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875章 同归?同归!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875章 同归?同归!

    所谓策略,讲究的便是出其不意。在重楼看来,乐渊和景天二人的组合,主战力从来只有乐渊一个,纵然景天手上的镇妖剑原型乃是照胆神剑,和他手上的炎波血刃是同一级别的神兵,能够伤害到重楼的身体,但是真要说谁能够威胁道重楼,还是要看实力强上一个档次的乐渊。

    别看之前的战斗之中景天能够和重楼打得有来有往,但那是在重楼将绝大多数心思放在了站于一侧的乐渊身上,这才没有施展出全力将景天一击清除出这次的战斗。

    而在刚的白雾之中,重楼率先搜索到乐渊的踪迹,打的主意便是抢先一步将乐渊解决,那么纵然剩下景天一人也难以有所作为。

    可惜主意打得再好也赶不上变数,所谓的被发现也不过是乐渊故意留下的傀儡娃娃,为的便是吸引住重楼的注意力,给景天的隐藏提供掩护。

    靠着风系仙术[风归云隐]隐匿身形、气息乃至于杀机的景天,一直在乐渊的傀儡娃娃附近,瞧到重楼一击命中傀儡娃娃之时,他便立刻意识到自己攻击的最好时机终于到了。

    占据天时地利的一击成功击中了重楼,而景天付出的仅仅是自己一个在冒险之中收集到的藏品烟月神镜,能够用一面烟月神镜为代价重创魔尊重楼,这已经是天底下最划算的买卖了,景天不但没亏而且还赚大了。

    不过纵然景天全力一击,在所谓的“重创”重楼之后也失去了意义。重楼的身体近乎现如今的乐渊,魔人不死身的能力被开发到了极致,不但自身防御力本身就很强,不死性和恢复能力更是有青出于蓝的态势,那一般仙神早已经重伤垂危的伤势,在几个呼吸便已经稳定了下来,有些人一辈子都好不了的伤势,眼看着就要不药而愈了。

    这就是魔尊重楼的可怕之处,完全继承了乐渊魔人体质和女娲族灵力特性的他可以说是此世最强天赋拥有者,再加上比起乐渊这般直接时空跳跃的冒牌万年老魔,重楼才是真正意义上修行万载,一点点从无到有修炼出来的。

    无论是天赋起点还是修行时间一击对于战斗、修炼执着,重楼都是乐渊所无法比拟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乐渊才会选择游走而非硬碰硬。

    正当重楼慢慢低下头查看自己已经愈合了一半的伤势时,突然重楼猛地回头看向自己背后白茫茫的大雾,只见白雾之中一道人影瞬息跳至了距离他只有半米多远的地方。

    黑色的魔人硬甲,外甲身上那时不时跳动着的蓝色电花,乐渊现如今的模样正是完全体魔人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本就是将乐渊体质完全发出出来的状态,在加上那力量充盈状态下冒出的电火花,无不显示着此时的乐渊乃是全力以赴的状态。

    眼睛,乐渊和重楼的两双眼睛在这一刻对视在了一起。从重楼这一方的视角来看,对面的乐渊那一双跳动着闪电的眼眶中带着毫不犹豫的杀意,这是只有真正沉浸在战斗之中才会出现的眼神。望着这一副眼神,重楼没有丝毫的反感,相反他在这一刻笑了,翘起的的嘴角预示着他是那么的欣喜。

    而完全体魔人状态下的乐渊可不是全然没有思想的战斗疯子,相反在这一副状态下乐渊的思维比任何时候更加敏捷。他那一双眼同样在跃至重楼半米不到的地方见到了重楼,从重楼的眼睛之中,乐渊从始至终只看到一件东西——战斗欲。

    重楼的战斗欲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时今日的战斗根本没有父子之间的情分,在这里留手便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大侮辱。

    重楼那赤红的头发随着乐渊涌出的气浪而上下飘飞着,赤红头发传自紫萱,正代表着重楼的灵力天生异于常人。面对这样一个天赋极高的儿子,作为对手的乐渊也不知该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望子成龙?或是见了鬼了!

    几乎是在乐渊跃出白雾的瞬间,原本色彩斑斓的世界这一刻在他的眼中全都位置褪色,就算是重楼那鲜红如血的赤发,这一刻也只剩下如墨汁一般的纯黑。

    天地黑白分明,只剩下黑白两种对立的颜色描绘着整个世界。这绝不是乐渊的眼睛出现了问题,亦或者这个世界真的变成了黑白二色分明的世界。

    这是乐渊在减少世界信息对自己的干扰,将完结一瞬间接收到的庞大图像量取出颜色的干扰,仅仅保留描绘食物的黑白二色,从而减轻他在瞬间吸收常人千万倍信息的符合。

    这就是由技能[子弹时间]不断进化而来的终极能力[水银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乐渊自身的时间被加快了十倍、百倍甚至更加多,自身时间的加快不但会造就身体的符合,连在瞬间将原本需要成百上千倍时间用大脑处理的信息在瞬间接受处理,这本事就是对于大脑的一种挑战。

