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五十二章 教你做人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四百五十二章 教你做人

    在席拉这个权二代看来,乐渊这种靠着女人上位的家伙虽然有几分本事,但是和他这个天生就是上等人的大臣之子比起来那是两个不同的阶级,乐渊绝对不敢冒着得罪大臣的风险去得罪他。

    所以当知道是乐渊领着狩人前来协助的时候,席拉便想要给乐渊一个下马威,好好让他知道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但是乐渊却像是疯子似的爆发了,而黑瞳等人也像是完全没有顾忌一般直接动手。

    兰对上了死仇小丑尚普,而威尔和黑瞳则是各自一人挡下了两名狂野猎犬的家伙。现场只剩下乐渊、席拉还有玲鹿没有动作了。

    “你,你这家伙……”看着已经战作一团的狩人和狂野猎犬,席拉愤怒地指着乐渊,没想到乐渊会这么不给他面子。

    “我?我怎么了,我和狩人从来都不是你的部下,记好这一点,小子!”

    对于席拉这种极度残暴且好色,犯下累累罪行的家伙,乐渊那是看到就觉得不爽,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

    “啪——”

    就在乐渊眼前的席拉消失的一瞬间,乐渊的右手伸向了自己的右后方,以掌挡下了席拉的一拳。

    “切,去死!”

    一击不中,席拉利用帝具[香格里拉]再次转移自己的身体,下一面出现了乐渊的左侧一记带着劲风的下劈朝着乐渊的脑袋踢了过来。

    右手横在脑袋上,乐渊的右手一动不动地挡住了这一击。就在席拉想要再次动用[香格里拉]的力量进行偷袭的时候,却见乐渊以比他更加迅疾的速度一个闪身来到他的身后,无比果决的一拳击中在了他的脊椎处。

    “哐——”

    席拉中招的同时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随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引起了墙壁的坍塌。

    “席拉大人!”

    正在和威尔对战的多特雅见到席拉被击飞,不由分心大喊了一声。

    “很抱歉,你们的席拉大人他啊……”

    乐渊一脸惋惜地摊开了自己的双手,随后猛地向左一跨步转息之间抬起右手向后一伸,变掌为抓随后一扣。

    只见席拉此时身上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一脸痛苦地被乐渊捏着脖子动弹不得。乐渊对着其他人大喊一声道:“都给我停下来,无聊的闹剧可以停止了!”

    乐渊的这一声效果还是有的,下一秒所有的狂野猎犬成员纷纷跳出战斗圈,冷眼看着扣住席拉脖子的乐渊。

    “我看看我们的席拉少爷的凭仗是什么?”

    乐渊一把将席拉身上的空间帝具[香格里拉]扯了下来,随后看着已经没有威胁的席拉一把扔回到了狂野猎犬的人群中。

    “咳咳,你这家伙,快点吧我的帝具还来!”

    眼见自己最心爱的“玩具”被夺走,席拉异常恼怒地呵斥道。

    “切,用不上吗?”

    乐渊仅仅是抓着[香格里拉]不过短短一秒钟的时间,便发觉这件帝具和他的相性极差,虽然同属于空间但是根本不是一回事。

    将[香格里拉]收好,乐渊看着怒视着他的狂野猎犬的众人,伸出了自己的一根手指。轻轻地一弹,顿时一道道指风极速射向了对面的席拉。

    “叮叮叮——”

    武士打扮以藏一个错身挡在了席拉的面前,随后手中的武士道连续不断地挥砍,发出一声声轻鸣声,乐渊发出的无形攻击被他一一挡了下来。

    只见以藏将刀收回到了自己的刀鞘中,闭上眼睛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道:“哼,不过如此,我的江雪需要更多人的血祭,你想要成为它的下一个祭品吗?”

    “锵——”伴随着一声巨响,一阵刀光剑影笼罩在了狂野猎犬总部的所有人脸上。

    只见以藏原本已经收进刀鞘的刀已经重新被拔了出来,而以藏则是一副拔刀斩的姿势,挥刀的右手僵持在那里,一滴滴鲜血从右手上慢慢滴落到地上。

    “怎么,可能?我的江雪可是流传已久的旷世宝刀!”

    以藏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而他的身前不远处地面上插着的则是他爱刀江雪的半截刀尖,刚刚的一轮对砍他不但输了而且还赔上了自己的爱刀。

    “刀是好刀,但是人太差了。我的剑不过是帝都铁匠花了一个下午打造出来的,但是在我的手上却丝毫不逊于摧金断玉的神兵。”乐渊随后将自己手上的那把长剑收了回去。

    不再理会已经被打击得失去信心的以藏,乐渊对着席拉说道:“今天不过是来打个招呼,如果想要回帝具,让大臣亲自来找我吧。还有你最好安分一点,可别刚刚出门便被夜袭的人给砍了,那样的话大臣可是会伤心的哦!”

    打完招呼,乐渊一挥手带着黑瞳三人离开了狂野猎犬的总部。在回去的路上,四个人一点声音也没有,仿佛刚刚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走在最起码的乐渊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后的三人问道:“怎么样?有信心全歼了那几个家伙吗?”

