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23章 十二帝阵惊天下(五)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23章 十二帝阵惊天下(五)

    十二帝阵曲,用在这个神魔乱舞的世界就是一次伤人伤己的搏命之技。≥能否在自己承受力的极限到来之前击垮对手,便是十二帝阵曲弹奏者最需要考量的一件事情。

    第十曲的现在,乐渊已经付出了双臂骨裂,双腿爆裂的代价,再这么继续下去代价只会更大。乐渊不担心这代价来得更大,只怕十二帝阵曲的威力还不够大,无法击杀魔王撒旦。这点小伤不过是时间问题,就算魔人不死身治不好,里世界也没有治不好的伤。

    黑暗领域之剑在撒旦手中挥舞,世宗柴荣在黑暗领域力量的爆发之下被整个击飞,化形的音波被彻底击碎分散到了整个领域空间内。而更加糟糕的是世宗柴荣的英魂在这一击之下彻底破碎,这意味着乐渊就算能够再次将音波化形成世宗柴荣,也不过时个有形无魂的傀儡而已,威力比起最初的差上不止一筹。

    第十曲溃散,乐渊曲风一转,转变为了一艘带着无限豪迈之情的新曲,而这一首曲子出现的刹那正冲向乐渊的撒旦步子一顿。接二连三吃亏,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知道经验教训,更何况现在的撒旦可不傻,没有被乐渊耍疯了。

    十二帝阵第十一曲——一代天骄!

    虽然这一曲编纂的人物乃是唯一一位外族皇帝,但是作为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成吉思汗作为元太祖那是无人可以否认的一代雄主。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征服地域西达中亚、东欧的黑海海滨,一生活在金戈铁马之中,半辈子活在马鞍山的皇帝,当之无愧的战斗皇帝。

    为了弹奏这十二帝阵曲的倒数第二曲,乐渊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五脏六腑,仅仅是将自身维持在不会死的地步。乐渊连继续自我恢复的精力都没有,将全身的力量用在了这一曲上面。

    纵马杀敌,当成吉思汗的英魂出现之后,没有其他的动作一拉缰绳,右手拿着弯刀向着撒旦冲了过去。比起第十曲更加强大一倍的音波镇压,令撒旦根本无法在靠近乐渊一丝,面对成吉思汗的冲锋他所能做的唯有拔剑相向。

    “锵——”

    刀剑一闪,金属齐鸣的声音。撒旦的双手剑剑术令人叹为观止,简直就是双手剑使用者的标准模版。面对骑兵的重复,不但以最小的代价躲过了奇快无比的一记弯刀,而且在身体交错之际一剑将战马的双腿斩杀,斩人先斩马,对付骑兵最正确的一种战法。

    骑在战马上的成吉思汗被直接在战马被斩之后滚落到了地上,几个翻滚之后稳住的自己的身体,乐渊再次将其召唤到自己身前时,他的一双鹰眼望向撒旦的眼神中已经带上了无尽的杀意。

    “哼哼哼,这就是你召唤出来的人族帝王之魂?一位比一位废柴啊,人类果然是一种没有丝毫可取之处的垃圾,你死掉了小子!”

    望着对面坐在血泊中的乐渊,撒旦是第一次觉得这么心情舒畅,虽然现在还无法靠近乐渊,但是乐渊的状态告诉了撒旦,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撒旦的嘲讽没有能够引起乐渊一丝一毫的愤怒,战意已经取代了他的期待感情,唯有战才能术法他胸中的无限怒火。而成吉思汗同样如此,作为最后的倒数第二曲,他的力量才刚刚开始。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这句话虽然偏颇,但是也说明了成吉思汗最为擅长的一件事情——箭术。伴随着音波汇于他的手中,一并古朴的长弓出现在了成吉思汗的手中。

    成吉思汗如同抚摸战友般亲切地在弓上一拂而过,随后一只带着无穷杀戮之意的血色之箭出现在了弓上。

    搭弓,瞄准。

    成吉思汗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华丽之处,这弓术是他在无尽原野上磨练出来的,是最朴实也是最适合他的箭术。在血色之箭搭弓的那一刹那,对面原本还出言嘲讽的撒旦立马便感觉自己被盯上了,这一刻的他竟然被人当作猎物般盯上了。

    箭出!弓回!

    成吉思汗在箭刚刚射出的那一刻便将弓背会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一箭附上了他九成的力量,亦是他一生箭术的最高体现。血色的箭矢在半空中划过一丝红线,连接着成吉思汗和对面的撒旦,仿佛两人的生命之线在这一刻便连接到了一起。

    “哈——”

    被弓箭所伤?那对撒旦而言根本就是最新鲜的事情,他的一生御敌无数,受过的刀伤剑伤无数,被术法所伤的也不少,但是以他的实力想要被箭射伤却从来没有过。

    一方面是因为西方没有箭术大人与之交战过,另一方面撒旦的实力和势力也让他根本不可能遇到被人放冷箭的时机。面对成吉思汗这直来直去的一剑,无可避闪的撒旦迎面一剑劈下。

    撒旦的眼力自然是不凡的,看准了箭行进的轨迹,在箭矢邻近时一剑劈在的红色的见识上,顿时空中的红色丝线被一道漆黑无比的力量一分为二。

    撒旦的力量将红色见识的影子吞噬了,看起来撒旦真的将成吉思汗的这一击彻彻底底地防御住了。而乐渊的琴声依旧,成吉思汗收起弓一动不动地望着撒旦的胸膛,看猎物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拦下了箭,你这眼神是自取其辱吗?”

