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22章 十二帝阵惊天下(四)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22章 十二帝阵惊天下(四)

    将上天本该发生,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透露,这叫做泄漏天机。●⌒许多算命之人常常将泄漏天机挂在嘴边,而泄天机折阳寿似乎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

    但是事实上泄漏所谓的天机,真的会隐藏而遭受劫难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乐渊很快就会知道,这第八曲就是一切的答案的结果。

    十二帝阵曲第八曲——人至秦王!

    唐太宗李世民,这个在轩辕剑世界已经被外来的玩家偷袭致死的皇帝,在乐渊弹奏这第八曲的同时真的出现了。不该出现的第八人,也不可能出现的第八人,真真正正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而随着这第八曲的成功演奏,正在弹奏的乐渊如遭雷击差点没能继续弹下去。秦王的召唤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个秦王可以说是李世民也不是李世民,而是这个轩辕剑世界世世代代轮回的太宗李世民之魂。

    不过本该世代传承出现的李世民由于乐渊等人的打扰传承断绝了一次,而乐渊让他在不该出现的时机出现这就是在逆天而行!逆天就是逆这个世界,无论乐渊有什么理由都是错事,做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而乐渊的所受的惩罚来得那是极快,从他弹奏的第一个音符开始,每弹拨出一个音符,身上便遭受一次莫名的重击,一次又一次不断从身体、灵魂两方面进行摧残,迫使乐渊停下这逆天之举。

    开始了就不能停下,何况撒旦不死乐渊岂能停手。忍受着来自于世界的摧残,乐渊的双手非但没有丝毫的偏差,还将整首曲子如行云流水般弹奏了出来。

    撒旦的力量无止境地宣泄出来与乐渊的音波进行着难以想象的对冲,力量之强足以掀翻地表,乐渊甚至不得不将真气外放护住自己还有伏羲琴,这才能安稳地继续弹奏下去。

    “可恶,该死的曲子,给我停下!”

    看到乐渊的琴声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是一首接着一首力量不断加强,这样的力量再一次让完全体状态下的撒旦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压力。

    不断释放的音律之波化作无形的丝线不断地绞杀、切割撒旦的皮表,就算是完全体撒旦那万年磨练的躯体,在这样的攻击漩涡之中都显得剧痛无比,根本无法接近乐渊的撒旦只能不断宣泄自身的力量驱赶着不断攻击的音波。

    “还是不够,更强,更强的力量!”

    不断乱窜反抗的撒旦是一个麻烦,使得乐渊的琴音根本无法有效地对其造成伤害,唯有更加沉重、强大的音律才能将他彻底压服。

    十二帝阵曲第九曲——武女垂拱!

    不等乐渊的双手扣上琴弦,冥冥之中一股痛入骨髓的力量钻入了乐渊的体内,同一时刻乐渊那足以抵御无数攻击的强韧皮肤中的微细血管全数爆裂了过来,一瞬间乐渊变成了一个血人。

    “乐兄弟!”

    望着乐渊的这幅惨烈模样,身为辅助奶妈的夏柔第一时间大吼了起来,随后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便想来到乐渊的身旁为其治疗。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乐渊的摇头,还有继续在血渍之中弹奏的身影。

    而宇文拓无力起身,只能用极为微弱的声音劝阻这夏柔。此时的夏柔就算能够治疗,但是能不能接近乐渊还是个问题,乐渊与撒旦的对拼力量可不是现在的两人可以介入的。原本更加强大的两人,现在却只能看着实力远不及他们的乐渊为保护他们而战,这对他们真的是一种讽刺。

    而乐渊此时算不上强撑,最难熬的还要数那阵直入骨髓的疼痛,皮肤表层的血管爆裂看起来挺严重的,但也就那么回事,对于恢复力惊人的他来说仅仅是显得比较惨,真算不上什么大事。

    如果乐渊仅仅是看起来比较惨,那么撒旦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惨不忍睹了。随着十二帝阵曲演奏到了第九曲,这力量已经倍增到撒旦完全无法硬抗的地步,他只能借助黑暗领域不断抵消着源源不断向他压来的琴音。

    “撑住,一定要撑住。那个小子不可能毫无代价地使用这个招数,他刚刚的大喷血绝对是代价,他很快,很快就会……”

    撒旦在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在迈出一步,只能在原地使用自己的力量不断和琴音对拼。进一步,撒旦他所需要面对的就是比现在强上一倍的强大音刃,而退一步更是会失去先机,被乐渊不断逼迫强攻,到时候别说是反攻了,连放手都会是个问题。

