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五百二十五章 强攻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五百二十五章 强攻

    无双历魔王三年元月初,除了在虎牢关和远吕智军苦战的大队之外,吴蜀联军加上乐渊军总计达到士兵10万、无双武将过30人,这种大场面为的便是终结远吕智的复活。

    而现在古志城遗址的妖兵守军仅仅只有3万多人不到,而古志城周围无天险可依,既无地利亦无天时,就算是人和同样没有。惟一可以作为凭依的,便只有清平盛部下的法阵。

    这一场大战的胜者几乎没有丝毫的疑问,联军的实力远胜于远吕智军,现在的问题唯有一个,那就是攻破远吕智军需要多少时间。

    当远吕智城光柱升起的那一刹那,联军大营的讨论也到了最激烈的程度。

    作为军师的庞统、周瑜两人认为应该兵行险招,以十万大军为诱饵,将远吕智军的防线撕扯出一个裂口,然后由精英武将组成的突袭队伍突入敌阵,阻止远吕智的复活仪式。

    但是这种作战方式,是以庞大的士兵牺牲为代价的,就算是最终组织了远吕智的复活,牺牲的士兵也足以在座的各个势力伤筋动骨,尤其是这次进攻古志城的主力部队乃是乐渊率领的手取川军。

    “这种事情我无法认同,牺牲实在是太大了。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想要打通这条道路,那就是用士兵的性命去填那些致命的法阵、陷阱!”

    吕绮玲一拍桌子,对着其他势力的领袖怒喝道。这些士兵许多都和她一起战斗过,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出来的,现在要让吕绮玲亲手送他们绝大多数人去死,这岂能不让她感到无奈。

    帝都乱战的两个月之后,整个帝国经过安宁道撒网式的渗透安抚工作,使得绝大多数的城镇都重新恢复到了新政府的统治之下。

    而极少数的顽固分子,在大军的各路围剿之中也渐渐湮灭、消失无踪,一场席卷整个帝国的叛乱就在极短的时间时间内被扑灭了。

    而正如战争结束前乐渊和娜洁希坦所保证的那样,对于夜袭、夜镰以及狩人三支帝具部队的所有消息全部被销毁,他们以前的身份统统都成为了历史,再也没有人会追究他们的过去。而乐渊也如愿以偿地通过这个机会暂时接管了汇聚到帝都的所有帝具。

    整整三十六件帝具被乐渊收集到了,同时由于夜袭和狩人两支队伍的解散A级任务[异端]的第3个要求也被完成了,同一时刻最后的一个任务要求显现,不过在显现的同时便提示达到了要求。只见任务要求上显示到——拥有超过半数的帝具。

    这个要求算是比较难缠的,不是曾经接触过就算,而是要实实在在地同一时刻拥有超过24件帝具才能达到任务要求,也就只有乐渊这样统一了国家之后才有机会达到任务要求。

    当终结了革命军之后,乐渊的主线任务已经全部宣告完成,同时原本已经所剩无多的停留时间再一次暴涨,达到了足足四个半月的时间。

    “阿渊,我要吃冰,这里好闷啊!”

    正在马车里的艾斯德斯突然对着赶车的乐渊喊道,那样子一点也不像威风凛凛的帝国大将军,反倒是外出野营的大小姐一般。

    “知道了,马上就好。”

    乐渊一边靠着灵觉控制着马匹前进,手中同时施展出冰咒、控物咒,双手在一瞬间仿佛多出了数十只,在短短的十秒之内便凭空做出了一份美味的刨冰。

    当乐渊端着刨冰来到马车里的时候,艾斯德斯却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伏在车坐上脸色惨白,活像是中暑了一般。但是现在却是在帝国历1024年的冬天,根本不应该出现中暑的情况。

    对于艾斯德斯的情况,乐渊这么半个医生也是束手无策。无论是从哪一方面进行检测,艾斯德斯的身体都没有被检测出任何的问题。而她的身体会出现这种症状也正是在乐渊完成了A级任务[异端]中的三条要求后才出现,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种巧合。

    两人在离开帝都之后目前正在前往帝都以西的城镇博瑞德,从主线任务二的奖励中获得的东西帝具信息图上正显示着剩下的其中十件帝具的信息。

    “又在想那个什么任务吗?玩家的生活还真是辛苦,你要不然就和我一样一起留在这个世界怎么样?”

