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599章 误伤?误杀?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599章 误伤?误杀?

    三天之后,一直没有动静的郡主府的人正如乐渊所偷听到的消息那样,在一个仅有淡淡月光的夜晚悄悄打开了大兴的城门,一伙将近80多人的队伍迅速驱车离开了这座大隋的首都。

    罗柔等7名残存的玩家骑着快马护卫在护送马车的正前方打头阵,一行人完全没有被这昏暗的夜色所困扰,保持着疾行速度前进。

    八十骑的速度那是相当迅速,除了胯下战马的嘶鸣声之外,便只剩下了马车在崎岖不平的道路前进发出的磕绊声音。整个队伍安静得很,运送神器的队伍全都处在压抑的氛围之中。

    一行人连夜赶路,直到黎明前的半个时辰这才在一处林子中停了下来。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一拉缰绳,口中唏嘘道,随后一个翻身从战马上跳了下来,此人正是本次行动计划中标注的负责人雄武。

    “所有人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天亮之后我们再行出发!”

    随着雄武的这一声命令,所有人纷纷找了个相对习惯的位置,一个个不是眯着眼坐下来休息,就是拿着面饼啃了起来,一群人依然是保持着静默的姿态。

    “罗队长,你说我们这目的地是前往哪儿?那李世民我们还杀不杀,为了护送神器我们好像片刻不能离,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宰杀的任务?”

    梅寒松牵着马来到了罗柔的身边,在她面前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询问道。这人海茫茫的,张烈的身影那是一闪而逝,唯有李世民的位置被他们一直掌握在手中,这唯一的目标可是所有人都眼热的存在。

    “安静点,这次的任务不简单。有机会的话,让所有人招子放亮一点,别在这里丢了性命!”

    罗柔双眼望着马车方向,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次的护送神器任务不简单,而那个待在马车中的人更不简单,或许这次的神器护送的负责人雄武还有他们这群人也不过是个诱饵而已。

    有了罗柔的提点,一群人虽然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罗柔多虑了,但是无一例外将警戒心提了又提,一双眼睛向着四周的林子不断的扫视着,一有风吹草动往往便会被数到视线盯死。

    黎明降临前的一刻,此时成为了这一天内最为黑暗的一瞬间,就算是提高了警惕的罗柔在这一刻也是遵从了生物的本能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放松。

    而恰恰就是这个一瞬间,众人包围之中的马车那里有了异象。

    谁也不知道马车之中待的人究竟是谁,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就是神器必定被保存在马车上。只听到马车地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非常的细小宛如虫子一般。

    “嘭——”

    骤然之间马车车厢地下的大地猛地爆开,马车和马匹连接在一起的缰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一瞬间割开,车厢整个向下一沉。

    “咴哷哷——”

    拉着马车的马匹在绳子断裂的那一刻发出一声尖叫,随后向着正在休息的众人发疯似地狂奔而去。发疯的马匹直直地撞向了正站在那里的雄武。

    一般人如果被暴动的马撞实了那是不死也残,就算是武林中人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去尝试这种攻击。而雄武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仅仅是选择了张开了自己的双臂,随后在战马即将撞向他的那一刻双手猛地抱住登录马颈。

    “喝——给我倒!”

    雄武的双臂一瞬间胀开,面对告诉冲击的战马雄武不但靠着双臂的力量顶住了攻击,而且轻松利落地将战马掀翻在地,看起样子似乎根本不算什么,就算是力量再翻上几番也是毫不在意。

    而他在掀翻战马之后没有丝毫的得意,最关键的马车可是刚刚出了意外。

    而马车还没有落地,只见爆开的车厢底下钻出一道黑影。这黑影在黑暗之中化作一把黑刀猛地从下往上将车厢直接一分为二。剑气破开木质车厢,黑影也在这个空隙中直接钻入了车厢,随后一掌打在了其中一个抱着木匣的人影肩头。

    “嘭——”

    黑影抱着木匣落在了地上,而那个原来抱着木匣的人则被这一掌击飞,顺着四散爆裂开来的马车向着四周散了过去。

    这偷袭马队的黑影自然是不久前偷听到消息的乐渊,他从马车中夺得木匣的之后没有立即逃离,而是手上气劲涌出,将这木匣整个震开。

    木匣子里面的神器顿时现身,但是却让乐渊感到意外这木匣中唯独只有一件崆峒印,而这伏羲琴却不见了踪影。这一瞬间无数念头自他的脑海中闪过,这究竟是独孤宁珂当初的安排,要分开运输神器,亦或者干脆自己手中的崆峒印也是一个假的呢?

    不过没有时间等乐渊细细分辨这崆峒印的真假,这四周护送神器的郡主府人马便齐齐向着乐渊发动了攻击。

    “杀了他,抢回神器!”

    雄武和雄奇这一对兄弟暴喝一声,随后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身上散发出庞大的妖气,两人的身体那是越变越大,身上的毛发也是越来越浓密,最后两人将然变成了3、4米的巨大人形黑熊。

    雄武、雄奇两人正是被独孤宁珂手边而来的熊腰,可谓是郡主府妖怪中的强者。几乎是在同一刻,变成妖身的两人一起拿着厚实的熊爪猛地敲击地面。

    一瞬间从它们双爪上喷涌而出的妖力带动土灵力,从地面上升起一只只土灵爪,四面八方的锐利土刺像是串糖葫芦一般射向了站在马车废墟中的乐渊。

    “风卷……尘生!”

