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29章 少林之战,结束与开始(二更)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29章 少林之战,结束与开始(二更)

    新的一年年初,整个武林可都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过一个安安稳稳的新年,这少林寺英雄大会可以说吸引了整个天下武林的目光。

    英雄大会,自从江湖武林诞生以来就是只有少数势力能够操办起来的武林盛事,当今的武林能够将其操办起来的数来数去也不过是一手之数。

    首先少林这个传承了千百年的门派当仁不让,就算近几年名声被打压得厉害,许多行动被乐渊以及慕容衡破坏,这依旧是江湖中无人可以撼动的霸主。

    其二就是创派至今不过六十余年的武当派,有张三丰镇守的武当派侠名远播,是少数能够和少林双雄并起的门派。

    至于这第三个就要属如今的丐帮了,丐帮的名声在乐渊以及洪七公的作为之下已经当得起名门正派这四个字,抵御外敌维持武林秩序,论声势不在少林武当之下。

    至于这第四个门派数来数去都只能是道门第二大派全真教,在前不久周伯通回归,王重阳假死复生,以及林朝英将古墓派合并至全真教之后,全真教实力大涨一举超过了峨眉、华山这样的大派。

    元旦这一日清早,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少室山的山脚下的人们便发现这原本就起得很早的少林大师们已经撞响了铜钟,全寺集合了。

    与此同时从山脚下至山门这一路上各种知客、维那、典座的僧人纷纷行动起来,将来自五湖四海的英雄侠客招待上山,看得出整个少林寺对于今日的事情看得非常重。

    而少林寺英雄大会吸引而来的人也是数不胜数,丐帮、明教、武当、全真、峨眉等等自然不会落下,而像点苍派甚至日月神教或是明教的附属势力同样打着各种名号上得山来,三教九流几乎全都凑齐了。

    这群人或许没有什么势力挑战少林,武当的地位,但是也想要在这英雄大会上谋得好处捞一点油水,甚至有的人暗中打上了倚天剑、屠龙刀的主意。

    英雄大会定在下午时分,但是自从日出之后前往少林寺的武林人士那就叫一个络绎不绝,少林寺内一众未曾见识过世面的武僧虽然身负江湖一流的功夫,也不由被这样的大场面给震得说不出话。

    丐帮、灵鹫宫、明教三派的人自动聚到了一起,这一两年来三派从互不相识到相互合作,平日里打交道那不是一两回,见到各自的老大结伴而来,纷纷站到了他们的身后。

    其中光明左使杨逍悄悄凑到了乐渊三人面前道:“教主,乔帮主,根据光明右使范遥兄弟的密信,这汝南王府似乎准备在适当时候攻山,我明教五行旗的兄弟已经埋伏在少室山……”

    “杨左使,行军打仗五行旗的兄弟是行家,让兄弟们自行安排即可。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将谢逊带下少室山,就算那谢逊要罚,也该是死在明教的戒律之下,而不是由少林的秃驴来执行所谓的替天行道!”

    “可是乔帮主,谢逊他说到底还是我明教的四大法王之一,在我明教依然有着不低的声势,难道真的要杀了他?”

    杨逍作为明教的老人,无论如何还是不希望谢逊死的,毕竟谢逊和他同位明教高层,如今被乐渊处死那么谁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他也被乐渊以什么理由就此处死?

    “杨左使,正所谓国有国法、教有教规,有功者赏,有过则罚。谢逊作为明教四大法王,非但没有为明教尽心尽力,相反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为在江湖上大杀四方,令明教结了多少仇多少怨,而明教又有多少兄弟因为他的事情惨遭横祸?如是这样还不做出惩罚,如何服众?”

    杨逍听得那是后背上冷汗直冒,这谢逊招惹的麻烦的确不是其他人能比的,在阳顶天逝去这么多年以来明教之所以冲突甚多,也多时由于谢逊的缘故。

    随着江湖中人逐渐来齐,作为嵩山少林寺的住持,玄慈的辈分可能不是最高的,但绝对算得上是江湖中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依然是那老掉牙的开场词,喜欢在重大事情开始前长篇大论的习惯就算是在这个架空世界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随着乐渊都快听睡着了,玄慈的大堆废话终于讲完,与此同时开始进入正题。而首先开讲的内容既不是有关金毛狮王谢逊的事情,也不是讨伐东方不败,而是把炮火转向了慕容世家还有乐渊。

    炮轰慕容世界,乐渊那是一百个愿意。毕竟慕容世界的底子可真的不是很干净,目前归附于慕容世家地下的小型势力早已经超过了百个,就算每一个顶得上一个地头蛇,但是分布在天下也是一股很可怕的势力。

    再加上慕容世界想找借口很多,慕容本就是鲜卑贵族的后代,虽然自从赵匡胤之后一直融入中原,但是百年以来一直积蓄兵力,这可不像是一个已经和汉族血脉交融的世家该有的态度。

    再加上慕容博二十多年前坑了中原武林一把,随后又四处奔波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真要数落罪行那是槽点满满,毕竟慕容世家家大业大想要将做过的事情完全隐藏根本不可能。

