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16章 德行有亏,曲艺映人心(二更求订)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16章 德行有亏,曲艺映人心(二更求订)

    陈家洛这个百错书生本就性子偏软,虽然觉得黄药师将他淘汰了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作为一介晚辈他还是觉得对于黄药师的裁定很是信服。

    不过陈家洛没有话说,不代表他的陪同者袁士霄和其他几人没有话说。这个评定虽然和另外三组人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若是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也是这么有失公正的话,那么这场招亲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了。

    慕容秋荻手中长袖一挥,身子翩若惊鸿、动如蛟龙,惊艳之中来到了黄药师的身前,对着黄药师行了一礼。

    “黄岛主,虽然妇道人家并未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也知道陈贤侄手中的那样一颗海珠,真要在当铺里面恐怕千金不换……”

    慕容秋荻的话令一旁原本想要替陈家洛出头的袁士霄的脸色好上不少,虽然那一句“千金不换”略显夸张,但是也足以说明那海珠的价值。

    “……而乔帮主的那份木雕,若我没有看错,雕刻的应该就是令爱吧?如果黄岛主想要说,用桃花岛的桃树,雕刻出来的令爱雕像在您的心中诚意更重,那么我接下来也不便多说什么……只不过这件事情恐怕难服悠悠众口啊!”

    诚意这种东西本就是主观的,或许在黄药师的心中,他家闺女的雕像还真比那珍珠更加有诚意呢!毕竟这第一场的诚判定标准本就不是固定的。

    而黄药师是何许人也?作为东邪的他有着极强的傲气,况且今日来他桃花岛的人也不简单,未来他门下弟子要在江湖上混,免不了和他们打交道,因此直接举起手中的木雕开诚布公道。

    “单论这个木雕,技艺不逊于当世任何以为木雕大师,不过材质仅仅是我岛上的桃木,因此这木雕的价值最多不过百两,这还是要在有识之士的眼中才值这个价!”

    黄药师的这番话说得倒是不偏不倚,其他几组人马纷纷点头示意,这几句话听得在理。

    而一旁旁听的黄蓉则表现出一番埋怨的样子,怪自己父亲黄药师怎么做出这般结论,乐渊的木雕在她看来就是无价之宝才对。

    黄药师目光扫过欧阳锋等陪同者,随后继续带着深意望向手中的木雕道。

    “可是,这木雕不仅仅是一个木雕而已。这木雕的一雕一刻之中蕴含着一套极为高深的刀法,其在武学上的造诣之深不下于我,这等瑰宝对于我们这样的武人来说难道不是价值连城吗?”

    木雕中藏着刀法?

    无论是欧阳锋还是慕容秋荻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无不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望着黄药师的脸上就差写上“你这不是逗我吗”的表情。

    这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乔峰成名靠的就是一双肉掌和那横练到第九层的金钟罩,这刀法别说见过,连一丁点的传闻都没有啊?

    不过不管他们信不信,在黄药师将那木雕分别交给在座的几人一观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沉默了。以他们的境界自然看得清楚,那木雕之中的确有着一份旷世刀法,越看越觉得沉醉,似乎能够让人在不经意间产生一种死在此刀之下也是不错的想法。

    “乔贤侄,不知你这刀法可有名号,何方高人所授?”

    “此刀法乃是在下观一奇人遗刻后若有所悟,若说名字,不妨叫做‘小楼一夜听春雨’。”

    乐渊这话自然是气氛真三分假,这小楼一夜听春雨什么鬼名字全都是假的,但是自己悟出来的倒是真的。结合了小李飞刀的一击必杀,将精气神结合到一刀之中,配合在独孤剑冢内看到的独孤求败的遗刻,创造出的一刀破万法的刀招,可惜这还只是草创,连乐渊自己都没有练成,不过其中对于别人的启示还是很有价值的。

    话已至此,就算是袁士霄再怎么不满意,面对这样一份结果也是无话可说,谁让自家徒弟真的是一个腐儒书生。

    随着黄药师一挥手,他门下的陆乘风等人立马招呼着岛上的聋哑下仆将一件件乐器搬到了大厅内。

    黄药师望着在座剩下的四人道:“四位贤侄,老夫生平最爱器乐,须知音可映人心,四位贤侄不妨挑选自己熟悉的乐器陪老夫共奏一曲,让我看看几位贤侄的本心如何?”

