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55章 暴走的从者,冬木化战场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55章 暴走的从者,冬木化战场

    圣杯战争刚刚进入到第二天,乐渊便收到了来自监督者圣堂教会言峰璃?19??的信息,表示由于乐渊小组干掉了违反圣杯战争规则的龙之介一组,能够得到额外奖励的一条咒令。

    这令这东西说强也强,对于一般的从者和御主而言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可惜,又有了宇宙魔方的乐渊几乎对于这个玩意没有丁点的兴趣,这东西给他顶多算是锦上添花的份。

    不过当结衣将昨天一晚冬木市的混战信息全数报告给乐渊后,乐渊笑了。

    看起来面对系统的任务绝大多数人都急了,毕竟他们每一个进来没有不是奔着最终大奖去的,可以说现在分秒必争不得不傻。

    任务场景:世界级架空魔幻

    任务世界强度:ba级

    任务难度:a+级

    任务形式:强制对抗

    主线任务一:出线权(已完成,获得职阶beerker)

    任务描述:击败其他职阶竞争者获得出线权(备注:每一种职阶附加的能力各不相同,同时进入任务世界后能够保留的本体能力也不相同)

    主线任务二:从者收割者(完成,击杀caster)

    任务描述:进入任务世界后,知道圣杯降临前必须[亲手]击杀一名从者,否则纵然生存到最后也无法取得本世界任何奖励,同时这也是获得本世界最终奖励的前置条件

    主线任务三:圣杯之主

    任务描述:击败其他从者,同时保证圣杯降临冬木市,将圣杯保存超过三天

    或许其他人并不清楚,但是已经动过手的乐渊却是明报这主线任务二与主线任务三之中所蕴藏的猫腻。

    主线任务二要求击杀从者,所谓的从者(色rvant)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算的。

    从者并非英灵本身,而是魔术师借助冬木大圣杯中的魔力凝结体赋予了英灵人格与记忆存在。虽然在力量上无限接近英灵本身,但是由于职阶的存在强化与削弱了英灵的某方面的力量。

    换句话说冬木市圣杯战争中召唤的从者虽然无限接近于本体英灵的力量与人格,但说到底假的还是假的,只能算是从者而非英灵。

    而主线任务二要求击杀的必须是本土的从者,换句话说乐渊这样的晋升者本体进入进来的伪从者并不能够满足其要求。乐渊他们这些晋升者,从性质上应该算是英灵,毕竟是从英灵殿里面选拔出来投入这个世界的存在。

    像乐渊的任务栏中便明确表示了击杀的日der比利并不能算是任务目标,恐怕昨晚动手的雪妍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其他还没有动手的晋升者们还没有意识到,主线任务二比他们想象得更加紧迫。

    若没有附加要求,主线任务二完全可以等到自相残杀只剩下两人的时候再跳入战局。到时候不管留下的是同为晋升者的玩家,还是本土英灵都无所谓,毕竟杀了都能完成任务,但是现在却被隐藏条件逼得各个晋升者不得不主动搜索、分辨出哪些是本土英灵,哪些又是晋升者的伪物。

    这就是当初在英灵殿所有人都被蒙蔽了面貌的根本原因,为的便是令一群晋升者在任务世界中的难度增大,隐藏和发现是这个任务中极为关键的因素。

    任务越是往后,能够完成主线任务二的难度也变越大,毕竟能够留下来的本土英灵哪一个不是其中的强者。

    正当乐渊漫步离开大本营,准备前往言峰璃正那里拿去应得的奖励令咒时,在教堂内却发生了一件连言峰绮礼都难以想象的事情。

    “呃你,你是绮礼的英灵saber!”

    只见一个被灰褐色斗篷笼罩的身影出现在了本应该充满圣洁之感的教堂中,随着他的出现整个教堂内都变得格外阴郁,圣洁的气息在衰退,死亡与寒冷在侵袭着这里。

    对于自己儿子召唤出来的saber,言峰璃正并不是十分了解。唯一的感触就是,这位saber略显苍白的身影令他感觉非常不舒服,那是作为圣职人员打心眼里的厌恶。

    “saber,是绮礼让你来的吗?”

    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是言峰璃正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询问道。

    “呵呵……他可什么都不知道,我来这里只是想要一件东西而已,那东西就在你的身上!”aber全身上下都被灰袍笼罩,有些沙哑的声音让他的话听起来就像是一具干尸说出的话。

    “东西?我不认为我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

    言峰璃正本能觉得眼前的saber不怀好意,身体在一点点地转移,与saber之间的距离时刻保持在20米以上。

    “嗖”

    区区二十米,就算是并非敏捷属性优秀的从者也不过是一秒的功夫,更何况这个陌生的灰saber本身的属性并不差。

    “呃”

    只见急速临身的会saber在瞬间抓着言峰璃正的脖子,将他整个从地面上提起。

    言峰璃正作为一名武斗水平极高的人,在实力与灰saber相差甚远的情况下,只能翻白眼。

    “令咒啊,令我摆脱束缚的东西,这么多都放在你这个老骨头这里岂不是太可惜了?”

