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58章 王之宴?一群自说自话的伪王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58章 王之宴?一群自说自话的伪王

    自从圣杯战争的码头第一战打响之后的第四个黎明降临,在过去的两天?20??面整个冬木市都仿佛回归到了往日的平静,就算是乐渊主动释放出魔力,一副“大家来打我啊”的样子,依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现身。

    一方面由于监督者的言峰璃正被不明身份的人杀死,另一反面由于战斗的混乱令所有的从者和御主都不愿意随意出手,深怕在情报不明的情况下被不知名的从者反杀。

    一时间整个冬木市都变得令负责监视整个冬木市的体操团哈桑们看不懂了,这种龟缩的状态可是和圣杯战争的主题不同啊。

    不过就在圣杯战争的第四天,就在小莫照常骑着她那坐骑载着乐渊在冬木市游荡的时候,一直不见踪影的从者总算是有一个家伙现身了,不是别人正是驾驭着神威车轮征服王,以及一副小受模样待在他车上的韦伯。

    原本按照韦伯的想法,那是打死也不和这位脑袋抽抽的征服王笨蛋一起出来的,但是自从arher妮可死去之后,他便半点安全感也没有了,除了依靠征服王之外是完全没有办法了。

    “哈哈哈……果然还是你们俩个最和我的心意,怎么样?两个神秘的家伙,有没有加入我的军队,待遇可以商量哦!”

    “别开玩笑了,征服王你这是在亵渎骑士的尊严,再说下去别逼我拔剑!”

    小莫对于征服王这一副说辞那是完全无法接受,给别人当手下,别说她曾经也是正儿八经的圆桌骑士,就说她差点当上英格兰之王就不可能再给征服王打工。

    不过被拒绝的征服王却没有丝毫的不快,仿佛早就料到了这种可能性,他那招牌性的大笑令小莫对他的敌意都减少了不少。

    “征服王,你的胆子还真大,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不怕我们两人送你出局吗?”

    而一旁的小莫也极为配合,几乎是在乐渊说这话的同时身子已经出现在了另一边,和乐渊一道将征服王堵在了两人之间。

    “哈哈哈……我今天来可不是找你们打架的,看看这个!”征服王拍拍自己身后的酒桶,一副异常自豪的样子,似乎在等待着乐渊和小莫的夸奖。,“这两天圣杯战争的感觉都变了,我准备开一场圣杯酒宴,邀请这一次被召唤出的从者中的王,当然其他从者也是欢迎之至,来者愿意赏脸喝一杯的便是朋友……”

    “那么那些不赏脸的恶客,你准备怎么办?”

    “嘿嘿……我讨厌朋友,但是对于敌人我也绝对不会留情,我想其他人应该也是一样的!”

    无论是征服王还是乐渊此时都是相视一笑,看来不仅仅是乐渊对于这样沉闷的圣杯战争感到厌恶,或许在今夜就要搅动整个冬木市了。

    那些隐藏的从者们,如果今天如约前来赴宴,那么自然就是普普通通的喝杯酒见个面而已,这么长的时间所有从者都没有现身,圣杯战争可不是躲猫猫。

    但如果有不识趣的人不愿意前来,那么他会在不自觉之中恶了其他从者,很有可能便被其他的从者们群起而攻之,这种事情早在不言而喻之中。

    伴随着黑夜的降临,征服王要开酒宴的消息已经通过使魔传到了所有参赛者的耳中,而对于这一个消息所有人的反应不一,但是到最后几乎没有差别几乎全都给予了回应。

    黑夜降临,征服王驾驶着他的神威车轮几乎是毫不费力地闯入了属于爱因兹贝伦的城堡,如果不是爱丽丝菲尔早已经知道了对方要进入,因此提前关闭结界,恐怕被毁灭的不就是几棵树,而是整个爱因兹贝伦城堡的防御系统。

    “哈哈哈……看来还是我的神威车轮更胜一筹啊,我是第一个到的嘛!”

    “哼!你在说什么梦话,征服王!本王可是在你之前!”

    只见刚刚驾车降落的征服王刚刚发出了自己的感叹,便见到吉尔伽美什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骑士王他们的身后。

    而不久之后,其他人也是紧接着一个接一个出现在了城堡前,而乐渊和小莫身后更是出现了英灵卫宫以及樱、凛两个小鬼的身影。

    对于两个孩子,几乎没有人会过多的关注她们,毕竟她们两个是几乎没有威胁性的存在,与之相反英灵卫宫几乎令所有人侧目。

    身为乐渊以及小莫御主身份伪装的英灵卫宫,身上由于带着特殊宝具,令他的伪装几乎不接触就无人可以看破,因此所有人都把它当作一个魔术师看待,不过却无人能够将他的来历看破。

