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44章 胜券在握个鬼,兰斯洛特是亚裔?(二更)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44章 胜券在握个鬼,兰斯洛特是亚裔?(二更)

    里世界晋升者化身的从者,根据选择的不同,各自拥有的宝具数量极限是各不相同的。

    宝具,是各自能力、装备的体现,甚至可以说能否将各自实力发挥到极限,宝具的份量最起码要占五成。就算基础能力参数再这么好看,如果没有决定性的宝具,那么在圣杯战争中也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

    三骑士无一例外全都是具备五个基础宝具位,能够将自身五个特殊能力或是装备保留,至于其他的能力就要看自身的力量和职阶的契合程度而定。

    狂战士、暗杀者以及骑乘兵就比较悲催了,能够拥有的基础宝具位只有4个,而本就实力偏弱的魔术师则被赋予了最多的6个基础宝具位。

    韦伯维尔维特,作为一名新生魔术家族的后裔,魔术师的血统仅仅维持了三代,这在整个时钟塔重视血统的圈子内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劣势,也正是由于魔术血统的缘故令他受到了老师讲师肯尼斯的刁难。

    不过心气十足的韦伯从来都不是一个心甘情愿背负“无能”之名的人,自从偶然听到圣杯战争这个词之后,他便一头栽了进去,想要拼上性命证明自己的魔术师才能。

    就在他的手背真的出现了被圣杯选中才会出现的咒印后,韦伯心中再一次确认了他的想法没有错,努力也是可以改变魔术血统的。

    就在冬木市的一个平凡的外国老夫妇家中,靠着魔术成功令这对夫妇相信自己是他们孙子的韦伯,已经在圣杯战争即将开启前隐藏了自己。

    “嘿嘿,只要有了这个圣遗物,我一定能够召唤出最强大的从者!”

    手中仅仅攥着亚历山大大帝肩上斗篷一角的韦伯,此时那是叫一个热血沸腾,同时脚下用鸡血画出的召唤仪式又令他不由打了个颤,圣杯战争的残酷可不是他这个魔术师雏鸟能够明白,唯有最强大的魔术师才能够活下来的战斗。

    而和日本距离万里之遥的另一个地方,在冰雪包裹的一座古堡之中,身为艾因兹贝伦赘婿的卫宫切嗣同样接过了由艾因兹贝伦精心准备的圣遗物。

    当卫宫切嗣双手捧着这件传说中圣剑的剑鞘时,纵然他并非一个地道的魔术师,而是一个为魔道所唾弃的魔术使,此刻也是久久不能平静。

    阿哈德老翁这个爱因兹贝伦的老族长,那深陷的眼眶此时死死盯着卫宫切嗣手中的剑鞘。

    “用这个东西作为媒介,想必能够召唤出作为剑之英灵的最强的色rvant吧!切嗣,你就把这当成艾因兹贝伦家族对你最大的援助吧。”

    阿哈德老翁看向卫宫切嗣的目光中丝毫没有半点看女婿的眼神,反倒是像在看一件精心准备的工具,更准确来说是武器。

    卫宫切嗣甚至爱因兹贝伦的底蕴之深,此刻他只得装出一副面无表情,一脸僵硬的样子,深深地低下了头。

    和韦伯、卫宫切嗣一样正在拿着精心准备的圣遗物的人在整个世界还有五个。

    他们有的人早在八年之前便已经为今时今日做准备,魔术上的苦练,圣遗物的筛选、寻找,甚至还有召唤仪式的状态等等,为了能够得到传说中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他们中有的人可以说付出了数不尽的艰辛。

    而这一切都将在这一天得到回应。

    日本冬木市的间桐家大宅,作为日本魔术师家族的间桐家,虽然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大宅子,但是它却有着常人所不知道的黑暗面。

    在这座大宅的地下室内的正下方,隐藏在地下深处的虫库,这里是间桐雁夜最为厌恶的地方,但是却也是他这一年以来最为熟悉的地方。

    为了救出小樱,他这一年来在这虫库内遭遇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折磨,终于令他这个根本没有多少魔术才能的人拥有了魔力,成为了一名半吊子的魔术师,不过与之相对的是他那已经所剩无几的寿命。

    间桐雁夜的左半身由于折磨已经瘫痪,脸部几乎毁容,在外人看来犹如厉鬼一般恐怖。

    “嘿嘿嘿……雁夜哟,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觉悟吧!为我赢得那堪称万能之釜的圣杯……”

    “闭嘴!间桐脏砚,我参加圣杯战争只想要救出小樱,什么魔术师的容易,什么圣杯我统统都不想要!”

