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三十九章 正式赛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三十九章 正式赛

    乐渊所在的9号房毫无悬念,虽然其中有些人能在普通人面前称王称霸,但是一旦到了帝具使那一阶段的人来看就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当乐渊将其他人的小球全部收集齐,紧随银发老头延藤走出门之后,便发现门外已经有两个人站在了那里,分别是8号房的塔兹米和0号房的骑士里尔。

    “哟,这不是塔兹米吗?很久没见了,最近在忙些什么呢?”就像是许久没见的老朋友一般,乐渊向他打招呼道。

    塔兹米在看到乐渊的那一瞬间同样眉毛一跳,似乎没想到乐渊同样出现在了这种地方。没有和他同为夜袭同伴的里尔做任何交流,塔兹米微笑着向乐渊打招呼道:“最近挺忙的,为了变强我可是做了十足的锻炼呢!老板你又怎么会来参加这个比赛了,莎悠他们还好吗?”

    “那是当然的,莎悠他们同样来观赛了哦!我想用这笔奖金犒劳犒劳店里的诸位,毕竟为了店面的发展他们都很努力,作为老板我也没什么能够给予他们的,就想借这次机会让她们开心一下!”

    乐渊表现得像是个十足的好老板,塔兹米看了硬是找不到任何的不妥之处。就在他们交流的时候,其他房间的参赛者也陆续走了出来,整个武艺大会还是来了不少的高手,参赛者的情况比乐渊想象的更好。

    除去3号房内的人全军覆没没有胜者之外,其他结果房间的人纷纷将小球收集交给了作为主办方代表的利瓦,不过其中1号房的获胜者由于伤势过重不得不放弃了比赛。

    到此为止,正式赛的参赛者便全部诞生了。通过内部抽签,乐渊第一轮的对手便选择了出来,是2号房间的胜者。一个中等身材,脸上带着一道剑痕的剑客。

    就在正式赛开始之前,身为主办人的艾斯德斯已经坐在了最方便观赛的主位上,看着观众席座无虚席的场景对着身旁的利瓦说道:“看来大家都非常期待这场武艺大会,那么就赶快开始吧,看看这场大赛中有没有配得上那两件帝具的人存在!”

    利瓦立刻会议,拿着话题便跳上了擂台,对着所有观众说道:“各位帝都居民,现在经过激烈的预选赛,我们选出了最为英勇的8名参赛者,首先第一场对决的双方,分别是东方——流浪剑客爱德华!”随着利瓦的介绍,带着草帽穿着破旧衣衫的刀疤脸剑客爱德华出场了。

    “然后就是西方的参赛者——点心店老板乐渊!”不过在乐渊出场的瞬间,角斗场内部那是嘘声一片,毕竟点心店老板这个名头比起对面来那是档次掉了数个档位。

    “这种家伙是怎么混进比赛的!”

    “武艺大会可不是点心大会,让他上不是送死吗?”

    “真是的,这一场比赛岂不是全然没有悬念了吗?老子的赌注啊,真是邪门了!”

    不过乐渊却没有理会这群无知者的言语,在角斗场内迅速地一扫而过,找到了雷欧奈他们的所在地。一边上场一边身体对着他们挥舞着双手,露出让他们安心的自信笑容。

    比赛双方一出场,原本有些无精打采观战的艾斯德斯猛地盯上了乐渊。从乐渊的身上她感受到了极为熟悉的感觉,但是细细一回想却又发现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嗯?赛琉,我应该在什么地方同时见过你和台上的那个男人吧!”艾斯德斯突然问向了一边做着警卫工作的赛琉。

    虽然身为“夜镰”一员的感情记忆被屏蔽了大半,但是和乐渊他们这群人的交情还残留着,那一段记忆自然也留下不少,听到艾斯德斯的询问,赛琉一怔后回答道:“是的,艾斯德斯长官。2年前您得胜归来的时候,我曾经带着他在人群中见过您一面,难道你当时就记下他了吗?”

    被赛琉这么一提醒,属于艾斯德斯的那一段的记忆顿时便浮现在脑海之中。将记忆中的那个人影和眼前的乐渊一作对比,艾斯德斯的脸上舔了舔嘴唇道:“是那个人吗?没想到当初的感觉果然没错,这个男人的确非常特殊,真是期待他在这场大赛中的表现!”

