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34章 黄粱一梦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34章 黄粱一梦

    深夜,月河村唯一的客栈内,身为客栈掌柜所住的二楼房间中正进行着一场夫妻间的日常对话,对话内容朴实无常,对于外人而言就是家长里短的抱怨,根本连听都没有听的价值。

    不过这作为这场夫妻交流中的被动听取者,小朔却没有丝毫办法拒绝,只能默默地倾听着自己妻子单雨荷的一声声唠叨。至于他内心因此升起怎样的想法,外人根本无法得知。

    “夫君,你也劝劝姐姐吧。我们可是她唯一的亲人,俗话说得好,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她觅得仙缘能够长生不老了,说什么也要提携一下自家兄弟,难道她就舍得让你百年之后死去吗?只要夫君你开口求她,她一定会教你的,到时候我们全家一起修炼成仙,到时候成了神仙眷侣不是更加好吗?”

    单雨荷喋喋不休地在小朔的耳畔灌输着这样的信息,就算小朔不爱听,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单雨荷的话还是有几分准确性的。以于小雪的心性,只要他这个唯一的弟弟肯去求她,必定不会狠下心来拒绝的。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小朔心底却不愿意这么去做。当年他还小,根本不懂事,一直埋怨姐姐是害死父母,害得他脚残疾的罪魁祸首,姐弟俩之间虽然相依为命但是关系真不算多好。

    但是纵然如此,于小雪依然对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就连最后都是由于小雪请来仙师为他治疗腿疾,这等恩情就算是小朔倾尽一生也难以还清。

    而现在听听他自己媳妇在说些什么?已经亏欠姐姐甚多的他,居然还要厚着脸皮去求什么鬼仙法,这不是让他不要脸面了嘛。如果说这话的不是单雨荷,而是其他什么人的话,他早就一巴掌挥过去了。

    看着单雨荷还有继续讲下去的趋势,只见小朔翻了个身,将被子向着自己的脑袋上一盖,整个人像是不想再这么继续听下去了,最里面不情不愿地嘟囔道。

    “大晚上的别再说了,早点歇息,明天还要开店呢!”

    听到小朔像是根本没有听进去,还想着明天开店的事情,单雨荷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暗想自己费了这么大心思,还不是为了一家人将来能够长生成仙,这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这是何苦来哉。

    单雨荷在小朔的背脊上狠狠一掐,顿时让小朔差点从床上跳起来。而气不过去的单雨荷气恼地说道:“你这死没良心的,真是烂泥扶不起墙。你可知道这自古以来多少人求仙问道,连许多皇帝都求仙而不得,现在这机缘摆在我们眼前,你却视若无睹,你这是诚心想要气死我吗?”

    有着单雨荷的不断诉说,这小朔也是根本睡不着,没好气地回了一句道:“别想这有的没的,你也说了仙缘难得,你没看到那道观的玄老道都这么半辈子过去了,还不是白胡子一大把,修不修还不是那个样子,还不如好好过日子,别再瞎想了……”

    说着小朔不再管其他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而另一边无法说服小朔的单雨荷也只能气鼓鼓望着他的后背,一边盘算着一边同样进入了睡梦之中。

    很快整个月河客栈都进入到了梦乡之中,而在这时也正是乐渊动手之际,通过小世界强大的世界运转规则,用梦模拟人的一生何其简单。

    顿时一男一女两人在一瞬间被乐渊拉入了他编制的梦境之中,一个和现实几乎没有多少差别的梦境之内。两人在梦境中醒来,和往常一般进行着日常生活,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们在梦中已经被传授了仙法。

    一年、两年时间转瞬而过,单雨荷由于资质尚可很快就入了门,而小朔则因为资质平凡还在入门阶段徘徊。两人之间的差距很快就展现了出来,而两人之间虽然还是夫妻,但是由于修道的问题关系已经变得不再和谐。

    而接下来的变化却既突兀又正常,年纪渐渐大了的贺老伯很快便自然死亡,在一个平凡的下午睡死过去。这一幕令小朔哀伤不已,但是却令一旁的单雨荷对死亡更加敏感,对于修炼那是更加的执着。

    由于贺老伯的死亡,这对夫妻第一次产生了激烈的冲突。而随着这冲突,两人间的感情是陷入了冰河期。而这之后的第二次冲突便是他们唯一的孩子的阿宝,随着阿宝的成长,两夫妻对于他的未来产生了分歧。

    对于传统的阿朔而言,子承父业那是想当然的事情,儿子长大后继承这月河客栈也是板上钉钉,根本没有什么疑问。而对于单雨荷来说,继承客栈有什么前途,不如跟着两人修仙,一家三口一起成仙。

