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582章 证人
    夜幕降临,乐渊所在的帐篷中也升起了篝火。火光之中,一幅线路图出现在了乐渊和于小雪的面前,根据之前的观察,神农鼎位于拓拔族以西的一座山腹内部。

    山洞内地形极为复杂,天然的山穴迷宫成为了拓拔族藏匿神农鼎最好的帮手。没有熟识的人为其引路,必然会迷陷在山洞内部,成为洞中枯骨。

    这座山洞平日里并无人特别把守,整个拓拔族也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镇族之宝被安置在这么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这里反倒成为了整个拓拔族最隐秘,也是最安全的藏宝之所。

    正在两人商讨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盗鼎的时候,耳尖的乐渊听到了帐篷外的脚步声,随即右手在篝火上一收,顿时线路图消失无踪,整个帐篷内又恢复了平静。

    “是乐大哥和小雪妹妹吗?”

    正当乐渊将线路图隐去后不过三秒的时间,一个清亮的女声从帐篷外传了进来。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不久前才打过交道的拓拔玉儿,可以说这几日与乐渊两人交谈最深的就要属这个原著的女二号了。

    自小生活在拓拔族的拓拔玉儿虽然身为草原儿女,又是拓拔族族长的二女儿,自幼是受到百般疼爱,可以说是整个拓拔族的掌上明珠。但是这样的环境,也导致了她根本没有机会离开拓拔族,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现在的拓拔玉儿可不是之后那个去行刺杨广的复仇女神,没有经历过灭族之恨的她依然是塞外这无忧无虑世界中的小小姑娘而已,虽然身手不凡,但要说见识恐怕连于小雪这个游历了将近一年的小姑娘都比不上。

    自从乐渊和于小雪这两个不同凡响,身怀特异之术的人来到了拓拔族部落后。拓拔玉儿就彻底缠上了两个人,对于两人的过往那是好奇得很,时不时地就想要从乐渊和于小雪这里知道更多有关中原的事情。

    当拓拔玉儿拨开帐篷的门帘探进来之后,发现乐渊和于小雪正围着篝火像是在聊天的样子,不由嬉笑着走到了篝火旁同样坐了下来。

    “乐大哥,我们上次降到你为了救出小雪妹妹单枪匹马进入那个假河神的洞府,之后发生什么事情了,和我说说嘛……”

    拓拔玉儿是完全将乐渊的经历当成了有趣的故事,纠缠着想要继续从乐渊这里了解更多的详情。

    只见乐渊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像是一副被瞌睡虫产生的样子,在身旁于小雪的肩膀上拍了拍后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你来说吧。明天还有许多事要办,我先休息了。”

    乐渊对着拓拔玉儿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随后自顾自地走到不远处的卧榻上睡了下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呼吸平缓了下来,像是彻底睡熟了。

    而于小雪却是心中暗暗紧张了起来,就在刚刚乐渊拍她肩膀的时候,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对她传话了。

    “小雪,等会儿我会假装睡觉,实际上我会趁此机会去盗鼎。你帮我把拓拔玉儿缠住,她就是我们最好的人证,只要她一直看到我们没有离开帐篷,那么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于小雪可不是什么善于说谎或是演戏的人,虽然乐渊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将拓拔玉儿留住。

    “小雪妹妹,你刚刚在想些什么呢。乐大哥睡着了,你可千万要陪陪我,可不能随便就弃我于不顾,今天说什么也要告诉我你们之后的经历!”

    拓拔玉儿一挪一挪地来到了于小雪的身边,两只手将于小雪那纤细的腰扣住,像是女色狼一般嬉笑着说道:“今天你不说的话,我可不会放了你哦!”

    说完两只手还在于小雪的腰间挠着,顿时两个年轻的女孩滚做了一团。当拓拔玉儿回过神,意识到不远处还有着一个男人的时候,抬起头望过去才发现,乐渊仅仅是翻了个身便继续熟睡过去了,根本没有被吵醒。

    从地毯式重新坐起来的于小雪整理了一下自己敞开的衣襟,随后下意识地望了一眼乐渊所在的地方,随后意识到乐渊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玉儿姐姐,别闹了。我现在给你接着讲还不行吗?幸好乐大哥睡得沉,不然你我还不要羞死,你看看你!”

