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03章 重回仙山岛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03章 重回仙山岛

    宇文拓和独孤宁珂之间的恩怨感情纠葛,不是乐渊一个外人可以挑拨的,是故对于独孤宁珂这个撒旦麾下魔将的身份乐渊一直没有明说,只是将种种独孤宁珂不合理的举动摆在宇文拓的面前。

    而宇文拓的表现也正如乐渊所担忧的那样,虽然一直将种种不和谐的地方看在眼里,但是还是很傻很天真,或者说不愿意去相信独孤宁珂会害自己,只是单纯的认为她为了大隋天下而对自己的行为有所不满。

    直到刚刚分队前,乐渊偷偷将一枚传音石递给了宇文拓。原本宇文拓还以为这是两人只见相互联系,以防不测的,但是谁曾想传音石中传来的对话却劲爆到他无言以对。

    怀上了自己孩子的独孤宁珂,完全可以算是宇文拓唯一的枕边人,但就是这么一个自己本应该最信任的人却是同床异梦,不但不是人类,还是一直对九州虎视眈眈的西方魔族。

    宇文拓没有当场用轩辕剑宰了独孤宁珂就算是他情深意重了,对付一般的魔族,宇文拓可不会有这样的好耐性。不过就算宇文拓对于独孤宁珂的感情再深厚,在这最基础的人魔不两立的原则上还是不容动摇的。

    “阿拓,你想杀我我不怪你,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请你看在这是我们的亲身骨肉的份上,放过他吧!”

    只见独孤宁珂这个骄傲之极的凤凰女最终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宇文拓的面前,没有提起任何为自己身份辩解的话,唯一的一个要求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或许有了孩子的女人真的是天差地别,谁也想不到现在跪着的独孤宁珂竟是拥有滔天权力的独孤郡主。

    宇文拓看着苦苦哀求的独孤宁珂不忍地闭上了眼睛,血脉相连在这一刻鼓动着他的心,就算是他再怎么大公无私,为九州抛头颅、洒热血,依然无法对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下狠手。

    “宁珂,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我们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做了不对的事情,这才早就了我们孩子的不幸人生,我……”

    此时此刻宇文拓握着轩辕剑的手都不由颤抖了起来,挥剑斩杀自己面前毫无抵抗表现的独孤宁珂,这看似只要轻轻地一剑,但是却让宇文拓感觉自己握着剑的右手重若千斤。

    看着一对相好这么生离死别的样子,就算是乐渊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就算乐渊打算让宇文拓看清楚独孤宁珂的真实身份,但不意味着乐渊就打算让她这么死去,活着的独孤宁珂远比死去的独孤宁珂有价值的多。

    “宇文太师,现在可不是绝望的时候,我们对于独孤郡主母子俩没有办法处理,但不代表古月仙人他们也做不到,也许古月仙人会有让魔变成人的法子也说定,不如……”

    乐渊的话一传入两人的耳中,顿时两人抬起沾有泪花的双眼同时看向了乐渊,异口同声道:“我们去!”

    对于宇文拓,比起亲手斩杀独孤宁珂母子俩,不如送她们去古月圣那里一试,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是总好过等死。

    而对于独孤宁珂,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会牢牢把握,未出世的孩子就是她的第二生命,为了能够和孩子、宇文拓一起生活,就算是九死一生也要努力尝试。

    一行人说做就做,日夜兼程先是返回了大兴,十大神器终于搜集完全了,无论是夏柔还是于小雪都觉得非常的高兴。而宇文拓和独孤宁珂几乎是同时暂时卸下了太师府和郡主府的一切事宜,两人将话语权交给了自己势力的二把手,随后一起消失在了人前。

    东海之上的仙山岛,这座远离尘世的仙岛再一次迎来了数量不少的客人。当乐渊等人踏足这座小岛的时候,还是如前几次一般,古月圣和然翁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像是等待了许久一般。

    不过这一次出现后,一直微笑示人的古月圣却难得得皱起了眉头,望着站在宇文拓身后一直攥着宇文拓衣角不放独孤宁珂沉吟不语。独孤宁珂由于怀上了孩子,导致自身的气息无法收敛自如,一阵阵魔族气息逸散,这让对于此气息颇为敏感的古月圣颇为不喜。

    只见宇文拓在见到古月圣之后抱拳行了一礼,随后拉着自己身后独孤宁珂向古月圣介绍道:“古月仙人,这是内子宁珂,她乃是……”