    向着乐渊涌来的土爪还没有靠近,一阵阵青色的罡气风刃便将其绞断,随后四散着向着在场的80多人发动了不分敌我的攻击。一时间整个现场混乱至极,所有人使上了看家本领,对付起了射向自己的风刃。

    “罗队长,似乎不是那个酒剑仙诶,我们这次上不上?”

    梅寒松挥舞着双拳,一道又一道霸道真气与天空中飞向他的风刃击碎,还颇有余力地对着身旁的罗柔问道。

    “静观其变!”

    罗柔手中的双刀轻轻一舞,脚一踏地,周身真气向外肆意散发,同时在自己方圆一米的圆内形成了一个无人可近的真气防御圈。

    “静影沉璧*2!”

    两座巨石峰从天而降,目标正是操控着狂风攻击者众人的乐渊。

    两座巨峰猛地撞击在一起,发出地动山摇般的巨大声响。一块块随时从巨峰顶端落下,而随着这道攻击风刃渐渐散去。

    “五哥,你说那小子死了没?难道还要再施法移开这巨峰?”

    雄奇对着身旁的雄武喊道,没见到乐渊从攻击中脱离,按照常理被这样的攻击击中早就应该死了。

    而雄武摇摇头,小心驶得万船。看看周围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便死伤不少人马的护宝队,雄武就不相信这么一个高手就轻易地死在他和雄奇的夹击之中。

    “石破惊天!”

    只见原本镇压这乐渊的两座石峰,在雄武的妖术操控之下猛地震动起来。随后高度越来越低,震动也是越来越大,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将这两座山峰给压扁一般。

    “五哥,这神器不会被压坏吧,还是小心为妙!”

    望着自己兄弟这样不留情面的攻击,雄奇不由出声劝说道。

    就在两人小心翼翼观察着面前快要降低到原有一半高度的两座山峰的时候,他们脚底下突然一阵灵力波动。

    而由于雄武的妖力干扰,雄武兄弟俩都没有能及时察觉到自己脚底下这异常的灵力波动。当灵力汇聚得差不多的时候,两人这才警觉到自己脚底下寒冷异常。

    “咔咔——”

    一连两道透露这寒光的冰锥自雄武、雄奇两人的脚底突然窜出,就算两人反应再快,在看到的一瞬间向着一旁跳起。但是骤然之下还是没能躲避,两道冰锥上带着鲜红的血液。

    “啊啊呜——”

    雄武、雄奇两兄弟抱着自己还在留学的屁股趴倒在地上不断呜咽着,活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似的,那副悲惨的模样看得一众活下来的人直皱眉头。

    “菊花残,满地伤。算你们兄弟俩的运气差,现在告诉我另外的神器在哪,我兴许还会留下你们一命!”

    只见趴倒在地的雄武脑袋上不知何时一只脚踩在了上面,与此同时雄奇雄武两人的半身都被坚实的寒冰彻底包裹了起来,两人冷得直咧嘴,而周围的一群人望着被捕的两兄弟一时半会儿不敢上前。

    “嘶——想要我们兄弟做叛徒,休想!就算是死……”

    雄武还想继续说些充好汉的话,但是乐渊却像是不按常理出牌一般只见一件斩下了它的熊头,顿时从它那粗大的脖子上用处大量的鲜血,溅得一旁的雄奇脸上一脸的血。

    “真是废话,你的选择又是什么,和你兄弟下地狱做伴,还是做个聪明人?”

    正当乐渊脚底下的雄奇摇摆不定的时候,晨曦之中,一道金色的剑光落在了小树林之中。乐渊向前一望,发现正是那宇文拓。不过乐渊现在这易容模样,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和宇文拓相认。

    “郡主,郡主你不能有事啊——”

    就在鸦雀无声之际,只见一个退下侍卫面罩的人哭喊了出来,正是独孤宁珂的铁生市委尉迟嫣红。而她身边躺着的人不是他人正是独孤宁珂,而乐渊仔细分辨,发现她正是那个被乐渊从马车中一掌打飞出去的人影。

    只见独孤宁珂的下身一片血迹,而独孤宁珂一脸惨白的幽幽苏醒,随后她一脸伤心欲绝地望着宇文拓道:“孩子,我的孩子没了!”

    而在独孤宁珂喊出声的那一刻,乐渊只觉得犹如身在寒冬腊月,从宇文拓身上传来的滔天杀气将乐渊盯得死死的,宇文拓那一双欲要噬人的目光可怕极了,乐渊这个相处许久的人都没有见过他露出这般可怕的眼神。

    宇文拓手指轩辕剑,从满地鲜血残尸中一步步走向了乐渊所在的位置,金色轩辕剑反射着初升的太阳光,显得是那么耀眼。

    但是作为宇文拓此时的攻击目标,乐渊只觉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别说是出声反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了一般。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