    只见年纪比拓拔玉儿还小的于小雪,像是一个小姐姐一般替拓拔玉儿整理了一下裸露出来的衣襟,随后正了正眼色开始紧接着上次的内容继续述说了起来。

    而另一边,在乐渊开始走向卧榻的那一刻行动便已经开始了。幻术、傀儡术一并发动,配合着将傀儡乐渊替换成正在睡觉的真身,而真正的乐渊却已经拿出了土灵珠直接遁地向着西方的山洞进发。

    拓拔族整体的战斗力不错,身为游牧民族不但面对着塞外恶劣的苦寒天气,还要面对同为游牧民族的强盗骚扰,所以拓拔族全族可以说是全民皆兵。没有江湖上一流好手的水平,别想趁黑摸进这拓拔族内。

    而就算有人真的能够潜入拓拔族,想要在这里闹出点事情来,也要吃不了兜着走。拓拔族的高手不少,其中最强的要数拓拔族族长和张烈两个人,其中拓拔月儿和拓拔玉儿两人也不算弱,没有B级的水平别想从拓拔族安全的来去。

    当乐渊来到保管神农鼎的山洞前时,一轮带着血色的月牙诡异地挂在天空之中。整个夜空中竟然罕见的没有丝毫的星光,夜风萧瑟,透露着不详。

    “星有异象,月露血色,看来我还真是选了一个不好的行动时间!”

    虽然乐渊不怎么相信星相,但是这种诡异的环境总算是一种预兆,虽然并不是真的命运,但是依然有着某种意义。乐渊这个不动星相的人,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山洞之中。

    神农鼎所在的山洞中,歧路非常之多,相互交叉,还有着天然的幻阵存在,脚边时不时踩到的头骨预示着死在这里的人绝不在少数。

    “话说,这个项链真的没有看错吗?竟然在这里亮了,之前探测的好像不是这个方向啊,难道说最后的凶兽梼杌会在这里?”

    进入山洞中不过五分钟的世间,乐渊脖子上带着的晶体项链便发出了三色的奇幻光芒。

    四凶,代表着四种奇异的能力。穷奇的邪恶,饕餮的贪婪,混沌的无常,每一种在各自的领域之中都是堪称无解的能力。

    而最后的梼杌,据流传下来的书上记载乃是一种非常凶恶的魔兽。

    当来到最后的山洞中时,出现在乐渊面前的是一个约有一米五左右,四四方方的青铜大鼎。乐渊甚至还能从神农鼎上问道药草的味道,这或许是神农鼎长年累月炼制神药产生的异香。

    乐渊将炼妖壶拿在手中,对着神农鼎喝道:“摄!”

    从炼妖壶上发出的青光笼罩在了神农鼎上,可是这道青光没有能够将神农鼎收到湖中,从神农鼎上冒出一阵光芒在抵抗着炼妖壶的力量。

    乐渊眉头一皱,将炼妖壶重新收到腰间,上前几步来到了神农鼎的面前,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摸在了这鼎耳上。

    “嗡——”

    只见这神农鼎突然轻鸣一声,整个神农鼎都在颤抖,随后白光一闪,从神农鼎上用处一股力量将乐渊整个人吸入了某个未知的世界之中。

    “这里是神农鼎内部?”

    乐渊在白光之后看到的是一片荒芜的黑色原野,而在这片原野的正中心则是被无数锁链所住的怪兽。

    “吼——人类,又是人类,我要吃了你,吃了你!”

    这个怪兽吼声之中越来越愤怒,而他的个头也是越来越大,身上的锁链在这一刻也是扯得咔咔响。

    “形似老虎,毛长,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你是梼杌,你是怎么被关押到这种地方的。”

    乐渊辨识了一会儿,发现这个怪物正是项链所指引的四凶之一的梼杌。不过它的这幅摸样比之饕餮、穷奇、混沌三个可是惨得许多。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伤,但是气息上说不出的虚弱。

    “想要吃了你梼杌爷爷,去死吧!梼杌巨石扭曲!”

    只见梼杌的前爪猛地一拍地面,乐渊只觉得自己身旁的重力都因此扭曲了,一股巨力像是一双大手从两边向乐渊压来,像是要将乐渊压成肉饼一般。

    “吃了你,神农鼎?难道说有人想要用你梼杌炼丹?谁这么有胆气,吃梼杌?”

    乐渊就算是再这么大胆,也没想到有人想要用梼杌炼丹。不过看梼杌这么生精虎猛的样子,乐渊大概就猜到那个人的想法没有成功,这神农鼎一时之间还无法将梼杌炼化。

    “哈哈,那是自然。梼杌爷爷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区区一个人类而已,我在这熬了300年,那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几次,你也要死!”

    梼杌大概是被关押地太久了,见到乐渊这个人类之后产生的想法除了杀就是杀。梼杌的能力也在这一刻被乐渊检验了出来,那就是重力。

    虽然梼杌控制重力的能力很强,但是架不住关押的时间太久、太久,实力退步到了极点。

    望着像是个活靶子一般的梼杌,乐渊一剑劈向了动弹不得的梼杌。

    “叮——”

    只见乐渊的剑还没有击中梼杌,便被一阵青芒遮挡住。这梼杌虽被困住,但是这阵法也在这一刻保护了它。乐渊在没有打破阵法之前,这梼杌除了被炼化之外绝对不死。(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