    灰saber另一只手猛地捋过言峰璃正的袖口,只见他的手臂上慢慢地有着不下于二十枚令咒,这些都是历届圣杯战争中被回收未使用过的令咒,可以令任何一个御主为之疯狂。

    “呃你是夺不走的,咳咳……没有特定的方法,令咒就算是死也无法转移给你!”

    言峰璃正丝毫不怀疑眼前的灰saber会没有杀他的决心和能力,不过言峰璃正非常清楚,如果灰saber想要令咒就绝不能让他就这么死去,不然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嗤”

    下一秒言峰璃正瞪大了眼睛,一张逐渐泛白的脸蛋上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死。

    只见一把银灰色的华丽大剑已经刺穿了言峰璃正的身体,他身体中的生命力在一点点被那柄大剑吸收,相反死气被大减一点点诸如他的身体。

    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已经彻底死亡的言峰璃正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他那血红的双眼预示着他已经不再是一名圣职者,甚至连人类都不再是。

    重新复苏的言峰璃正没有丝毫的由于,职阶跪倒在了灰saber的面前,向灰saber献上了最为尊崇的敬意。

    “很好,你的资质很好,竟然能够转换成巫妖,不过这里我觉得很讨厌,走吧,为我的圣杯战争寻找一处堡垒!”

    伴随着灰saber离开了教堂,那已经成为巫妖的言峰璃正紧随其后离开了这个他坚守了多年的地方。

    死亡骑士达伦·泰隆,来自欧联共和国的最强晋升者。同时也是号称一人敌一国的存在,他手上的银灰色大剑可以说是就算是整个里世界也是屈指可数的神器霜之哀伤。

    成为言峰绮礼的从者,一开始对于泰隆来说并不算坏。但是言峰绮礼这一副无欲无求,简直堪比圣人,为远坂时臣做马前卒的姿态可就完全不符合泰隆的利益了。

    背叛早在一开始便已经注定,而当言峰璃正暴露了自己拥有大量令咒之时,则中背叛便已经无法避免。

    当乐渊慢慢悠悠来到了教会之时,教会里面早已经没有了灰saber泰隆的身影,而言峰璃正更是不知所踪。

    将整个教堂瞬间搜查了一遍发现无人的乐渊,也在教堂的一个角落见到了言峰璃正被杀时的滴落的血液。

    乐渊蹲下身子,用手触摸着地下的血迹。虽然由于时间的关系,血迹之中蕴含的冰霜诅咒已经消去了大半,只留下一丁点的残留,但也不妨碍乐渊从中感受到这诅咒本体的力量。

    言峰璃正恐怕处境不妙,感受着这种陌生的力量,还有血液的转变,乐渊就算无法完全还原出当时的事件发生,也知道那绝不是好事情。

    “嗯?你也来了,骑士王!”

    乐渊一回神,正巧见到走进教堂内的阿尔托利亚。

    “是啊,我也参与到了剿灭caster的战斗中,这次额外的奖励也有我一份,监督人呢?”

    阿尔托利亚环顾四周,发现这里静悄悄地没有丝毫的其他人存在。

    “诺,这大概就是那位监督人留下的,看起来他的处境不太妙,应该是还未现身过的一个家伙干的好事!”

    乐渊一指脚底下的血迹,脸上没好气的说道。或许阿尔托利亚并不知道,但是乐渊可清楚得很,全部令咒用来全部强化一个英灵能够发挥出多么恐怖的效果。

    阿尔托利亚并非侦探,但是作为从者她也能从血液中的不详魔力感觉到事情的麻烦性。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这次圣杯战争就乱入了多少麻烦的家伙!”

    好好的一次领奖之旅硬是变成了悬疑侦探剧情,不过教会已经没什么好待的,乐渊转身就准备离开这里。

    “等等!难道这里的事情,你就不管了吗?”

    阿尔托利亚眼看乐渊就要离开,连忙喊住了他。

    “管?我不过是个从者而已,况且出事情的是圣堂教会的人,他们会派人来解决的。如果那个出手的从者别有用心,那么必然会露出马脚,我们还是继续等待好了。”

    “……还有,骑士王!算是我给你的一个忠告,不要再把你的天真强加到所有人身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信任,现在你的盟友还没有背叛仅仅是价值还不足以背叛而已……你好自为之吧!”

    阿尔托利亚可能的话,乐渊倒是希望她能够活到最后,多替乐渊干掉一些敌人,这一点家伙死也要死得有价值一点!(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