    第九曲刚刚进行到一半的地方,撒旦的防守便已经捉襟见肘不得不靠着强韧的身体去硬抗。而乐渊此时的音刃又岂是那么容易挡住的,虽然撒旦黑色的硬甲的确是坚韧无比,但是音本无形无质,本不是有形的防御能够完全抵御的。

    硬甲还有魔力仅仅能防御下其中的七成力量,剩下的三成力量音波划分万千直接贯入了撒旦的体内,对他的身体内部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摧残。

    而即使是忍受着这样攻击,撒旦的脸上依然露出笑容。他并非是受虐狂,会被这样的攻击给虐出快感来。而是在他的视野之中看到了他的等待是有价值的,只见乐渊的每一次抚琴还来的是更多的鲜血从他的身体中喷洒而出,比起撒旦兵不见血的伤害,反倒是乐渊看起来伤得更加重。

    而随着乐渊召唤的帝王英魂越来越多,也意味着他在无形之中泄漏的“天机”越多,使用十二帝阵曲受到的反噬也越多。第九曲还仅仅是对他表层身体的摧残,再这么继续下去不知道还会使出怎么样的攻击。

    第九曲武女垂拱的最强音,就在乐渊波动这一音符的同时,只听到战曲中夹杂着一声极为细微的杂音,或许除了乐渊之外没有第二人能够听到,但是无论是撒旦还是宇文拓他们都发现了这一刻的不妥。

    乐渊的双手在弹出那震撼之音的同时从手臂处骨头全都裂了过来,血汗自乐渊的额头落下,乐渊的手第一次在弹奏时出现了颤抖。

    “轰——”

    伴随着第九曲的最强之音,一道从天而降的强大音律之波动化作一只滔天玉手像是摁死一只蚂蚁一般,向着不能动弹的撒旦压了过来。

    “崩——”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撒旦面对这从天而降的一击,果断的无视了来自自己四周的闲散攻击,将全部精力放在了头顶,一记以黑暗领域力量化作的骑士枪与玉手接触了。

    气浪涌动,刚刚恢复了不多力量的夏柔只能将这不多的法力形成防护挡在了她和宇文拓的身前,同时双眼一刻不停地望着对冲的源头。

    “切,这样都解决不了吗?”

    乐渊看到气浪之后撒旦的样子后露出了可惜的神色,这一击并没有能够击杀撒旦,但是却也让乐渊摸到了某个底线。为了挡住这一击的力量,撒旦的右膝跪倒在地,手中由力量凝聚的骑士枪更是断裂了一半。

    既然能够令撒旦跪下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强撑着正在修复的双臂,乐渊双手再次忘我地开始了第十曲的演奏。

    十二帝阵曲第十曲——世宗英杰!

    世宗柴荣,五代十国时期后周的帝王。他的一生只能叹一句英年早逝,正是有了他的拼搏一生造就的基业,这才留给了后来的宋太祖赵匡胤称霸天下的家底。

    刚刚经历过断臂之痛的乐渊,在弹奏出这第十曲的时候,双腿爆裂,毫无征兆,没有感受到之前的任何力量波动,就这么平白无故的爆裂了过来。

    “代价?我付得起,而现在只要他死!”

    乐渊手一挥,世宗柴荣拔剑向前,一剑劈在了半跪着的撒旦身上。这一剑如果落实,那么撒旦必定重伤致死,或许长久的战斗就会就此划下句号。

    “想要我死,太天真了!”

    从撒旦的身下,黑暗领域的力量将近半数凝结到了他的右手之上,一柄包含了半数黑暗领域力量的剑出现在了他的右手,对着一剑劈下来的柴荣迎面一击。

    “锵——”

    纵然是以第十曲的力量依然被撒旦这搏命一击击退,半数黑暗领域的力量,撒旦这是完全不给自己留下半点底牌了。如果夏柔此时力量依旧完整,以她的能力完全有可能将这残缺的黑暗领域完全破碎。

    搏命一击的力量是强大的,更何况使出这个力量的还是魔王撒旦。在抽取了半数的黑暗领域的力量后,他再次拥有了在这无尽的音律之中前行的力量。

    魔王撒旦的追求不是财富,不是权力,更不是爱情。原本作为天界大天使的他更拥有无尽的生命,寿命亦不是他所追求之物。纵然拥有如此尊崇的地位,他还是选择了反叛上帝,追根究底还是因为无比的骄傲。

    身为天使的他想要追求与上帝耶和华同等的地位,这种近乎与挑战天界权威的事情从古至今也只有他撒旦一人胆敢。

    而就在这一天,在与乐渊区区一个人的战斗中,撒旦再一次感受到了万年没有波动的骄傲再一次有了对胜利的渴望。(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