    精神不佳的艾斯德斯这时候再度“规劝”起了乐渊。

    乐渊听着她的话却是连连摇头苦笑,抬起了手中的红色印记喃喃到:“真是的,最关键的残魂还没有觉醒,里世界的任务记忆倒是被吸纳了不少,还真是给我添麻烦啊。”

    就在艾斯德斯出现虚弱症状的同时,乐渊也确定了她残魂转世的身份,右手手心的红色印记对艾斯德斯其反应了,没有和御姐妍共鸣时的那么强烈,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在对残魂起作用了。

    当初发现这一事实的时候,乐渊般急匆匆地抱着虚弱的艾斯德斯回到了房中,然后在她那惊讶的目光之中再次将右手贴在了她的胸口上方。乐渊能够感受到来自手心魔灵印记的那种悸动,但是偏偏虽然能够产生共鸣,但是却无法让残魂和魔灵印记产生作用,仿佛有什么力量阻止了魔灵印记的工作。

    “安心休息吧,当我解决了传说级的超级危险种之后,你的症状大概就会消失了。所以,在此之前暂且忍耐。”

    乐渊安慰了一会儿艾斯德斯,随后重新来到了马车前开始驾起马车。

    当乐渊驾着马车来到博瑞德城镇的旅馆时,已经是他们开始旅行的第3天。当乐渊以公主抱的姿势将艾斯德斯抱下马车的时候,艾斯德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晕,也只有在艾斯德斯精神虚弱的状态下她才会放弃她那超S女王的姿态流露出身为女性的柔弱。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艾斯德斯的脑袋一点点开进乐渊的耳朵,随后用只有乐渊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小心,有人盯上我们了,就在右后方那块招牌后面。”

    乐渊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艾斯德斯的提醒一般,身体没有因此产生任何多余的动作,仅仅是将艾斯德斯的双脚轻轻放在地上,随后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头。

    “知道了,他可是在我们进程的时候就一直盯着我们,暂时别动他,看看他想要做什么!”

    那个不入流的监视着自然也没有逃脱乐渊的直觉,不过向他这样根本没有威胁的人,乐渊也是懒得去搭理。

    当乐渊和艾斯德斯来到旅馆的屋子中时,艾斯德斯已经靠坐在窗户边上,透过那扇窗户观察起了这一座城镇,同时头也不回地问道:“怎么,你陪我出来除了想要击杀超级危险种帮我治病之外,就是想要收集其余的帝具吧,你难道就这么确信你能收集齐帝具吗?”

    收集齐帝具,这个大概是从初代皇帝分封帝具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人产生过的念头,加上时光的流逝,就更没有人知道48件帝具的现况了,如果乐渊没有那些帝具的信息,恐怕也不会花时间在这个上面。

    “那又有什么办法?传说级超级危险种的消息你也试着打探过了吧,不过全都是虚无缥缈的传说,与其空等消息,不如一边旅行一边碰碰运气。”

    “哐当——”

    就在这个时候,乐渊突然动如疾风陡然起身推开了房门,随后一探手将一个人拉进了仿佛内,这个人正是从他们进入城镇时便一直监视着他们的那个男人。

    被乐渊给擒住,这个比起普通人抢不到哪里去的男人那还能够脱身,挣扎着想要掰开乐渊那犹如虎钳一般的手。

    “把他交给我吧,这段时间身体不舒服,不仅战斗能力有所松懈了,连拷问水平恐怕都有所退步。让我用他来恢复恢复状态,无论什么我都会从他的最里面撬出来!”

    艾斯德斯看着这个陌生男子双眼放光,虽然记忆部分觉醒和跟了乐渊之后这种抖S性格有所收敛,但是终究是本性难移。

    “用不着你来,我有更简单的方法。”

    乐渊可不想让艾斯德斯接手拷问的事情,右手食指顶在了这个男子的眉心处。下一秒还想要挣扎的默认思念便犹如吐豆子一般将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一起异常简单的仇杀,这个男人原本是革命军高层的弟弟,由于兄长被杀导致他不但失势连曾经的部下都离他而去,革命军的一切更是化为泡影,所有便将所有的恨全都集中到了乐渊和艾斯德斯身上。不过又没有本事的他只能远离帝都,来到博瑞德隐姓埋名,但是今天在见到乐渊和艾斯德斯之后又再度升起了报复的心思。

    被夺魂咒控制的陌生男子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被一团熊熊火焰所包裹,随后整个人在5秒之内化为了灰烬,一道“清理一新”之后他连最后存在在世上的痕迹都消失不见了。

    这种在革命军被收编后后走投无路想要复仇的人不在少数,乐渊虽然不能说每天都遇上,单单是一路走来十个八个还是有的。将他们全都人道毁灭之后,乐渊便就养成了习惯,问清楚他们的目的随后毁尸灭迹。

    当天夜里,乐渊还有艾斯德斯两人便在无月之夜里偷偷翻进了一座大院中。这里是博瑞德城镇中少数几个大户人家,不过虽说是大户但是也就帝都一般小富翁的水准。

    “品味真是恶俗,帝具真的落在这种人的手中?”

    艾斯德斯在乐渊的耳边悄悄地问道,她虽然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但是像这样做贼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随意艾斯德斯的脸上虽然虚弱但是却显得兴致勃勃。

    乐渊对于帝具藏在这种地方却是见怪不怪了,指了指自己脚下的[离风靴]道:“这个当初也是藏在常人根本想不到的人手里,千年的时光足以改变一切,祖先是条龙,后代是条虫的事情也不是非常罕见的。千年时光足够一个家族崛起、衰落数次,根本不足为奇。”

    帝具信息有整有缺,更有不少刁难人的提示。(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