    知道月上枝头,整个爱因兹贝伦城堡前聚集了9名从者,以及其中的四名御主韦伯、索拉、爱丽丝菲尔(伪)、英灵卫宫(伪)。

    一群人在逗逼王兼炫富王吉尔伽美什的美酒以及精美酒具的招待下,渐渐打开了话匣子。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无法释怀,就比方说索拉三人组以及爱丽丝菲尔那一对,卫宫切嗣可以说把前任御主肯主任坑惨了,如果不是双方都克制,恐怕战斗已经避免不了了。

    而另一边,由征服王挑起了关于“王”的论述,经由吉尔伽美什的自我解读,险些令阿尔托利亚哑口无言,她自以为正确的“王之道”根本不被承认,相反被指责为了乡下小姑娘的妄想。

    “哼!亚瑟,你从来都不懂人心!”

    小莫这傲娇的一句话令骑士王的心神一震,再一次望着小莫追问。

    “你,究竟是谁?”

    小莫向乐渊以及一旁的英灵卫宫看了一眼,随后征得同意之后打开了自己的面罩。

    在场所有人几乎在看到那一张和阿尔托利亚有十足相似的脸时,心中无不是闪过无数的想法。

    “莫德雷德,此次以saber职阶降临,亚瑟我会再一次用手中的剑贯通你的身体,粉碎你那幼稚的理想!!”

    “莫德雷德!?你……为什么是你!”

    看着这一张和自己几乎如出一辙的脸,阿尔托利亚虽然猜测过无数次,但是真当见到的时候却依然忍不住颤抖。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女儿?),要说厌恶那全是由于对于自己姐姐摩根的缘故,更多的是一种不知如何面对小莫。

    毕竟阿尔托利亚他自己都是一个处女,突然被人当作是父亲(母亲?)对待,恐怕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处之泰然。

    彼此对望,眼神中有着千言万语却无法说明的两人,就这么呆愣愣地看着。

    而一旁喝着酒的吉尔伽美什看着这一幕更是忍不住大笑,或许只有不断闹出笑话的阿尔托利亚才是他最好的解压玩具。

    “我说,三个自说自话的家伙,想要称王的话或许你们生前可行,但是如今,你们实在搞笑吗?”

    乐渊尝了一口从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中倒出的美酒,果然和他过去缩合的酒都不一样,令人终生难忘的美味,或许真的是神才能喝到的神酿。

    乐渊脑袋一撇,躲过了一枚从吉尔伽美什手中掷出的宝具。

    “杂种,在王的面前口出狂言,若无法令本王满意,我要你血溅当场!”

    吉尔伽美什的突然暴起,没有令征服王和阿尔托利亚有任何的不满,毕竟乐渊刚刚的那一句话把他们两个都给说进去了,如果不是吉尔伽美什抢先动手,他们两个也不会就此罢手。

    “王是什么?你们一个认为王是制定法则的人,而另一个则认为王是征服者,还有一个小丫头则是认为王是被万民称颂,绝对的正确者、先驱……”

    “难道你有什么高见吗?藏头露尾的小偷!?”

    吉尔伽美什对于至今没有在其他人眼前露过脸的乐渊可是没有丝毫的好感,不由冷嘲热讽道。

    “王的前提,可不是谁自称是王就能为王的!你们已经丢掉了你们过去为王的资格国土以及子民!”

    “现如今的你们没有了国土以及子民的追随,能告诉我你们为何还能一直以来自以为是地自称为王吗?陶醉于过去的荣耀,还真是最最愚蠢肤浅的人!”

    毫无疑问,无论是吉尔伽美什还是征服王在这一刻都沉默了。或许乐渊的话有些过激,但是无疑令两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大受触动。

    他们被召唤以来,便一直以英雄王、征服王自居,但是却根本没有想过现在已经距离他们的时代过去了太远太远。就算他们的力量依然傲视天下,但是却改不了他们已经被时代所抛弃。

    “王之言乃万民所行的法则,我的王国、我的子民已经化作了历史的尘埃,但是王所定下的法则却是时间磨灭不了的东西,我依旧是唯一的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哈哈哈……王乃征服者,就算我的子民还有国土已经分崩离析,但是我终将将这些重新征服,到时我征服王之名还是我的,哈哈哈……”

    无论是征服王还是吉尔伽美什都不是那么容易失去斗心的,因此在过了不过一分钟便根据自己的王道得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答案。

    只有一心想要颠覆历史的阿尔托利亚反倒是没有了答案,她想要改变国家破灭的命运,但是小莫的出现摆明了她并不像改变灭亡的命运。

    她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被人否定,那么正确的路又在何方?

    酒宴正酣,便见到一道人影悄然潜入到了远坂凛的身旁,随后猛地冲出一把抓在了远坂凛的身后,伸手就想要把她劫走。

    头颅飞起,身穿灰色体操服的高瘦哈桑无头尸体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速之客,哈桑军团出现在了这一次的酒宴上。(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