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武动乾坤 > 第一卷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修炼之法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修炼之法

    林动听得绫清竹这突然间的话语,却是愣了一下,旋即苦笑道:“现在可不是学“太上感应诀”的时候。”

    绫清竹轻咬着银牙,道:“你能施展手段将他阻拦一些时间吗?”

    林动想了想,道:“虽然这家伙很厉害,但要阻拦他一些时间,应该不难。”

    话音落下,他手掌一握,一片光阵顿时在其掌心浮现出来,而后光阵迎风暴涨,转瞬间便是化为一片巨大的光阵,将这片山林笼罩在其中。

    咻。

    乾坤古阵一成形,林动又是将大荒芜碑以及玄天殿射出,令得它们冲进阵法之内,有了它们加固阵法,也是彻底的将阵法稳固下来,这般防御,想来就算是那七王殿再厉害,也得耗一些时间。

    不过这些防御一做出来,体内经脉抽搐间,又是令得林动额头冷汗加剧了一些,他此时显然受伤不轻,甚至连脑中都是有着阵阵眩晕涌来,只不过却是被他生生的压制了下来,这个时候,若是失去意识的话,恐怕就真是难逃一死了。

    “这乾坤古阵应该能阻拦一些时间,不过也就仅仅只能拖延而已。”林动喘了两口粗气,望着那笼罩了山林的乾坤古阵,阵法之上有着极端浩瀚的能量在涌动,隔绝了这里与外界。

    “你放心吧,我可没那么轻易被解决掉,若真是逼得急了,我便自爆了这乾坤古阵,那时候这家伙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林动咬咬牙,虽然那样代价实在是大了点,但这般时候,也顾不了许多了。

    绫清竹微微摇头,她看了林动一眼,俏脸红了一下,道:“你能先放开我吗?”

    林动这才发现两人此时姿势过于暧昧了一些,他整个人扑在绫清竹娇躯上,虽然那种柔软感觉很让人想入非非,但毕竟着实有点不妥,当即他勉强的笑了笑,刚欲强行撑起身子,体内的伤势终是被牵动,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一软,反而重重的压在了绫清竹娇躯之上。

    绫清竹被他这般重压,也是轻呼了一声,微微侧头,然后便是见到林动那紧咬着牙的脸庞,那上面还残留着一些痛苦之色。

    望着他这般少有的狼狈,绫清竹那眸子之中也是逐渐的涌上柔软之色,她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玉手轻轻的将林动额头的汗水温柔的搽去。

    “必须得先离开这里了,待会我自爆乾坤古阵,你便带我离去吧,吞噬天尸会断后。”林动的嘴贴在绫清竹娇嫩耳边,咬着牙说道,他能够感觉到阵阵虚弱之感在飞快的涌来。

    这一次真是亏大了,不仅要赔上乾坤古阵,而且多半是连吞噬天尸也多半难以收回了,这些年来,除了异魔城那次,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然而听着他的话,绫清竹却是微微摇头,然后她突然伸出玉手,在那犹如羊脂玉般的小手中,有着一枚暗红色的丹丸。

    “你你把它吃了。”绫清竹将那丹丸放在林动嘴边,轻声道。

    “疗伤的?”林动一愣,倒是不疑有他,直接将那丹丸给吞进体内,不过紧接着他便是感觉到不对,丹丸入体,一股奇怪的火热猛的涌了出来,而且,在那种火热涌来时,他脑海中的眩晕陡然翻涌起来,那种眩晕,令得他眼皮都是缓缓的垂下。

    “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视线模糊间,林动喃喃自语道。

    “没什么,等你睡醒,一切都好了。”绫清竹纤细玉手轻轻的抚着林动的脸庞,她轻咬着红唇,轻声道。

    林动心中隐约的察觉到一些不对,但此时他本就重伤在身,那种虚弱感疯狂的涌来,最终却是令得他无法清醒过来,眼皮一搭,视线便是尽数的黑暗。

    绫清竹望着昏睡过去的林动,张完美无瑕的脸颊上,火红一片,她轻咬着银牙,声音犹如蚊蝇的喃喃自语:“太上感应诀是我们九天太清宫不传之秘,而且也根本传不了旁人,因为准确说来,这太上感应诀根本就没有修炼之法,那只是一种玄奥的感应,而那种奇特而强大的力量,便是来自那感应之地。”

    “而而想要让你也感应到那种奇特存在,除了在出生的那一霎传承之外,就唯有唯有以双修之法,共同感应。”

    若是此时林动还苏醒着的话,必然会因为此话目瞪口呆下来,他从未想到,这“太上感应诀”竟然是需要这般方式,难怪今日当他在竹林与绫清竹说起那句话时,后者会突然间发怒,原来

    绫清竹轻轻撑起身子,而后看了林动一眼,轻咬红唇,道:“躲在他体内的那个人,你也出来。”

    林动身体表面光芒顿时闪烁起来,而后岩飘荡而出,他看着脸颊滚烫的绫清竹,忍不住的干笑一声,只是那眼神略微的有些古怪。

    “你给他吃的吃的是”岩看着绫清竹,干笑道:“是*药?”

