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15713章 梦一场
    已经因为阵法被解开而受伤的众神没有轻易对重楼和大魔王出手,虽然人数上面神界众神更多,可是因为伤势的缘故他们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反倒是不一定能够压得住重楼和大魔王的联手。

    或许是因为重楼和大魔王在聚源合灵阵根本就是出工不出力的缘故,当他们两个主动从阵法中破开的时候受到的反噬反倒是最小的,因而保留的战斗力却也是众人之冠,在如此情况下反倒是占据着祭坛下方战场的主动权。

    蓬

    一声巨响打断了双方的对峙,坚硬无比的地面已经被砸出了一个蔓延数公里的破碎地带,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从祭坛上被打下来的太清道人。

    失败了!

    当看清楚太清道人倒在破碎地带的中心时,神界众人便知晓这一次的行动已经以失败而告终,甚至他们很可能真的会被毁灭也说不定,只是那乐渊真的有如此实力吗?

    根本不知道祭坛上究竟放置着拥有怎么样物体的神界众神心中不由泛起涟漪,似乎在猜测着乐渊的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地步,会不会因为获得了那件物品而一步登天,还有没有拦下来的可能性……

    而那倒下的太清道人虽然显得很凄惨,可是说到底还没有晕过去。他是在场众人之中唯一和乐渊照过面的人,也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在祭坛上发生的一切一次次在他的脑海中回放,可是无论回想多少次,太清道人发现他始终都只有被打落祭坛这一个选项可供选择,对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直到现在他都想不出任何的一个形容词来描绘对方的实力。

    或许和乐渊放在一起比较的话,他太清道人才是真正的凡人,相反乐渊的表现才能够称得上如神似魔、深不可测。

    就在不久之前,失去了聚源合灵阵支持的太清道人自身力量在骤减,为了搏那最后一线生机他选择了继续踏出最后的一步,一手向着乐渊的衣领抓来,虽然在进行这个动作的时候太清道人每向前多移动一份,自身的神体便会多出一分破损,可是这样的损伤却阻止不了太清道人一击必中的决心。

    当太清道人那最后一步即将落下,而手距离乐渊更是不到三十公分的时候,一直保持着静止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作的乐渊却是突然睁开双眼。

    怒!

    太清道人从乐渊双眼之中看到的第一个情绪便是怒,这一分怒并不是因为太清道人的动作,甚至于太清道人根本没有从乐渊的眼神之中看到丝毫对于他的重视,仿佛完全无视了他一般。

    太清道人的手进一步向前伸,和乐渊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十公分。

    “滚!”

    没有出手,也没有任何的神力波动,仅仅是一种来自生命层次上压迫边另太清道人完全失去了出手的力量,全身一软之下来自于祭坛领域的压迫将他压得那是几乎欲仙欲死,恐怕就要陨落在祭坛上了。

    而就在太清道人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在祭坛上的时候,乐渊对着他倒下的地方便是一瞪眼,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集中在了太清道人的胸膛上,直接将他神体尽碎,从状态上来说太清道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行动力,不过也正是拜乐渊的这一手让太清道人脱离了祭坛成功免去身死的危险。

    身死道消和重伤难愈,是个人都知道着两者之间的利害关系。

    只不过太清道人可是丝毫没有向乐渊表达谢意的意向,毕竟如果乐渊是带有善意的话那么在救下太清道人时就不会使出如此大的力量将太清道人的神体粉碎,而是用更加温和的方式救人。

    清醒过来的乐渊没有直接前往众神的面前,而是抬起自己的双手不断打量着自己现在的身体。

    迷茫,愤怒?诧异,悲哀?伤感,觉悟?

    种种情绪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孔上,最终这一切的情绪化作一声叹息。

    玉牌中蕴含的信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甚至于乐渊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思考不是接受信息。

    玉牌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乐渊的生命印记之中,现在的乐渊才算得上是真正踏入到十三维度的层次,能够随时随地将自身维持在这种近乎无敌的状态之中,同样的在玉牌之中也留下了能够让乐渊在翻手之间将整个神界乃至于附属维度世界完全摧毁的方法,如太清道人他们所预知的东西一样,乐渊已经拥有了毁灭神界的力量。

    有时候知道真相的人才是最为痛苦的,尤其是在知道真相的同时还给出了一个难以抉择的选项时更是如此。

    如乐渊所知道的那般无论是被他毁掉的地球所在的世界也好,还是现在所处的神界也罢,都处于十二维度下。和乐渊过去生活的世界都不相同,甚至可以说乐渊现在所处的世界被视作是一页书,一段故事,一幅插画也无不可。

    维度的差距带来的是世界的巨大落差,这也是乐渊想要重回自己世界的一个原因。

    而现在玉牌留下的信息只有一个,甚至只是一首诗,一首告诉了乐渊真相的诗。

    大梦初醒已千年,凌乱罗衫,料峭风寒。

    放眼难觅旧衣冠,疑真疑幻,如梦如烟。

    看朱成碧心迷乱,莫问生前,但惜因缘。

    魂归无处为情牵,贪恋人间,不羡神仙。

    本该是仙剑世界中用来形容龙葵的初遇景天时的诗句,却用在了此时此刻的乐渊身上,的确有些过分的相似。

    别看仅仅是一首写情的诗,可是里面隐藏的信息却大得很,也让乐渊长久以来的疑问得到了充分的解答。

    自从穿越之后,乐渊一直对自身存在怀疑,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怀疑一点点变淡,可是当实力不断变强之后怀疑再度加深,甚至让乐渊产生了一种自己经历的一切是否全都是别人安排好的一场戏。

    而现在诸多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他的人生并非别人眼中的独幕剧小丑也不是一场戏,而是从始至终都只是他自己的一场白日梦,或者说由某个力量编制再将他投放进去的一场梦,一场梦中试练。(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