    就算是心底打心眼的恐惧这个名义上的父亲间桐脏砚,实则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曾祖父,雁夜却依旧忍不住反驳道。

    “嘿嘿……随你高兴,只不过那段召唤的咒语你已经准确无误地记住了吧。”

    像是为了确认万无一失,间桐脏砚再一次询问道。

    雁夜皱着没有在充满了腐臭和水汽的虫库之中点了点头,虽然虫库里可见度极差,不过依然无法瞒过间桐脏砚的眼睛。

    “很好!只不过,在你咒语的中途,记得再加上两段别的咒语吧!”

    间桐脏砚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雁夜那本就已经有些麻木的脑子还是本能的觉得不对劲,不由询问。

    “什么意思?”

    看着一副疑惑表情的雁夜,间桐脏砚的脸上阴险地笑了笑。只见他那伛偻瘦削的身体猛地抬起了自己手上的拐杖,一下子敲在了雁夜的肚子上。

    “唔”

    骤然被这一击砸中,雁夜毫无反抗之力抱着自己的肚子跪倒在地。

    而间桐脏砚却没有丝毫的怜悯,继续用那拐杖毫不留情地砸在雁夜的身上,口中不断说出鄙夷之声:“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雁夜,你作为魔术师的才能和其他的master比起来可不是差的一点半点,这可是会影响从者的基础能力的……”

    “……既然这样的话,只有通过色rvant的职阶进行弥补,必须从根本上提升参数。

    通过调整召唤咒语事先决定色rvant的职阶。

    通常,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在获得作为色rvant的职阶的时候,不可避免的由那个英灵的本身属性决定。但是,也有例外,可以由召唤者事先决定好的职阶有两个。

    一个是assas私n。属于这一职阶的英灵,可以预先设定为继承了哈桑萨巴哈之名的一群暗杀者。

    然后另外一个职阶是对所有的英灵,只要你附加了别的要素就可以使之实现。因此这次,给召唤出来的色rvant添加发狂这一属性吧。”

    对于间桐脏砚的决定,虽然是御主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心的雁夜只能点头应下。就算是雁夜比起过去强大了数倍,但是面对这个老怪物依然只能臣服与他的淫威之下。

    当雁夜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之际,召唤从者的最佳机会也在这一刻出现。

    宣告

    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

    遵从圣杯的召唤,倘若遵照这个旨意和天理,汝立时回答!

    在说出召唤词的同时,间桐雁夜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刻印虫在疯狂地撕咬着自己的血肉,虽然魔力因此而大量地出现,但是带给雁夜的生不如死的体验。

    不过为了能够顺利召唤出从者,雁夜此时只能一边咬紧牙关忍受,一边继续咏唱咒语。

    在此起誓,吾做世之善者,除尽世之恶者。

    ……

    随着咒语的咏唱,雁夜也成功加入了那两段决定以剥夺英灵理性为代价,将职阶强制变更为狂战士的周瑜。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操纵这根锁链的主人!

    咒语念诵的同时,疯狂活动起来的刻印虫令雁夜的身体为之扭曲,全身上下的毛细血管破裂渗出了不少的血,而雁夜剩下的一只完好的眼珠子更是因此留下了血泪,血泪流满了整个脸颊。

    不过纵然如此,雁夜依然强撑着身子将咒语念完,否则仪式不完整指挥功亏一篑,那么他拯救小樱的计划也就完全失败了。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当这句话结尾之后,雁夜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为之一松,仿佛背负的五岳大山都被他彻底抛开了。

    闪电雷鸣,风云卷洞。

    伴随着魔术阵法被彻底激活,从魔术阵中闪现出璀璨至极的金光。不等间桐雁夜和间桐脏砚抬起头望向眼前召唤出的从者,便觉得一股无法反抗的强大力量自眼前出现的人身上涌来。

    “跪下,蝼蚁!”

    扑通

    身子本就虚弱的间桐雁夜根本扛不住这种压力直接趴了下来,而当他看向自己的身旁时,只见他那敬若神魔的间桐脏砚此时也像是个小丑一般匍匐在地。

    虽然间桐雁夜此时觉得非常难受,但是他看着匍匐在地的间桐雁夜却又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仿佛见到间桐脏砚受罪便是最能愉悦他的节目。

    “怎么可能……失去理智的beerker怎么会这样?”

    间桐脏砚这个老妖怪此时有些搞不清楚beerker怎么会拥有这种表现。

    “真是个恶心人的地方,不过既然是在虫库,那么想必你就是间桐雁夜吧?”

    间桐雁夜勉强抬起头,就这么抬头仰望着走到自己跟前的身影。

    这是beerker狂战士?

    雁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召唤的从者竟然会是这么一副模样,虽然衣着有些奇怪(黑色版本的御神袍),但是长相看起来就是个邻家小哥,虽然这个邻家小哥帅了一点,实力恐怖了一点,但是怎么看都和传说中的兰斯洛特一点都不像,根本就是个亚裔!

    扑通

    正当雁夜想要开口询问之际,从虫库上方间桐大宅突然传来了拆房子一般的巨响。(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