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61章 同人不同命,扑街没人权(三更)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61章 同人不同命,扑街没人权(三更)

    这直到最后日向日差还是没和乐渊打起来,彻底解决了云忍的乐渊这次对日向日差说得可是真心话,现在这大晚上的也不适合连夜赶路。所以请日向日差一起回到乐渊夜宿的地方,这完全是出于好意。

    不过这好意还回来的是日向日差那如临大敌的戒备,乐渊对此也是没什么办法。毕竟他从出现开始就表现得略微凶残了一点,无伤战胜了三个云忍精英,还是正面破解了他们得意忍术的那种。

    “小雏田!可以出来咯,这里已经安全了!”

    彻底解决了战斗的乐渊,灵觉再一次将周围的环境扫过了十多遍,没有发现敌人的身影之后这才让一直隐匿于一旁的雏田出来。而日向日差听到乐渊的喊话也是略微有些吃惊地望着那穿梭过树丛的声源处。

    只见像是个瓷娃娃似的雏田攥着那个飘荡在空中的云忍一群人,那样子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一个孩子的身旁飘荡着一群活像死人的“恶鬼”,这真是活见鬼的场面。

    加上黑暗的环境氛围加成更是令日向日差颇为诧异,要知道已经开白眼的他可没有在雏田周围看到任何的异常,那漂在半空中的云忍绝对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而且还没有半点查克拉的作用。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自然不会是在他观察下成长的4岁小姑娘雏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充满了谜样色彩的乐渊了。

    从乐渊现在的表现来看,没有带着护额的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忍村,这倒是和身为“水无月一族”的情况颇为相似,自从雾影迫害血继界限家族后,水无月一族便成了无萍之根,基本上游走在各大忍村之间不为人知。

    不过这仅仅是日向日差一个人的推论而已,没有得到进一步确认之前根本无从查知。而且乐渊的身体异常奇怪,身体上覆盖着一层完全看不透的能量,白眼的透视能力根本无从看透其身体内的能量流动。

    “雏田小姐,您没有受伤吧!”

    日向日差对着向他们跑来的雏田询问道,那样子的确是一个忠诚的日向分家对待宗家的态度,但是出现在一个叔叔的脸上却是让一旁的乐渊看得暗暗叹气,宗族制度害人。

    “这位想必是日向一族的精英吧,在下乐渊,正好也要前往木叶,今夜不妨到我暂住的地方落脚吧,明日我们一起前往木叶,到时候也好有个照应!”

    乐渊的这个提议也不能说不好,最起码仅仅是日向日差一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将雏田还有一群云忍俘虏一起带回村子。除非日向日差直接将这云忍俘虏都给宰了,无所拖累的日向日差绝对能够连夜带着雏田回到木叶,不过真那样日向日差就死定啦……

    而日向日差也不愧是那个原本剧情上扑街扑到死的家伙,仿佛完全没有考虑到一点政治因素似的,竟然拔出苦无就想要先宰了眼前这几个胆敢掳走雏田的云忍。

    “等等,你可想清楚了?你这一刀下去可不是简单的个人恩怨……”

    乐渊直接挡在了日向日差的面前,乐渊废了这么多的功夫活捉这群云忍可不是让日向日差去杀的,要不然就算四代目火影手腕通天也顶不住云忍村的施压,毕竟死无对证就算能从尸体里面提取部分记忆,但是记忆破损之下的说服力可就真的不如活人好使了。

    经过乐渊的劝说,这日向日差也是暂且放下对云忍可恶行径的恨,不过对于和乐渊这个神秘莫测人物一起过上一夜,他还是打心里的不愿意。不过纵然他不愿意,但是一旁的雏田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担忧,对她而言突然现身救下她的乐渊无疑在心中地位上升到了与她父亲持平的高度。

    日向日差无果之下,只能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看着趴在乐渊肩头牵着8名云忍的雏田,一步步紧跟在乐渊的身后向着他所说的暂住地走去。

    但是直到三人停下脚步后,日向日差才望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建筑满头黑线。这是一栋二层楼的小别墅,虽然略微有些粗糙,但是在这荒无人烟的丛林之中绝对是少有的豪华建筑。而小别墅出现在这种地方怎能不令日向日差感到怀疑,不过用白眼扫了又扫之后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雏田反倒是最放得开的一个,一进屋里面便什么也不说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一天或许是她出生以来最过于惊心动魄的一天,又哭又闹还心惊胆战的,就算是个男孩子也会吓出一身病来,雏田能够表现得如今的安稳也算是心理素质奇佳了。

    乐渊解除了云忍身上的漂浮咒,令这8名俘虏暂且回落到了地上,随后直接掏出不知从哪里来的毛毯盖在了雏田的身上。而日向日差那就完全睡不踏实了,谁让身边还有着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乐渊存在。

