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五百五十二章 乱世(六更求订)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五百五十二章 乱世(六更求订)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尤其是当人投入工作之时。晋升任务前的准备工作在火急火燎之中完成了。大量的物资被乐渊转移到了小世界之中,乐渊一直期待的无限空间装备没有找到,但是一个拥有其相似功能的小世界倒是弥补的这遗憾。

    当晋升任务的倒计时归零的那一刻,乐渊眼前正深情地望着他的黄蓉三人的身影渐渐模糊,乐渊此刻依然来到了一处空荡荡的密封房间之内。

    “又是这里吗?上次我记得来的地方和这里似乎差不多,我是第一个?”

    乐渊在这个和二阶晋升任务前进入房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房间内打量着,整个房间数百平米大小,里面一件家具都没有,更重要的是乐渊完全没有看到其他玩家的身影。

    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乐渊开始等待这玩家的出现。而这一等便是足足半个小时,整个房间内依旧是只有乐渊一人的身影,仿佛这次晋升任务只有乐渊一人似的。

    “还真是白费了我准备的易容道具,系统这是打算让我单机到死的节奏啊!”

    乐渊的抱怨不是没有依据的,除了御姐雪妍准备的斩妹世界之外,乐渊在里世界重生之后根本没有在一个任务世界中遇上过玩家,当然这也和他任务世界的选择有很大关系。但是乐渊面板功能却是实实在在被阉割了不少,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而现在没有玩家到来,即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处自然是没有外人的打扰,乐渊或许能够在晋升任务世界中获得更大的好处。坏处也不少,乐渊无法得到任何人的帮助,同样无法按照期望的那样向罗柔进行复仇。

    当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过,在密封房间的其中一面墙的墙面上出现了一个旋转着的蓝色光漩。乐渊拍拍屁股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回望了一眼这空无一人的房间毅然决然地迈入了漩涡之中。

    依旧是那亦睡亦醒的状态,乐渊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很清醒,但是就是无法从这种浑沌的状态中脱离。当这种感觉渐渐从脑海中散去的时候,乐渊已然来到了一片渺无人烟的树林之中。

    时值大业十年(公元614年),隋炀帝杨广自从二征高丽由于后院起火而不得不被破放弃之后,在三月之后再次征兵攻打高丽。原本在杨坚手中盛极一时的隋朝也渐渐由盛转衰显露出了一丝败象。

    但是天下人却不这么认为,一手歌谣足以说明现在的隋朝情况:天下无敌,宇文太师,妖瞳不死,隋家莫亡。传说中一人一剑覆灭陈国十万叛逆的当朝太师宇文拓,只要他一天不死、不叛,那么杨广的统治便不会有丝毫的问题。

    而乐渊的晋升任务也正是从这一年的三月开始的。

    从传送中醒了过来,乐渊晃了晃脑袋便立刻打开了这次的任务面板。

    任务场景:晋升任务世界——古代神魔场景

    任务世界强度:A级

    任务难度:A级

    任务形式:阵营对抗

    限定条件:完成主线任务前或是失败死亡前不可退出

    主线任务一:御剑诛魔

    任务描述:一月之内,前往伏魔山古洞,解开伏魔镜封印,成功击杀上古四凶之一饕餮

    任务难度和世界强度都是不出意外的强悍,而其中的任务形式就值得乐渊思量的。阵营对抗?谁和谁的对抗,是这个世界的阵营还是玩家之间的阵营?

    “如果说是前者,但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阵营限制,而且这个又是伏魔山的又是饕餮的,我在哪个神话世界呢?”

    目前所给的任务信息根本不足以乐渊了解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所以世界阵营的肯学微乎其微,相反如果是玩家对抗的倒是十足的系统个性。乐渊这个独特的玩家特地安排到一个阵营,所以任务准备空间才会是空荡荡乐渊一人状态。

    系统这算是特地考验乐渊,或者说这是想要玩死乐渊的。阵营对抗,便意味着乐渊最起码需要1VS??级别数量的玩家,如果双方平等对抗的话,乐渊很难说能够取得优势。

    直到这个时候乐渊才注意到在任务的最末尾有着一个倒计时的存在——344天17时。

    “一年不到的时间得到对抗未知数量和能力玩家的势力帮助吗?真是有意思的安排。”

    随手将任务面板关闭,乐渊选定了其中一个方向前进,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什么信息都没有得到的乐渊现在是睁眼瞎,根本无法判断接下来应该如何行动。

    半日之后,走出森林的乐渊沿着一条宽阔的大河向着下游搜寻终于发现了一座人烟稀薄的村落。乐渊刚一踏入村子的范围便发现这座村子死气沉沉的,里面多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孩子,一个能打的壮汉都没有。

    乐渊沿着进村的唯一小道向前走去,随后来到一个坐在槐树下唉声叹气的老者面前,只见这穿着蓝灰色麻衣的老者虽然手执拐杖看起来垂垂老矣,但是却透露出不同于一般人的气质。

    乐渊双手抱拳,对着这位老者略微一句弯腰行了一礼。

    “这位老丈,不知此处乃是何地?小子初来乍到,有些迷失了方向,还请指点一二。”

