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78章 王的傲气,王的尊严,王的罪孽(二更)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978章 王的傲气,王的尊严,王的罪孽(二更)

    将战利品收下,解决了罗凯之后这片结界暂时获得了安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已经绝对安全了。

    天空之中的裂口还在向外喷吐着灼热的血红熔岩,那道联通圣杯与现实的通道只要一天不被破坏,那么这个世界便一天得不到安宁,而贞德的力量并非是无限的,这个阻挡熔岩前进的结界被打破只是时间的问题。

    “beerker,你还好吧!”

    刚刚赶回来的阿尔托利亚可谓是马不停蹄,刚刚乐渊与罗凯之间激斗的斗气可是被她感受得一清二楚,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急迫地赶回来。

    “还好吧,不过千万别被这些黑泥吞噬,不然你也会变成这样的疯狂,我可不希望有亲手斩下你那美丽头颅的一天……”

    “beerker,你……小心!”

    听着乐渊调侃的阿尔托利亚正想要摆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但是她不经意地眼睛向着而乐渊身后一瞧,立马脸色变得异常击破,一只手当即就想要将乐渊按倒。

    嗤嗤嗤

    三只带着黑泥气息的不惧已经落在了乐渊的身上,从他的身后职阶穿刺过身体,将乐渊的身体穿过了六个窟窿。

    乐渊站着的身体轰然倒地,而在他倒地的瞬间不远处已经传来了吉尔伽美什那狂傲不可一世的声音。

    “哈哈哈哈……区区杂种,以为这样就能击倒大王我吗?王,怎会被区区的恶所吞噬,想要污染本王,最起码在增加十倍的量啊!”

    “arher,你这家伙……”

    眼见自己的盟友被全身一丝不挂的姿态,从黑泥之中刚刚爬起来的吉尔伽美什击倒,阿尔托利亚的脑海中那是被愤怒充斥着。

    吉尔伽美什同样是带着怒意,虽然由于被黑泥吞噬的缘故,令他此时获得了有魔力物质化形成的近似于人的身体。但是刚刚在黑泥内部,那种时刻可能被精神污染的感觉可以说令他积攒了一肚子的火气。

    而冲上前拔剑和他单挑的阿尔托利亚可谓是令他巴不得,**的获得虽然令吉尔伽美什的全能力有了提升,但并不见得有了碾压阿尔托利亚的实力。

    一剑,两剑,三剑……原本应该是arher的吉尔伽美什竟然拿和阿尔托利亚玩起了进展,并且表现出来的能力还不落下风。

    阿尔托利亚被吉尔伽美什一剑打飞了十多米,虽然没有任何的言语,但是阿尔托利亚的脸色便已经说明了问题,吉尔伽美什是一个她平生难得一遇大敌。

    “咻”

    正当吉尔伽美什与阿尔托利亚两人对峙的时候,一道划破长空的金色闪光从阿尔托利亚的身后跃起,随后直逼但手拿着银白长剑的吉尔伽美什。

    “rhoaias(炽天覆七重圆环)!”

    面对这突然袭来的极速攻击,吉尔伽美什不慌不忙,身后的王之财宝中投射出来一件犹如花瓣一般盾牌。

    那件盾牌在短短一瞬间形成七层防护,这正是特洛伊战争的英雄大埃阿斯所用的盾。每一片花瓣代表着一层防御,以对投掷兵器拥有绝对防御力而自豪的“概念武装”。

    这件宝具可谓是最为克制投掷宝具的存在,那划破长空的金色闪光虽然带着足以击杀任何一名从者的力量,但是在这件概念武装之下也仅仅是突破了五层而已。

    “小偷就是小偷,永远都只会背后放冷枪!”

    “吉尔伽美什,看来你不但精神有问题,连记忆力都出现问题了。刚刚从背后奇袭我的,你难道没做过?”

    乐渊从阿尔托利亚的身后走了出来,他的身上插着的那三件宝具已经被他取了下来,而身上的伤更是已经全部治愈,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他的魔力所剩无几,要不然就算是有着炽天覆七重圆环,他也有信心贯穿它。

    “有意思,一个两个都想要阻挡大王的路,这世间果然有许多不怕死的混账,不过……你们都要死!”

    “死”字还没有说完,从虚空之中便出现无数的锁链,这正是吉尔伽美什最为引以为豪的宝具“天之锁”。四面八方向着乐渊以及阿尔托利亚袭来。

    “以令咒之名,吉尔伽美什停下攻击!”

    贞德的声音从千米之外传到了在场三人的的耳朵里,而伴随着这道声音,吉尔伽美什释放的天之锁的攻击果然有所暂缓。

    “可恶……怎么会这样?本王明明已经不是从者了才对,这可恶的令咒,怎么还能……想要命令大王,休想!”

    原本脸上带着不情愿的吉尔伽美什,发出了愤怒的吼声,而那原本应该已经停滞的攻击竟然随着吉尔伽美什的意志再一次行动。

    这就是属于吉尔伽美什的能力,他也不是单纯的中二病患者,自身的强大神性以及意志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虽然从贞德手中放出的令咒效力比起御主手中的更加强大,但是依然无法阻止吉尔伽美什的行动。

    “以令咒之名,吉尔伽美什停止攻击!”

