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武动乾坤 > 第一卷 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相谈
    “林动大哥!”

    苏柔那惊喜的声音,也是在此时打破了山林中的平静,少女那秀美的脸颊上,布满着欣喜之色。

    “林动师兄。”

    那些九天太清宫的弟子也是连忙抱拳行礼,神色中颇为的尊敬,林动于他们九天太清宫有着恩情,而且他们能够报得大仇,那也全倚仗着林动。

    林动冲着她们笑了笑,然后将目光看向那身着白色衣裙的清冷女子,后者见到他看来,视线则是微微的移开,那握着剑鞘的玉手轻轻用力,白皙的肌肤上,有着细小的青色血管浮现出来。

    苏柔看着两人,却是嘻嘻一笑,道:“林动大哥你有话要与师姐说?那我们先去前面等着吧。”

    说完,苏柔悄悄招手,带着那些九天太清宫的弟子跃过绫清竹而去。

    绫清竹见到苏柔她们要走,那素来清澈的眸子中终于是掠过一丝细微的慌色,急忙要伸手去抓苏柔,却是被后者调皮的躲了开去,然后她冲着绫清竹扬了扬手:“师姐,不急,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你们慢慢聊。”

    声音落下,少女已是咯咯娇笑着,带着九天太清宫的弟子行出山林,而后嬉笑声逐渐的远去。

    随着她们的远去,这林中的气氛也是再度的变得安静下来,绫清竹立在原地,窈窕娇躯有着极为动人的曲线,衣裙如雪,青丝轻束,气质脱俗。

    虽然在刚开始她稍微的慌乱了一下,不过她心境毕竟相当的强大,很快的便是变得平静下来,神色古井无波,只不过那比起平常稍稍快了一点的呼吸,似乎还是暴露了一些她此时的心境。

    “这么不辞而别,终归不太好吧?”安静中,林动缓步走了上来,他望着眼前的女子,微笑道。

    “我们已经打扰多日,道宗内事务繁杂,安静的走,也能为你们减少一些麻烦。”绫清竹道。

    “真是这样吗?”林动站在绫清竹面前,目光盯着那张即便是有着薄纱遮掩的绝色容颜,眼神深处泛起一抹柔色,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认识似乎有八年了吧?”

    两人在那小小的大炎王朝中相识,那时候的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子,而他,却还仅仅只是一个在跌跌撞撞中摸爬滚打的小家族稚弱少年。

    那时,他望着那张清淡的绝美容颜,唯有仰望着,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女孩,他的心自然也是如同常人般有所跳动,只不过他知道两者间的差距,不得不承认,即便是林动,在那时候遇见绫清竹时,心中都是有着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

    然而时过境迁,八年之后,曾经的少年,却是屹立在这片大陆最巅峰的地方,这段路程,他为之付出多少,或许也唯有他心中明白,只不过,他从未后悔。

    当绫清竹听得林动这句话,那清澈的眸子中,也是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些波动,旋即她缓缓抬头,美眸凝视着那张年轻的脸庞,八年前,这张脸庞还带着一些稚嫩,不过在面对着她那停留在其咽喉处的剑锋时,他的目光,依旧是那般的灼热与执着。

    “八年时间,我们的身份倒是互相变了变,恭喜你,你超越我了。”

    绫清竹红唇微抿,旋即她轻轻自嘲一笑,道:“师傅与我说过,我性子傲,犹如高山之莲,但这对男人而言却是犹如**之药,因为男人最喜欢的事,便是征服他们无法触及的高山,而你,从一开始,就在想着如何征服我吧?”

    “不过你的确很强,以你现在的能力,要征服我也是很容易的吧。”

    绫清竹盯着林动,眼眶微红,神色自嘲,她心中的情绪,林动又如何能懂,她知道自己给林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那时候的后者眼中的灼热与执着让得她明白,她成为了他目标,犹如幼狼仰望着高崖上的向阳花,于是他开始劈荆斩刺,奋力向前。

    一别数年,再次相见,少年已是今非昔比,虽说并非让她震惊的程度,但因为某种关系的使然,她开始关注起那道身影,之后异魔域的相遇,在那太清仙池内,终归还是让得她平静的心境荡起了一些涟漪。

    异魔城的惊天惨战,那道身影的浴血奋战,让得她心神微颤,不过素来心境便是非凡的她却是生生将其压制住,最终她当了一回让得她心跳最快的看客,她并没有给予任何的援手,非是不想,而是她相信,他不会就这样的失败,她相信,当他再度出现在东玄域时,必是王者归来。

    而一切,也如同她所相信的那样的成为现实,只是,当他真正耀眼无比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却是略感陌生,当年的幼狼,终归是来到了高崖上的向阳花前。

