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25章 李秋水的历史遗留问题(求订)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25章 李秋水的历史遗留问题(求订)

    东方影,或者说从东方川死后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东方不败,她绝不是黄蓉这般结婚后将家庭、情感看得比武学、权势更加重要的“寻常”女子,在她心里恐怕野心、权欲重于所谓的爱情、亲情。

    不过虽然这么看东方影天性凉薄,但是古往今来能够成就大事的人哪一个没有这样的性格。因此在乐渊三人下山之后,东方影便和乐渊达成了一个口头约定。

    东方影执掌日月神教之后,会对外扩张,但是绝不会对丐帮的人下死手,前提自然是丐帮的人也不能不识趣地拉挡她日月神教的事情。

    这一份约定真的脆弱异常,或许东方影什么时候觉得时机合适了就自己撕破了。但是无论乐渊还是东方影都没有点破甚至要求书面契约,因为他们两个知道武林之中还是武力至上,想要别人遵守约定便需要展现自己的实力。

    东方影知道乐渊会是一个大敌,但是却没有因此而动手,那是因为她吃不准自己如今的实力能否拿得下乐渊,再加上乐渊身旁两个实力不差的女子,这更令东方影觉得把握不准。

    而伴随着两人订立契约,乐渊也就顺势向她问起了有关任我行所学的吸星大法的问题,而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东方影仅仅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平一指。

    平一指,杀人名医,和便宜徒孙阎王敌薛慕华以及蝴蝶谷蝶谷医仙并称江湖上三大神医,他性格古怪,一直以来秉承着“医一人,杀一人;杀一人,医一人”的方针,当真是一个非常古怪的人物。

    而这个平一指早在令狐冲流落五霸岗的时候便传出由于治不了令狐冲的病症吐血而亡的消息,但是现在想来神教六痴之一平一指怎么可能会是那么迂腐的一个人,想来也不过时假死避世之法。

    神教六痴,乃是日月神教十数年前六位长老结拜得来的名号。“医痴平一指”、“乐痴黄钟公”、“武痴东方迷”、“棋痴黑白子”、“字痴秃笔翁”、“画痴丹青生”。

    这平一指的隐居之所被东方影点出之后,她便飘然离去不见了踪影。

    “哎哎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舍不得人家就去追啊!”

    黄蓉双手交叉抱胸,别过脑袋没好气地说道。

    “傻瓜,这个东方影必然不简单。不知将来再见之时她又会是以何种身份出现在咱们的眼前,只希望别是兵刃相见就好,不然必是一番苦战。”

    如果不是现在乐渊也没有把握将东方影留下来,恐怕此时早已经出手了,怎么可能放东方影就此离去,某种意义上乐渊和东方影两人在这一方面上倒是极为相像,那就是绝不会放任危险的萌芽。

    而在离开了黑木崖,乐渊三人一路向南随后来到了开封城。作为大宋民间极为推崇的包拯包青天所在的城市,这里比起大宋绝大多数城市都要繁华热闹。

    小隐于林大隐于市,这平一指隐居之处并非深山老林,恰恰就是在这开封城内。

    “哐啷”

    开封城西城的平府大门陡然被人震开,乐渊一人竟然像是一个强盗一般大大咧咧地走入了这名杀人名医的家中。

    “平一指,还不给我滚出来!”

    大门被破,但是却不见有半个仆役走出来仿佛整个平府就是个鬼屋一般。

    “贵客来访,何不进屋一叙,待平某奉茶迎接!”

    只见不远处的内堂之中,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而乐渊在听到后就这么直直地走进了平府内堂内,仿佛这里就是他家一般直接做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这位,难道就是丐帮帮主,乔锋?不知乔帮主来我这平府有何要事?”

    只见一个六旬老者半弓着腰将一倍清茶摆在了乐渊身旁的桌子上,随后到主座上自己坐了下来。

    “明人不说暗话,我来此只想问问平大夫究竟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任我行手中的吸星大法,你又是从何而来献给他的?”

    “伤天害理?哈哈哈,乔帮主我不知道你从哪得来的消息,不过你不觉得自己管的事情太宽了吗?江湖上有的是人替我卖命杀人,我又何必亲自出手?况且那吸星大法又与你何干?”

    “哼!本人的未婚妻正是逍遥派掌门人,阁下还要我挑明了吸星大法和北冥神功之间的关系吗?还有你!平一指,不,应该说慕容景岳,你还要伪装多久!”

    就在乐渊皆露出平一指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却见那平一指顿时背不驼了、腿不颤了,手一抹脸上,连脸都不再是六旬老人,而是一个颇有小白脸气质的四十岁气质大叔。

    “月魂昭鉴,芬艳翳寥,宛延灵兰,郁华結翘,淳金清莹七星海棠!你现在还动得了吗,乔大帮主?”

    慕容景岳居高临下望着乐渊,眼中那是数不尽的讥笑之意,看得出他对于药倒乐渊丝毫不意外。

    “七星海棠?你,果然就是那个毒手药王手下不知所踪的大弟子……”

    “没错,我慕容景岳曾经拜在毒手药王那个老家伙门下,不过那家伙一身毒术尽被我所学,无法令我变强,我便赐他安乐死……”

    “……想我慕容景岳,祖父乃是姑苏慕容氏庶出,不得研习斗转星移;我父亲庶出,连参合庄都不能住;我又庶出,名字连祖庙宗谱都不能上!我若从小在还施水阁看书,什么南慕容、惜花六如,我便做不得吗,何必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去学那些旁门左道?”

