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69章 达成夙愿,秘术到手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69章 达成夙愿,秘术到手

    依旧还是那个颇为宽敞的火影办公室,不过和上一次来时相比那几个隐藏于一旁的暗部早已经无影无踪,想必是四代目火影一早便挥退了他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叼着烟斗的眼镜老者——三代目火影。

    被两大火影盯着,恐怕一般人早就吓尿了。而乐渊这个闹出了震天动静的人物却像是个没事人一般,除了脸上带着几分酒后的红晕之外,整个人那是要有多平静就有多平静。

    “四代目大人许久不见,近来可好?这边这位想必就是三代目火影,忍界的忍雄了,果然是风采依旧啊!”

    看着乐渊自来熟的和他们打着招呼,四代目火影显得有些哭笑不得。或许乐渊不知道他刚刚闹出的动静有多大,但是在整个木叶忍者圈子绝对是不小的动静,而且很有可能被各个村子埋伏的密探知晓,不知什么时候便会被送到各个村子的影手中。

    而站在四代目火影身旁的三代目火影,却在静静地打量这乐渊,他可是早就从四代目火影这里打听清楚了,乐渊正是从他的得意弟子大蛇丸那里介绍来的,光是得到大蛇丸的认可就足以证明乐渊的实力了。

    看着与四代目火影颇有几分相似性的乐渊,三代目火影完全不像是个当过火影的人,相反像是一个邻家老爷爷般笑呵呵地向乐渊问道:“大蛇丸最近怎么样?他的音忍村应该发展得还不错吧,一村之影的负担会不会非常重呢?”

    这像是父亲询问自己儿子近来发展的问话,如果出现在1号世界几乎不可想象。不过在这个和平发展的2号世界里面,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一般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几乎所有势力都把音忍村当作一个小号的木叶村对待,这看似分开的两个忍村根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自然很好,音忍村的发展一如既往的平稳,整个村子发展得非常健康……”

    既然三代目火影有心想要多了解一些音忍村的情况,乐渊也自然把自己在音忍村的所见所闻一点点告诉了三代目火影,乐渊这完全不像是被叫到火影办公室问话的,反倒是像来拉家常的。

    不过当乐渊陈述完毕之后,一直静观着的四代目火影却是脸色一凛,这变化被乐渊看在眼中,自然明白真正的问话就要开始了,不过习惯见招拆招的他也能看看四代目火影的处理方法。

    “乐渊,你可知道你今天究竟惹来了多大的麻烦,随意向宇智波一族挑衅,万一引发出争端木叶的损失不可计量,再加上你与宇智波富丘族长间的战斗,一不小心可就是一人战死,那对整个木叶而言才是一场灾难……”

    四代目火影在喋喋不休地数落着乐渊今天惹下的麻烦,而乐渊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种话也不过时说说而已,何况今天的损失也算是在四代目火影的掌控之内,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你难道就没有反省一下吗?为什么无缘无故去找宇智波一族的麻烦,你难道真的是觉得自己完全不怕宇智波一族的报复吗?”

    四代目火影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感,乐渊的实力和潜力在今天的一战中基本上已经表露无疑,如此年轻(20不到的样子),如此才情(战胜了老牌上忍宇智波富丘),就算是没到影级之列也差不多了,如果好好调教一下,完全有能力当作是下一代的影来培养。

    “这也不能全怪我,我只是去赚生活费了而已,谁让我在木叶只是一个无业游民呢,不去赚点钱我可真的要去乞讨度日了。我原本也不想的,谁让某人一直不愿意教我呢?”

    将上天本该发生,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透露,这叫做泄漏天机。许多算命之人常常将泄漏天机挂在嘴边,而泄天机折阳寿似乎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

    但是事实上泄漏所谓的天机,真的会隐藏而遭受劫难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乐渊很快就会知道,这第八曲就是一切的答案的结果。

    十二帝阵曲第八曲——人至秦王!

    唐太宗李世民,这个在轩辕剑世界已经被外来的玩家偷袭致死的皇帝,在乐渊弹奏这第八曲的同时真的出现了。不该出现的第八人,也不可能出现的第八人,真真正正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而随着这第八曲的成功演奏,正在弹奏的乐渊如遭雷击差点没能继续弹下去。秦王的召唤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个秦王可以说是李世民也不是李世民,而是这个轩辕剑世界世世代代轮回的太宗李世民之魂。

    不过本该世代传承出现的李世民由于乐渊等人的打扰传承断绝了一次,而乐渊让他在不该出现的时机出现这就是在逆天而行!逆天就是逆这个世界,无论乐渊有什么理由都是错事,做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而乐渊的所受的惩罚来得那是极快,从他弹奏的第一个音符开始,每弹拨出一个音符,身上便遭受一次莫名的重击,一次又一次不断从身体、灵魂两方面进行摧残,迫使乐渊停下这逆天之举。

    开始了就不能停下,何况撒旦不死乐渊岂能停手。忍受着来自于世界的摧残,乐渊的双手非但没有丝毫的偏差,还将整首曲子如行云流水般弹奏了出来。

    撒旦的力量无止境地宣泄出来与乐渊的音波进行着难以想象的对冲,力量之强足以掀翻地表,乐渊甚至不得不将真气外放护住自己还有伏羲琴,这才能安稳地继续弹奏下去。

    “可恶,该死的曲子,给我停下!”

