威胁接近,猛地离开刚刚所在的地区。

    刚刚躲过一击的乐渊便看到自己身后的墙壁被打出了一道仿佛是被剑看出的口子。

    “鼬镰?真空斩?好像不仅仅是那样。”

    不断挥舞着双手的达伊达斯不断放出无形的攻击,这些攻击仿佛不需要锁定一般,无论乐渊逃向什么放心都会死死地追着。

    “哈哈哈,我的鼬镰就和[贝尔瓦克]一样不能量耗尽是不会停止的,我的臂力转化的鼬镰攻击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看着乐渊东逃西窜的样子,达伊达斯的脸上露出了痛快之极的表情。

    突然乐渊停止了逃跑,直愣愣地向着达伊达斯冲了过来,像是无视了鼬镰攻击一般,硬顶着鼬镰的攻击冲刺到了达伊达斯的面前,一剑斩下了他的脑袋。

    刚备斩下脑袋的达伊达斯还保有自己的意识,脑袋落下的瞬间看着鼬镰攻击到的地方,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喃喃道:“怎么,可能会无……效……”

    乐渊的身上,被鼬镰划破的衣服之下的身体别说伤痕了,连一道印在都没有。

    乐渊从地上分别拾取了两个人帝具,随后看着地上达伊达斯的脑袋说道:“鼬镰?想用风来对付我,真是天真到了极点的想法,早死早超生吧,也不知道那两个人的战斗怎么样了?”(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