    望着对面眼神不变的赤甲兽,撒旦暗自想到,但是随即他似乎察觉到了某处不妥。慢慢顺着成吉思汗的眼神转向了自己的胸前,只见不知何时一道血红的见识已经完全没入了他的胸膛。

    琴音无形,杀意亦无形。成吉思汗的箭矢是以琴音为骨架,杀意浸染而成,射出之后虽看似划出一道血痕,但是真正的箭矢无形物质,除了射箭的成吉思汗根本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

    血色箭矢就像是寻常箭矢,射中撒旦身体后便直接没入身体。撒旦只能紧张地一手摸着箭矢射入的地方,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试图找到任何异常的地方。

    没有,没有,没有——体内的任何地方都没有找到丝毫的不妥,就想刚刚被射中的一箭仅仅是个幻影一般。但是刚刚那支箭矢中潜藏的力量却让撒旦根本静不下心来,突然撒旦只觉得乐渊的琴曲根本不是从他的耳中传入,而是直接从他身体内部传入到心中。

    心中?心脏内部——

    被压缩到了极点的音波在进入撒旦身体的那一刻便直接进入了他的心脏。当箭矢与外界的十二帝阵曲的音波共鸣之后,真正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

    庞大到无可计量的音波在小小的一个心脏内爆破,撒旦的胸口在这一刻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心脏那是自然完全消失不见了,连带着三分之一的内部脏器都一并被炸毁。

    如果撒旦不是实力旷古烁今,恐怕在箭矢爆裂的那一刻便已经死了。无双的帝王,无双的箭术。撒旦的脑海中回荡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很快便手上一松,黑暗领域力量构成的大剑在这一刻分解了过来,化为一团黑色气流钻入了他那空虚的身体空洞中。

    领域不灭,撒旦不死。就算是受到这致命伤,领域的力量同样化作能量流回到撒旦的身体中保证着他那一丝生机不灭,乐渊的攻击看似差一点就要毁灭撒旦,但是实际上却远远不够。

    “终于,终于到这一刻了吗?青龙圣者崩裂了领域,你又花费了大量领域力量修复自己,你的领域还有多少威能?用你的命来欣赏握着最后一曲的力量,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看着撒旦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心脏被轰爆了还不死去,乐渊虽然心道可惜,但是同样观察到了现在的状况。撒旦的情况绝对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接连重创他的领域,现在他恐怕就算恢复也连刚刚的七成都达不到了。

    而正在修复的撒旦也在刚能恢复移动时开始了新的动作,现在他算是没有信心再继续死磕下去了,如果乐渊真的能够把第十二曲演奏出来,恐怕他就真的要死了,现在可没有多余的领域力量在帮他修复,他要逃了。

    撒旦的动作同样被乐渊看在眼中,但是乐渊又岂能让他一走了之,牺牲了如此之多为的不就是将撒旦彻底击杀。

    十二帝阵曲,曲终神魔殇。这最后的第十二曲可以说是十二帝阵曲的终点,也是所有曲子的终点,它也是引发之前十一首曲子力量的关键。

    十二帝阵,最后一曲——天下永乐!

    明成祖朱棣出现的那一刻,不仅是宇文拓、夏柔感到了异样,连正在逃跑的撒旦都察觉到了不妥。这笼罩在领域内无数音波力量在这一刻活跃起来。

    前面的十一首帝阵曲,有的拿不下撒旦,有的更是被撒旦击溃,但是他们无一例外在曲终之后没有完全散去,而是化作无数的音波力量四散到整个领域空间之中,这才造就了撒旦行动越来越艰难的情况。

    人就如这些退散到整个领域的渺小音波一般,看似如蝼蚁一般渺小卑贱,但是一旦在王者的领导之下也能如泰山般高大。

    明成祖驻地双手抱拳,顿时整个空间内的音波力量在座和一颗被彻底激活。这便是永乐天下的起手式,永乐天下的力量便是人心,引爆无数看似渺小的人心,以人心之力扭转天地大势。

    十二帝阵曲的全部音波之力全数爆发,被音波笼罩的撒旦彻底淹没在了爆破的音波之中,而那已经残破的黑暗领域更是暴露在音波爆破的领域内,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剧烈猛击。

    以万民之力,捍神魔之身。十二帝阵的力量在短短一瞬间将黑暗领域撕裂,一代魔王撒旦接连遭受到重创,纵然拥有近乎不死的生命依然在这一刻最终倒在了乐渊这个人类的手中。

    这一战,乐渊三人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沉重了。宇文拓断臂剑魂亡,夏柔纵然有昊天塔偷星换月依然战至力竭,乐渊更是为了演奏帝阵曲而全身上下遭受粉碎性的打击身受天谴之力的打击。(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