    平一指,不,应该说慕容景岳似乎难得能够对人倾诉心中的愤懑,对着乐渊将种种不甘全都咆哮着吐露了出来。

    “旁门左道未必不能通往至境,你这些年也不是白过的,药王门、铁掌帮、星宿。逍遥、日月、大理段氏,你一身所学倒是丝毫不负姑苏慕容的身份,还真是难为你了……”

    乐渊望着慕容景岳,他虽然没有展示自己的武功,但是从乐渊收集到的资料来看,这位曾经的平一指功夫可能不在任我行之下。

    听到乐渊揭了自己的老底,慕容景岳没有丝毫的意外,丐帮弟子遍布天下,自己隐藏的消息虽然隐秘但却并非全无破绽,能被乐渊查出来也不意外。

    只见慕容景岳望着窗外的月亮大笑道:“三十年的苦工,令我的目的达成了一半,三十年前,我拜师无嗔,认识了鹊儿……那毒手药王小徒弟侧脸上的稀罕物七星海棠,老子三十年前就种出来了!”

    “我帮铁掌莲花裘千尺治了病,她看上了我……为了铁掌帮的掌法轻功,狠心拒绝了师妹……而师妹后来不守承诺改嫁他人……而那裘千尺也是一个悍妇,被我窥尽铁掌帮武功奥秘后,我毫不留情地将他一脚踹给了公孙止那个绿毛龟……”

    说到这里的时候慕容景岳脸上带着几分惋惜,几分痛快,令人看不出他此时究竟是高兴还是悲伤。

    “……等我破墙出门,拜师丁春秋那个老鬼,学了化功大法,二十年前,遇上了段延庆那厮,帮他接好筋脉,让他勉强能够说话走路,换了他的一阳指……可是那狗东西留了一手,给我的心法残缺不全,害我差点死在丁老怪的手里,这笔帐我迟早找他算个明白!你乔峰替我屡次挫了段延庆的风头,倒也算替我出了一口恶气!”

    对此乐渊仅仅是呵呵一笑,并没有觉得有丝毫值得好高兴,仅仅是若有所思说道:“果然是这样,传说中唯一一个从丁春秋那个叛徒那里偷学到化功大法却没有被他杀了的徒儿,竟然就是你!”

    慕容景岳没有回头,继续望着那轮名曰回忆道。

    “丁老怪生平最怕的,就是西夏太妃,也就是现在的西夏太后李秋水,她生平最爱好小白脸,见老子生的俊俏,便请老子当了她的入幕之宾,可是老子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一直被她骑在身下?我偷了她的小无相功,也把她的北冥神功给盗了出来,可惜只有半卷,我把北冥神功和化功大法这么一合,乔帮主见多识广,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吧……”

    乐渊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望着慕容景岳道:“北冥……化功……这就是所谓的吸星大法的诞生?恐怕你创出这门功夫也是居心不良,纵然北冥神功只有半卷,又岂是那吸星大法所能比拟的?”

    对于乐渊口中的“居心不良”,慕容景岳没有丝毫否认,他的确是不安好心。

    “不错!”慕容景岳大声说道,“我将吸星大法送给了任我行,又替他炼制了三尸脑神丹,他大喜之下,封了我为魔教长老,倘若任我行不是沉溺于修炼那存在隐患的吸星大法,又怎么会被东方川赶下台?而我自己才不练那害人的功夫,而是自创一门融入我生平所学的武功,自恃绝不比慕容本家的绝学参合指差!”

    “世人趋名逐利,为了自己的野心奔波一生并不见得比起平平常常的普通人一生过得幸福多少,你唆使求医之人替你杀人,也是为了你报复慕容世家的愿望吧,真是可悲可叹的一生……”

    说着乐渊竟然从那椅子上站了起来,足以令人走向黄泉路的七星海棠结合那令人四肢无力无法反抗的奇绫香木与醉仙灵芙混毒,此刻竟然像是对乐渊无效一般。

    “你……”慕容景岳目瞪口呆地看着好似没事人一般乐渊,怎么也想不出来乐渊究竟是怎么解毒的。

    乐渊从五岁多入住无量山底以来常年通过毒虫猛兽锻炼自己身体的抗毒能力,离开无量山前更是硬生生抗住过莽牯朱蛤的毒,虽然那一次并非莽牯朱蛤的全力,亦已经说明他的身体有着惊人的毒抗能力。

    而这一次进入平一指的老家,乐渊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是药三分毒,如果这杀人名医不会用毒乐渊自己都不相信。

    因此进来之前还借了黄蓉的通犀地龙丸,两相结合之下这慕容景岳下的毒能够成功才是怪事。

    之所以装着中毒,还不是想要多听听这位忍辱负重之人的经历。

    有句话说的好反派死于话多,这慕容景岳果然犯了反派的通病,大把大把吐着苦水。

    “平一指,一指平!一指平天下!二指分陰陽!三指逆乾坤!三指弹天!”

    平一指一见乐渊这根本没中毒的样子,当即使出了他哪一门自创的剑指绝技“三指弹天”。

    这三指弹天结合一阳指的运气房门,不但是无形指力,甚至带着剑气的锐利特性,再结合那极强的穿透能力,的确有着不逊于参合指的威力。

    但是这又能如何?

    整个屋子整个塌下,慕容景岳狼狈地被一掌打出了屋子,整个平府内乐渊、黄蓉、阿青三人将慕容景岳团团围住,他死期已至。(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