    黄药师要考究在座的人,恐怕不仅仅是人心,乐理也是免不了的,再加上黄药师那出了名的碧海潮生曲,恐怕连各自的功力也是考究的对象。

    在座的几个人,恐怕就要属虚竹最是头疼,毕竟他在少林寺的时候要说玩过的乐器,不知道“木鱼”和“铜钟”算不算,比起其他三人他的劣势最大。

    乐渊在一群乐器之中畅游,最后坐在了一架古琴前面,而那慕容衡则是打起了自己的玉箫海月清辉,欧阳克则是选择了古筝,那虚竹则干脆选择了一面鼓。

    眼见四人都选择好了各自的乐器,黄药师微微一笑,随后一轮比起陆乘风更加震撼人心的箫声突然将在场的四人笼罩。

    四人随着黄药师的演奏,也开始用各自的乐器迎合起黄药师的箫声。

    一开始四人之间的音乐素养就出现了层次分明的情况,虚竹无疑最低,倒数第二的竟然是欧阳克,反倒是一直被众人以为不通音乐的乐渊表现出了完全不逊于江南第一箫慕容衡的琴艺。

    不过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伴随着黄药师将功力注入到琴声之中,虽然这并非碧海潮生曲这样的音功曲目,但是依然令在场的一群人演奏出现了错乱。

    但是这阵错乱在伴随着众人运起自身功力之后有所好转,只不过功力最弱的欧阳克显得有些捉襟见肘,而音乐素养最低的虚竹那鼓声更是有些混乱。

    一群旁观者之中,就算是对音律没有研究的阿青此时都做出了评价:“那个小胡子和短发的,演奏的连羊儿都不喜欢听,恐怕早就把小羊吓跑了,还以为是狼来了呢!”

    而随着乐曲进入高潮阶段,黄药师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将自身意境结合碧海潮生曲的真义将在场演奏的四个人代入了各自的幻境之中。

    虽然在外人眼中,他们四个的身体还在一板一眼地演奏,但是他们四人的精神却已经陷入了各自意识的深处。

    碧海潮生曲,演奏的不仅仅是潮起潮落,还有人生百态。黄药师在第二场开启前的那番话可不仅仅是放嘴炮而已,而是真的要借助琴音考验他们四人的性情还有德行。

    欧阳克,前半生风流无度,姬妾无数。虽然由于见到黄蓉之后略有变化,但是狗改不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幻境之中,他招亲失败陷入了放浪形骸之中,整日里都在莺莺燕燕之中沉沦,酒掏空了他的身体,色麻痹了他的意志。

    随着欧阳克沉沦于幻境,他在现实中的弹奏也是每况愈下,演奏出的全都是靡靡之音。

    而虚竹在环境之中则是再一次回到了他久违的少林寺,重新过起了他那念经打坐,挑水劈柴的简单生活,虽然简单却是他心底最希望的生活。

    而现实中的虚竹一声又一声的击打鼓面,瞧出的鼓声竟然带起了梵音,在这之中的虚竹有一种得道高僧的感觉。

    紧接着的慕容衡要说心境那是最好的,他回到燕子坞和他的一群红颜知己过起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日子。和沉溺于女色之中全然不知自我的欧阳克不同,虽然处于幻境但是仍旧有所自制的慕容衡,依然能够感知到部分外界的变化。

    慕容衡的音色变化不大,音律和黄药师的琴声那是相呼应和,不负他江南第一箫的名号。

    要说惹眼,还要数乐渊。

    进入幻境之前他的琴声还是一板一眼的话,那么进入环境之后那琴声之中带有王道杀伐之意。犹如王者降临,琴声竟然像是控制住了黄药师的箫声一般,并非主动迎合黄药师,而是引导黄药师的箫声配合他。

    一阵阵急促琴声自乐渊手上弹奏出,就算是旁观的阿青等人也被这一阵琴声代入了乐渊的意境之中。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战场无情,生死由天。这就是乐渊所经历中幻境的一切,在这个幻境之中仿佛整个天地都成为了他的敌人,而他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尸山血海。

    尸山血海之中,乐渊站于尸首白骨的最顶端,而陪伴在他身旁与他一起俯视众生的那个人,竟然是黄蓉?

    几乎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下一秒纷纷被被强制弹出了幻境,心中怎么样也无法忘记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仿佛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而不是一道幻境。

    当一曲奏毕,结束了演奏的四个人里面欧阳克满身大汗,那狼狈的模样和其他三人相比那是根本不能比。

    这第三场的比试到现在来看已经完全不需要其他人多言了,无论是怎么看都是欧阳克的表现最不像话。

    欧阳克自己也是一脸颓唐的样子,似乎也是觉得自己表现太差,恐怕逃不过出局的命运。

    “咳咳,这一轮单论琴艺修为,乔贤侄和慕容贤侄那是不分伯仲,欧阳贤侄虽然音律上稍差但也是名师水准,就连虚师侄那也是颇有一番见地……”

    这是给一群人面子说的话,要说水平那虚竹哪里能够排得上号。

    “……不过,这一轮并非单单考验的琴艺,更是通过琴技表现出你等的德行,欧阳贤侄生性风流,恐怕与小女并不相合……”

    欧阳克落寞地低下了头,其他人对于这样的结果也不意味,但是黄药师的话还没有说完。

    “……虚贤侄,你也一样,恐非小女良配,这一轮你们二人均被淘汰了!”(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