    “他要学“太上感应诀”,便只有这一个法子。”绫清竹眸子微垂,脸颊如血,道。

    此时岩也是有些失语,他终是明白过来,或许从林动想要学“太上感应诀”的那时起,绫清竹便是想到了这一幕,所以她才会提出让林动以后别不要再问她有关“太上感应诀”的事,显然当时的她也是略微的有些挣扎。

    虽然她性子素来清淡,看上去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但对于这种事情显然也没办法以平常心而待,特别是在这个对象是林动的时候,她这一路来,只是安静的跟着他的身旁,显然是要借着这种法子来抵消掉心中的某些挣扎以及下定某些决心。

    只不过事到临头时,她依旧还是少了一些勇气,方才用出这种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方式,说到底,不管再清傲的女子,在这种事面前,终归还是一个会胆怯会羞涩的普通女子。

    岩叹了一声,能够让得眼前这清冷而内心高傲聪慧的女子,用出这般近乎掩耳盗铃的笨办法,林动这家伙,也还真是有“本事”了。

    “能麻烦你一个事吗?”绫清竹突然抬起头看着岩,道。

    “什么?”

    “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他。”绫清竹玉手小心翼翼的将林动嘴角的血迹搽去,轻声道。

    “为什么?”岩一愣,显然是有些不明白她的想法,类似绫清竹这般女子,显然是对于这种事情极端看重的,平日里更是薄纱遮面,寻常男子想看她真容都是极难,她身子清清白白,这辈子就只是被林动误打误撞的沾染过,眼下这般付出,可并不容易。

    “我不喜欢他对我只有愧疚。”绫清竹摇了摇头,道。

    岩苦笑着点点头,看来绫清竹果然很明白林动为什么要学“太上感应诀”,若是后者知道他这个要求对于绫清竹而言需要付出多大的话,以他的性子,怕还真是会感觉亏欠她很多,而这一点,则是高傲的绫清竹不想看见的。

    “我会尽量为你保密。”

    “谢谢了。”绫清竹嫣然一笑,那霎那间绽放出来的风情,让得岩这般状态都是怔了怔,旋即暗叹着飘然远去。男女之间这东西,果然够让人头疼的。

    见到岩远去,绫清竹这才用冰凉的玉手贴着自己脸颊,旋即她望着林动,玉手一挥,一道光芒自其袖中掠出,接着竟是化为一间闪烁着光芒的竹屋,这东西显然是一件灵宝,只不过除了遮风避雨之外,却是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绫清竹将林动轻轻的抱起,然后走进竹屋,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在那床榻之上。

    她坐在床缘边,美眸怔怔的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许多年前,当这张脸庞还有些稚气的时候,她便是遇见了他。

    或许那时候的她也根本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对他作出这些事情来,若是早知道的话,恐怕在那山峰上,她就直接干脆先一剑把这家伙杀了,那就什么烦恼事都没了。

    她看着林动,好半晌后,那张绝美的容颜也是有着点点异样的火红涌起来,最后她轻咬着银牙,缓缓的站起身子,玉手带着一些颤抖的将那束腰,轻轻拉开。

    雪白的衣裙滑落而下,一具完美得没有丝毫瑕疵的胴体便是这般的暴露在了竹屋之内,她微微的颤抖着,看上去,有着一种惊人动魄的美感。

    “当年你便是这般,现在现在就活该你遭报应。”

    她看着床榻上那昏迷过去,但浑身却是散发着滚烫温度的男子,想起那过往的种种以及之前他护着自己时所看见的那张满脸鲜血看上去略显狼狈的脸庞,她忍不住的轻轻一笑,只是那眸子中却是有着水花凝聚着,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最后她玉手一挥,竹屋之内,尽数的黑暗下来,但那黑暗之中,却是有着一番*光,绽放而开,

    此时,春意盎然了时间。

    (还差两票到一百票,有没好汉大侠仗义出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武动乾坤 /0_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