    [水银模式]本就是为非人而准备的能力,也就只有像乐渊这般一点点从[子弹时间]的低层次时间加速提升而来的人,才能够承担的住如此庞大的负荷。

    从乐渊自白雾之中一跃而出,到从背包中取出魔剑举起,再到一剑横斩向重楼的脑袋,期间的时间甚至不足万分之一秒。

    别说是凡人了,就算是一旁隐匿于白雾之中,重新以[风归云隐]之术隐藏起来的景天同样无法察觉,在他眼中乐渊的身体还保留在半空之中,根本看不清乐渊如何来到重楼身旁,一剑挥出的。

    但是当乐渊一剑横斩而出的时候,这个本该保持相对静止的世界之中,却出现了一个本不应该移动的身影,那身影正是乐渊此次攻击的目标——重楼。

    乐渊的[水银模式]一旦展开,由于自身速度成百上千倍的提升,令周边的一切变得等同于时间停止,这种状况下除非同样出现一个时间感超出众生的存在,否则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乐渊的变化。

    因此当乐渊的痛苦彻底被蓝色闪电充斥时,预示着他的[水银模式]已经彻底激发了出来。而另一边开始移动的重楼,从缓慢至极的状态正在飞快加速,随着重楼的一双赤瞳变得犹如红色烈焰在燃烧一般,重楼的移动速度竟然跟上了乐渊在[水银模式]下的超速度。

    看着跟上自己速度的重楼,还有那一双分外特别的炽焰双瞳,乐渊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但是心底还是不由暗骂了一声——真不愧是我的种。

    重楼不但把乐渊的魔人体质给继承了过去,甚至连时空的特殊能力一并继承了。纵横六界的空间之术便是源自于乐渊的空间移动,现如今这个跟上乐渊的特殊力量,不正是和乐渊如出一辙的时间之力吗?

    回想起自己和重楼当初的第一次交锋(详见778),当初在使出[子弹时间]能力后不但没有反败为胜,反倒是在下一秒败在了重楼的手中,岂不是正是由于重楼拥有远超[子弹时间]的时间能力,这才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并且拨乱反正击败乐渊。

    魔剑裂天,炎波撕云……

    乐渊的魔剑和重楼手中的炎波血刃不断交锋着,两个人在景天的时间线中仅仅一秒钟便交锋了超过万次以上,噼里啪啦的声音由于极为集中,在瞬间形成的声音攻击远远超过了景天的承受范围在,纵然不是专门的声波攻击,依然令景天七孔流血,受了不小的内伤。

    虽然乐渊和重楼的交锋互不相让,但是只有乐渊明白这样的互不相让仅仅是暂时的。重楼究竟将时间力量掌握到了何种地步乐渊并不清楚,但是乐渊知道如果在保持现在这样的超过加速状态,那么他自己仅仅能够坚持不超过一分钟。

    一分钟,这时间听起来多么的短暂。在这种强度的攻击之中根本不顶事。尤其是在面对重楼这样难缠的对手时就更加是如此。

    到了如此关头还能怎么办?底牌乐渊的确还有,但是再继续磨下去天平绝不会偏向自己那一边,毕竟实力抵御重楼的自己底蕴比不上对方。

    想要扭转这种局面,乐渊选择了爆发。而爆发的战斗力纵然能够一时瑜亮,但是如果无法在爆发的短暂时间里面解决战斗,输的只会是他。

    魔剑,乐渊自从拿到这柄剑后一直以来单打独斗从来没有试着激发魔剑那吸收战意为力量的能力。

    但是面对重楼这样的对手,单靠自己已经无法胜出的乐渊不得不选择借力了。

    只见魔剑上面玄奥的铭文不断浮现,同时透过魔剑释放的魔气烙印到了乐渊的身上,伴随着铭文像是成为刺青一般烙印子啊乐渊身上,他只觉得自己的力量在短短一息之内提高了整个一个档次。

    纵然力量猛地提高,乐渊也深知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今那天下无敌的感觉仅仅是一种错觉,是力量提升后魔剑带给他的错觉。

    如果真的以为凭借魔剑的力量拥有了击败重楼的力量,那么在魔剑铭文的力量消退之后,等待乐渊的便只有败亡一途。

    拼了!

    通过魔剑铭文强化了自身的力量,乐渊的速度和力量已经隐隐压过了重楼一线,而借助这种超越,乐渊猛地加快手中挥剑的速度。

    “嘭——”

    重楼右手的炎波血刃被乐渊一剑打得被震开,而拜此一击重楼直接门户大开,身前再也没有了防御。

    [魔剑技·流光诛仙斩]

    乐渊的魔剑上带着红紫青三种灵光,以不可思议之速划向了重楼的胸口。

    而当这时候,重楼的左手上出现了一颗血色的红球,此正是重楼最强的攻击,集合了他万年战意与魔力练就了秘技[心波]。

    在乐渊一剑斩向重楼的同时,重楼也像是早已经有所准备了一般,左手顺势将[心波]击向了乐渊的胸口。

    太近了,这两人的攻击基本上断绝了对方躲避的机会,不但绝了对方的退路,连自己的退路一并断绝,这竟是同归于尽之局。

    一击之后,笼罩在新仙界的白雾逐渐散去,战斗已经停止。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