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68章 剑栏之战,小莫VS亚瑟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68章 剑栏之战,小莫VS亚瑟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退场可以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原本表现平平的laner罗凯那最后光炮十连发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恐怕在场的所有从者没有一个想要正面扛下这一招。

    不过罗凯能胜,运气真的占了很大的层面。征服王与他的战斗真的是失误频频,作为日der的征服王原本可以凭借空中优势不断和罗凯打游击。

    可惜在雷电攻击效果不佳甚至看起来无效之后,征服王竟然舍弃了自己的优势和罗凯打起了近战,这才被罗凯抓住机会一击废了神威车轮。

    而征服王最最悲剧的是还是他的宝具被克制了,王之军势对上saber阿尔托利亚或是assas私n之类的都不会输得这么惨,甚至赢的局面不是一般的大,偏偏被罗凯的保有技能[霸王之勇]+破阵霸王枪的解放这个组合给坑死了。

    这句话只能说老天都在帮助罗凯,让他这个幸运e的枪兵能够运气大爆发,选择到了最适合他战斗的对手。

    随着身为乳ler的贞德将其中一枚咒转移给了罗凯的御主卫宫切嗣,几乎接下来的其他人都迫不及待开始战斗了。至于杀人越货干掉贞德,这种事情也只是在他们的脑海中想一想而已,贞德的职阶能力对于他们实在是太克制了,想要战胜她难度太大。

    随着这一天的战斗落幕,最为仲裁者的贞德再次恢复成为了脑残的状态,打着哈欠跟在乐渊的身后,一副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想做的废柴样。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贞德她第二次受到了神之旨意,而这一次的对战双方分别是骑士王阿尔托利亚,另一个则是她宿命中的死敌,背叛之子莫德雷德。

    “圣杯战争还真是有趣的东西,又或者命运喜欢玩弄这样的小姑娘,我可是迫不及待看到骑士王斩下莫德雷德的脑袋,或是莫德雷德刺穿骑士王的心脏……”

    吉尔伽美什像极了八卦的观众,一边取出自己王之财宝内的极品神酿,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已经拔出各自宝剑凝望着对方的两人。

    一旁围观的众人此时已经影响不到沉浸在战场内的阿尔托利亚与小莫,她们两个几乎是在面对面拔剑的那一刻,便已经像是穿梭时空重回当初她们俩最后一次交锋的地点剑栏之丘。

    “你,参加圣杯战争祈求何物?难道说是你那一直渴求的王位?”

    看着不远处那张和自己几乎如出一辙的脸,阿尔托利亚只觉得自己腹部隐隐作痛,虽然那里没有任何的伤口,但是那昔日和世界缔结契约成为英灵之前被小莫击伤的地方,在见到小莫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否由于错觉,开始产生无法言喻的疼痛,这是幻觉又或者是久远的记忆?

    “王位?”

    当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小莫的脸上露出了阿尔托利亚完全看不懂的笑容,那是解脱的笑,抑或是在嘲讽她的无知,阿尔托利亚读不懂这笑容中隐藏的感情。

    “亚瑟!不,还是称呼你为父王吧!王位,的确母亲大人从小就教导我您的王位终归会属于我,但是我看重的从来都不是那可有可无的王位!你知道吗?!”

    小莫的父亲相传是阿尔托利亚,而她的母亲则是阿尔托利亚的姐姐摩根,一个有着魔力的魔女。小莫在摩根的教导下并没有从小变得野心勃勃,想要一心取代阿尔托利亚的位置,相反像是个一个可望得到父亲赞扬的孩子,一直在默默努力着。

    可惜显示非常残酷,阿尔托利亚由于对于自己那个野心勃勃的姐姐摩根的厌恶,连带着对于很无辜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小莫也抱有了漠视以及苛责的态度,这令小莫不解的同时产生了恨这种感情。

    “你的眼中从来都没有我,除了漠视还是漠视,我是莫德雷德,圆桌骑士之一,并不仅仅是一个背负亚瑟之子的克隆人,你明不明白!”

    这就是小莫一直以来最大的愤怒,她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骑士王身边的最高等级的骑士,这和他的身份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就在他和骑士王袒露自己身份之后非但没有变得和阿尔托利亚更加亲近,反倒是被打入冷宫一般处处受到无视。

    “亚瑟!”

    “莫德雷德!”

    高呼着对方的名号,这两个有着因缘纠葛的两个人战斗到了一起,银色的剑锋与无形之间冲撞在了一起,数不尽的双剑交织产生的气浪切割者大地、山脉甚至天空。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御主们甚至不得不退到千米之外,就是为了防止一不小心酒杯打得正酣的两人卷入到无情的攻击之中。

    无论是在能力参数还是剑技上,作为阿尔托利亚克隆人的小莫都不见得比阿尔托利亚来得逊色多少,尤其是在御主小樱移植的魔术回路等级之高极端罕有的情况下,小莫的能力参数得到的加成远比阿尔托利亚更强。

    当锵

    每一次停顿必定带着誓约胜利之剑与灿然辉耀的王剑之间交锋产生的火花,虽然誓约胜利之剑作为宝具的评级远超过后者,但是两者的价值理论上是一样的,都是王者之剑。

    “风王之锤!”