    宇文拓也不知该怎么向古月圣介绍了,说宁珂是魔族也不全对,说人类更算不上,现在的独孤宁珂正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地步,非常的尴尬。

    “非人非魔,魔心人体,外人内魔,由人转魔……这随便哪一个都是独孤郡主现在的状态,她的本体是撒旦麾下的四魔将,本身就是极上位的魔族,虽然舍弃肉身,但是魔魂犹在。附身在独孤宁珂的上十多年,就算还是人类,但是已经被魔魂侵蚀带上了魔族特性,而她体内的孩子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

    乐渊不是个最优秀的妇科医生,但是架不住乐渊本身对于魔族也是了解不凡,触类旁通之下倒是将独孤宁珂此时的状态解释得丝毫不差。而宇文拓和独孤宁珂这对夫妻听得那是脸色惨白,连古月圣都是眉头紧锁。

    “糊涂啊糊涂,你宇文拓怎么也会有这么糊涂的一天,你乃神器转世,竟然会……”

    古月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右手直指着身前的宇文拓,随后又觉得自己多说无用,愤恨地一挥手扭过了脑袋。

    不过随着宇文拓的不断恳求,还有于小雪和夏柔两人的感性泛滥帮忙说情,加上古月圣又是个外冷内热的仙人,这才在有了台阶下之后表现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安排独孤宁珂留下来治疗。

    独孤宁珂的情况世间罕有,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古月圣也不知该从何下手,唯有先安排独孤宁珂住下,然后对其做最为细致的检查分析。

    而在独孤宁珂接受治疗的某天夜晚,看着日渐消沉的宇文拓,乐渊搂着他的肩膀直接带着他来到了仙山岛以南的莫支滩。

    坐在海滩边上,望着半空中的一轮圆月,乐渊直接将一壶酒递到了一脸愁苦表情的宇文拓手上。

    “给,放心好了,古月仙人可是世上最好的医生,只要努力的话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法!别再自己为难自己了,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养足精神等到赤贯妖星出现,然后将魔界的阴谋彻底破灭!”

    乐渊说完对着宇文拓做了一个先干为敬的动作,随后咕噜噜猛地将酒水灌入了口中,这来自于里世界的美酒可不便宜,就算是乐渊家底不薄但是依然属于珍藏品。

    宇文拓也是猛地灌下一口酒,由于喝得太急呛了几下。

    “咳咳,好酒!能够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我宇文拓三生有幸,很抱歉,竟然将你的剑击毁了,如果我当时能够尽快清醒过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宇文拓看起来自责得很,对于乐渊的龙魂剑,他自然了解颇多。这种天下少有的神剑,想要在找到一把与之媲美的存在那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而乐渊响起破碎的龙魂剑同样有些伤感,倒不是说乐渊对此感到有多后悔,多么惋惜这柄等级不低的武器。要说高等级武器,乐渊手上并不缺,不说同等级的永恒之枪,还有等级更高但是还无法使用的如意金箍棒,以后得到好装备的机会多的是。

    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柄由乐渊亲自培育,一直使用至今的武器,说毁就毁了怎么都有些怀念。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能与最强之剑轩辕剑一较高下,我想它也是此生无憾了,陪伴我许久,它也累了,或许真到了该休息的那一刻!”

    乐渊想到了被自己埋葬在小世界英灵殿身后灵冢的龙魂剑剑柄,剑身已毁,剑魂溃散,这柄剑已经死了。

    两个人男人握着酒瓶无话不谈了,从战斗谈到人生,从人生谈到女人,又从女人谈到了即将到来的赤贯妖星。

    “进入魔界九死一生,你可曾后悔过?”

    宇文拓将已经喝干的酒品放到了自己身侧,只见那里已经摆放了一堆空了的酒瓶。没有了罗柔那种[问心]酒的作用,以宇文拓的能力这就算喝下了如此多的美酒依然是清醒无比。

    “有后悔的才叫做人生!况且有些事明知道后悔,但不得不做,你会后悔与独孤郡主的相知相守而选择从此不再见她吗?”

    乐渊的反问让宇文拓默然不语,的确如乐渊所言有些时候人真的很傻,明知道会后悔但是却依然如飞蛾扑火一般做出了看似愚蠢的选择。

    “为了这值得后悔的人生,我们干了它!”

    宇文拓也不再纠结,既然答应了与乐渊一道同闯魔界便不会再后悔,两人在这海岸边上整整喝了一宿。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