    一枚不行那就用第二枚,贞德的手腕上可是有着整整28枚令咒。虽然强制命令从者的令咒每人仅仅只有两枚,但是依然是在关键时刻最为强大的武器。

    第二枚令咒的力量瞬间叠加到了刚刚的令咒效果上,顿时吉尔伽美什原本已经有所迟疑的动作再次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而失去了准头。

    “上!”

    乐渊仅仅吐出一个字,身旁的阿尔托利亚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人一左一右向着吉尔伽美什发动了联合攻击。

    “杂碎,你们是……找死!”

    虽然天之锁的攻击被阻止住了,但是依然无法令他乖乖束手就擒。

    从这一点来看,仅仅两枚令咒便已经无法抵御的阿尔托利亚和吉尔伽美什之间的差距并非一点半点。

    不过乐渊的攻击却在半途被人给拦截了下来,而乐渊竟然被来人就这么扯着衣领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

    “是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你的意志那滩黑泥应该奈何不了你吧!”

    望着眼前那张属于艾斯德斯的脸,内在却是另一个令乐渊没有办法的女人雪妍,乐渊只觉得屋漏偏逢连夜雨,还真是遇到了最为麻烦的情况。

    “这并非合作,仅仅是相互利用!那个意志需要我协助他降世,而我同样需要他帮助我完成任务,仅此而已!任何试图干扰到圣杯降临的人都将是我的敌人,包括你!”

    雪妍就这么拽着乐渊的衣领将其高高举起,而他们的下方正是血色熔岩经过的地方,而雪妍正拽着乐渊不断飞向天空中的那道通向圣杯的裂缝。

    “我去,用不用玩得这么大,你难道想要我来陪你?”

    眼看雪妍拎着自己来到裂缝前,乐渊哪不知道对方的注意,她这是要拖着自己一起下水。

    “真是怀念的一张脸,你不会把我给忘记了吧!”

    “雪妍”表现得非常奇怪,左手拎着乐渊的衣领,右手竟然在抚摸着乐渊的脸蛋,一副似乎异常怀念的样子。

    这个样子,绝对不是那个宛如冰雪女王一般不可直视的存在,这个样子、这个样子……乐渊想过无数次,她是艾斯德斯?!

    这怎么可能?按照之前的表现来看,这艾斯德斯的人格意识应该已经一点不剩地被雪妍完全吞噬,不然的话她怎么敢来参加这样的任务,一旦被另一个人格影响,就算她实力滔天也难保不会阴沟里翻船。

    换句话说,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艾斯德斯的人格的确应该已经陷入了雪妍的掌控,甚至已经濒临被灭的情况。但是如今,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了乐渊面前,似乎还取得了身体的主导权?

    黑泥,绝对是黑泥的力量。除了这一种力量之外乐渊无法想象还有什么能够令艾斯德斯重获新生。

    灵魂物质化,就算黑泥的力量并非纯净的灵魂物质化,但是如果用来修补几乎被吞噬的艾斯德斯的人格,令其成长为能够压倒主意志雪妍的程度,恐怕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我很伤心呢,亲爱的!”

    虽然说最后三个字的称呼应该是即为亲密的两个人之间才能用出来的词,但是此时此刻停在乐渊的耳中只觉得犹如腊月寒风般刺骨。

    “似乎你成婚了呢,竟然撇下我一人,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无情……”

    随着艾斯德斯将手臂收回,乐渊的脸距离艾斯德斯只有短短10公分不到的距离。

    “抱歉,我的成长还是慢了一点,那么你现在如果想要报复我的话,尽管来吧,这是无能的我应有的惩罚!”

    自责,或许存在着吧。当初他的无力似的艾斯德斯被迫跟着雪妍离开,当初他的进步速度令他根本没有和雪妍面对面谈判的资格,而当他好不容易有了一战的资格,却为时晚矣。

    “报复?这从来都不是报复,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有改变过,那样的黑暗、无助我都挺了过来,现在的我可不是来看你这一副自责的脸!”

    艾斯德斯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之中的那个裂缝,随后脸上露出了残忍,或者说盯上猎物的笑容。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不会令我失望的吧?替我猎杀它,将它带来给我!”

    说着便做出一副欲要将乐渊投掷进入裂缝的样子。

    “该死的领域压制,破坏它、抵消它,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乐渊根本动不了,来自于艾斯德斯的领域瞬间将他禁锢,就像他曾经对敌人做过的那样。

    “以令咒之名,艾斯德斯停下你的动作!”

    “以令咒之名,艾斯德斯停下你的动作!”

    “以令咒之名,增强乐渊的力量!”

    “以令咒之名,增强乐渊的力量!”

    贞德为了维护结界,不能移动分毫。但是她还有着令咒的力量,见到乐渊根本无法脱离艾斯德斯的束缚,连忙使用了珍藏已久的令咒力量试图令乐渊脱困。

    令咒的效力令艾斯德斯的动作一滞,同样令乐渊获得了解放的机会。

    但是这效果还是小了一点,艾斯德斯对于令咒的抗性还在吉尔伽美什之上。

    “去吧!”

    随着艾斯德斯的一掷,乐渊飞身进入了圣杯空间。(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