    只是,那却似乎只是一种征服。

    或许他从来都不认为,当年那个在其眼中高高在上犹如谪仙般的女孩,却是会在不知不觉间,以一种无人察觉的方式注意着曾经卑微的他。

    即便是她的师傅百般逼问,但她却始终未曾说出过他的名字。

    即便是她知道师出无名,却还是莫名其妙的在他离开后,去那个小小的大炎王朝,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姿态,拜见着他的父母。

    即便明知不缺少她的注意,但她依旧默默的留在道宗,直到他渡过难关,而后她方才默默离去。

    她知道应欢欢,在那异魔城时,她便是见到了这个女孩为他所做的一切,她敢爱敢恨,那般心性有时会让得她有些生羡,但她终归不是她,她如莲花般内敛,将所有的一切,都是掩藏在那清冷的内心深处,无人触及。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对自己,方才始终都是抱着那种试图征服的心态,而非是她想要的那种纯粹情感。

    林动怔怔的望着眼前这眼眶微红的绫清竹,这时候的她,有着他从未见过的柔弱,那种犹如外壳般的清冷淡然,在此时仿佛是尽数的消除,他能够感觉到后者心中突然涌起的波动。

    林动沉默着,半晌后,方才缓缓的伸出手来,想要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搽去,但却是被她轻轻的避开,而后她自己搽去,那神色再度变得淡然下来,那一幕,仿佛先前仅仅只是错觉一般。

    “倒不是想着什么征服,以前我想得挺简单的,就是想让你刮目相看,我只是想证明一下,你曾经对我的否认是错误的。”林动沉默了一会,而后轻叹了一声,声音柔和。

    绫清竹微偏着头,没有看他。

    “那时候,你也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那时更发生了那种事,其实我也明白,那恐怕就是懒蛤蟆吃天鹅肉,只不过我这癞蛤蟆,稍微的有些野心,因为我想,等有一天能够再站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可以正视着你,而不用再如当年那般去仰望着。”

    “我那时候,只想平等的站在你的面前。”林动脸声音轻缓的道。

    听得林动这句话,绫清竹的娇躯也是微微的颤了一下,然后她缓缓的转过头,望着林动,此时后者脸庞上掀起了一道笑容,只是那笑容中,透着丝丝疲色,为了那个简单的心愿,他同样走了很多年。

    绫清竹玉手轻轻握拢。

    “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并非是你所想的那样,将你彻底征服,然后去享受这种病态的快感,我只是想和你平等,你知道吗?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在听见九天太清宫出事后,第一时间便是赶了过去。”林动声音沙哑的道,很久以前,他的确很想超越她,但在那之中,就真没有掺杂其他的情感么?这一点,他心中最为的清楚。

    绫清竹贝齿轻轻咬着红唇,半晌后,她螓首轻点,有着一道细微的嗯声从那薄纱下传出。

    接下来,两人则又是陷入了一些沉默,不过这种沉默却是没了刚开始的压抑,绫清竹亭亭玉立,低头轻轻看着手中的青锋长剑,虽然气质依旧是那般的清冷,只不过比起先前,仿佛是多了一些灵气。

    远处,突然有着一些嬉笑声传来,绫清竹这才一惊,抬头看了林动一眼,道:“我要回九天太清宫了。”

    “哦。”

    林动愣了愣,道:“九天太清宫重建好了?没什么问题吧?”

    “嗯,虽然师傅坐化了,不过宫内诸多长老只是受重伤,如今也大多恢复过来,只是我现在是新一任宫主。”绫清竹点点头,道。

    林动心中轻叹了一声,这些时间,九天太清宫也是经历大变,宫门被毁,宫主坐化,这一切的责任都是落在了绫清竹身上,但她却从未表露过什么,而是默默的将其肩负着,那种一贯的坚强,有时候也让人心疼。

    “你将这玉石拿着,若是遇见问题就捏碎,我立即赶来。”林动递过一块黑色玉石,道。

    绫清竹见状,微微犹豫了一下,这才接过,然后轻握在手心,淡淡的温度散发开来。

    “那那我先走了。”绫清竹看了林动一眼,道。

    “嗯。”

    林动笑着点了点头,绫清竹这才迈步走出,不过没走两步,突然有着一道声音突兀的从后面响起:“等等,他还想问你为什么你身上会有符祖的波动?”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绫清竹愣了一下,然后她转过身来,却是见到一道光影从林动的体内飘了出来,然后林动那脸庞,便是彻彻底底黑了下来。

    (求票~~~

    推荐票都落到第十了,大家是不是很容易忘记投这个票啊麻烦大家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武动乾坤 /0_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