    原本兴致缺缺的艾斯德斯突然对今天的大赛充满了兴致,眼睛仔仔细细地盯在了擂台上,或者说是盯在了乐渊这个参赛者的身上。

    “比赛,开始!”身为司仪兼职裁判的利瓦在宣布了开始之后立刻跳出了擂台,站在台下看着两个人的比赛。

    “噌——”

    刀疤脸的流浪剑客将剑从剑鞘中拔出,随后摆出了突击的驾驶,望着乐渊的眼神中充满了战意:“今天,就以你的血来纪念我神道流的崛起,我一定会在艾斯德斯大人的赏识之下飞黄腾达的。”

    流浪剑客边说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了一边的艾斯德斯,当看到微微露出笑容盯着比赛场的艾斯德斯时不由心花怒发,以为能够借此一战成名。

    谁曾想突然之间他流浪多年所培养出来的直觉告诉他“要遭”,暗叹一声失误的流浪剑客将目光重新放回到了自己的正前方,不过这一瞧却让他差点吓出魂来。只见原本相隔差不多10米以上的乐渊竟然已经来到了他的两米之外,眼看就要近身了。

    “哼!神道流*风裂!吃点苦头吧小子!”看着突袭而来的乐渊,流浪剑客在心中暗自冷笑,对于近身战他还没遇怕过谁的。一记迅捷无比的半月弧形斩笼罩在了他身体一米的范围内,形成了一道谁也不能突破的屏障。

    而这一幕让现场人的欢呼声干过架炙热,而懂行的高手同样为这一招惊叹。流浪剑客的剑技虽然简单,但是配合他的出剑速度和力量,绝对能够一击致命,而对于疾冲过来的乐渊,也正好让其手忙脚乱无法进攻。

    “不愧是通过预赛的人,这一击如果我没有穿着[贵族战车]也会受到不小的伤害,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剑客。”台下巡视的狩人威尔不由感慨道。

    “切,自以为是的攻击,自食恶果去吧!”而他身边的黑瞳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下了一个完全不同点结论。

    而和黑瞳拥有相同结论的不止一个,看得尤为仔细的艾斯德斯同样发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没用的废物,使出这种攻击根本看不出他的真正实力,还要继续等待吗?”

    作为现场实力最强者的艾斯德斯所下的结论并没有错。流浪剑客的所谓“神道流*风裂”的攻击看似威猛无比,这一招如果被轻轻松松打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受得了,而且其攻击速度也非常快,一般人根本反应不及便会被一击命中。就算没有被这一招打中,挥剑那一瞬间产生的真空斩攻击同样能够带给敌人不小的损伤,这一招的攻击范围比起常人看到的还要大得多。

    但是强大的威力同样伴随着这不小的缺点,首先便是这一招的攻击非常单纯,一招横向的水平斩击,只要眼力不差的人都能分析出这一招的攻势。其次由于要产生如此强大的攻击,流浪剑客挥剑时会利用腰部的力量,虽然威力的确强大了不少,但是他的僵直时间同样不低,一旦没有命中很容易被人打得措手不及。

    作为这招的使用者,流浪剑客当然知道这招的弊端,但是他可不认为现在的乐渊还能够规避了这一招,没有被直接命中就算乐渊敏捷惊人了。但是就在他自以为攻击成功的时候,眼前的乐渊却陡然消失在了他的视线。

    “什么?消失了?”就在流浪剑客疑惑不解的时候,那种在死亡边缘的危机感再次传来。

    “咚——”

    只见原本消失不见的乐渊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并且来到了保持着前倾状态挥剑姿势的流浪剑客的身下。一记威力十足的朝天一脚踹在了流浪剑客的下巴上,流浪剑客只觉得自己脑袋一晕身体便不由自主地飘了起来,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似的无法动弹。

    而一击得手的乐渊没有停下动作,轻轻一跃来到了仰面飞上天空的流浪剑客身前,抬腿下劈。

    “咚——”

    流浪剑客的身体像是流星一般坠入到擂台上,他手上的剑已经丢弃到了一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倒在被砸出裂缝的擂台上。

    “是我赢了,你来察看一下他的状态吧!”乐渊转过头对着台下的利瓦说道。

    利瓦没有多说,轻轻一跃来到擂台上,随后蹲在流浪剑客身边检查起了他的状态。随后站起来大声宣布道:“武艺大会第一位进入四强的人诞生了,胜利者是乐渊!!”

    “哇哇啊啊!!”全场响起了异常激烈的吼声,战况突变,让一众观战的人的心几度上下起伏。

    “太好了,我就知道这个家伙是匹黑马!”

    “你这家伙,刚刚不还是抱怨买错了吗?”

    “谁,谁说的,我这是有先见之明,乐渊就是大隐于市的强者啊!”

    在一阵欢呼声中,乐渊走下了擂台。而被打败的流浪剑客则是在警备队队员的帮助下被抬进了医院进行治疗。(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