    如果说喷慕容世家还能用带兵造反、异族叛逆来说的话,那么少林想要栽赃乐渊几乎不可能。

    说乐渊是异族,虽然是一个事实但是根本站不住脚根没有拿得出的证据,平白无故的诬陷别说一般人不相信,就算是相信也拿不出方法证明了。

    而少林寺还真找到了所谓的人证,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了,但是乐渊还是从那略微有些婴儿胖的脸上看到了昔日的面孔,正是二十多年前和乐渊在少室山后山比划过的小胖和尚慧能等人。

    这玄慈还真是狗急跳墙,竟然想要用一份时隔二十年不见的少林小僧的话来证明乐渊就是那西辽萧太后的后裔族人。

    “我记得,那乔峰曾经裸露过上半身,他的胸口有着一副狼头的刺青,活灵活现的,非常凶恶!”

    慧能不敢望向乐渊的眼睛,撇过头对着玄慈方丈说道。

    而玄慈则是转过身对着在座的武林人士,义正言辞道:“各位武林同道,狼头一直以来都是西辽萧氏一族的御用刺青,只有他们的直系后裔才会在胸口刺上,这乔峰若真是刻有那狼头刺青,则必定是辽人无异!”

    玄慈可是记忆犹新,在二十多年前他就查看过乐渊身上的刺青,明白那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去除的,虽然说是身份证明,同样也能成为指证乐渊最为关键的证据。

    可惜他不知道,乐渊在五岁之时已经在费尽心思消除刺青,身体更是因此承受了酸蚀灼烧之苦,这才将那刺青不留痕迹地完全除去,怎么可能还被当作破绽留下。

    当着一干英雄豪杰的面,乐渊那是全然不在意露点,只见撕开上半身的衣物,将胸膛堂堂正正地展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干干净净一片,虽然不能说白白嫩嫩的,但是那略带古铜的肤色上别说狼头刺青,连一笔一划都不曾见到。

    就算是之前信心满满的玄慈此时都无话可说了,毕竟他们能够证明眼前的乔峰就是曾经被交付给乔三槐夫妇照顾的乔峰的唯一拯救就是刺青,现在刺青消失,那么唯一的证据自然也就消失无踪。

    “哼!难道堂堂少林也只会空口说白话,我姓萧如何,姓乔又能如何。我乔峰在世二十多载岁月自问在江湖上行的端做得正,虽然比不上本帮洪七公老前辈,但是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谁曾想少林一次次将我逼向武林罪人的那一方,这难道就是名门正派该做的事情?!”

    随着乐渊的慷慨陈词,不但丐帮帮众极为配合地对着一群少林僧人发出唏嘘声,连带着灵鹫宫麾下和明教麾下的一众势力同样在发出嘘声。

    随着三大势力发力,来到少林寺的诸多门派望着玄慈还有少林僧人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怀疑的目光,恐怕再这么放任下去,少林寺召开的这个英雄大会只会是一个笑话。

    “各位,对于乔帮主的事情或许只是个误会,但是那位契丹萧峰的事迹却并非我的虚言,二十多年前,我曾有幸被推举为带头大哥前往雁门关外伏击那一伙契丹人……”

    不等玄慈将现场的气氛重新代入自己的步调,乐渊便率先接过话茬说道。

    “所以你们伏击了一伙回家省亲的契丹夫妇,然后自鸣得意地以为斩奸除恶,一群人像是傻子一般被一个假消息耍得团团转,这就是二十年前中原武林的精英?”

    乐渊说道这里不由摇了摇头,随后一脸失望地说道:“果然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难怪洪长老根本没有和你们这群家伙搅合到一起,不然岂不是一世英名不保?说吧,那个胡说八道,搬弄是非的人究竟是谁?连你都给骗了过去!”

    所有人的心神都随着乐渊的话语望向了玄慈,他们此刻也非常想要知道究竟谁这么大本事瞒过了一群当时的武林人士。

    “唉那人二十多年前自知大错已成,当贫僧去找他的时候,却已经撒手西寰了……”

    “撒手西寰?别说得这么惋惜,我看那是假死遁世才对吧,别告诉我你被骗过一次后还会相信那个告密的人,他的功夫绝对不在你之下,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乔兄,人死如灯灭,还是让他就这么过去吧……”

    慕容衡见乐渊一再逼玄慈亲口说出那高密人的身份,当即插嘴想要打断。

    玄慈叹了一口气,随后望着慕容衡道:“慕容施主虽然有意隐瞒,但是难以掩盖悠悠众口,当初的那个人,正是令尊……”

    正当玄慈想要说出慕容博三个字的时候,从远处的打点屋檐上突然传出一声呵斥。

    “老贼哪里逃!!”

    不等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一个黑袍僧人模样的人追着一名灰袍僧人一边厮打,一边飞向了英雄大会会场终于。

    两人交锋产生的气劲十丈之内都是高危地区,没有先天境界可能被余劲打死。(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