    一夜过去之后,一行人再一次踏上前往木叶的路途。而一路上日向日差那一直提着的心也随着距离木叶越来越近而渐渐放下,毕竟乐渊就算本事再大,在他看来也别想在五大忍村之首的木叶闹事。

    而乐渊几人还没有回到木叶便遇上了前来搜寻的木叶忍者,有着日向日差这个日向一族高手的解释,乐渊很快便将云忍村的俘虏移交到了木叶忍者的手上,不过依照雏田的意愿她还是和乐渊待在了一起。

    不过虽然雏田还和乐渊待着,但是在不知不觉间木叶忍者已经隐隐将乐渊处在了他们包围之内,一旦乐渊有什么异样,周围的木叶忍者便能第一时间对其发动攻击。这既是守护中间雏田的护卫之阵同时也是对付乐渊的监察之阵。

    乐渊在木叶忍者行动时便有所察觉,不过他们就算结成战阵又能如何?不说乐渊现在根本不是来闹事的,根本不打算和这群木叶忍者干架。就算乐渊真是铁了心要大肆杀戮,仅仅是这样的围住乐渊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不是顶尖的结界术根本无法克制空间移动这一招。

    当乐渊终于来到木叶时,那巨大无比的木叶大门带给了乐渊完全不同于音忍村的震撼。音忍村就算有蛇叔的发展,但终究不过是一个新兴忍村,而田之国也不像火之国这样拥有庞大的人口土地,想要成为木叶这样的忍村那是难于上青天。

    来到木叶之后,虽然雏田颇为不舍但终究得跟着日向日差返回日向一族,而乐渊这个陌生人则不得不接受木叶的审查。在日向日差的汇报之中,乐渊可不是一般人士,想要和普通人一般直接进入木叶那是想都别想。

    如果不是乐渊有着蛇叔的介绍信,恐怕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和云忍村俘虏一般被直接送到木叶审讯部去接受毫无底线的盘问。而进了木叶审讯部的想要完整的走出来那可就比中彩票头奖还要难了,任何一个忍村对于拷问都是严之又严,一般人进不去,进去的就绝不一般。

    有着木叶暗部的带领,乐渊来到了一栋和音忍村音影大楼极像的大楼前,这位于村子中心的建筑正是木叶的火影大楼。而此时的乐渊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村子中最为显眼的标志性建筑——火影岩。

    从木叶初代目到现在的四代目,每一任的火影头像都被惟妙惟肖地刻在山壁上,来过一趟木叶不见识这火影岩真的就是白来一趟了。

    一进入火影大楼,乐渊走个两三步便能察觉到隐匿于四周的暗部正将他看在眼底,一旦乐渊做出任何异常的行为,等待着他的恐怕就是暗部的围杀。

    当乐渊进入火影所在办公室时,四代目火影像是等待已久似的,他的手上抓着的正是乐渊上交给他的信。看到乐渊已经进来了,四代目火影也是对与这个和他有着惊人相似但是又明显不同的乐渊颇为感兴趣。

    “真是非常感谢你对木叶所做的一切,如果日向一族的宗族落到云忍手中那真是不可想象的灾难。不过我该称呼你为乐渊,还是水无月乐渊好呢?你真的是水无月一族的人吗?”

    很明显结合了日向日差的报告,而蛇叔给的那封信里面又没有对乐渊的来历进行更深入的解释。所以这四代目理所当然地做出了这最有可能的判断,不过对于这么一个血继界限拥有者来到木叶他可是百分比的欢迎,前提是没有其他的想法。

    对于四代目火影的猜测,乐渊没有直接回答是或否,仅仅是不卑不亢地说道:“我仅仅是乐渊,仅此而已。至于水无月一族与我的关系,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乐渊的这一句话说得可是非常有水平,在对面的四代目火影看来乐渊可没有完全否认自己是水无月一族的可能性。而且这“仅仅是乐渊”或许是对于当初雾影村血洗血继界限者的愤恨的表现,这恰恰说明乐渊或许是当初那张屠杀中的残存者也说不定。

    任何的血继界限拥有者对于一个忍村而言都是一种无形的财富,他们的能力和秘术就算无法普及,但是只要形成规模就是无法小觑的力量。

    木叶凭什么成为五大忍村之首,靠的不就是在初代之后有着宇智波和日向两大血继界限家族和众多的忍族吗?这些家族源源不断地为木叶提供了优质的忍者来源,这也是木叶一直长盛不衰的原因,毕竟像四代目这样的平民成长出来的可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再三确认了乐渊前来木叶的原因之后,四代目直接批准了乐渊暂住于木叶的许可。(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