    长久以来隐藏在风王结界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展现出了他的光辉夺目,解放的结界也在阿尔托利亚的控制之下化作一柄无形巨锤砸向了小莫。

    猛地受到这一击的小莫被整个砸飞了出去,不过好在她临时用手中灿然辉耀的王剑抵挡了一下,在借助自身那由魔力构成的铠甲防御余波,这才令她没有受到应i昂战斗的伤势。

    不过风之锤乃是由无形风刃构成,扩散开来的风刃还是在小莫的脸上留下了血痕,这令她脸上的狂怒变得更胜。

    “亚瑟!莫德雷德!”

    战斗还在继续,无论是阿尔托利亚还是小莫此时都已经沉浸在了过去的那一战中,眼中再也容不得第三人的存在,鲜血、汗水、泪水、怒嚎,一切在他们眼中已经和那一场不为外人所知的剑栏之战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有两个人的战斗,忘我战斗的两人从山腰打到山顶,所过之处无疑列外被两个人手中的剑斩断,沟壑、树木,能够利用的优势无一例外被他们用来取得胜利,这绝不是什么决斗,而是异常战争,属于她们两人的战争。

    “真是忘我的战斗,不过如此看来两人的最终胜负倒是可能会和剑栏之战一样两败俱伤的哦,还真是不幸的结局!”

    正在观战的吉尔伽美什虽然口中说着不幸,但是身旁的其他人只要情商正常,都能够听得出他口中所谓的不幸其实是在嘲讽。

    不过也正如吉尔伽美什所言,无论是阿尔托利亚还是小莫此时都是半斤八两,就算最后能够分出胜负恐怕另一个距离死亡也不远。

    再抖持续30分钟之后,大片的山林被两人的战斗破坏得不成样子,而两人此时也终于迎来了战斗的终了。

    阿尔托利亚此时高举着胜利制约之剑,这把象征着王权的圣剑,阿尔托利亚体内剩余的魔力在这一刻全数注入到了这一柄圣剑之中。

    光在汇聚,这光代表着属于亚瑟的荣耀

    历经十载而不屈,历经十二场战役而不败。这份功勋天下无双,这份荣耀无人可比,它们超越时空、永垂不朽。

    仿佛照亮这柄剑才是自己的至高任务一般,手持圣剑的阿尔托利亚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王的威严感,这一刻所有人才意识到,这个被他们看轻的小姑娘的确有着骑士王的称号。

    或许这光芒并非多么闪耀,但是光芒中所包含的古往今来所有在战场上消逝的战士们毕生追求并憧憬的梦想名为荣光的祈祷之结晶,却令所有人包括吉尔伽美什这样高傲的存在都为之侧目。

    “e~alibur!”

    高呼着圣剑之名,阿尔托利亚将手中的圣剑斩下。

    光在奔流,光在咆哮。

    魔力被解脱束缚的龙之因子所加速,化作移道闪光。喷薄而出的这道光柱,冲击着地面,将大地划开深深的壕沟,裹挟着无数的沙土冲击向小莫。

    a级别的宝具解放,威力强大无比甚至比起霸王破阵枪更胜一筹的对城宝具。

    面对这样的攻击,小莫那孱弱的身体好像一触即溃的泡沫一般,似乎只有败亡一途。

    “clarentbloodarthur(向端丽的吾父发起叛逆)!”

    小莫同样举起了手中的王之剑[灿然辉耀的王剑],并且发动了它的解放状态,等级同样达到a级别的对军宝具。

    和散发着璀璨白光,代表英雄意志的誓约胜利之剑不同,预示着背叛的的白银之剑,本来是放出白银光辉的华美的剑,不过伴随着发动而染上红黑色的血,形状也丑陋地扭曲起来。

    随着小莫的解放,大小不下于光柱的之现状红色闪电****出来,朝着阿尔托利亚冲击了过去。

    “saber,以令咒之名命令你取得胜利!”

    几乎是在阿尔托利亚挥剑的瞬间,作为御主的卫宫切嗣使用了令咒的强化能力,这一刻由于战斗而失去部分魔力的阿尔托利亚再度恢复了全盛状态,与此同时咆哮的光炮再度胀大了几分。

    原本势均力敌的两股力量,伴随着ealibur的爆发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白色的光波吞噬着血红色的闪电,随之也吞噬了挥剑的小莫。

    (未完待续。)(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