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虚实进化 >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79章 忍者之道,唬人之道

正文第一卷 成为吃货?不?制造吃货! 第679章 忍者之道,唬人之道

    音忍三人组,本身的实力在这一次参赛的下忍之中只能算中等偏上,如果不算进步神速的主角一行人,可以说是最有可能打倒晋级赛的一组。

    不过就算是这样依然只是大蛇丸可有可无的棋子,在适当时候被舍弃也是理所当然的,而现在乐渊想要一个下忍名额自然不在话下。对于大蛇丸而言,乐渊的价值可比自己那三个部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而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大蛇丸不使用武力的原因就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没有绝对的把握留下乐渊。在这失踪的两年时间里面,被他一直认为是试验品的乐渊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成长或者说变为了令他都需要顾忌的存在。

    而现在和乐渊同一组的萨克和金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个,毕竟乐渊展现出来的威势可是不比他们的大蛇丸大人差上多上,更重要的一点则是挑刺头的家伙可是已经给他们做出了榜样。

    就在乐渊代替托斯进入音忍小队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正在木叶闲逛的乐渊就受到了来自于托斯的挑战。而托斯这不自量力的举动更是引得更在乐渊身后的跟班金还有萨克两人暗自摇头,毕竟萨克可是已经亲身尝试过乐渊的精神压迫,那根本不是下忍级别的他们可以对抗的存在。

    而乐渊看着眼前正跃跃欲试的托斯,想到的事情可就远比金还有萨克更多了。托斯会这么盲目地前来挑战,毫无疑问根本不是稳重的他拿出了决定,必然是大蛇丸在后面煽风点火引发的。而目的不外乎试探乐渊的实力底线,某种意义上也是方便日后下手。

    “唉——你怎么这么不自爱呢!算了,你先跟我来吧,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

    乐渊有意无意地向着托斯身后的草堆边上砍去,或许其他人没有注意到,但是乐渊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条带着人性化目光的青蓝色小蛇的声影,这毫无疑问是大蛇丸的耳目。

    当乐渊带着音忍三人组来到木叶一处已经废弃的训练场后,金还有萨克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凶残,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的大蛇丸大人会这么器重乐渊,让他空降成为他们三人小队的队长。

    乐渊和托斯交锋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而其中占据主攻地位的一直都是托斯,他手中的用于麻痹对手听觉的[响鸣穿]一直对乐渊进行攻击,同时起爆符、苦无更是不间断地发动攻击。

    但是就算在这么密集的攻击之中,依然没有对乐渊造成任何的伤害。乐渊靠的仅仅是看起来简单至极的步法便闪躲过去了绝大多数攻击,并且只在比试的最后进行了一次反击。

    没有错,乐渊解决整个战斗仅仅是用了一次攻击。耗时是整个决斗时间的千分之一不到,而一直是三人中最强的托斯便被乐渊距离超过十米的一击拳头,给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除了。

    而当乐渊结束战斗之时,那一直隐匿于一侧的通灵蛇的视线也一并消失。对于这个一直监视着自己的耳目,乐渊根本没有进行狙杀,毕竟想要让大蛇丸暂时安心下来,不暴露点什么是不现实的事情。

    忍历60年7月1日,对于处在火之国的木叶而言,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是初夏了。不过更重要的是一年一届的中忍考试要在这五大忍村之首的木叶举行,这一次中忍考试可是吸引了来自各大忍村上百名下忍参赛。

    而乐渊带着另两名音忍前往了这一次中忍考试第一场的报名地点——孕育了无数木叶忍者的忍者学校。

    按照中忍考试的条则,在1号下午四点之前将推荐表上交的下忍三人小组,便能够获取参加这一次中忍考试的资格。

    而乐渊暂时加入的音忍村可以说是特例中的特例,由于村子的特殊性,并没有专门的忍者学校,自然也就没有毕业成为下忍的机遇。不过好在这晋升中忍的方式还是和其他忍村一般,所以乐渊这才能在考试开始前替下已经彻底蒸发的托斯。

    早早来到木叶的乐渊趁此机会见识到了已经初长成的木叶十二小强,不得不说他们还是太嫩了,无论是比主角大一届的宁次三人组亦或者智慧超人的鹿丸都还青涩得很,无论是力量还是经验上都根本不值一提。