    “没问题,这一天我已经等待很久了,那个家伙有底牌,但是绝对不是我的对手!”说话的人是兰,他的眼中虽然充满愤怒但是没有让他失去最起码的判断力。

    “那两个家伙对我的威胁也不大,我有信心缠住那两个,甚至将他们斩杀。”威尔同样表示没有问题。

    至于黑瞳,她更是举起右手摆出了OK的手势道:“那两个也没有问题,我能在10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乐渊先生,我们今天试探他们的实力,这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不直接动手,我们的实力足以解决了他们啊?”威尔直愣愣地问答。

    “啪——”黑瞳直接用[八房]敲在了威尔的脑袋上,嘴里喃喃道:“笨蛋!”

    “什么?我怎么又成笨蛋了?我这不是不懂就问吗?”威尔向着一旁的黑瞳解释道。

    “我们还是狩人的一员啊威尔!虽然我们不满于席拉和狂野猎犬中人的所作所为,但是如果我们杀他们的事情被人所知晓,还是会被帝国视为敌人。所有即使要动手,也要找最恰当的时间动手,就看那个被吓破胆的小子还敢不敢出门了!”

    就在乐渊等人回去后的第二天,奥内斯特大臣就去请乐渊上他的府上一叙。直接就当着乐渊的面把席拉教训了一顿,随后还拿出金银财宝异常诚恳地想要赔偿。当然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赎回席拉这个熊孩子的[香格里拉]。

    “奥内斯特大臣,我综合席拉长官的各种前科,有理由相信他和布德大将军被杀的事件有联系。毕竟空间帝具的能力众所周知,如果是席拉长官动用帝具的力量便足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布德大将军带出帝都进行刺杀,不是吗?”

    乐渊没有提还回帝具的事情,仅仅是将一个足以将席拉就地格杀的罪名直接扣到了席拉的头上。

    “什么,我根本没有动手。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

    看着自己的帝具还没有弄回来,乐渊便再次给他扣上了这么一个要命的罪名,即使是胆大包天的席拉也是产生了嘴巴里被强制硬塞了苍蝇的感觉。

    “给我跪下,孽子!”

    看着一激动便站起来的席拉,奥内斯特大臣对着他吼了一声。

    看着重新跪下认错状态的席拉,奥内斯特大臣这才笑呵呵地说道:“乐渊先生这不是开玩笑吗?帝具能力神秘莫测,谁也说不准在遗失的帝具中是不是有着能够将布德大将军带出皇宫的,不是吗?犬子席拉虽然不成器,但是绝对不会是刺杀了布德大将军的罪人!”

    有些事情打死都不能承认,虽然布德大将军已经死去,而他的部下也已经被艾斯德斯收编。但是却不代表布德大将军所属势力的影响力已经消散了,想要为布德大将军报酬的人不要太多,一旦席拉被盯上了,那么绝对死无全尸。

    看着稳坐钓鱼台喝茶的乐渊,奥内斯特大臣只觉得头痛。原本只是想要拿回[香格里拉],现在却有可能被扣上为了消灭政敌而派遣儿子暗杀布德大将军的帽子,即使奥内斯特大臣只手遮天也不愿意把事情闹成这样。

    眼见乐渊摆出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奥内斯特大臣暂时退到了内堂考虑一下。当他再次出现在乐渊面前的时候,已经是肉疼地不行了,对着乐渊说道:“乐渊先生你还没有合适的帝具吧,正巧我这里有着一枚空闲的帝具,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兴趣接收呢?”

    只见奥内斯特大臣手心中多出了一枚看似普通的戒指,乐渊接过一看,发现戒面上印有完全古代符文,而从鉴定术中得知这是一种特殊的帝具,具有将一个帝具暂时封印的能力,被封印的帝具在一段时间内效力全无,可以说是绝大多数帝具的克星。

    “你舍得把这个给我?这个帝具的力量用得好可是很强的。”乐渊饶有趣味地看着手中的戒指。

    “呵呵,这不是只有在合适的人手中才能发挥出它的历练吗?就算是失去帝具,强者依然是强者,弱者依然是弱者。”奥内斯特大臣倒是看得很清楚,没有把一切筹码都放在区区的一枚帝具上。

    乐渊随即将手中的[香格里拉]还给了席拉,随后友好地拍了拍奥内斯特大臣的肩膀保证会和下来好好配合,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大臣府邸。

    “老爷子,你怎么不派皇拳寺的人把他给杀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只有他一人来此。随便把他的尸体扔到城外,当作是被夜袭的人杀的不就行了吗?”重获帝具的席拉抱怨道。

    “啪——”

    奥内斯特大臣一巴掌赏给了席拉的右脸,让他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只见奥内斯特大臣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懂个屁啊!别看他一个人来的,但是全程滴水不漏,皇拳寺埋伏起来的人根本找不到机会,连留下他的信心都没有,更大的可能是被他突围而去。更何况你真当艾斯德斯是吃素的,那个女人发疯之后可不会理会我的身份,你我性命难保咯!”

    “那就这么便宜了那个小子?”席拉愤懑地说道。

    “你把心思放到对付夜袭那群人身上,只有你表现得好我才能在陛下面前提拔你,知道吗?”

    奥内斯特大臣对于乐渊这个根本找不到2年前过去经历的人那是越来越觉得可怕,一场漩涡在不知不觉间笼罩了整个帝都。(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