    根本拗不过单雨荷的阿朔只能一边让儿子修行,一边让他学着如何打理客栈。他儿子的天赋和他如出一辙,修行路上那是磕磕巴巴,好不容易才勉强入门,一辈子那是仙途无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算是平平静静修仙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妖怪乱世,这一家子步入修行但是修为不深的一家三口就彻底被盯上了,修炼之人都是大补之物。

    有着月河村村中心石碑的存在,他们三人勉强活了下来,但是随着妖怪的不断耍花招,这月河村最终还是被攻破,而这一战他们的儿子更是直接被抓活吃了。

    逃得性命的阿朔还有单雨荷两人也跟丧家之犬一般,日子那是过得极为不顺利。而阿朔更是修为偏弱重伤在身,一直没有治好又一路逃跑,最终病死在了逃命的路上。

    只剩下单雨荷一人,这对于单雨荷而言也是福祸未知。虽然丈夫儿子惨死,但是这却没有令她失去修炼之心,反倒是更加偏执地一头撞进了修炼一途。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而这单雨荷的修为也随着时间慢慢增长寿元果然比寻常人强上很多,就算是五十多岁了,依然像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妇人。

    而这延年益寿的功效更是加强了单雨荷修炼的心思,她隐居于深山之中闭关苦修,这时间转瞬之间过去了五十多年,修为几近停止的她只能出山。

    靠着修炼而成的道法,这单雨荷竟然在人间混得那是有滋有味,仙师之名不胫而走。人的名树的影,这名气大了,麻烦自然不小,这皇帝都派人来邀请单雨荷,想要传授长生之法。

    被邀入皇宫之后,有着皇室的资助,这单雨荷的修为瓶颈竟然慢慢松动,又有了增长的趋势,这使得单雨荷更加卖力地传授皇帝仙法。

    时间一点点流逝,在单雨荷百岁冲关之际,一道炸雷凭空出现,直接将单雨荷劈得那是心神俱裂,一身修为十不存一。就连大量的宝药都无法将其治好,单雨荷整个人更是以常人百倍的速度在衰老,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便成为了垂暮的老人,一月之后阖然长逝。

    梦境中的两人全部身死,这梦境也在这一刻完全破碎。而现实之中几乎是同一时间,正闭着眼睛的两个人同时从梦中苏醒,满头大汗一脸错愕地望着身旁的另一人。

    “雨、雨荷,我刚刚,刚刚做了一个好真实的梦,你知不知道我梦里面……”

    小朔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一看自己身旁同样被吓得不轻的单雨荷声音不由小上了不少。

    “夫君,我也是做了一个梦,既梦幻又真实。具体内容我记不清了,但是我在梦中死时的样子好真实,我看到你被妖怪击伤,重伤不愈而死,还有我们的孩子,而我……”

    单雨荷刚想要说自己冲关遭受天谴而死,但是话还没说出口,一旁的小朔便接过话茬说到:“我知道,你是遭遇天谴而死的,你把仙法传给了皇帝,我似乎也看到了这个画面。”

    两夫妻在这一刻默默对视,久久无言。刚刚的梦两夫妻很明显是做的一模一样,那近乎一生的梦境实在是终生难以遗忘。而这梦境带给两人的感觉也是很明显不一样,在梦醒之后这小朔是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

    “雨荷,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经营客栈吧,修道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根本不是混那块的料,不如老老实实做个凡人,安稳地过一生,看字宝儿娶妻生子,这样不是很好吗?”

    小朔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棋子,梦境中的一切实在是太真实,真实到令小朔面对自己梦境中的死亡也是后怕不已。

    “夫君,你说什么呢!这梦境是老天爷对我们的启示,有了这梦境,我们一定能够规避所有的错误,我一定会带着你还有宝儿一起修炼成仙的,一定会!”

    这黄粱一梦对于单雨荷非但没有形成警示,反倒让她对于修道更加的执着,根本不是小朔那一两句话可以劝解得了的。

    单雨荷的执着那是让小朔看得又气又怒,连他这个老实巴交的人都能看得清楚梦中的一切充满了警示之意,但是偏偏自己这个平常非常精明的妻子却看不透,或者说不愿意看透。这让小朔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好的一个女掌柜,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像是着了魔似的要修仙了呢?

    只能暂时把这抛之脑后的小朔只能继续睡过去,希望一觉醒来后单雨荷能够清醒一些,不要再把这不切实际的修仙放在心上。

    而另一边,小朔和单雨荷两人在梦中经历的一切正一丝不落地回荡在于小雪的脑海之中。几乎是在两人做梦的同时,于小雪便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浏览着一切,自己弟弟的选择令她欣慰,但是弟媳单雨荷的执着却也让她感到无奈。

    最终这个上策还是没能令单雨荷放弃心中执念。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