    这种现场版本的《火影忍者》还真让乐渊有些热血沸腾,毕竟亲自参与其中的感觉可比隔着一个大屏幕来得更加激动人心。

    “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继续……”

    月河客栈,这个自于小雪父母双亡后便一直寄居的地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当再一次跨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她的心顿时被酸甜苦辣人生百味所包裹。

    曾经在这个家中的温暖,曾经在这个家中的幸福,曾经在这个家中的辛劳……一幕幕都让于小雪感觉是如此的遥远,虽然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三年不到的时间,但是经历了无数事迹的于小雪却觉得犹如过去了数十年之久。

    一进入客栈的大厅,两人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客栈柜台,发现那里站着的并非是曾经熟悉的贺老伯,反而是一个看起来朴实到了极点,但眉宇间有着几分精明神色的二十岁不到的女子。

    这个女子看起来就是目前月河客栈的掌柜,于小雪一见站在柜台里面的不是自己熟悉的贺老伯顿时脸色一暗,整个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见到亲人而感到失落,顿时步子都停了下来不再向前。

    “别看了,这里的布置虽然有些许改变,经历过数次修缮,但是我感受得到,贺老伯他的屋子布置没有变化,他没有事的!”

    乐渊的右手拍着于小雪的右肩,安慰着心情略微有些失落的她。直到乐渊还有于小雪两人之间的交流声音,正在柜台里面拿着算盘不断计算着账簿的女子这才抬起头来发现了进入客栈内的两个人。

    两人修炼有成,步伐轻而又轻,不被寻常人所知那是异常简单不过的事情,如果不是乐渊没有想要隐瞒自己声音的想法,恐怕连两人之间大声交谈都能做到不被那名女子所感的地步。

    “啊……”

    很明显那名女子抬头后也被突然出现的乐渊还有于小雪吓了一跳,尤其是于小雪那一头如雪的银白头发配合她那美到不似凡人的脸,16岁的于小雪骤然出现让那名女掌管只觉得自己不是遇到仙女就是遇到女鬼了。

    等看清楚一旁的乐渊,还有两人脚底下的人影之后女掌管这才轻拍有些丰盈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随后脸上顿时布满了热情的笑容,一副熟稔的样子对着乐渊还有于小雪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

    “两位客官,想要打尖还是住店,两位可是第一次来这月河村,看起来颇为面生呢!”

    而于小雪一听这女掌管竟然会对她这么一个土生土长的月河村人说是“第一次来”,顿时感觉到有着说不出的哀伤,刚刚从村外一路走来都没有一人将其认出,这或许有路上人不多的缘故,更重要的是着时间冲散了人们的记忆。

    乐渊一步上前站到了于小雪的身前,同时对着还在柜台内的女掌柜询问道:“哈哈哈,老板娘这话你可说差了,这月河客栈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还是贺老伯掌管的,不知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老人家身体可好?”

    乐渊的话像是乡里乡亲之间的普通问候,言语间带着说不出的暖意,一时间竟然让女掌柜忘记了自己眼前的人根本没有见过,只觉得想要和他继续交流下去。

    “瞧客官你说的,想必您那是三年前来着的吧,贺老伯让出这月河客栈有些时日了,现在这客栈是我和我夫君在帮衬着,贺老伯已经闲下来了,现在这时间正带着孩子在村里遛弯呢!客官你难道认识贺老伯?”

    女掌柜这时候才有功夫静下心重新打量起乐渊还有于小雪的样子,乐渊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寻常人,身上带着一股超凡之气,但是当看向一旁于小雪时却觉得总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似乎经常听什么人提起,但是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而这时候于小雪也从这女掌柜的话中听出来了些什么,从乐渊身后走出来到了女掌柜面前,望着女掌柜的那张脸左右瞧了又瞧,发现这女掌柜虽然算不上多么美丽,但是却耐看的很,配合她那精明能干、能说会道的样子倒是在这月河村小地方显得颇具姿色。

    “难道说你的夫君难道是……是指,小朔?”

    于小雪的问话可以说是完全合乎推理,这贺老伯无儿无女,一直以来都把于小雪和她弟弟小朔当作自己的孩子赡养,现在由于年纪从客栈掌柜位置上退了下来,那么唯一可能将客栈交托的也只有看作亲孙子的小朔了,而这么来看眼前的女掌柜也就是小朔的媳妇,也就是于小雪她的弟媳。

    ...( 虚实进化 /0_16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