    乐渊的出现让这位老者有些惊讶,只见他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乐渊的外貌,随后又对乐渊的衣着、气质暗暗吃惊。在这么一个不算繁荣、热闹的小村落里,突然出现一个像乐渊这样衣着奢华(逍遥仙袍所化的月牙白丝缎长袍)、面容极具贵气(里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营养不良、神情萎靡)、谈吐不凡(现代人基本礼貌问题)的年轻人。

    只见老者慢慢从石块上站起,拄着拐杖对乐渊说道:“这位公子还真是稀客,我们这云岭村可不是大地方,公子这样打扮的外人可是罕见啊!”

    “云岭村?恕小子孤陋寡闻,不知这云岭村又在何处,周边可有什么大的城镇、名山大川吗?”乐渊的语气中带着的善意尊敬,让对面的老者听得直捋胡须点头微笑。

    “哈哈哈,公子不知这云岭村也是自然的。”老者大笑中指着这村子的周边比划着,“云岭村两面环山,两面环水,可以说地处偏僻,除了收药材的商人之外便只有征兵的那群可恶差役才会来这里。”

    云岭村的地形很奇特,东、南两面均被大山环绕。翻过东面的大山沿着官道便能直通大梁城(开封),而南面的山翻过去之后则是产药的圣地——药王山,山周边村落的人都以这座山过活。

    要说这云岭村原本的日子还不错,地处药王山山北,每年能够通过山上的药草获得不菲的钱粮,一村人虽不能说大富大贵,但是比起其他地方那是好得很多。

    但是自从隋炀帝杨广三征高丽之后,这村子里的壮年男性就被抓了个干净,一时间整个村子都跟着破败的了下来。

    “唉,如果那个宇文太师能够出手的话,区区一个高丽又怎能久攻不下?只需那传说中的黄金剑一剑的功夫,便能省下我大隋数十万儿郎的生命,真是可惜!”

    老者一谈起宇文拓的事情便喋喋不休,更多的是惋惜这一村壮丁能够有几人成功从战场上归来。

    而乐渊也在这交谈之中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他这是来到了轩辕剑的世界中。而且现在的时间远在剧情开始之前,甚至连宇文拓都还没有察觉到自己是传说中的神器转世。

    而在内忧外患中的大隋,虽然杨广三征高丽了,但是依然没有闲着。就在不久前,传言有一拥有“妖术”的道人公山铁率领浓密暴动,而当朝态势宇文拓前去镇压,一击之下将道人打伤,而宇文拓也趁此机会驻留当地以防民变。

    而这位道人公山铁正是主角陈靖仇的师伯,原本想解救被****压迫的百姓,却根本没料到自己完全不是宇文拓的对手,如果不是宇文拓有所留手,恐怕他早就横死当场了。

    “公子想要浏览名山大川,往东、南可前往药王山,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山,但是依然别有一番风味。至于西北方向嘛,还是不去为妙!”

    老者说着说着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些什么不好的东西,连连摇头道。

    “不知老丈可有什么难言之隐,这西、北两个方向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乐渊一听老者的话,立刻就想到关键的地方来了。药王山什么的他可没有多少兴趣,反倒是对让老者脸上变色的事物有所兴趣。

    在乐渊的一再追问之下,老者的口风才有所松懈,对乐渊说起了他的担忧。

    “公子啊,不是老朽胡诌。这东、南两边都是江河,所以唯有东面的码头有船能够驶向河的对面。过河之后,东面有一小村,名为月河村,听说那里有着名为河神,实为河妖的妖怪,听说是吃人的妖怪!”

    老者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他看乐渊面无异象还以为乐渊不相信,连忙继续说道:“这可不是老朽胡说,我有一亲戚就是月河村的人,听说三年前这突然来了个河神,每年都要他们村子献祭少女,这道士去了不少,可是一个个给那个妖怪填了牙祭,还害的村子里面的人受到波及,别提多惨了。”

    “那为什么不搬离呢?难道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亲人被吃掉吗?”乐渊有些不明白那一村子的人是什么想法了。

    “唉,人离乡贱呗,况且天下大着呢,搬到哪不都一样。而且谁又知道那妖怪会不会跟着搬走,一般人能搬的早搬了,剩下的也就那样的。”

    老者虽然同情月河村的惨状,但是他一介凡人又能如何,只能时不时唉声叹气聊表悲痛而已。

    “这往西就更不得了了,西面也是一座山,名为伏魔山,传言中说镇压着绝世大妖。不过这大妖虽然没有谁见过,但是近年来山上的小妖却不少,时有过路人遇害的消息,公子还是别打听那边的消息了。”

    “伏魔山、月河村?”

    乐渊念叨着这两个名字,这两个地方他是去定了。(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