    看到乐渊的琴声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是一首接着一首力量不断加强,这样的力量再一次让完全体状态下的撒旦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压力。

    不断释放的音律之波化作无形的丝线不断地绞杀、切割撒旦的皮表,就算是完全体撒旦那万年磨练的躯体,在这样的攻击漩涡之中都显得剧痛无比,根本无法接近乐渊的撒旦只能不断宣泄自身的力量驱赶着不断攻击的音波。

    “还是不够,更强,更强的力量!”

    不断乱窜反抗的撒旦是一个麻烦,使得乐渊的琴音根本无法有效地对其造成伤害,唯有更加沉重、强大的音律才能将他彻底压服。

    十二帝阵曲第九曲——武女垂拱!

    不等乐渊的双手扣上琴弦,冥冥之中一股痛入骨髓的力量钻入了乐渊的体内,同一时刻乐渊那足以抵御无数攻击的强韧皮肤中的微细血管全数爆裂了过来,一瞬间乐渊变成了一个血人。

    “乐兄弟!”

    望着乐渊的这幅惨烈模样,身为辅助奶妈的夏柔第一时间大吼了起来,随后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便想来到乐渊的身旁为其治疗。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乐渊的摇头,还有继续在血渍之中弹奏的身影。

    而宇文拓无力起身,只能用极为微弱的声音劝阻这夏柔。此时的夏柔就算能够治疗,但是能不能接近乐渊还是个问题,乐渊与撒旦的对拼力量可不是现在的两人可以介入的。原本更加强大的两人,现在却只能看着实力远不及他们的乐渊为保护他们而战,这对他们真的是一种讽刺。

    而乐渊此时算不上强撑,最难熬的还要数那阵直入骨髓的疼痛,皮肤表层的血管爆裂看起来挺严重的,但也就那么回事,对于恢复力惊人的他来说仅仅是显得比较惨,真算不上什么大事。

    如果乐渊仅仅是看起来比较惨,那么撒旦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惨不忍睹了。随着十二帝阵曲演奏到了第九曲,这力量已经倍增到撒旦完全无法硬抗的地步,他只能借助黑暗领域不断抵消着源源不断向他压来的琴音。

    “撑住,一定要撑住。那个小子不可能毫无代价地使用这个招数,他刚刚的大喷血绝对是代价,他很快,很快就会……”

    撒旦在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在迈出一步,只能在原地使用自己的力量不断和琴音对拼。进一步,撒旦他所需要面对的就是比现在强上一倍的强大音刃,而退一步更是会失去先机,被乐渊不断逼迫强攻,到时候别说是反攻了,连放手都会是个问题。

    第九曲刚刚进行到一半的地方,撒旦的防守便已经捉襟见肘不得不靠着强韧的身体去硬抗。而乐渊此时的音刃又岂是那么容易挡住的,虽然撒旦黑色的硬甲的确是坚韧无比,但是音本无形无质,本不是有形的防御能够完全抵御的。

    硬甲还有魔力仅仅能防御下其中的七成力量,剩下的三成力量音波划分万千直接贯入了撒旦的体内,对他的身体内部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摧残。

    而即使是忍受着这样攻击,撒旦的脸上依然露出笑容。他并非是受虐狂,会被这样的攻击给虐出快感来。而是在他的视野之中看到了他的等待是有价值的,只见乐渊的每一次抚琴还来的是更多的鲜血从他的身体中喷洒而出,比起撒旦兵不见血的伤害,反倒是乐渊看起来伤得更加重。

    而随着乐渊召唤的帝王英魂越来越多,也意味着他在无形之中泄漏的“天机”越多,使用十二帝阵曲受到的反噬也越多。第九曲还仅仅是对他表层身体的摧残,再这么继续下去不知道还会使出怎么样的攻击。

    第九曲武女垂拱的最强音,就在乐渊波动这一音符的同时,只听到战曲中夹杂着一声极为细微的杂音,或许除了乐渊之外没有第二人能够听到,但是无论是撒旦还是宇文拓他们都发现了这一刻的不妥。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